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伯遠帖》,為晉朝書法家王珣墨寶,全文五行四十七字以行書寫成。

流传编辑

北宋时,《伯远帖》入内府,录于《宣和书谱》。明代董其昌收藏此帖,题记曰:“晋人真迹惟二王尚有存者,然米南宫时大令已罕,谓一纸可当右军五帖,况王珣书,视大令不尤难觏耶!既幸予得见王珣,又幸珣书不尽湮没得见吾也。”[1]董其昌在《画禅宝随笔》评价:“潇洒古淡,东晋风流,宛然在眼。”

乾隆十一年(1746年)《伯遠帖》進入內府,清高宗將此帖與王獻之的《中秋帖》以及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合稱三希,一起放在養心殿的「三希堂」中。《伯远帖》,因首行有“伯远”二字,遂以帖名。清亡後,《伯遠帖》與《中秋帖》曾藏在敬懿皇貴妃所居的壽康宮

1924年11月5日,馮玉祥溥儀出宮,敬懿皇貴妃将此帖带出宫,私下將兩帖送至北平後門橋外古董鋪“品古齋”出售。北平四大收藏家之一的郭葆昌在“品古斋”購得《中秋帖》和《伯远帖》。郭葆昌向故宮博物院文物館副館長馬衡徐森玉和科長莊嚴允諾,百年之後將此二帖無條件歸還故宮。郭葆昌死后此二帖归其子郭昭俊所有。《伯远帖》本幅上钤有“郭氏觯斋秘籍”,就是郭葆昌的收藏印。

1949年,郭昭俊带着《中秋帖》和《伯远帖》逃到台湾。郭昭俊向莊嚴表示,只要政府給一點報酬,他就將“二希”捐贈出來。莊嚴四處籌措資金,終究沒能在約定的時間內拿出錢來,郭昭俊因做生意关系遠赴香港,将《中秋帖》和《伯远帖》押给一位印度人。那印度人以十多万港币抵押給香港汇丰银行。1951年10月初,正在香港的徐伯郊得知此事,立即向郑振铎报告。徐伯郊又寫信给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马衡向中國总理周恩來报告此事的原委。1951年周恩來指示將《伯遠帖》、《中秋帖》購回,稱:“同意购回《中秋》、《伯远》二帖。惟须派负责人员及识者前往鉴别真伪,并须经过我方现在香港的可靠银行,查明物主郭昭俊有无讹骗或高抬押价之事,以保证两帖能够顺利购回。”是年12月3日,《中秋帖》和《伯远帖》回到了北京。23日,“二希”在北海团城进行第一次展出,马叙伦陈叔通章伯钧等均在受邀之列[2]。1951年12月27日,王冶秋亲自将《中秋帖》和《伯远帖》交由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

此帖與西晉陸機平復帖為現今兩件人僅存書法,王羲之的書作只以臨本、摹本和刻本的形式流傳,沒有一件真跡傳世,王羲之家族只有王珣有短箋存世。

原文编辑

王珣《伯远帖》,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珣頓首頓首。伯遠,勝業情期,群從之寶。自以羸患,志在優遊,始獲此出,意不剋申。分別如昨,永為疇古,遠隔嶺嶠,不相瞻臨。

卷前引首有乾隆御書“江左風華”四字,上有“乾隆御筆”璽。并御題:

唐人真跡已不可多得,況晉人耶!內府所藏右軍快雪帖,大令中秋帖,皆希世之珍。今又得王珣此幅繭紙家風信堪並美!幾餘清賞亦臨池一助也。御識。

注釋编辑

  1. ^ 耐人寻味的《伯远帖》. 中国日报网,来源:中国书画报. 2011-11-05 [2012-03-17] (简体中文). [永久失效連結]
  2. ^ 马衡的日记中写道:“夷初(马叙伦)我见甚深,指《中秋帖》为出自老米所摹,不知老米正从大令(王献之)出也。见米未见王,故有此见解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