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俱舍宗漢傳佛教十三宗之一,屬小乘說一切有部,以俱舍論為主要經典。與成實宗,同屬漢傳佛教中的小乘傳承。成實宗被稱為“小乘空宗”,俱舍宗則被稱為“小乘有宗”。[1][2]

名词解释编辑

汉地有人将“俱舍”按字面意思生硬解释为“全部捨棄”,实际上是不正确的。俱舍是梵语kośa的音译,意译爲“藏”。俱舍论所依的《阿毗达磨俱舍论》,“阿毗”(abhi)意译爲“对”,“达摩”(dharma)含义为“法”,“俱舍”(kośa)汉译为“藏”,bhāṣya者“论”也,全名译成汉文就是《对法藏论》。“阿毗达摩”初译“阿毗昙”,简称“毗昙”。

俱舍宗以此论文爲名。

新译与旧译编辑

舊譯派编辑

俱舍宗的前身為毗曇宗。陳文帝時,真諦於於廣州制旨寺譯出《俱舍論》二十二卷,慧愷根據真諦的講學,又編成《阿毘達磨俱舍釋論》。其後,法泰智愷智敷靖嵩道岳等人開始宏揚俱舍論,成立俱舍宗,毗曇宗也隨之併入。慧愷及道岳為舊譯俱舍宗重要的代表人物。

新譯派编辑

玄奘也曾跟隨道岳法師學習俱舍論,後前往印度,遇磔迦国小乘三藏般若羯罗,向其求解《俱舍论》。玄奘自印度返國,永徽二年五月,于慈恩寺重譯《俱舍論》,永徽五年七月完成,共三十卷。並整理說一切有部各論書,傳於弟子普光法寶,為新譯派俱舍宗。普光撰《俱舍論記》三十卷以詳解之,与神泰、法寶分別撰寫的《俱舍論疏》合稱俱舍論三大疏。圆晖又撰成《俱舍论颂疏》三十卷。至今只有慧晖的《俱舍论颂疏义钞》六卷、遁麟的《俱舍论颂疏记》十二卷尚存。

学术根据编辑

俱舍全名為阿毘達磨俱舍

犍陀罗国有世亲尊者,感于当时《大毘婆沙论》繁琐。於是根据《大毘婆沙论》作六百偈颂而成《俱舍论颂》,其后注释八千颂,即《阿毘达磨俱舍论》,全論凡九品,組織縝密而不繁雜。俱舍宗將宇宙分為五位七十五法,并以十八界为中心。五位即是色法、心法、心所有法、不相應行法、無為法;其中色法十一、心法一、心所法四十六、心不相应行法十四、无为法三,共七十五法。

俱舍宗以此爲主要经典开宗立派。

影響编辑

此時,日本學僧道昭、智通、智達、玄昉等先後來華,從玄奘和智週學習《俱舍論》,歸國傳授,建立日本俱舍宗,雖然多依附於法相宗之下,但歷代研習的風氣仍然極盛。俱舍成了唯識學的必備知識基礎。反觀中國,於唐代之後,因為輕視小乘,俱舍宗傳承斷絕,也很少有僧侶對俱舍論進行研究。傳至西藏格魯派將之列為五部大論之一。在藏传佛教正规学制中,《俱舍论》是专攻四年的课程,毕业后方可考取显教格西学位,以难度大而著称。至元世祖時,八思巴造《彰所知論》二卷,這是研究《俱舍》的最後之餘緒。

注释编辑

  1. ^ 《佛学大辞典》【俱舍宗】:即依俱舍论而立之小乘宗派。我国十三宗之一。相对于成实宗被称为小乘空宗,俱舍宗则被称为小乘有宗。其学者被称为俱舍师。初由世亲入迦湿弥罗国学毗婆沙之义,其后根据大毗婆沙论,及参酌经量部之义,造阿毗达磨俱舍论,批判说一切有部传统之说。时有众贤论师,撰俱舍雹论,破世亲新说,又造阿毗达磨藏显宗论,显扬毗婆沙宗义。尔后,德慧、世友、安慧、陈那、称友、增满、寂天等诸师相继制疏,以释俱舍论,遂缔造说一切有部教义之新纪元。
  2. ^ 《中国百科全书》【俱舍宗】:(流派)八宗之一。俱舍论之宗旨。印度小乘之区分有十八部,异论纷纷。如来灭后四百年之初,五百阿罗汉,依健驮罗国迦腻色迦王之请,结集大毗婆沙论二百卷,由是十八部中萨婆多部之宗义确立。此论为由六足论之义而解释发智论者。故本宗之大义,集成于此。其后经五百年,世亲菩萨出世,初于萨婆多部出家,习其宗义,后学经量部,于自宗有所慊然。遂依大毗婆沙论作俱舍论,间间以经量部之意评破之。故自俱舍论之当意言之,则取舍折衷,为于十八部外出一机轴者,然既依婆沙论作之,摄其要义而无漏(故曰摄彼胜义,见上段俱舍论下),故举之属于萨婆多部也。此论在印度称为聪明论。内外之人共学之。在支那陈之真谛三藏先译之,称为俱舍译论。唐之玄奘更译之,称为俱舍论。门人光宝二师各有疏记三十卷。
    陈天嘉五年(564),真谛译出阿毗达磨俱舍释论(梵Abhidharmakos/abha^s!ya ),又别作疏十六卷以释之,慧恺、慧净、道岳等亦相继制疏敷扬。唐永徽五年(654),玄奘再译,称阿毗达磨俱舍论,世称新俱舍,即此宗所依之今本。玄奘门人神泰、普光、法宝等三师各撰疏以布衍其义,合称俱舍三大疏。又有怀素、圆晖等作疏记,一时讲习颇盛。惜唐以后,此宗遂绝不传,元世祖时,帝师八思巴造立彰所知论二卷,是为研究俱舍之最后余光。日本传入此宗始于齐明天皇四年(658),智通、智达等来华(唐)留学,回国后兼传俱舍论,未久即受玄昉等之邀请于兴福寺等刹盛行此学。大抵日本习此宗者多附属于法相宗而兼学之,今仅残存学派,宗名已不传。
    此宗除以俱舍论为主要论典外,所宗之经有四阿含等,论有七论及大毗婆沙论、阿毗昙心论、杂阿毗昙心论等。世亲造长行,以论理明晰,叙述顺序得宜,理长为宗,故赢得‘聪明论’之美称。此宗教义旨在说明诸法因缘之正理,破外道凡夫着我之执见,以断惑入圣,永离三界系缚。为说明三界诸法,乃大别之为有为、无为二类;又区分为五位,细析成七十五法。亦即有为法包括色法十一种、心法一种、心所有法四十六种、不相应行法十四种,无为法则有三种,总成七十五法。有为法乃指万有中众缘聚集所作为,有生灭变迁之部分;无为法则指非因缘所作为,无生灭变迁,湛然常住之部分。此外,并立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诸法门。盖此宗批判一切有部所说诸法之体实有,贯穿三世之‘三世实有,法体恒有’之主张,而依经量部之义,提倡过去、未来无体论之说。认为生灭乃是刹那相续者,灭为现在必然之推移,不须其他之因缘促成,而生则必有生因,并以六因、四缘、五果等法门说明之。又概括迷悟之因果为苦、集、灭、道四谛,并以十二因缘法门说明生死相续无穷之理;立七方便、四向、四果以阐明转迷开悟之因果阶次。此外,特别论证在禅定状态下静悟四谛之理,可以达至解脱。[婆薮槃豆法师传、俱舍论光记卷一、俱舍论宝疏卷一、大唐西域记卷四、元亨释书卷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