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充(?-前91年),字次倩,本名江齊西汉趙國邯鄲(今河北省邯郸市)人。江齊原為趙王刘彭祖的上賓,後因與趙太子劉丹不合,受其派人追捕,江齊為此改名江充逃入长安,並上書控告劉丹犯下諸多不法之事,終使劉丹被廢黜[1][2]

江充
西汉水衡都尉
國家西汉
主君汉武帝
籍貫趙國邯鄲
出生?
逝世前91年

汉武帝在犬台宮召見江充時對他頗為中意,此後江充以谒者的身分出使匈奴,返國後一度官至水衡都尉。漢武帝晚年患病,江充因自己曾得罪過太子刘据,擔憂太子繼位後會遭其殺害,為此謊稱漢武帝之所以患病,原因是皇宮中有蠱氣,漢武帝信以為真,派江充專責調察,江充後於太子的宮殿內挖掘出桐木做的人偶,太子極為恐懼,卻又無法向漢武帝辯白,最終太子接受少傅石德的建議,矯詔誅殺江充[1][2]

然則此舉使漢武帝誤以為太子起兵謀反,而詔命丞相劉屈氂平叛,太子兵敗逃亡,後於湖縣泉鳩里自縊,大批官員亦受到牽連而遇害,死傷人數高達數萬,西漢政局陷入嚴重的動盪,史稱「巫蛊之祸[3]

生平编辑

告發劉丹编辑

江充原名江齊,他有一名擅長彈琴歌舞的妹妹,嫁給了趙國的太子劉丹。江齊亦得到趙王刘彭祖的寵幸,成為趙王的上等賓客[1][2]

時間一久,趙太子劉丹懷疑江齊把自己的隱私告訴給趙王,因此與江齊關係不和,劉丹派官吏追捕江齊卻沒有抓到,就轉而抓捕他的父親、哥哥進行審訊,將他們全部斬首示眾。江齊於是隱藏行跡逃亡,向西進入函谷关,更名為江充,此後江充向朝廷告發趙太子劉丹與同母所生的姐姐,以及趙王後宮的妃妾通姦淫亂,並勾結郡國有勢力的不法之徒,搶劫作亂,官吏們都無法禁止。告發的奏書呈上給漢武帝後,漢武帝大怒,派遣使者調集郡中的官吏士卒,包圍趙王的宮殿逮捕趙太子劉丹,將他押解到魏郡诏狱,交給廷尉審問,依法判處劉丹死刑[1][2]

趙王劉彭祖是漢武帝的異母兄,他上書為兒子劉丹訟冤說:「江充是逃亡的小臣,隨意編造奸邪的謊言,以此來激怒聖明的朝廷,想要藉由天子來報復私人恩怨,以後即使被烹殺、剁成肉醬,他也不後悔。我願意挑選趙國裡的勇猛敢死之士,跟從大軍攻打匈奴,竭盡全力,來為劉丹贖罪。」 然而漢武帝不答應,依舊將趙太子廢黜[1]

漢武寵信编辑

起初,漢武帝於上林苑裡的犬台宮召見江充,江充請求以平時穿戴的服飾拜見,漢武帝答應了。江充身穿細薄绉纱做的襌衣,後衣襟交錯下垂如燕尾,頭戴輕紗步搖冠,繫帽的帶子為飛禽的羽毛製成。江充的身材魁梧高大,儀表堂堂,漢武帝遠遠望見覺得很奇特,對左右的人說:「燕、趙一帶本來就有許多的奇人異士。」江充來到漢武帝面前,漢武帝向他詢問當時的國家政事,對江充的回答感到很滿意[1][2]

江充於是趁機請求出使匈奴。漢武帝下詔詢問他出使的方略,江充回答說: 「根據形勢變化來制定具體的對策,以敵人做為參考的對象,事情不可預先設計。」漢武帝讓江充擔任謁者,出使匈奴回來後,便任命他為直指繡衣使者,負責督察三辅京畿地區的盜賊,禁止與調查官民超過制度許可的行為。當時地位尊貴的外戚,以及皇帝的近臣們大多奢侈僭越,江充一一檢舉彈劾,並上奏請求沒收這些人的車馬,讓他們到北軍待命,等候攻打匈奴。漢武帝批准了江充的奏書。江充立即移送文書給光祿勳中黃門,拘捕那些應當要送到北軍的近臣、侍中,並把彈劾文書轉送給看守宮門的衛士,讓他們禁止那些被彈劾者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出入宮殿。於是這些顯貴、外戚的子弟們都惶恐不安,他們紛紛前去拜見漢武帝,叩頭乞求哀憐,希望能夠交錢給朝廷贖罪。漢武帝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命令他們分別按照各自的官職等級交錢送到北軍,總計上交的數量共有幾千萬錢。漢武帝認為江充忠誠正直,嚴格執法,不曲意迎合,說的話都符合自己的心意[1][2]

威震京師编辑

江充某次外出巡視,正巧碰到館陶長公主的車馬在馳道上行走,江充大聲喝斥,詢問公主原因,公主說:「有太后的詔書。」江充說:「只有公主能在馳道上行走,隨從車騎都不可以。」對公主的隨從車騎皆加以彈劾,全部沒收充公[1]

後來江充隨同漢武帝前往甘泉宮,遇見太子的親信使者乘車馬在馳道中行走,江充把使者交給官吏處理。太子刘据聽說這件事後,就派人向江充道歉說:「我並不是吝惜車馬,而是實在不願意讓皇上知道此事,使皇上認為我平時對身邊的人疏於管教。希望江君您能寬恕此事。」江充不答應,仍向漢武帝上奏。漢武帝說:「做臣子的應當如此。」江充因此大受漢武帝的信任和重用,其威名傳遍了整個京師[1][2]

後來江充升遷為水衡都尉,他的宗族、朋友中許多人都得到他的幫助,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江充因觸法而被免官[1]

讒害太子编辑

恰逢陽陵人朱安世告發丞相公孫賀之子太仆公孙敬声巫蠱詛咒皇帝,事情牽連到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公孫賀父子都因此被殺。後來漢武帝巡幸甘泉宮,得了病,江充見漢武帝年紀大了,害怕他去世後自己將被太子劉據誅殺,於是趁機策劃奸險的計謀,上奏說漢武帝得病是因為有巫蠱在作祟。於是漢武帝任命江充為使者,追查巫蠱之事。江充指揮胡人巫師到處掘地尋找木偶,逮捕從事巫蠱和夜間祭祠詛咒的人,以及能見鬼的巫師。江充還讓胡人巫師汙染土地,偽造祭祀的場所,抓捕審問有關的人,用燒紅的鐵鉗灼人的身體,強逼犯人伏罪。百姓們輾轉以巫蠱相互誣告,牽涉到的官吏動輒以大逆不道之罪彈劾,受此牽連而被處死者前後有數萬人[1][2]

當時,漢武帝已經年邁,懷疑身邊的人都在以巫蠱詛咒他,不論是否真有此事,沒人敢申訴他們的冤情。江充領會漢武帝的心思,遂趁機指使胡巫檀何欺騙漢武帝說:「宮中有巫蠱之氣,如果不將之除去,陛下的病體難癒。」漢武帝於是派江充進入皇宮,直至宮禁的深處,毀壞御座,掘地尋找巫蠱,又命按道侯韓說御史章贛宦官蘇文等人協助江充。江充先審訊後宮中不受皇帝寵愛的夫人,依次查到皇后卫子夫,最終到太子劉據的宮中挖掘巫蠱,皇后及太子宮殿內的各處地面皆被翻遍。江充在搜查後揚言:「於太子宮中找到的桐木雕刻人偶最多,還有寫在絲帛上的文字,裡面的內容大逆不道,應當奏聞陛下」[1][2]

太子心中恐懼,詢問少傅石德應當如何處理。由於石德害怕自己是太子的老師會受到牽連被殺,便對太子説:「先前公孫賀父子、兩位公主以及衛伉等人都被指稱犯了巫蠱之罪而被處死,如今巫師與皇上的使者又從宮中挖出證據,不知是巫師放置的呢,還是確有此事,現在又無法辯白清楚。您可假傳聖旨,將江充等人逮捕下獄,徹底追究其奸謀。況且陛下得病住在甘泉宮,皇后和您派去問安的官屬都沒能見到陛下,現在連陛下是否還健在都不清楚,而奸臣竟敢如此行事,難道您忘了秦朝太子扶苏的事了嗎!」太子説:「我這作兒子的怎能擅自誅殺大臣!不如向父皇謝罪,或許能僥倖無事。」太子原本打算親自前往甘泉宮向漢武帝解釋,然而江充卻緊抓巫蠱之事大肆逼迫太子,太子想不出別的辦法,於是按照石德的計策行事[2]

征和二年的七月,太子派門客冒充皇帝的使者,抓捕江充等人。其中韓說懷疑使者有詐,不肯接受詔書,被太子的門客殺死。而江充被捕後,太子親自斬殺他,罵道:「趙國的奴才!擾亂你國王的父子仍不夠嗎?還要再來擾亂我們父子!」並將江充手下的胡人巫師燒死在上林苑中,然而太子也因此而敗亡。後來漢武帝知道是江充在背後搗鬼,夷滅了江充的三族[1][2]

評價编辑

  • 錢時:小人進身用事,未嘗不託忠直以行其狡險。人主弗察而輕授之權,則鮮有不為大奸劇惡以亂天下。江充、盧杞之徒是也。充為趙王客,而詣闕告趙太子陰事,則其人可知矣。一旦驟用,舉劾不避權貴,此如市井惡少,得所依憑,即逞其暴豪,肆其凌轢,而無所顧忌,謂之忠直固不可也。觀其奏白太子家使,與劾「不下司馬門」無以異。然而君子之論,若黑白之不侔者,釋之之志在守法奉公,而充之志在立威取寵耳。日胎月醖,卒至以巫蠱殺皇后、太子,而帝不悟推原禍賊,與前日之讒趙太子同一機也。吁!戒之哉[4]
  • 丁耀亢:非江充殺太子也,武帝自殺其子也。充本陰險小人,而寵之,以喘物為奇,安得不屠人父子也?養狼而使視稚,其不盡食稚者幾稀。武帝窮兵極慾,陰殘之氣及於骨肉,天也。吾於江、蘇也何誅?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以其所不愛,及其所愛,堯母之命小人有以窺其隙矣[5]
  • 鍾惺:漢初定天下,洞疑臣下,欲鉤其陰,故重告變之法,賁赫輩以此封侯。武帝雄察之主,承之不改。而一種陰賊小人,如江充者乘之。始以逃死,終以規利。用之趙太子而效,用之貴戚而效,用之公主而效,所謂「取必於萬乘,以報私怨,後雖烹醢,計猶不悔」,是此輩所以安身立命者也。氣盛計酬,志高機熟,騎虎難下,操刀必割。無已而用之皇太子。用之皇太子,是亦不可以已乎?曰:非也。上以是用充,充非此無以自固於上。用之皇太子,充盡頭一著已托出無餘,充雖強黠,恐亦莫能自必。然上猶曰:「人臣當如是矣。」充何憚而不用之皇太子,以博上此一語哉?獸窮鳥困,不得不出於巫蠱一事,以為僥幸自出之途。而雄察之主,至以社稷之重、骨肉之親,供其用而不之悔。「開國承家,小人勿用」,此之謂也。然充以其術亂趙,先充死而收其父兄棄市者,趙也。又以其術亂漢,後充死而夷三族者,漢也。雖不足盡其辜,天處賊奴亦快哉[6]

延伸閱讀编辑

[]

 漢書/卷045》,出自班固汉书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汉书》·蒯伍江息夫傳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資治通鑒》·漢紀
  3. ^ 汉书》·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
  4. ^ 兩漢筆記》·卷五
  5. ^ 天史》·卷一
  6. ^ 鐘惺集》·卷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