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內田 統續(生年? - 慶長5年1600年)幼名宮壽、通稱監物、忠三郎、忠兵衛、忠右衛門,一名連滿。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立花家侍大將、家老兼武者奉行。內田鎮家之子,弟為內田連久(後成為統續養子)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内田 統続
假名 うちだ むねつぐ
平文式罗马字 Uchida Munetsugu
日語舊字體 內田 統續

情深的立花烈將编辑

起初跟隨其父內田鎮家是為戶次鑑連(立花道雪)的家臣,「為人磊落不羈於戰陣有功」,是故從鑑連處拜領連字取名連滿。在主家大友家討平筑前動亂時期,內田家作為戶次家軍團的一隊堅守職位,常擔任後陣防守之職,大友義統時期受到了褒讚,受領統字而改名統續。

九州經過豐臣秀吉的平定後,立花家受封筑後柳川13萬2千石,此時統續因其父鎮家隱居,因此繼承內田家,並擔任立花家的侍大將、旗本先手役,領有俸祿一千五百石。 不久九州肥後發生一揆動亂,統續跟隨主君立花宗茂出兵討伐,在戰事最後階段,發動謀反的隈部親永一族12人被帶到立花家居城的黑門一地接受處罰,而宗茂為了顧全隈部一族的武士名譽,因此選拔家中12位武將與之單挑,此時統續因其剛膽的個性而成為其中一人,成功的討殺了對手。

之後統續作為立花家備隊大將參加由豐臣秀吉發動的朝鮮侵略,其中一場中、日、韓三方皆參與的決戰「碧蹄館之戰」立花家擔任先鋒抵抗;統續原本和家中聲譽極高,同為侍大將的十時連久擔任中備大將,但是連久因為不想讓家中重臣,擔任先陣的小野鎮幸米多比鎮久有失,因此和統續一起要求為先陣,之後便在統續率領鐵砲隊射擊敵軍,由十時連久發動突擊後開始了這場「碧蹄館前哨戰」。 雖然連久和統續僅5百人,但扔然奮力將敵軍數千逼退,此戰最後在小野鎮幸立花宗茂合作夾擊之下將敵軍擊退。不過期間,就在連久突圍撤退之際,不幸中明將李如梅的毒箭而毒發身亡,統續因為和連久感情甚好,因此在回到立花軍陣後非常後悔自己沒能和連久一同戰死,至此往後的統續皆在任何戰役中衝向敵軍最為密集之處,除了發洩其武勇外,也悲憤的尋找自己的死地.....而此時宗茂遵循十時連久的遺言,讓統續繼承其武者奉行兼任家老的職位,關原之戰時期則成為宗茂的母衣武者11名之筆頭。

朝鮮戰役結束後,日本因為豐臣秀吉之死再度分裂,分為東、西兩邊對抗。 立花家此時為了盡忠而投向豐臣西軍,然而立花軍並無緣參戰最重要的關原之戰,而是在之前被派往近江大津城攻打中途反叛至東軍的京極高次,此戰的總大將毛利元康因作戰遲鈍,數日之間竟無戰果,還被京極軍屢次偷襲陣營,然而作為名將的立花宗茂卻兵卒無損的擊退了敵軍的偷襲攻勢。 但是僅3千人的京極軍扔然頑強守城抵抗,結果西軍靠著立花軍的三倍速鐵砲射擊以及勇將立花成家的活躍而逐漸進軍到大津城的二之丸,此時是戰事最為激烈的時期,因為大津城的城門經過特殊設計,無論再多大軍在進至城門時都只能有小部分兵力進出而已,因此統續於攀爬城牆之時隨即遇到在牆防守的大量敵兵,統續見狀毫無懼色,隻身仗其剛膽越牆,卻被敵兵以槍刺中胸膛,更被薙刀傷及右手翻落城牆,儘管如此統續仍以左手揮動采配,喊者:「踏過我的身軀突擊吧!」終於,這次統續找到了歸西之地,在這立花家充滿殘念的近江大津城壯烈戰死。

之後內田家由其弟內田連久以統續養子的身分在立花宗茂回封柳川後,延續其一族。

資料來源编辑

1.筑後史談会/編,《筑後人物便覧》,福岡県文化会館、筑後史談会 昭和10年刊の複製,1935年:49頁

2.渡辺村男,《旧柳川藩志、下巻》,柳川山門三池教育会,1957年:116頁

3.柳川市史編輯委員會,《柳川歷史資料集成第二集,柳河藩享保八年藩士系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