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仁满语ᠸᡝᠰᡳᠨ穆麟德Wesin,1804年-1871年),字艮峰烏齊格里氏,蒙古正紅旗人,进士出身,末保守派儒家學者的代表。

倭仁
烏齐格里
倭仁
艮峰
旗籍蒙古正红旗
出生嘉庆九年
(1804年)
逝世同治十年
(1871年)
諡號文端
祠廟贤良祠
道光九年进士
《倭文端公遗书》

生平编辑

倭仁出身蒙古正红旗旗人家庭,成长于河南开封[1]道光九年(1829年)的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曾歷中允、侍講、侍讀、庶子侍講學士侍讀學士。二十二年,擢詹事。二十四年遷大理寺卿。同治十年,晉文華殿大學士,以疾再乞休。尋卒,贈太保,入祀賢良祠文端

同治六年,同文館議考選正途五品以下京外官入館肄習天文算學,聘西人為教習。在奏摺中倭仁強烈提出:「立國之道,尚禮義,不尚權謀;根本之途,在人心,不在技藝。」他對外籍教師是否真的會全心全意來培訓國人成才也表示懷疑:「今求之一藝之末,而又奉夷人為師,無論夷人詭譎,未必傳其精巧,即使教者誠教,學者誠學,所成就者不過術數之士。」 在洋務運動的當口強烈反對中國儒生奉「夷人」為師。

倭仁亦為清末理學領袖,與曾國藩李棠階吳廷棟何桂珍竇垿講求宋儒之學。後曾國藩平定太平天國之亂,為清廷中興名臣之冠;倭仁作帝師,正色不阿;李棠階、吳廷棟亦卓然有以自見焉。道光末年,曾国藩常与倭仁切磋理学, 倭仁教曾国藩写日课,曾国藩当天即开始,“亦照艮峰样,每日一念一事,皆写之于册,以便触目克治”。曾国藩请倭仁批阅指教,倭仁表示曾应“扫除一切,须另换一个人”,曾“读之悚然汗下”,以此为“药石之言”。[2]

倭仁生活简朴,反对奢侈浪费,曾创立“吃糠会”,冬天衣服多次打补丁。姻家赠送千两银子遭倭仁拒绝。1866年,洋务派恭亲王奕䜣上奏要求在同文馆中设立天文算学馆,招收科举出身者前往学习,遭倭仁等的强烈反对,他认为“立国之道尚理义而不尚权谋,根本之图在人心而不在技艺”。[2]倭仁著有遺書十三卷。

家庭编辑

福咸江蘇鹽法道,署安徽徽寧池太廣道,咸豐十年,因為太平軍攻寧國為清廷殉,贈太僕寺卿,騎都尉世職;福裕奉天府府尹。從子福潤安徽巡撫。光緒二十六年,外國兵入京師,闔家死焉。

影響编辑

倭仁雖被後世目為當時保守勢力的代表,為其階層利益說話,但倭仁之言亦不無道理,倭仁認為要解決培訓中國人才的問題,要從中國本身著手,深入了解中國的實況,而外國教習不清楚中國環境,盲目將歐洲所學移植到中國土壤上,事後亦證明成效不彰。

當時中國廣大的士人,亦不免有類似倭仁言論的顧慮,在馮桂芬看來,他們應該是從全國各地選拔的才氣煥發的學子,應該「聘西人課以諸國語言文字,又聘內地名師課以經史等學,兼習算學」。這種「重視西學,但絕不可忽視中學」的想法,慢慢形成了日後張之洞的「中體西用」學說。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