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曹寅(1658年-1712年),子清楝亭內務府包衣正白旗旗鼓佐領籍人,祖籍直隸豐潤縣(今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一說遼陽(今遼寧省遼陽市)。清朝政治人物,历任江宁织造郎中、内务府皇商、通政使司通政使等职。清朝詩人、詞人、崑曲作家。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祖父。

曹寅
Yangzhou Museum - Cao Yin - CIMG2865.JPG
位于扬州博物馆前的曹寅雕像
出生 順治十五年
逝世 康熙五十一年
清朝 清朝江寧
职业 清朝政府官员

生平编辑

生於順治十五年(1658年)戊戌九月七日。其父曹玺本是多尔衮正白旗的包衣,之后正白旗顺治帝收编。亲生母亲顾氏是明朝遗民顾景星的妹妹,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被曹玺掳走。曹寅的嫡母孫氏是康熙的乳母,康熙為皇子時,曾因为患上天花而送进曹家由孙氏代养,后改为福佑寺。康熙二年,其父曹璽出任江寧織造(驻地江苏省江宁府,今南京市)负责织造御用和官用缎匹及采买御用物品,时年六岁的曹寅随同家人回到江宁。曹寅少年时入宮擔任康熙的侍讀,之后进入内务府任职于銮仪卫仪尉,负责管理皇家典礼相关事务。曹寅擅长骑射,曾多次随同康熙参加皇家围猎。康熙十七年,与好友纳兰性德参与组织博学宏辞科考试,广泛拉拢结交陈维崧、朱彝尊等新科进士。康熙二十三年其父曹璽病死於任上,贈工部尚書。曹寅为了纪念亡父,重金邀请一批文人画家作《楝亭图》,得名于江宁织造府衙门中的一棵由曹玺亲自种下的楝树。有研究指出这是笼络江南遗民的统战工作。[1] 曹璽死後五個月康熙帝第一次南巡,曾親至織造府撫慰家屬。自此,曹寅于内务府内轮值,曾任广储司、会计司、慎刑司郎中。

曹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康熙帝第二次南巡之后,曹寅出任蘇州織造(驻地江苏省苏州府,今苏州市),三十一年(1692年)转任其父曾經擔任的江寧織造,其姻親李煦任蘇州織造。清朝文人袁枚曾居住的随园曾是曹寅的私家园林。曹寅除了主管织造事务之外,康熙三十八年至四十七年,曹寅参与分发储备粮平衡米价。康熙四十年至四十七年接管钞关,为铸币厂收购铜矿。平时曹寅和李煦也会为搜罗奇珍异玩进贡宫廷。曹家在江南,負有的不只是織造的職務。由於與皇帝的特殊關係,負責監察江南官員,可直接呈遞密疏。起初密摺內容主要是江南地方雨水、莊稼、物價等情況,後也及於地方官民輿論與動靜上。自康熙四十三年至五十一年,曹寅和李煦轮值担任两淮巡盐御史。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曹寅染瘧疾,卒於織造任上,由于职务的原因,大笔资金经手曹寅,临死前有二十三银两的亏空。其子曹顒接任織造,三年後驟逝。康熙帝考慮曹家定居江南已久,不便遷移,命曹寅兄弟曹宣之子曹頫過繼給曹寅,繼任江寧織造[2]。曹頫于雍正五年因亏空被革职抄家,全家迁回北京。

曹寅在地方上,官聲良好。如章學誠的丙辰劄記:「曹寅為兩淮巡鹽御史....與同旗李煦互相番代.....(李喣)較曹用事為久矣。然曹至今為學士大夫所稱,而李無聞焉。」而宋和的「陳鵬年傳」[3]也記載,康熙四十四年南巡時,江寧府知府陳鵬年因為反對上司為了供應皇帝南巡向百姓加稅,而得罪兩江總督總督陷害陳鵬年,太子胤礽怒欲殺之,曹寅「免冠叩頭,為鵬年請」,叩頭至血被額頭,最終康熙帝准許寬免陳鵬年[4]曹寅在江南,也憑藉著其才情與身份,結交知名文士、學者與明朝遺民。其中施潤章朱彝尊陳維崧尤侗洪昇、保持明遺民身份的方仲舒等,與他交情亦深。他也利用他的力量照顧貧寒文人。像是朱彝尊《曝書亭集》就是他出資刊印的[5]

康熙同曹寅关系非同一般。康熙六次南巡除第一次駐江寧將軍衙門以外,其餘五次均以織造衙門為行在,四次由曹寅負責接待,共辦理四次接駕大典。康熙三十八年,康熙第三次南巡,曹寅領其母孫氏(即康熙帝乳母)上堂朝拜,康熙很高興,說「此吾家老人也」,並為孫氏書「萱瑞堂」三字。康熙四十二年,第四次南巡,予曹寅「三品郎中加五級」再加一級。四十四年,第五次南巡,加曹寅通政使司通政使[6][7]。康熙帝得知曹寅染瘧疾後,特命從宮中送外國藥品金雞納(奎寧)至江南。康熙四十五年,康熙安排曹寅长女改姓曹佳氏与铁帽子王克勤郡王那尔苏为妻,四十七年诞下长子福彭。晚年康熙将福彭接入宫中亲自抚养,担任乾隆帝弘历的伴读。



著作编辑

诗词编辑

  • 《楝亭詩鈔》[8]八卷
  • 《詩別集》四卷[9]
  • 《文鈔》一卷[10]
  • 《詞鈔》一卷[10]
  • 《詞別集》一卷[10]
  • 《楝亭書目》[11]

刊印编辑编辑

剧本编辑

  • 〈北紅拂記〉
  • 〈續琵琶記〉
  • 〈太平樂事〉
  • 〈虎口餘生〉

文學藝術成就编辑

曹寅工詩詞,晚年撰詩集「楝亭詩鈔」,後人輯有「楝亭詩別集」、「楝亭詞鈔」。楝亭詩鈔還有當時的文學大家朱彝尊姜宸英等為之作序,對他的詩十分推崇。據說他的詩「詩集千首,自刪存什之六」,可見其成詩之多。崑曲上也有成就。現今所知,其所作劇本有〈北紅拂記〉、〈續琵琶記〉、〈太平樂事〉、〈虎口餘生〉四種,且有自家組織的戲班,與當時知名劇作家洪昇有往來。康熙四十三年,曹寅邀請洪昇至江寧,集南北名流演〈長生殿〉,一時傳為盛事。[14][15]

曹寅也是當時知名的藏書家與刻書家。根據他編的「楝亭書目」,他家中所藏精本書就有三千兩百八十七種,其中尤其以說部(小說)佔最大宗,其中有許多至今已經失傳的小說。康熙四十四年,奉旨編纂《全唐詩》共九百卷,收錄兩千兩百餘家詩人、作品四萬八千九百首。另有出版二十餘種書籍。[16]

家庭及關連编辑

 
 
 
 
 
 
 
 
 
 
 
 
 
 
 
 
 
 
 
 
 
 
 
 
 
过继
 
 
 
 
 
 
 
 
 
 
 
 
 
 
 
曹锡远[17]
 
 
 
 
 
 
 
 
 
 
 
 
 
 
 
 
 
 
 
 
 
 
 
 
 
 
 
 
 
 
 
 
 
 
曹振彦
 
 
 
 
 
 
 
 
 
 
 
 
 
 
 
 
 
 
 
 
 
 
 
 
 
 
 
 
 
 
 
 
 
 
 
 
 
 
 
 
 
 
 
 
 
 
 
 
 
 
 
 
 
 
 
 
 
 
曹玺
 
 
 
 
 
 
 
 
 
 
 
 
 
 
 
 
 
曹尔正
 
 
 
 
 
 
 
 
 
 
 
 
 
 
 
 
 
 
 
 
 
 
 
 
 
 
 
 
 
 
 
 
 
 
 
 
 
 
 
 
 
 
 
 
 
 
曹寅
 
 
 
 
 
 
 
曹荃
 
 
 
 
 
 
 
曹宜
 
 
 
 
 
 
 
 
 
 
 
 
 
 
 
 
 
 
 
 
 
 
 
 
 
 
 
 
 
 
 
 
 
 
 
 
 
 
 
 
 
 
 
 
 
 
 
 
 
 
 
 
 
 
 
 
 
 
 
 
 
 
 
 
 
 
 
 
 
 
 
 
 
 
 
 
 
 
 
 
 
 
 
 
 
 
 
 
 
 
 
 
 
 
 
 
 
 
 
 
 
 
 
 
 
 
 
曹颙
 
曹顺
 
曹桑额
 
曹骥
 
曹頫
 
曹頎
 
 
 

曹寅有兩女,均為福晉,長女嫁多羅平郡王訥爾蘇(清初世襲罔替“鐵帽子王之一),長子福彭日後承襲平郡王爵位。有一妹嫁給傅鼐。次女嫁入蒙古

與紅樓夢的關係编辑

主流意見認為,紅樓夢雖非曹家傳記,不過曹家擔任織造期間繁華的生活與後來的敗落,為紅樓夢的寫作提供了主要素材。曹家雖然在雍正年間,才因為鉅額虧空被抄家,不過在曹寅任內就已經有衰落的跡象了。曹寅一生不像貪官,不過他廣交名士,養戲班,造園林,刻精本書,揮霍已經成習慣,再加上官場應酬,王族親貴的需索,四次接待皇帝的花費,財務上屢次出現虧空。康熙五十年,兩淮鹽運就被查出虧空一百三十六萬兩。經協商,由商人補賠六十七萬兩,曹寅、李喣分賠七十萬兩。此時江寧織造也被查出虧空七萬兩,上供的織物又不合格。而此時曹家已經「無貨可賠,無產可變」,曹寅不久後也一病而亡。康熙知道曹寅苦衷,諭令李喣以及新任的兩淮巡鹽御史李陳常代曹家償還虧空,保全了曹家的官職、財產與性命。不過康熙過世後,繼位的雍正決心整飭吏治,稽查虧空,江寧織造(時為曹頫擔任織造)就成為被打擊的對象。雍正元年,查出虧空八萬多兩,被嚴厲申斥。加上曹寅女婿平郡王讷尔苏為康熙十四子胤禵親信,而胤禵被雍正視為政敵,讷尔苏失勢,曹家在政治上更是失去了保護者。終於在雍正五年,因打擾驛站一事被罷職抄家,財產、宅第、家僕全部沒收,改賜給新任江寧織造隋赫德[18]

而上面這些揮霍以致敗落的情節,與紅樓夢中的賈家均有相似之處。尤其是四次接駕,曹雪芹更是直接在紅樓夢中寫了出來。紅樓夢第十六回:「如今還有江南的甄家,唉喲,好勢派!獨他們家接駕四次。要不是我們親眼看見,告訴誰也不信的。別講銀子成了糞土,憑是世上有的,沒有堆山積海的。」第十六回的脂批也寫道:「借省親事南巡,說出心中多少憶昔感今!」證實書中的四次接駕與元妃省親,就是暗指曹家的四次接駕。而紅樓夢中常提的「樹倒猢猻散」,更是曹寅生前常說的話。[19]

曹寅生前的藏書與「雜學」,也被認為間接影響了曹雪芹。曹寅藏書中最多的屬於「說部」類,達到四百六十九種,藏書中也有「雜學」類,其中醫卜、星象、曆算、花譜、膳食、飲茶等無所不包,曹寅本身更編有「居常飲饌錄」,是古今飲食集大成的書籍,而紅樓夢中涉及的雜學內容如繪畫、醫學、飲食、奇花異草等也十分豐富,主角賈寶玉更是「雜學第一」,當是受到曹家此風氣的影響。

戲曲方面,曹寅所著的「續琵琶記」也出現在紅樓夢第五十四回,與西廂記、玉簪記等戲曲名作並列。[20]

小說及影視编辑

  • 金庸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中的主人公韦小宝被不少人认为是以曹寅作为原型。
  • 二月河的歷史小說《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中,主要人物之一的魏東亭相信就是影射曹寅。[21]雖然曹寅在小說中也曾以獨立角色出現,但魏東亭的侍衛生涯、曾於江南任官、晚年為了接待康熙帝而財務虧空等,皆與曹寅生平一致。曹寅的字號「楝亭」也近似東亭。

注释编辑

  1. ^ 朱志远. “楝亭图咏”与清初江南诗风嬗变 (PDF). 文学评论. 
  2. ^ 紅樓夢概論,頁14
  3. ^ 《國朝耆獻類徵》卷一百六十四
  4. ^ 胡適文選,p270~p275
  5. ^ 《紅樓夢概論》頁13
  6. ^ 胡適文選,p270~p275
  7. ^ 《紅樓夢概論》,頁10
  8. ^ 楝亭诗钞 -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ctext.org. [2019-11-17]. 
  9. ^ 楝亭诗别集 -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ctext.org. [2019-11-17]. 
  10. ^ 10.0 10.1 10.2 楝亭词钞楝亭词钞别集楝亭文钞 -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ctext.org. [2019-11-17]. 
  11. ^ 栋亭书目 -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ctext.org. [2019-11-17]. 
  12. ^ 全唐詩 -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zh.wikisource.org. [2019-11-17]. 
  13. ^ 昭代典则 -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ctext.org. [2019-11-17]. 
  14. ^ 《紅樓夢的文學背景研究》頁40~45
  15. ^ 《紅樓夢概論》頁11
  16. ^ 《紅樓夢的文學背景研究》頁45~50
  17. ^ 天啟元年(1618年),後金伐明,曹寅的先祖曹錫遠(又稱曹世選)原為明朝遼陽地方的官員,被後金俘虜後,編入內務府包衣正白旗。曹錫遠之子曹振彥天聰八年(1634年)擔任多爾袞的「旗鼓牛彔章京」,成為多爾袞家臣。清朝入關後,先後擔任山西平陽府吉州知州大同府知府兩浙都轉運鹽使等官職。曹振彥長子曹璽、次子曹爾正都在內務府供職。曹璽曾任侍衛,其妻孫氏(曹寅之母)則是康熙帝幼時褓母。曹家因此日漸受康熙帝寵信。
  18. ^ 紅樓夢概論,p17~p19
  19. ^ 胡適文選,p270~p275
  20. ^ 紅樓夢的文學背景研究,p45~p50
  21. ^ 《康熙大帝》中的魏东亭是曹寅的原型. 2008-04-09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中文(中国大陆)‎). 

參考文獻编辑

  • 胡適文選,胡適,1989年,遠流出版社。[1]
  • 紅樓夢資料匯編,朱一玄,2001年,南開大學出版社。
  • 紅樓夢概論,馮其庸,2002年,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 紅樓夢的文學背景研究,崔溶澈,民72,中華民國碩士論文。
  • 曹雪芹家世文化研究:康熙年间文人官员的工作与生活状态,樊志斌,新华出版社[2]

研究書目编辑

  • Jonathan D. Spence(史景遷)著,陳引馳等譯:《曹寅與康熙:一個皇室寵臣的生涯揭秘》(上海:上海遠東出版社,2005)。
  • 周汝昌著:《红楼梦新证》(上海:棠棣出版社,1953)。

參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蘇州織造
1690年-1693年
繼任:
李煦
前任:
桑格
江寧織造
1692年-1712年
繼任:
曹顒
  1. ^ 胡适文选. 
  2. ^ 樊志斌(著). 曹雪芹家世文化研究:康熙年间文人官员的工作与生活状态. Beijing Book Co. Inc. 2018-05-01. ISBN 9787516640807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