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藤诗织

日本自由記者

伊藤詩織(日语:伊藤 詩織いとう しおり Itō Shiori,1989年),自由記者[1][2]

目录

經歷编辑

伊藤詩織為媒體工作者。曾在紐約就讀大學,主修記者和攝影,也曾在路透社實習,現以獨立記者的身份旅居英國。2017年,她現身指控山口敬之對自己性侵,此為日本歷史上,女性首次公開具名指控職場上的權勢性侵,而後受紐約時報關注報導。因時間與歐美的me too運動十分接近,而被認為是日本me too運動的代表人物。在2017年10月18日,她發表一部名為《黑箱》的著作,以自身經歷探討性暴力議題。[1][3]

性侵案訴訟编辑

2015年4月,日本獨立記者伊藤詩織與舊識前TBS電視台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日语山口敬之為商談工作簽證共同用餐。隨後伊藤詩織遭山口敬之在酒席間下藥迷昏,山口敬之帶著昏迷的伊藤詩織回到下榻的飯店後性侵。伊藤詩織發現後決定對此事採取法律途徑。

在偵查過程中,必須不斷回憶和敘述性侵過程的調查方式,使伊藤詩織多次想要放棄。而她也多次被提醒若是冒犯了媒體界的大佬山口敬之,恐怕無以再在日本媒體界立足。但伊藤詩織認為她活下來的方式就是說出真相,因此決定堅持下去。而在她現身控訴山口敬之之後,她也辭去日本的記者一職,以獨立記者的身分離開日本旅居英國。

在經過警方和檢方的重重調查之後,2016年刑事案件檢察官最後以證據不足為由,對此案處以不起訴處分。但不想就此放棄,希望能以自己的經歷為契機做出改變的伊藤詩織,在2017年提起民事訴訟。這是日本第一次有女性願意以公開身分的方式控訴權勢性侵。

同年紐約時報花了6個月來了解、追蹤伊藤詩織的性侵事件,並且將之書寫成新聞報導,在標題形容她的創舉打破了日本對性侵的沉默。紐約時報的報導釋出不久之後適逢歐美國家的me too運動,由於時間相近,伊藤詩織也被認為是日本me too運動的代表。同時,也因為紐約時報對此事件的報導,伊藤詩織的事情才在日本引起廣泛的注意。

然而在公開身分後,她也受到來自各方的批評和人身威脅,許多人認為伊藤詩織是自己行為不檢點、有問題,山口敬之並不是犯罪者。而山口敬之本身的公開說法是,他與伊藤詩織有發生性關係,但是他沒有性侵伊藤詩織。

另外當時日本的法律規定相對於被害人有呼救和抵抗的強姦,被害人因昏迷或失去意識不能抵抗、呼救的性侵為準強姦,因而日本將伊藤詩織對山口敬之的訴訟稱為「準強姦」訴訟。

事件過程编辑

事件梗概编辑

2013年在紐約酒吧打工的伊藤詩織,遇到了前TBS華盛頓分社領領導人山口敬之,山口敬之展露出樂於提攜後進的態度,告訴她TBS一直希望廣納人才,而他很願意引介她進入TBS。

2015年回到日本的伊藤詩織聯繫山口敬之,詢問有沒有機會進入TBS的工作。山口敬之希望伊藤詩織可以盡快與他面談工作簽證的事項,便在某個周五約她到高级壽司料理亭用餐。伊藤詩織赴約,卻在酒席間遭山口敬之下藥迷昏。山口敬之帶她坐上計程車,不顧伊藤詩織要回車站的要求,以「回飯店繼續討論工作簽證」為理由將她載到山口敬之下榻的飯店。

飯店監視器畫面顯示,山口敬之撐著失去意識的伊藤詩織的身體進入飯店。山口敬之在下榻的房間性侵了昏迷的伊藤詩織。隔夜清晨伊藤詩織從昏迷中醒來意識到此事,決定到警察局報案。[1]

刑事調查過程编辑

最初伊藤詩織要求要一名女警來接受她的報案,為此她直接在警局坦白她要舉報的是性侵案件。在與女警解釋過事發經過後,女警表示自己只是交通警察,沒有權限處理刑事案件,而當下有權處理性侵案件的刑警中沒有任何一名女性。

她向後來的男警再度解釋案情,卻被告知她該去管轄案發地點的警局報案。在警方偵訊和調查的過程中,伊藤詩織多次被質疑事情的真實性,她被要求準確地說出她離開飯店的時間,並且在一排男警前面演示性侵的事發過程。最後,警方在兩個月的調查後,蒐集到了飯店監視器畫面、計程車司機證詞和伊藤詩織內衣上山口敬之的DNA。但是原本要對山口敬之的逮捕卻不了了之,據日本媒體報導,這是由於與日本內閣交情甚深的東京警視廳刑警部長中村格,下令撤回對山口敬之的逮捕令。[3]

訴訟過程编辑

刑事訴訟编辑

即使被告誡舉證困難且會使她在媒體界難以立足,伊藤詩織仍決定提告。最後檢察官在進行調查之後做出了不起訴的處分。主要是因為日本的強姦罪裡對於性侵的定義仍停留在陌生人性侵的範疇裡,被害者通常得要有大聲呼救和激烈反抗才可能對加害者定罪。[1]

民事訴訟编辑

為了讓日本性侵受害者的處境被看到,伊藤詩織於2017年以民事訴訟的方式對山口敬之提起訴訟,也因此向大眾公開自己的身分。這是日本第一次女性以公開具名的方式指控權勢性侵。[1]

後續效應编辑

修法编辑

2017年6月8日,日本眾議院將百年來未曾變更過的強姦罪修改為強制性交罪,也加重了刑責。然而,暴力和脅迫仍在成罪要件之中。[1]

人身攻擊编辑

在公開現身後,伊藤詩織遭受到了許多來自日本民眾的匿名謾罵和人身恐嚇。她的許多照片也被搜出公開在網路上。

伊藤詩織本人的言行也被拿來檢視,許多人因為她不符合主流性侵被害者的想像而批評她。例如,她因在公開記者會上穿了頭兩顆扣子未扣的白色襯衫,被批評為「蕩婦」,指稱是她行為不檢點;以及一張她在被性侵後的照片面露微笑,而被人認為性侵一事子虛烏有,否則她怎麼可能還可以在工作中微笑。[4]

作品出版编辑

“Black Box”是伊藤詩織撰寫的關於自己被性侵一事的遭遇和後續的經歷,台灣的正式譯名為《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伊藤詩織表示這本書受到很多人的幫助才得以出版,包括在撰寫的部分受到女性友人幫助謄寫和整理相關文獻,還有願意頂住壓力隱瞞出版社到最後一刻、力保本書可以順利出版的女性編輯。[3]

山口敬之的回應编辑

在面對紐約時報採訪時,山口敬之否認性侵害一事,但承認有發生性行為。山口敬之也否認自己有對伊藤詩織下藥,他說伊藤詩織是喝醉了。

他認為將伊藤詩織帶到自己下榻酒店一事確實不適合,但放她獨自在車站則更不適合,只能出此下策。

在民事訴訟法庭上,山口敬之對當晚的描述是,他脫掉伊藤詩織的衣服並為她清洗後讓她躺在床上。之後伊藤詩織有醒來並且跪在床邊向山口敬之道歉,山口敬之要她躺回床上,隨後發生性行為時伊藤詩織沒有反抗或抵抗。

這個說法與他在回覆伊藤詩織要求他將當晚發生的事情交代清楚的email中略有不同,他在email中的說法是:當時也喝醉的他無法抗拒在同一空間而且具有誘惑力的伊藤詩織,他認為他們兩個都需要檢討自己。[5]

個人著作编辑

2019年《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高寶出版,高秋雅譯,ISBN:9789863616528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伊藤詩織. 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高寶. 2019-03-07. ISBN 9789863616528.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0”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 ^ 「日本の秘められた恥」  伊藤詩織氏の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をBBCが放送. BBC. 2018-06-29 [2018-07-04]. 
  3. ^ 3.0 3.1 3.2 #METOO 專訪伊藤詩織: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2018-10-26 [2019-04-01].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1”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 ^ #METOO 專訪伊藤詩織:對於性侵事件,人們不該只有一種理解方法|性別力 Gender Power. womany.net. 2018-10-26 [2019-03-31] (中文(台灣)‎). 
  5. ^ Rich, Motoko. She Broke Japan’s Silence on Rape. The New York Times. 2017-12-29 [2019-03-31]. ISSN 0362-4331 (美国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