打开主菜单

伊斯梅尔·本·艾哈迈德

阿布·易卜拉欣·伊斯梅尔·本·艾哈迈德波斯語ابو ابراهیم اسماعیل بن احمد سامانی‎,849年-907年11月)[2],通常被称为伊斯梅尔·本·艾哈迈德伊斯梅尔·索莫尼伊斯梅尔·萨曼河中地区(892年-907年)和呼罗珊(900年-907年)的萨曼王朝埃米尔。在他的治下,萨曼王朝兴起,成为一个地区强国。

伊斯梅尔·本·艾哈迈德
薩曼王朝埃米尔
Imail Samani.jpg
在位 892年8月–907年11月
出生 849年[1]
费尔干纳
去世 907年11月
布哈拉
前任 纳斯尔一世
繼任 艾哈迈德·本·伊斯梅尔英语Ahmad Samani
子嗣 艾哈迈德·本·伊斯梅尔英语Ahmad Samani
王朝 萨曼王朝
父親 艾哈迈德·本·阿萨德英语Ahmad ibn Asad
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逊尼派

由于萨曼王朝时期,塔吉克族开始形成,因此萨曼王朝被视为塔吉克族第一个国家。伊斯梅尔·本·艾哈迈德被尊为“塔吉克民族之父”。[3]

目录

生平编辑

伊斯梅尔的父亲是艾哈迈德·本·阿萨德英语Ahmad ibn Asad,其曾祖父是萨曼家族的创始人萨曼·胡达英语Saman Khuda,胡达曾是祅教神权阶级的贵族,后来皈依了伊斯兰教逊尼派[4]

为了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伊斯梅尔被描述成一个温厚而虔诚的穆斯林,并按照伊斯兰教的“独一性”原则仅信仰真主安拉[5]。在他兄弟纳斯尔一世在位期间,伊斯梅尔曾被派去统治因花剌子模军队劫掠而满目疮痍的布哈拉。布哈拉的市民非常欢迎伊斯梅尔,将其视为可以带来安宁的人。

不久后,由于税赋使用上的分歧,伊斯梅尔与纳斯尔发生争吵,并引起了一场战斗,伊斯梅尔最终获得了胜利。虽然伊斯梅尔实际控制了这个国家,但他并没有推翻纳斯尔,而是回到了布哈拉。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纳斯尔对河中地区的统治是得到了哈里发的正式授职的,在哈里发眼中,纳斯尔是该地区唯一的合法统治者。再者,当时锡斯坦萨法尔王朝也在觊觎河中地区,推翻纳斯尔会给萨法尔入侵提供借口。所以,伊斯梅尔一直承认纳斯尔的统治地位,直到892年8月纳斯尔去世后,伊斯梅尔才正式掌权。

 
呼罗珊及其周边地区的地图

893年,伊斯梅尔占领了黑汗人的首府塔剌思,掠夺了大量的奴隶和牲畜,并将一座景教教堂被改为清真寺。[6]他还消灭了东曹国,扩张了萨曼王朝对锡尔河流域的统治。[7]

即使纳斯尔去世后,伊斯梅尔的统治地位也没有立即获得哈里发的正式承认。因此,萨法尔君主阿姆尔·本·莱斯英语Amr ibn al-Layth要求哈里发将河中地区授予自己。哈里发穆阿台迪德却给伊斯梅尔一封信,敦促他攻击阿姆里·莱斯和被哈里发视为篡位者的萨法尔人。根据这封信,哈里发将为伊斯梅尔,这位哈里发承认的呼罗珊的正统统治者祈祷。[8]这封信对伊斯梅尔的影响很大,他决定与萨法尔王朝为敌了。

900年春,双方的战争在阿富汗北部的巴尔赫爆发。这场战中中,伊斯梅尔派出了两万骑兵,明显少于阿姆尔的七万骑兵。[9]而且伊斯梅尔的骑兵装备不良,大多使用木质马镫,一些人甚至没有长矛。阿姆尔的骑兵则装备有精良的武器和盔甲。但阿姆尔最终却被一些倒戈的萨法尔骑兵擒获交给了伊斯梅尔。[10]伊斯梅尔本打算拿阿姆尔向萨法尔王朝勒索赎金,被萨法尔拒绝后,将阿姆尔交给了哈里发。哈里发谴责了阿姆尔的行为[11],然后将呼罗珊塔巴里斯坦雷伊伊斯法罕授予了伊斯梅尔。

伊斯梅尔决定利用哈里发的授权向当时由阿拉菲德王朝穆罕默德·本·扎伊德英语Muhammad ibn Zayd统治的塔巴里斯坦派驻军队,穆罕默德和他的军队在戈尔甘与穆罕默德·本·哈伦率领的萨曼军队遭遇,并在随后的战争中被击败,身负重伤的穆罕默德被俘,并于次日的900年10月3日去世。[12][13][14]穆罕默德的首级被送到布哈拉交给了伊斯梅尔,身体葬在了戈尔甘的城门口。

由于穆罕默德指定的继承人,他儿子扎伊德也被俘送到了布哈拉,阿拉菲德的领导层决定拥立了扎伊德的幼子马赫迪为领袖,但不久爆发了冲突,一个阿拉菲德王室的人派军攻击并屠杀了阿拉菲德的支持者。反倒萨曼王朝占领了该省。[13]萨曼的征服使伊斯兰教逊尼派在该省得以恢复。

然而,伊斯梅尔的将军穆罕默德·本·哈伦不久叛乱,迫使伊斯梅尔让他儿子艾哈迈德·萨曼英语Ahmad Samani和表弟阿布尔·阿巴斯·阿布杜拉在901年率军到波斯北部的塔巴里斯坦等地,将穆罕默德逼逃至代兰。萨曼军队还成功占领了包括雷伊加兹温在内的几个城市,虽然后来萨曼的统治者又将该地失于代拉米特人英语Dailamites库尔德人[7]伊斯梅尔后来将表弟阿布尔·阿巴斯·阿布杜拉任命为塔巴里斯坦的省长。

虽然伊斯梅尔一直给哈里发送礼,但依照惯例,他无需向哈里发进贡或纳税。尽管他没有比“埃米尔”更高的头衔,但无论从那个角度讲,他都是一个独立的统治者。

伊斯梅尔任内不但积极向北、向东扩张萨曼的影响,同时也不断巩固其在克尔曼锡斯坦喀布尔等其他地区的统治。[15]在伊斯梅尔治下,萨曼取得了经济、商业发展的成功,并组建了强大的军队。[16]据说,由于伊斯梅尔招揽了大量的学者、艺术家、医生等各类人才来到该地区[17],使得其首府布哈拉成为伊斯兰世界最辉煌的城市之一[18]。在萨曼时期,《古兰经》首次被翻译成波斯语。由于大量清真寺伊斯兰学校的建立,逊尼派神学在伊斯梅尔时期得以不断发展。[19]

伊斯梅尔和他的继任者在居民中普及伊斯兰教,多达三万户突厥人改奉了伊斯兰教。伊斯梅尔征服了东方的很多邦国,一些被直接纳入疆域,而另一些成为了附属国。北方的花剌子模被肢解,南部在阿夫里格王朝的统治下保持自治,而北部由萨曼王朝的官员管辖。903年的另一场战役进一步巩固了萨曼王朝的边疆。这些战争确保了国家的中心地带免受突厥人的攻击,也保证了穆斯林传教士在该地区的活动。

去世编辑

 
伊斯梅尔的陵墓

907年,伊斯梅尔病逝,儿子艾哈迈德·萨曼英语Ahmad Samani继位。[20]

后世编辑

 
杜尚别索莫尼广场的塑像

1993年,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历史中心被收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就包括伊斯梅尔的陵墓。[21]

1999年,为庆祝萨曼王朝建立1100周年,塔吉克斯坦将其最高峰的名字从之前的“共产主义峰”改成了“伊斯梅尔·索莫尼峰”。

2000年,塔吉克斯坦用来取代塔吉克卢布的法定货币“索莫尼”就是以伊斯梅尔来命名的。

塔吉克斯坦的最高奖章,等于2000美元的“伊斯梅尔·索莫尼”奖章俄语Орден Исмоили Сомони也以他的名字来命名。

图集编辑

参考编辑

  1. ^ The historical,social and economic setting By M. S. Asimov, pg. 78
  2. ^ The book of government, or, Rules for kings: the Siyar al-Muluk, or, Siyasat-nama of Nizam al-Mulk, Niẓām al-Mulk, Hubert Darke, pg. 156
  3. ^ 走进杜尚别 见证伟大萨曼王朝(高清). 人民网-旅游频道. 
  4. ^ Encyclopaedic Survey of Islamic Culture, pg. 84 Mohammad Taher
  5. ^ History of Islam (Vol 3) By Akbar Shah Najeebabadi, pg. 332
  6. ^ The Samanids, R.N. Frye,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Vol.4, ed. R. N. Fry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38.
  7. ^ 7.0 7.1 ESMĀʿĪL, b. Aḥmad b. Asad SĀMĀNĪ, ABŪ EBRĀHĪM , C. Edmund Bosworth, Encyclopaedia Iranica
  8. ^ The book of government, or, Rules for kings: the Siyar al-Muluk, or, Siyasat-nama of Nizam al-Mulk, Niẓām al-Mulk, Hubert Darke, pp. 18–19
  9. ^ History of Islam (Vol 3) By Akbar Shah Najeebabadi, pg. 330
  10. ^ Ibn Khallikan's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By Ibn Khallikān, pg.329
  11. ^ Ibn Khallikan's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By Ibn Khallikān, pg.328
  12. ^ The Encyclopedia of Islam, New Edition, Volume VII, pp. 417–418
  13. ^ 13.0 13.1 Madelung (1993), pp. 595–597
  14. ^ Madelung (1975), p. 207
  15. ^ Tabaḳāt-i-nāsiri: 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Muhammadan dynastics of Asia, pg. 1, By Minhāj Sirāj Jūzjānī
  16. ^ The historical, social and economic setting, By M.S. Asimov, pg. 78
  17. ^ A history of Persia, Volume 2, By Sir Percy Molesworth Sykes, pg. 90
  18. ^ Atlas of the year 1000, By John Man, pg. 78
  19. ^ Muslim reformist political thought: revivalists, modernists and free will By Sarfraz Khan, p. 11
  20. ^ The modern Uzbeks: from the fourteenth century to the present : a cultural history, by Edward Allworth, pg. 19
  21. ^ 盘点21个鲜为人知的世界遗产. 网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