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千家诗》原名《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宋朝刘克庄编辑的兒童啟蒙書。[1]南宋謝枋得明代王相又有所增删。現今流行《千家詩》選詩二百二十三首。

千家诗

南宋诗人刘克庄编有《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共一千二百餘首,通俗易懂、便於兒童背诵。[2]刘克庄的《千家诗》共二十二卷,内容繁冗博杂。南宋謝枋得七言绝句七言律詩輯為《重定千家詩》,約一百二十三首,[3]明代《千家诗》有题刘克庄编选,亦有题谢枋得编选。清代王相又輯為《五言千家詩》,收五言绝句五言律诗各四十来首,共八十四首,以孟浩然的“春眠不觉晓”起始。[4]《千家诗》所收集的多數是唐宋詩人的名篇,明清兩朝的《千家诗》选诗已按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古诗七言古诗等编排,與《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並列為民間最受歡迎的蒙書,有“三百千千”之稱。[5]明代甚至以《千家诗》作为宗室皇族孩童启蒙教材。[6]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曹寅刊行《楝亭十二种》,收有《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十二卷,题为“后村先生编集”,分〈时令〉、〈节候〉、〈气候〉、〈昼夜〉、〈百花〉、〈竹木〉、〈天文〉、〈地理〉、〈宫室〉、〈器用〉、〈音乐〉、〈禽兽〉、〈昆虫〉、〈人品〉等14类。阮元肯定此書为刘克庄所编著[7]。由於《四库全书》未收《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阮元還特地收集《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等一百七十五部書,抄录成《宛委别藏》,上呈嘉庆帝。清朝時又有《國朝千家詩》、《續千家詩》,专收清人作品,民國時有《醒世千家詩》。

注釋编辑

  1. ^ 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序:“世俗兒童就學,即授《千家詩》,取其易於成誦,故流傳不廢。”
  2. ^ 刘克庄《唐人五七言绝句选序》说:“余家童子初入塾,始选五七言绝句各百首口授之。切情诣理之作,匹士寒女不弃也,否则巨人作家不录也,惟李杜当别论。”
  3. ^ 翟灏《通俗编》載:“今村塾所诵《千家诗》者,上集七言绝八十余首,下集七言律四十余首,大半在后村选中,盖据其本增删之耳。”陈伯海、朱易安编《唐诗书录》著录《新刻草字千家诗二卷》附注:“谢枋得、王相辑录唐宋近体诗二百余首。明观成堂陈君美刻本。”《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新刻草字千家诗二卷》附注:“宋谢枋得辑,题明李贽书,明观成堂陈君美刻本。”
  4. ^ 《四库全书总目·尺牍嘤鸣集》十二卷提要載:“国朝王相编。相字晋升,临川人。是书成于康熙己丑(1709)”。
  5. ^ 劉鶚著《老殘游記》第七回載書店掌櫃說:“所有方圓二三百里,學堂里用的‘三、百、千、千’,都是小號里販得去的,一年要銷上萬本呢。”
  6. ^ 卢城赤《明宫史》卷二《内书堂读书》云:“凡奉旨收人官人,选年十岁上下者二三百人,拨内书堂读书……至书堂之日,每给《内令》一册,《百家姓》、《千字文》、《孝经》、《大學》、《中庸》、《论语》、《孟子》、《千家诗》、《神童诗》之类,次第给之;”
  7. ^ 傅以礼重编《四库未收书目提要》卷四:“阮元案,后村大全集内有唐五七言绝句选,及本朝五七言绝旬选,中兴五七言绝句选三序,或锓板于泉州,于建阳,于临安。则克庄在宋时,固有选诗之目。此则疑当时辗转传刻,致失其缘起耳。……所选亦极雅正,多世所脍炙之计。惟中多错谬,如杜甫、王维、赵嘏诸人传诵七律,往往截去半首,改作绝句甚至名姓不符。然……古人多有此例,不足以掩其瑜也。”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