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树(?-?),字秀和,一字君立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献文帝拓跋弘之孙,骠骑大将军、太保、领太尉、咸阳王元禧之子,北魏宗室。

生平编辑

元树在父亲元禧死后被断绝宗室属籍[1][2],元树和兄弟们穷困,时常缺少衣服和食物,叔叔彭城王元勰收养了他们,也只有元勰一年之中再三接济供给他们[3][4][5]

元树有美好的容貌,善于谈吐,具备将帅的谋略,在北魏担任宗正卿天监年间,元树投奔南梁,梁武帝萧衍格外器重元树。天监七年正月戊子(508年2月20日),元树出任恒、朔二州都督,封魏郡王[6],后改封邺王[7],食邑二千户,拜散骑常侍普通五年六月庚子(524年8月6日),员外散骑常侍元树出任平北将军、北青兖二州刺史,率领部众北伐北魏[8][9]。当年十月戊寅(524年11月12日),裴邃和元树进攻北魏建陵城并攻克[10][11]普通六年(525年),元树接应元法僧回到南梁,升任使持节、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云麾将军郢州刺史,增加封邑总共三千户。普通七年七月,梁武帝听说修筑淮堰后淮水大涨,寿阳城几乎要被淹没,就再度派遣郢州刺史元树等人从北道攻黎浆,豫州刺史夏侯亶等人从南道攻寿阳[12][13][14]。元树等人从下蔡经过驻扎在寿阳城东北,夏侯亶经过黎浆驻扎在寿阳城南。北魏扬州刺史李宪认为不先击败元树等人,就无法攻克夏侯亶,于是派遣儿子李长钧率军另外修筑两座城市防守,陈庆之进攻,北魏军队战败,李长钧被活捉[15][16][17]。普通七年十一月辛巳(527年1月4日),夏侯亶胡龙牙、元树、曹世宗等人率领各路军队汇合,李宪气力耗尽,献城投降[18][19][20]。扬州投降时,士兵很多,南梁将军湛僧珍担心士兵们改变主意,想要将他们全部杀死,元树因为自己国家的关系,允许士兵都返回。同年,梁武帝派遣元树讨伐南蛮的贼寇,将他们平定,设置新州[21],元树加散骑常侍安西将军[22],又增加封邑五百户。大通二年四月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元树听说后,请求梁武帝讨伐尔朱荣,梁武帝于是资助给元树兵马。当时北魏郢州刺史元愿达献出郢州归顺南梁,梁武帝派遣郢州刺史元树前往迎接元愿达[23][24]中大通二年(530年),南梁朝廷征召元树担任侍中镇右将军[25][26][27]中大通四年二月壬寅(532年2月28日),元树出任使持节、镇北将军、都督北讨诸军事,加鼓吹一部,随南梁册立的东魏君主元法僧进攻北魏[28],十一月,元树攻占了谯城[29][30][31]。四月,魏孝武帝元修诏令前任御史中尉樊子鹄出任东南道大行台,率领徐州刺史杜德、舍人李昭前往讨伐元树[32][33]。元树在梁国屯驻军队,想要和魏军交战,看到樊子鹄的军队声威雄壮,就连夜退回谯城。樊子鹄带兵追赶,元树又在谯城背城列阵。樊子鹄带兵直插城下,放出骑兵冲锋,元树的军队大败,跑进城门,城门狭窄堵塞,梁军士兵很多人自相杀害。魏军斩首一千多人,俘获战马数百匹,收缴大批铠甲武器,因此围城。元树带兵出来交战,又被迅速击败,于是不敢出来,自守而已。樊子鹄担心南梁派人救援,就分兵进攻苞州、然州、宕州、大涧、蒙县等五城,梁军望风而逃。元树既没有援军,又没有计谋可以施行,只能固守谯城,北魏军队攻不下来,樊子鹄派遣金紫光禄大夫张安期劝说元树,元树请求放弃城池回到南方,樊子鹄答应了,双方杀白马立盟约。元树仗着誓约,不做战备。七月,梁军一半人马出城时,杜德袭击元树,活捉了元树和谯州刺史朱文开[34][35][36][37]。九月,元树被送到洛阳,安置在景明寺中。元树虚岁十五时投奔南方,还没有富贵,每次见到嵩山的云向南飘来,总是伸着脖子感慨万端。元树当初从南梁出发时,见到心爱的美人玉儿,玉儿将金指环送给元树作为离别信物,元树常戴着它。被俘之后元树将金指环寄回南梁,表达一定回去的决心。北魏朝廷知道后,很快赐令元树自杀[38],元树当年虚岁四十八[27]。没多久,杜德忽然得了狂病,说:“元树不停打我。”杜德直到死都这样惊叫不停。舍人李昭不久奉命出使秦州,到潼关驿站,晚上梦见元树说:“我已经向天帝上诉,等到阁下到关陇,终究不会放过你。”李昭醒来后心中厌恶,等到了陇口,为贺拔岳所杀。樊子鹄很快被为大野拔所杀。魏孝静帝元善见时期,元树的儿子元贞从建业请求跟随东魏的使者崔长谦前往邺城安葬元树,梁武帝答应了。魏孝静帝诏令赠予元树侍中、都督青徐兖扬豫五州诸军事、太师司徒公尚书令、扬州刺史[39][40][26]

其他编辑

魏孝武帝初年,元树被俘虏,他的弟弟元坦见到元树年龄较大且贤能,担心元树取代自己的爵位,秘密劝说朝廷依法杀了元树。元树知道后,流泪对着元坦说:“我以往因为遭遇家难,不能为之而死,寄食于江湖之上,接受了他们的封爵和任命。现在回来,不是为了节义,只求存活而已,哪里指望荣华富贵。你怎能乱加猜测,忘记了兄弟的情义!你腰背魁伟,却没有一点令人称誉的美德!”元坦变了脸色离开。元树死时,元坦竟然不去哭丧[41][42]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元通
  • 元翼,南梁信武将军、青冀二州刺史、咸阳王
  • 元显和
  • 元昌,南梁直阁将军、荆湘二州刺史
  • 元晔,南梁散骑常侍、桑乾王
  • 元坦,北齐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新丰县公
  • 元昶,东魏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太原王
  • 元仲英,乐安公主,嫁东魏散骑常侍、柔然大中正闾伯昇
  • 上庸公主,嫁东魏骠骑大将军、中书监、东郡文宣公陆子彰

儿子编辑

  • 元贞,南梁始兴郡内史、咸阳王

延伸阅读编辑

[]

 梁書·卷39》,出自姚思廉梁書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绝其诸子属籍。
  2.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遂赐死私第,绝其诸子属籍。
  3.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于后,禧诸子每乏衣食,独彭城王勰岁中再三赈给之。
  4. ^ 《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初,禧死后,诸子贫乏,坦兄弟为彭城王勰所收养,故有此言。
  5.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初,禧死后,诸子贫乏,坦兄弟为彭城王勰所收养,故有此言。
  6. ^ 《南史·卷六·梁本纪上第六》:七年春正月戊子,以元树为恒、朔二州都督,封魏郡王。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七》:是岁,魏宗正卿元树来奔,赐爵邺王。
  8.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庚子,以员外散骑常侍元树为平北将军、北青、兖二州刺史,率众北伐。
  9. ^ 《南史·卷七·梁本纪中第七》:庚子,以员外散骑常侍元树为平北将军、北青、兖二州刺史,率众侵魏。
  10.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冬十月戊寅,裴邃、元树攻魏建陵城,破之。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冬,十月,戊寅,裴邃、元树攻魏建陵城,克之。
  12. ^ 《魏书·卷九·帝纪第九》:甲子,萧衍将元树、湛僧珍等寇寿春。
  13. ^ 《魏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二年七月,衍将元树、湛僧珍等寇寿春。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本上闻淮堰水盛,寿阳城几没,复遣郢州刺史元树等自北道攻黎浆,豫州刺史夏侯亶等自南道攻寿阳。
  15. ^ 《魏书·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二年,萧衍遣其平北将军元树、右卫将军胡龙牙、护军将军夏侯亶等来寇寿阳。树等从下蔡军于城之东北,亶从黎浆而屯于城南。宪谓不先破元树等,则夏侯亶无由可克,乃遣子长钧率众逆战。军败,长钧见执。树等乘之,宪力屈,以城降。
  16. ^ 《梁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普通七年,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除庆之假节、总知军事。魏豫州刺史李宪遣其子长钧别筑两城相拒。庆之攻之,宪力屈遂降,庆之入据其城。
  17. ^ 《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五十一》:普通七年,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除庆之假节、总知军事。魏豫州刺史李宪,遣其子长钧别筑两城相拒,庆之攻拔之,宪力屈遂降,庆之入据其城。
  18.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辛巳,夏侯亶、胡龙牙、元树、曹世宗等众军克寿阳城。
  19. ^ 《魏书·卷九·帝纪第九》:衍将元树逼寿春,扬州刺史李宪力屈,以城降之。
  20.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梁将元树逼寿春,扬州刺史李宪力屈而降。
  21. ^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十一·山南道二》:本江夏郡云杜县之地。《周地图记》曰:“蛮人酋渠田金生代居此地,常为边患,梁普通末,遣郢州刺史元树讨平之,因置新州。”
  22.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平西将军、郢州刺史元树进号安西将军。
  23. ^ 《梁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二》:大通二年,魏郢州刺史元愿达请降,高祖敕郢州刺史元树往迎愿达,夔亦自楚城会之,遂留镇焉。
  2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魏郢州刺史元显达请降,诏郢州刺史元树迎之,夏侯夔亦自楚城往会之,遂留镇焉。
  25.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树,字秀和。美姿貌,善吐纳,兼有将略。衍尤器之,封为魏郡王,后改封邺王,数为将领,窥觎边服。时扬州降衍,兵武既众,衍将湛僧珍,虑其翻异,尽欲杀之。树以家国,遂皆听还。衍以树为镇西将军、郢州刺史。
  26. ^ 26.0 26.1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翼弟树,字秀和,一字君立,美姿貌,善吐纳,兼有将略。位宗正卿。后亦奔梁。梁武尤器之,封为魏郡王,后改封邺王。数为将领,窥觎边服。尔朱荣之害百官也,树时为郢州刺史,请讨荣。梁武资其士马,侵扰境上。孝武初,御史中尉樊子鹄为行台,率徐州刺史杜德、舍人李昭等讨之。树城守不下,子鹄使金紫光禄大夫张安期说之。树请委城还南,子鹄许之,杀白马为盟。树恃誓,不为战备。与杜德别,还南,德不许,送洛阳,置在景明寺。树年十五奔南,未及富贵。每见嵩山云向南,未尝不引领歔欷。初发梁,睹其爱姝玉儿,以金指环与别,树常著之。寄以还梁,表必还之意。朝廷知之,俄而赐死。未几,杜德忽得狂病,云:“元树打我不已。”至死,此惊不绝。舍人李昭寻奉使向秦州,至潼关驿,夜梦树云:“我已诉天帝,待卿至陇,终不相放。”昭觉,恶之。及至陇口,为贺拔岳所杀。子鹄寻为达野拔所杀。孝静时,其子贞自建业求随聘使崔长谦赴邺葬树,梁武许之。诏赠树太师、司徒、尚书令。
  27. ^ 27.0 27.1 《梁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三十三》:元树字君立,亦魏之近属也。祖献文帝。父僖,咸阳王。树仕魏为宗正卿,属尔朱荣乱,以天监八年归国,封为邺王,邑二千户,拜散骑常侍。普通六年,应接元法僧还朝,迁使持节、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云麾将军、郢州刺史,增封并前为三千户。讨南蛮贼,平之,加散骑常侍、安西将军,又增邑五百户。中大通二年,征侍中、镇右将军。四年,为使持节、镇北将军、都督北讨诸军事,加鼓吹一部。以伐魏,攻魏谯城,拔之。会魏将独孤如愿来援,遂围树,城陷被执,发愤卒于魏,时年四十八。
  28.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二月壬寅,老人星见。新除太尉元法僧还北,为东魏主。以安右将军元景隆为征北将军、徐州刺史,云麾将军羊侃为安北将军、兖州刺史,散骑常侍元树为镇北将军。
  29. ^ 《魏书·卷十一·帝纪第十一》:是年,南兖城民王乞德逼前刺史刘世明以州降萧衍,衍使其将元树入据谯城。
  30.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十一月,梁将元树入据谯城。
  3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上以侍中元树为镇北将军、都督北讨诸军事,镇谯城。
  32. ^ 《魏书·卷十一·帝纪第十一》:诏前御史中尉樊子鹄起复本官,兼尚书左仆射、东南道大行台,都督仪同三司、徐州刺史杜德讨元树。
  3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以前御史中尉樊子鹄兼尚书左仆射,为东南道大行台,与徐州刺史杜德追尔朱仲远,仲远已出境,遂攻元树于谯。
  34. ^ 《魏书·卷八十·列传第六十八》:时萧衍遣元树入寇,陷据谯城。诏子鹄与德讨之。树屯兵梁国,欲来逆战,见子鹄军盛,夜退还谯。子鹄引兵追蹑,树又背城为陈。子鹄勒兵直趣城下,纵骑冲突,树众大败,奔入城门,城门隘塞,多自杀害。于是斩千余级,获马数百匹,大收铠仗,遂围城。加仪同三司。树勒兵出战,辄被摧衄,遂不敢出,自守而已。子鹄恐萧衍遣救,乃分兵击衍苞州、然州、宕州、大涧、蒙县等五城,并望风逃散。树既无外援,计无所出,子鹄又令人说之,树遂请率众归南,以地还国。子鹄等许之,共结盟约。及树众半出,子鹄中击,破之,擒树及衍谯州刺史朱文开,俘馘甚多。
  35. ^ 《北史·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时梁遣元树入寇,陷据谯城,诏子鹄与德讨之。树大败,奔入城门,遂围之。树请归南,以地还魏,许之。及树众半出,子鹄击破之,禽树及梁谯州刺史朱文开。
  36. ^ 《魏书·卷十一·帝纪第十一》:东南道大行台樊子鹄大破萧衍军于谯城,擒其邺王元树及谯州刺史朱文开。
  37.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是月,东南道大行台樊子鹄大破梁军于谯城,禽其将元树。
  3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魏东南道大行台樊子鹄围元树于谯城,分兵攻取蒙县等五城,以绝援兵之路。树请帅众南归,以地还魏,子鹄等许之,与之誓约。树众半出,子鹄击之,擒树及谯州刺史朱文开以归。羊侃行至官竹,闻树败而还。九月,树至洛阳,久之,复欲南奔,魏人杀之。
  39.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尔朱荣之害百官也,树闻之,乃请衍讨荣。衍乃资其士马,侵扰境上。前废帝时,窃据谯城。出帝初,诏御史中尉樊子鹄为行台,率徐州刺史、大都督杜德以讨之。树城守不下,子鹄使金紫光禄大夫张安期往说之,树乃请委城还南,子鹄许之。树恃誓约,不为战备,杜德袭击之,擒树送京师,禁于永宁佛寺,未几赐死。
  40.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孝静时,其子贞,自建业赴邺,启求葬树,许之。诏赠树侍中、都督青徐兖扬豫五州诸军事、太师、司徒公、尚书令、扬州刺史。贞既葬,还于江南。
  41. ^ 《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 孝武初,其兄树见禽。坦见树既长且贤,虑其代己,密劝朝廷以法除之。树知之,泣谓坦曰:“我往因家难,不能死亡,寄食江湖,受其爵命。今者之来,非由义至,求活而已,岂望荣华。汝何肆其猜忌,忘在原之义,腰背虽伟,善无可称。”坦作色而去。树死,竟不临哭。
  42.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孝武初,其兄树见禽。坦见树既长且贤,虑其代己,密劝朝廷以法除之。树知之,泣谓坦曰:“我往因家难,不能死亡,寄食江湖,受其爵命。今者之来,非由义至,求活而已,岂望荣华?汝何肆其猜忌,忘在原之义!腰背虽伟,善无可称。”坦作色而去。树死,竟不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