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屈氂

劉屈(?-前90年),為西汉宗室出身的丞相,他是汉景帝之孫、汉武帝的侄子,以及中山靖王劉勝之子[1]

劉屈氂像

劉屈氂在拜相前的經歷不詳,前任丞相公孫賀被捕下獄後,劉屈氂由涿郡太守升任左丞相,受封澎侯[2]征和二年的秋天,江充進讒言陷害太子刘据,劉據在恐懼不安下起兵討伐江充,丞相长史向漢武帝報告太子興兵之事,漢武帝隨即下詔命劉屈氂平叛,最終該事件導致大量官員遇害,死者多達數萬人,史稱「巫蛊之祸[1]

征和三年,劉屈氂與貳師將軍李廣利兩人共同謀畫,打算擁立昌邑王劉髆為太子,卻被宦官郭穰向漢武帝告發,在漢武帝徹查下劉屈氂和李廣利的密謀敗露,劉屈氂本人被漢武帝下令用運送食物的車子載著遊街示眾,隨後押往长安東市腰斩[1]

生平编辑

官拜丞相编辑

劉屈氂為漢武帝異母兄中山靖王劉勝之子,早年事蹟不詳[1]

征和二年的春天,汉武帝下詔給御史,說:「前丞相公孫賀倚仗和我的故舊關係,利用位高勢重而做出邪惡之事,只顧著蒐羅肥沃的良田來為子弟、門客謀利,不顧廣大百姓的疾苦,不想辦法增加戍邊士兵的糧食,又貪圖財貨,致使百姓賄賂位居上位的官吏,我對他的所做所為忍耐已久。而他竟不知悔改,還擅作主張施嘉恩惠給邊,想讓邊郡做為自己的後援,又命令內地的郡縮減費用,來給邊郡屯戍的軍隊製作車輛,還讓農民自己轉運糧食送至邊郡,造成農民貧窮、牲畜疲困、損耗馬匹、武備衰減,下層官吏隨意增加賦稅,導致百姓破產流亡,又假傳詔令,以奸邪罪名逮捕朱安世。公孫賀父子的案件已由負責部門做出正確處理。現在任命涿郡太守劉屈氂為左丞相,把丞相長史分為兩府,等待找到賢者後再任命右丞相。親近親人任用賢才,是唐堯西周常有的作法。將澎地的二千二百戶封給左丞相劉屈氂為澎侯」[1][2]

征討太子编辑

到了征和二年的秋天,江充對漢武帝進讒言,誣陷太子刘据與巫蠱案有關,太子在恐懼下起兵殺死江充,率軍攻進丞相府,劉屈氂倉皇脫身逃跑,連左丞相的官印都丟失了。當時漢武帝正在甘泉宮避暑,丞相長史乘著快馬奔赴甘泉宮,將此事奏聞漢武帝,漢武帝問:「丞相在做什麼呢?」丞相長史回答說:「丞相正在封鎖消息,不敢發兵。」漢武帝發怒道:「事情紛紛揚揚到這種地步,還談什麼封鎖消息呢?丞相沒有周公的風範,周公不是誅殺了管叔蔡叔嗎?」於是賜給丞相劉屈氂詔書說:「捕殺反叛者,朕自有賞賜。遠遠地圍住叛軍,以牛車為盾牌,不要讓兵士們因為和叛軍短兵相接而傷亡慘重。堅守並封閉城門,別讓反叛者逃出城去」[1]

太子既已發兵殺死江充,於是便宣稱漢武帝在甘泉宮病重,太子之所以發兵是因為懷疑京師有變動,有奸臣想作亂。漢武帝此時從甘泉宮返回長安,駕臨長安城西的建章宫,下詔徵調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三辅靠近長安各縣的軍隊,部署俸祿二千以下官員帶領,左丞相劉屈氂兼任將軍。太子也派遣使者假傳詔書赦免長安城內京師諸官府中的囚徒,調動看守武库的軍隊,命少傅石德門客張光等人分別率領,派長安城裡的囚犯如侯符节徵調长水校尉宣曲宮的胡騎,讓他們全部攜帶武器裝備到長安城中集合[1]

侍郎莽通奉令出使長安,追捕如侯,莽通告訴胡騎們說:「調兵的符節有詐,不要聽信如侯的命令。」莽通隨後斬殺如侯,帶領胡騎進入長安,又調動駛船的士兵,交給大鴻臚商丘成率領。起初,汉朝調兵的符節為紅色,因太子亦使用紅色的符節,所以後來漢朝的符節遂改為黃色犛牛尾的樣式,以作區別。太子徵召監北軍使者任安調動北軍的兵士,但任安接受符節後,卻緊關北軍軍門不肯響應太子。太子只好領兵離開北軍,驅使長安四市的百姓共有幾萬人,太子一行來到長樂宮西闕下方時,正巧碰上左丞相劉屈氂統帥的軍隊,雙方整整混戰了五天,死傷數萬人,腥紅的鮮血流進街道兩旁的下水道中。歸附左丞相劉屈氂軍隊的人數逐漸增多,太子的軍隊失利,隨後向南逃往覆盎門,離城而去[1]

由於當夜負責看守城門的司直田仁並未阻攔太子,使太子得以順利逃出城去,因田仁縱放太子出城,左丞相劉屈氂打算要處死他。御史大夫暴勝之阻止劉屈氂說:「司直是二千石的官員,應當先請示皇上如何處理,怎麼能擅自殺他呢?」於是劉屈氂就釋放了田仁。然而漢武帝聽到消息後大為震怒,派官吏責問暴勝之說:「司直田仁放走反叛者,丞相要殺他,是依法處置,你憑什麼擅作主張制止丞相?」暴勝之十分惶恐,隨即自殺。至於北軍使者任安,因為接受太子調兵的符節,被認為懷有二心而獲罪,田仁放跑太子,二人都被判處腰斩。漢武帝說:「侍郎莽通捕獲叛將如侯,長安男子景建跟隨莽通捕獲少傅石德,可以說是立下大功啦。大鴻臚商丘成奮勇拼殺,捉住叛將張光。封莽通為重合侯,景建為德侯,商丘成為詫侯。」太子的門客,凡是曾經出入過皇宮宮門者,一律斬首。那些追隨太子發兵反叛之人,按照制裁反叛者的法律規定,族滅全家。官吏和士兵有乘亂搶劫者,全部流放到敦煌郡。因太子仍逃亡在外,從這時開始長安各城門皆屯駐軍隊。過了二十多天後,太子於湖縣被人發現,最終在官吏圍捕下自殺身亡[1]

獲罪而死编辑

第二年,貳師將軍李廣利率軍出擊匈奴,丞相劉屈氂設宴給李廣利餞行,送行到渭橋時,劉屈氂和李廣利告別。李廣利對劉屈氂說:「希望君侯早點請皇上立昌邑王劉髆為太子。如果昌邑王被立為皇帝,您今後還有什麼好擔憂的呢?」劉屈氂答應了李廣利的請求。由於昌邑王是李廣利之妹李夫人所生的兒子。且李廣利的女兒又是劉屈氂兒子的妻子,因此李廣利和劉屈氂兩人都想立昌邑王為太子。這時,審理巫蠱獄案追查得很緊,內者令郭穰告發丞相劉屈犛的夫人因丈夫多次受到皇上譴責,而指使巫師詛咒皇上,口出惡言,以及劉屈氂與李廣利兩人共同禱告祭祀,想讓昌邑王當皇帝。相關主管官員將此事奏報給漢武帝,請求審訊查驗,漢武帝批准,劉屈氂被定罪為大逆不道。漢武帝下令把劉屈氂放在載運食品的車上游街示眾,隨後在長安東市腰斬,劉屈氂的妻子則遭押赴華陽街斬首示眾。李廣利的妻子兒女亦被抓捕入獄。當時領兵在外的李廣利得知消息後,便率軍投降了匈奴,其宗族全數遭處決[1][2]

評價编辑

  • 黄道周:自古宰相,生值明時,無大故而伏斧鑕者,唯漢劉屈氂及先朝夏言耳。漢武帝決意空漢南,心疑丞相墜北伐之師,故一旦破法而戮屈氂[3]
  • 蔡東藩:太子據死,劉屈氂及李廣利一誅一叛,是正所以促武帝之悔心,使之力圖晚蓋[4]
  • 王夫之:劉屈氂之攻戾太子也,非果感於周公誅管、蔡之言而行辟也。武帝曰:「丞相無周公之風矣。」其詞緩,未有督責屈氂之意,則陳大義以責太子而徐為解散也,豈繄無術?而必出於死戰,此其心欲為昌邑王地耳。太子誅,而王以次受天下,路人知之矣。其要結李廣利,徇姻亞而樹庶氂,屈氂之慝,非一日之積矣。然而屈氂旋誅,奸人戕天性以僥非望,未有能幸免者矣。顧孰使險如屈氂而為相也,則武帝狎寵姬、任廣利、而為之左右也。用人假耳目於私昵,而不保其子,悲夫[5]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汉书》·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
  2. ^ 2.0 2.1 2.2 資治通鑒》·漢紀
  3. ^ 黃漳浦文選
  4. ^ 前漢演義
  5. ^ 讀通鑑論
前任:
公孫賀
西汉丞相
前91年-前90年
繼任:
田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