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別譯雜阿含經》的《大正藏》編號為(T100),歷代經錄都登錄為20卷,《大正新脩大藏經》遵循《高麗藏》作16卷,當以20卷為近古,只是,現存20卷版遺失258-267等10經,也少了一首攝頌。(《別譯雜阿含經》卷13:「慢(258)、優竭提(259),生聽(261)、極老(262),比丘(263)、種作(264)及梵天(265),佛陀(266)、輪相(267)為第十」(CBETA, T02, no. 100, p. 467, b25-26)[1],攝頌未含攝 260經。)


T100《別譯雜阿含經》原本經題應該也是「雜阿含經」,但是佚失譯人名,現存的《出三藏記集》(西元516年)與《眾經別錄》(敦煌寫卷 P. 3848)[2]都未登錄,直到西元594年才登錄在法經的《眾經目錄》(T2146)[3]之中[4],三年後,西元597年費長房的《歷代三寶紀》(T2034)[5]也登錄了此一譯本[6]。因此,可能是登錄時代較晚,所以稱作「別譯」以資識別。因為有附註「失譯,附吳魏二錄」等字,一般推論《別譯雜阿含經》的翻譯早於T99《雜阿含經》。但是,仍待較精準的詞彙與語法分析。

內容编辑

內容相當於《雜阿含經》的全部「祇夜」和部分「記說」。

考證编辑

關於《別譯雜阿含經》的部派歸屬問題,日本法幢《俱舍論稽古》主張為飲光部,也有學者認為它是法藏部誦本[7]。《別譯雜阿含經》原本使用的語言,非巴利文或梵文,可能是法藏部或化地部使用的聖典語,或是犍陀羅語[8]。目前主流的學術主張,如榎本文雄 Enomoto Fumio 與其他幾位佛教學者都傾向於認定它是「說一切有部」或「根本說一切有部」[9]。但是,在未徹底分析對應經典之間的同異問題之前,任何部派推定都只是猜測,缺乏堅實的文獻論證,不論是猜對或猜錯都沒多大意義。畢竟佛教部派只有十八部,十八個人各猜一部,總會有人猜對。

自古以來,大都認為《別譯雜阿含經》是自《雜阿含經》抄出,近代已經主張這是獨立的翻譯。

殘餘而仍待解決的問題是,必需決定下列哪一種敘述比較接近事實:
1. 《別譯雜阿含經》是某一部派「雜阿含經」的完整翻譯而無遺失。
2. 《別譯雜阿含經》是某一部派「雜阿含經」的完整翻譯,但因佚失而僅存 364經。
3. 《別譯雜阿含經》是某一部派「雜阿含經」的選譯而無遺失。
4. 《別譯雜阿含經》是某一部派「雜阿含經」的選譯,但因佚失而僅存 364經。
5. 《別譯雜阿含經》是一部翻譯半成品,在未完成整部翻譯之前,因戰亂或其他原因為能譯完及進行「譯後的校訂」,也因此而未正式流通。
6. 《別譯雜阿含經》是一部「合集」、「數種譯本的合訂本」。

參考書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別譯雜阿含經》卷13:「慢(258)、優竭提(259),生聽(261)、極老(262),比丘(263)、種作(264)及梵天(265),佛陀(266)、輪相(267)為第十」(CBETA, T02, no. 100, p. 467, b25-26) CBETA 漢文大藏經; 失譯人名今附秦錄.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00 » 第 13 卷. 
  2. ^ P 代表伯希和 Pelliot(備註:S 代表 史坦因 Stein)
  3. ^ 眾經目錄 CBETA 漢文大藏經; 隋 沙門 法經 等撰. 大正藏 (T) » 第 55 冊 » No.2146 » 第 7 卷 (CBETA, T55, no. 2146, p. 149, a26-27). 
  4. ^ 眾經目錄卷第一 CBETA 漢文大藏經; 隋 開皇十四年 大興善寺 翻經眾沙門 法經 等撰. 大正藏 (T) » 第 55 冊 » No.2146 » 第 3 卷. 
  5. ^ 歷代三寶紀CBETA 漢文大藏經; 隋 費長房 撰.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4. 
  6. ^ 歷代三寶紀卷第十四 CBETA 漢文大藏經; 隋 開皇十七年 翻經學士 費長房 撰.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4 » 第 14 卷. 
  7. ^ 水野弘元《部派佛教與雜阿含》:「雜阿含與別譯雜阿含之關係,古來即不被重視。直至日本德川時代,法幢始著『俱舍論稽古』,認為別譯雜阿含即小本雜阿含,屬飲光部之經典,但未提出有力論據。不過,由上述內容可知別譯雜阿含乃屬於法藏部、化地部之雜阿含,或與此相近者。」
  8. ^ 水野弘元〈解說(一)部派佛教與雜阿含〉:「推測不是巴利語,也不是梵語的一種俗語,所推測是法藏部、化地部等聖典用語,若是犍陀羅語也不是沒有理由的,然而這一點仍有詳細研究之必要。」《國譯一切經》〈阿含部一〉,433頁
  9. ^ 〈Udanavarga諸本與雜阿含經、別譯雜阿含經、中阿含經之部派歸屬〉:「別雜,所傳四分律不屬於法藏部。然而,從化地部所傳之五分律及飲光部所傳之解脫戒經比較,目前並不能明確地下結論,關於別雜所屬之部派,有更加檢討之必要。」《印度學佛教學研究》28卷2號,1980年3月,93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