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維約東使記

《克拉維約東使記》手抄本

《克拉維約東使記》西班牙語Embajada a Tamorlán英語Narrative of the Embassy of Ruy Gonzalez de Clavijo to the Court of Timour at Samarcand AD 1403-6中文譯名又作《出使帖木兒宮廷記實》[1]《帖木兒時代之自卡提斯至撒馬爾罕遊記》[2]),是15世紀初西班牙卡斯蒂利亞使節羅·哥澤來滋·克拉維約出使帖木兒帝國後撰寫的遊記。該書作者曾親自遊歷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小亞細亞中亞等地區,他的著作,便成為這些地區的重要研究文獻。

克拉維約的出使及撰書编辑

14世紀末到15世紀初,奧斯曼帝國西亞地區日益強大,威脅著歐洲基督教諸國。直到1402年,奧斯曼帝國蘇丹巴耶塞特一世安哥拉之戰中大敗於帖木兒,此次戰役令卡斯蒂利亞甚有興趣與帖木兒進行交往,於是便先後派出使臣到帖木兒帝國的重要城市撒馬爾罕克拉維約正是其中之一。

克拉維約於1403年5月奉命出發,曾到過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的君士坦丁堡白玉路小亞細亞特拉布宗中亞德黑蘭撒馬爾罕等名城。1404年克拉維約使團到達撒馬爾罕謁見帖木兒時,獲得帖木兒盛大招待,不久後因帖木兒得到重病,其帝國內的奪權內戰一觸即發,克拉維約使團唯有起程回國,於1406年3月回卡斯蒂利亞向國王覆命。

克拉維約回國後,便著手撰寫這本遊記。他本人於1412年去世,而該書則在1582年才正式出版。[1]


《克拉維約東使記》內容编辑

書中描述的重要城市编辑

書中記載的重要人物编辑

史料價值编辑

  • 帖木兒的記載豐富:克拉維約曾親自謁見帖木兒並獲得他的招待,因此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他的為人及事跡,這些材料被記載到《克拉維約東使記》中,成為這部書的精華部份之一。土耳其學者奧瑪·李查讚賞克拉維約在「書中曾論及帖木兒本身及其家屬,其宮內生活,皆為他人所不曾述及者。作者本人屢次謁見帖木兒,因之增加本書之價值不少。」[12]
  • 填補了古代西域中亞文獻記載的不足:據學者楊兆鈞的說法,「中世紀中亞史地之記載,為數本少;東西方從事研究者,皆苦於缺乏材料。故克氏此書,謂之為繼馬可波羅遊記而起之一重要記錄,亦無不可。在中國舊籍中,關於西域中亞的著錄,頗多不朽之作品。……惟中國學者之記述,篇幅簡略,復不錄取當時社會上種種活動之情形,故可供吾人為研究之資料,筆墨不多。而克氏此書則不然,不厭繁瑣,務求詳盡,即其己身之種種遭遇,亦據實而錄。因之使吾人可以據此書而窺見當時中亞社會之輪廓。此為譯者所樂於介紹與讀者也。」[13]

中文翻譯的情況编辑

《克拉維約東使記》,曾被翻譯英語俄語土耳其語等版本。中文譯本則有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楊兆鈞譯本。

注釋编辑

  1. ^ 1.0 1.1 申海田、林吉玲主編《中外文史名人名著》,第620頁。
  2. ^ 《克拉維約東使記》楊兆鈞《譯者序》,第5頁。
  3.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三章》及《第四章》,第33-49頁。
  4.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六章》,第60-63頁。
  5.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九章》,第95-96頁。
  6.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十二章》至《第十五章》,第125-167頁。
  7.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三章》及《第四章》,第33-49頁。
  8. ^ 散見於《克拉維約東使記》《第一章》至《第七章》。
  9. ^ 散見於《克拉維約東使記》全書中。
  10. ^ 《克拉維約東使記》《第十章》,第105頁。
  11. ^ 散見於《克拉維約東使記》《第十六章》及《第十七章》。
  12. ^ 《克拉維約東使記》奧瑪·李查《提要》,第14頁。
  13. ^ 《克拉維約東使記》楊兆鈞《譯者序》,第4頁。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