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冲突理论(德語:Konfliktsoziologie, 法語:Théories du conflit, 英語:Conflict theories, 西班牙語:Teorías del conflicto),是社会学社会心理学中的观点,它强调唯物主义对对历史的解释、辩证的分析方法与对现实社会存在的批判性态度、改革和革命纲领。冲突理论作为对社会的宏观分析,通常情况下会与意识形态作比较,也引起了人们对权利差异的关注,比如阶级冲突。 卡尔·马克思弗里德利希·恩格斯是社会冲突理论的创始人,社会冲突理论也是社会学四大范式的组成部分。某些冲突理论旨在突出传统思想中固有的意识形态方面。 虽然冲突理论与许多观点具有相似之处,但它并不是指统一的思想流派,也不应与把和平和冲突研究或者把任何其他特定的社会冲突理论之相混淆。

在经典社会学中编辑

在社会科学的经典创始人中,冲突理论最常与卡尔·马克思(1818-1883)联系在一起。马克思主义基于历史唯物主义,认为资本主义与以前的社会经济系统一样,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导致其自身毁灭的内部紧张局势。马克思认为只有通过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无产阶级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打倒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走向共产主义。与此同时,卡尔·马克思意识到,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私有制如何影响整个资本主义社会运作。正如现代人将私有财产(以及财产继承权)视为自然财产一样,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许多成员都认为资本家通过努力工作和接受教育赚取了财富,同时他们认为贫困人口缺乏技能和主动性。马克思认为只有通过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无产阶级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打倒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走向共产主义。与此同时,卡尔·马克思意识到,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这种制度如何影响整个社会运作。正如现代人将私有财产(以及财产继承权)视为自然财产一样,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许多成员都认为资本家通过努力工作和接受教育赚取了财富,同时他们认为贫困人口缺乏技能和主动性。马克思反对这种错误思想,并认为这种意识是虚假的和为资产阶级服务的,马克思将社会问题解释为社会制度和经济基础导致问题出现,而不是人的缺点。马克思希望用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归纳的阶级意识来取代这种思想,工人们认为自己是一个统一的阶级,他们应该去反对资本家的压迫和剥削,最终打倒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总的来说,马克思希望无产阶级起来反对资本家并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 卡尔·马克思 &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共产党宣言 1848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

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

— 卡尔·马克思 政治经济学批判 1859

两位早期的冲突理论家是奥地利波兰裔社会学家和政治理论家路德维希·贡普洛维奇(Ludwig Gumplowicz)(1838-1909)以及美国社会学家和古生物学家莱斯特·弗兰克·沃德(Lester F. Ward)(1841-1913)。 虽然沃德和贡普洛维奇独立地发展了他们的理论,但他们有着许多共同之处,他们综合地从人类学和进化论观点来看待冲突,而不是与马克思一样专注于经济因素。贡普洛维奇在Grundriss der Soziologie(社会学概述,1884年)中描述了文明如何被文化和种族群体之间的冲突所塑造。贡普洛维奇认为,大型复杂的人类社会是从战争和征服中演变而来的。 战争的胜利者将奴役失败者; 最终形成了复杂的种姓制度。霍洛维茨(Horowitz)说,贡普洛维奇理解了各种形式的冲突:“阶级冲突,种族冲突和民族冲突”,并称他为冲突理论的先驱之一。

在印度,巴比伦,埃及,希腊和罗马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现代欧洲。 欧洲文明可能会被野蛮的部落所淹没。 但是,如果任何人认为我们可以免受这种灾难的影响,他或许会屈服于过于乐观的妄想。可以确定,我们附近没有野蛮的部落- 但不要让任何人受骗,他们的直觉潜伏在欧洲各州的民众中。 — 贡普洛维奇 1884

沃德批评并试图系统地反驳由广受欢迎的社会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所支持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沃德的动态社会学(1883)是关于如何减少社会冲突和竞争从而优化人类进步的扩展论文。在最基本的层面,沃德认为人性本身在自我扩张和利他主义之间,情感与智力之间以及男性与女性之间存在着深刻的冲突。这些冲突会反映在社会中,而沃德则认为,形成文明的各种“社会力量”之间存在着“永久而激烈的斗争”。沃德比马克思和贡普洛维奇更乐观,他相信在社会学分析的帮助下,有可能建立和改革现有的社会结构。

涂尔干(又译迪尔凯姆)(1858-1917)将社会视为一个运作良好的有机体。功能主义关注的是“尽可能严格地对每一个特征,习俗或实践做出估算,以及它对所谓的稳定,有凝聚力的系统的功能的影响”,涂尔干所提到的社会冲突的主要形式是犯罪。涂尔干认为犯罪是“公共卫生的一个因素,是所有健康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集体良知将某些行为定义为“犯罪行为”。因此,犯罪在道德和法律的演变中起着重要作用:“它不仅意味着对必要的变革持开放态度,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它直接地预备着这些变化。”

马克斯韦伯(1864-1920)的冲突理论与马克思形成鲜明对比。虽然马克思关注的是个人行为受社会结构制约的方式,但韦伯强调了“社会行为”的重要性,即个人影响其社会关系的能力。

现代社会学编辑

米尔斯被称为是现代冲突理论的创始人。在米尔斯看来,社会结构是通过不同利益和资源的人之间的冲突而产生的。反过来,个人和资源受到这些结构以及“社会中权力和资源的不平等分配”的影响。美国社会的权力精英(即军工综合体)已经“成为企业精英,五角大楼和政府行政部门的融合。”米尔斯认为,这些精英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相对立。他认为,权力精英的政策会导致“冲突升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产生,以及可能的人类灭绝”。[12]

吉恩·夏普(1928-2018)是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政治学荣誉教授。他因其关于非暴力斗争的广泛著作而闻名,这些斗争影响了世界各地的众多反政府抵抗运动。 1983年,他成立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这是一个致力于研究和促进在全世界冲突中使用非暴力行为的非营利组织。夏普的关键主题是权力不是单一的;也就是说,它并非源自掌权者的某种内在品质。对于夏普来说,政治权力,任何国家的权力,最终都来自国家的主体。他的基本信念是,任何权力结构都依赖于主体对统治者或统治者的命令的服从。如果受试者不服从,领导者就没有权力。夏普被称为“非暴力的马基雅维利”和“非暴力战争的克劳塞维茨”。夏普的资金影响了世界各地的抵抗组织。推翻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抗议活动广泛吸取了他的想法,以及“突尼斯之春”和之前受到夏普启发的东欧颜色革命的早期运动。

加拿大社会学家艾伦·西尔斯(Alan Sears)的着作“一本好书,理论上的:理论思维指南”(2008)中发现了最新的对冲突理论的阐述:

  • 社会不平等产生冲突,而不是产生秩序和共识。这种基于不平等的冲突只能通过对社会现有关系的根本转变来克服,并且能够产生新的社会关系。
  • 一旦被假定弱势群体的结构性利益与现状背道而驰,将导致社会变革。因此,弱势群体将被视为变革的推动者,而不是人们应该感到同情的对象。
  • 人的潜力(例如,创造能力)受到剥削和压迫的制约,这表现在任何社会中是不平等的分工。由于所谓的“文明过程”或“功能必需性”的要求,这些和其他品质不一定去开发:创造力实际上是经济发展和变革的引擎。
  • 理论的作用是实现人类潜能和改造社会,而不是维持权力结构。理论的相反目的是与实证主义相关的客观性和脱离性,理论是一种中立的解释工具。
  • 共识是意识形态的委婉说法。没有实现真正的共识,而是社会中更强大的人能够将他们的观念强加于他人并让他们接受他们的话语。共识不会维护社会秩序,它会巩固分层,成为维护当前社会秩序的工具。
  • 国家服务于最强大的人的特殊利益,同时声称代表所有人的利益。在国家进程中代表弱势群体可以培养充分参与的概念,但这是一种幻想的意识形态。
  • 全球一级的不平等的特点是第三世界国家在殖民化和国家独立后有目的的不发达。全球系统(即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发展机构)通过经济,政治和军事行动使最强大的国家和跨国公司受益,而不是发展主体。

尽管西尔斯将冲突理论方法与马克思主义联系起来,但他认为它是许多“女权主义者,后现代主义者,反种族主义者和同性恋同性恋者的解放主义理论”的基础。

分类编辑

冲突理论常常与马克思主义有关,但作为对功能主义和实证主义方法的反应,它也可能与其他一些观点有关,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