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鉏(?-?),,名,東周春秋时期鲁国季氏分支公鉏氏的始祖,季武子的庶长子。

公鉏
时代春秋
国家鲁国
季武子

經歷编辑

季武子没有嫡子,喜欢季悼子纥,打算立他为继承人。問家臣申丰说自己要在弥和纥两个里选一個有才能的。申丰快步走出回家,打算全家出走。过几天,季武子再问申丰,申丰说如果这样,自己就套车而走,季武子不说了。季武子问臧武仲,臧武仲讓他請自己喝酒,就为幫助季武子立季悼子。季氏便招待請大夫飲酒,臧武仲是上宾。臧武仲向宾客献酒之后,命朝北铺两层席,换干净酒杯,召见季悼子,臧武仲下阶迎接。大夫们都站起,宾主相互敬酒酬答之后,再召见公鉏,让他和别人按年龄排位。季武子脸上失色。公鉏深恨臧武仲。孟庄子仲孙速也很讨厌臧武仲,只是因為季武子喜欢臧武仲。

季武子以公鉏为马正,公鉏生气不出。闵子马见了说:“你别这样!祸福无门,唯人所召。为人子者,担心不孝,不担心无居所。尊敬地遵守父命不是很正常吗?若能孝敬,富贵可以倍于季氏。如果心怀不轨,祸事可以倍于下民。”公鉏认为他说得对,于是朝夕尽孝,居官也恪尽职守。季武子喜,让他喝自己的酒,把家产都给他。于是公鉏家富了,又出为鲁侯左宰。

孟庄子生病后,丰点建議告诉公鉏,為孟孫立孟庄子的庶子仲孙羯,就等于报复了臧氏。公鉏劝说季武子立仲孙羯做孟氏之嗣,來显示季氏的力量强于臧氏。季武子不同意。前550年八月初十,孟庄子去世,公鉏侍奉仲孙羯站在门边接受宾客的吊唁。季武子进门痛就哭,出门后问孟庄子的長子孺子秩在哪裡,公鉏說仲孙羯在此。季武子说孺子秩年长,公鉏說年长不能代表什麽,只要有才能,而且是孟庄子的遺命。仲孙羯继立为孟孝伯。孺子秩逃亡到邾国。臧武仲先后逃往邾国和齐国[1]

参考文献编辑

  1. ^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