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吉顼(?-699年),郡望冯翊池阳(今陕西泾阳西北),洛州河南(河南洛阳)人,武周时期宰相

吉項
出生 生年不詳
唐朝洛阳
逝世 699年
武周安固
职业 武周官员

家世编辑

  • 五世祖:吉瞻,宋豫章王国左常侍、给事中、太子左卫率。
  • 高祖:吉庆,齐卫军参军、本州从事、骠骑将军、襄州总管。
  • 曾祖:吉宁,周司勋上事、东雍州州督、主簿、广汉太守,随信州总管。(吉琯墓志记为吉湛,隋光禄少卿、仪同三司、襄州刺史、会昌伯)
  • 祖父:吉愻[1],字土谦,唐初除骠骑将军,赠涪州刺史。以武德年中薨於长安私第。又赠河兰谯三州诸军事、三州刺史、右骁卫将军、永宁县子
  • 父亲:吉文哲,唐归、忠、易三州刺史、汾川男
  • 母亲:董氏,狄道郡君[2]

生平编辑

吉顼身长七尺,举进士后,累转明堂县尉。万岁通天二年(697年),箕州刺史刘思礼,自称是张憬藏的学生,善于相人,声称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名应图谶,有“两角骐麟兒”的符命[3]。被时任明堂尉的吉顼告发,但自己也差点被来俊臣所害,武则天将案件交给武懿宗与吉顼审讯。两人诱导刘思礼,让他牵引大量官员,就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刘思礼于是将凤阁侍郎李元素、夏官侍郎孙元通、天官侍郎刘奇石抱忠、凤阁舍人王处来庭、主簿柳璆、给事中周潘、泾州刺史王勔、监察御史王助、司议郎路敬淳、司门员外郎刘慎之、右司员外郎宇文全志等三十六人牵连进此案,其中多是海内贤士名家,天下人都为他们称冤,受到此案牵连的李元素等人亲戚朋友被贬流放者有千余人。吉顼也因此被擢升为右肃政台御史中丞,深受武则天的恩遇[4]

698年,后突厥默啜可汗入寇河北赵、定等州。武则天命吉顼检校相州刺史,以隔断突厥南侵之路。但吉顼怕死,以不习武事推辞,武则天无奈,只好安慰说:“贼人要退兵了,只是借着爱卿的威名镇遏地方而已。”[5]

当初太原有个叫温彬茂的术士,在唐高宗时代年老将死时,将一封密信托付给妻子说:“我死后,有垂拱的年号,你就带着这封信到京城去献上,千万不要在现在就打开。”垂拱初年(685年),温妻就将书信献上,信中有预测则天革命及突厥入寇赵、定之事,所以武则天知道突厥至赵州就会退兵。吉顼到相州后,招募士卒,却无人应募。不久赵州人听到皇太子被任命为元帅,于是纷纷前来应募。突厥退兵后,吉顼回朝向武则天报告了此事,武则天很高兴[6]

圣历二年(699年)二月,吉顼升迁天官(吏部)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全衔:朝请大夫天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左控鹤内供奉),成为宰相。当时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暗示武则天设置控鹤监来监控官员,则天以张易之为控鹤监首领。吉顼素与张易之兄弟亲善,就将吉顼以及殿中少监田归道、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员半千、夏官侍郎李迥秀等人引入控鹤监为内供奉,由此吉顼被当时人所议论,认为他与奸人为党[7]

吉顼因有口才,容貌俊伟而受到武则天信任,成为心腹大臣。在突厥退兵后,他与武懿宗在殿上争功,武懿宗矮小猥琐,吉顼身材壮伟,语气凌厉,大声呵斥武懿宗,武则天大为不悦,认为吉顼在她面前卑视武氏族人,怎么可以倚靠。就在当年十月,以吉顼之弟曾在突厥入寇期间作过伪官,将吉顼贬为琰川尉,后改安固尉。不久就死了[8]

唐中宗李显未被立为皇太子时,张易之兄弟曾向吉顼秘密询问自安之策。吉顼让两人支持李显和李旦兄弟,最终李显被立为太子。到唐睿宗即位后,知道了吉顼曾支持李唐皇室的事情,追赠吉顼为左御史台大夫[9]

后代编辑

  • 兄弟:吉琚
  • 兄弟:吉琯(664年—701年),字叔玉,河内府右果毅都尉、左羽林卫内供奉、灵武军副使,长安元年卒于康州,年三十八[10]
  • 妹妹:吉氏,嫁给李某。神龙元年正月十一日遘疾终於福善里第,春秋廿有七[11]
  • 侄子:吉温唐玄宗时酷吏
  • 侄女:吉氏,武敬一母,孙女武氏为唐玄宗儿子盛王李琦王妃
  • 妻子:崔氏,南宫县丞崔敬女[12]
  • 子:吉渾,字玄成,弱冠以左卫长上,补河南府参军,以父之故贬蓬州参军、陵州司户,稍迁荆府士曹,京兆府户曹参军,转洛郊、永宁二县令,拜晋州司马,加朝散大夫、司勋员外郎,迁司勋郎中。卒年四十九。长子吉遵、次子吉遐[13]
  • 子:吉濬
  • 子:吉深

注釋编辑

  1. 唐骠骑将军吉愻墓志:公讳愻,字土谦,冯翊人也。黄帝之后,出自姬姓。右稷元妃,以吉为氏。曾祖瞻,宋豫章王国左常侍、给事中、太子左卫率。道光四表,学富五轮。幼挺克岐,早標翘楚。祖庆,齐卫军参军、本州从事、骠骑将军、襄州总管。风调端嶷,雅量冲深。父宁,周司勋上事、东雍州州督、主簿、广汉太守,随信州总管。君禀三才之淑气,体五岳之口口。以随朝授左千牛,又除上辇直长。时属随运口谢,唐运方兴。公乃弼佐皇家,股肱丹极,皇朝除骠骑将军,赠涪州刺史。俄泣梦琼,掩悲沉玉。以武德年中薨於长安私第。以咸亨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改葬于洛州洛阳之原。长息常州江阴县令文哲,第二息爱州九真县令文徹,第三息益州都督府参军事思忠,如珪如璋,惟忠惟孝。悲昊天之罔极,叹霜露之难追。
  2. 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P94《大周故太中大夫易州刺史汾川公吉府君(哲)夫人狄道郡君(董氏)权殡记文》:春秋七十,以长安四年二月十日,终于合宫县道化之私第。呜呼!即以其月口九日,殡于合宫县龙门乡之平原。子琚等
  3. 张鷟唐传奇》:周明堂尉吉顼,夜与监察御史王助同宿。王助以亲故,为说綦连耀男大觉、小觉,云应两角麒麟也;耀字光翟,言光宅天下也。顼明日录状付来俊臣,敕差河内王懿宗,推诛王助等四十一人,皆破家。后俊臣犯事,司刑断死。进状,三日不出,朝野怪之。上入苑,吉顼拢马。上问:“在外有何事意?”顼奏曰:“臣幸预控鹤,为陛下耳目,在外唯怪来俊臣状不出。”上曰:“俊臣干国有功,朕思之耳。”顼奏曰:“于安远告虺贞反,其事并验。今贞为成州司马。俊臣聚结不逞,诬遣贤良,赃贿如山,冤魂满路,国之贼也,何足借哉!”上令状出,诛俊臣于西市。敕追于安远还,除尚食奉御,顼有力焉。除顼中丞,赐绯。顼理綦连耀事,以为己功,授天官侍郎平章事。
  4. 旧唐书》:万岁通天二年,有箕州刺史刘思礼,自云学于张憬藏,善相,云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应图谶,有“两角骐麟兒”之符命。顼告之,则天付武懿宗与顼对讯。懿宗与顼诱思礼,令广引朝士,必全其命。思礼乃引凤阁侍郎李元素、夏官侍郎孙元通、天官侍郎刘奇、石抱忠、凤阁舍人王处、来庭、主簿柳璆、给事中周潘、泾州刺史王勔、监察御史王助、司议郎路敬淳、司门员外郎刘慎之、右司员外郎宇文全志等三十六家,微有忤意者,必构之,楚毒百端,以成其狱。皆海内贤士名家,天下冤之,亲故连累窜逐者千余人。顼由是擢拜右肃政台中丞,日见恩遇。
  5. 旧唐书》:明年,突厥寇陷赵、定等州。则天召顼检校相州刺史,以断贼南侵之路。顼以素不习武为辞,则天曰:“贼势将退,藉卿威名镇遏耳。”
  6. 旧唐书》:初,太原有术士温彬茂,高宗时老,临死,封一状谓其妻曰:“吾死后,年名垂拱,即诣阙献之,慎勿开也。”垂拱初,其妻献之。状中预陈则天革命及突厥至赵、定之事,故则天知贼至赵州而退。顼初至州募人,略无应者。俄而诏以皇太子为元帅,应募者不可胜数。及贼退,顼入朝奏之,则天甚悦。
  7. 旧唐书》:圣历二年腊月,迁天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时易之、昌宗讽则天置控鹤监官员,则天以易之为控鹤监。顼素与易之兄弟亲善,遂引顼,以殿中少监田归道、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员半千、夏官侍郎李迥秀,俱为控鹤内供奉,时议甚不悦。
  8. 旧唐书》:初,则天以顼干辩有口才,伟仪质,堪委以心腹,故擢任之。及与武懿宗争赵州功于殿中,懿宗短小俯偻,顼声气凌厉,下视懿宗,尝不相假。则天以为:“卑我诸武于我前,其可倚与!”其年十月,以弟作伪官,贬琰川尉,后改安固尉。寻卒。
  9. 旧唐书》:初,中宗未立为皇太子时,易之、昌宗尝密问顼自安之策。顼云:“公兄弟承恩既深,非有大功于天下,则不全矣。今天下士庶,咸思李家,庐陵既在房州,相王又在幽闭,主上春秋既高,须有付托。武氏诸王,殊非属意。明公若能从容请建立庐陵及相王,以副生人之望,岂止转祸为福,必长享茅土之重矣!”易之然其言,遂承间奏请。则天知顼首谋,召而问之。顼曰:“庐陵王及相王,皆陛下之子,先帝顾托于陛下,当有主意,唯陛下裁之。”则天意乃定。顼既得罪,时无知者。睿宗即位,左右发明其事,乃下制曰:“故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吉顼,体识宏远,风规久大。尝以经纬之才,允膺匡佐之委。时王命中否,人谋未辑,首陈返政之议,克副祈天之基。永怀遗烈,宁忘厥效。可赠左御史台大夫。”
  10. 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P90《周故灵武军副使吉公(琯)志文》
  11. 夫人姓吉氏,冯翊郡人也。地望家声,焕乎图史,可略而言焉。祖谦,唐右卫将军、河兰二州刺史、永宁县子。父文悊,皇朝归忠易三州刺史、汾川县男。并人望国珍,基忠践孝。竹符斯剖,熊车长连率之荣;茅土克昌,凫绎传俾侯之业。夫人滋灵丹穴,分辉宝纬。苕仪婉顺,夙摽鞶组之工;蕙质柔闲,即是闺房之秀。岂止谢庭流霰,柳絮开词;蔡室含春,桃花作颂。甫及笄岁,归于李氏。和兹琴瑟,宜尔家室。凤皇之声锵锵,蘋藻之规穆穆。事舅姑以孝,居娣姒以谨,可以流芳女史,可以秉裕闺仪。福善无徵,降年不永。梅梁寂寂,方艳彩於朝曦;莲浦澄澄,忽缠悲於夜壑。以大周神龙元年正月十一日遘疾终於福善里第,春秋廿有七。以其月廿八日葬於城南之平原,礼也。惟夫人幼挺聪敏,长闲礼训,始以葛蕈表德,终以兰菊齐芳。襄城水中,剑一沉而一在;峄阳山上,桐半死而半生。孤女哀哀,心缠厚地,良人恻恻,思留长蕈。龙章凤绶,初叶兆於黄坟;古生今来,庶传芳於翠石。其铭曰:婉彼淑女,有行作嫔。梅梁藻日,李径含春。结褵承庆,饰野如宾。其道可仰,其德有邻。生涯忽谢,神理徒说。南岫云销,东川水阅。旧室无影,空茔有月。贞石一刊,声猷靡绝。
  12. 《朝野佥载》:唐冀州长史吉懋(明抄本作吉哲),欲为男顼娶南宫县丞崔敬女。敬不许,因有故,胁以求亲。敬惧而许之。择日下函,并花车卒至门首。敬妻郑氏初不知,抱女大哭,曰:“我家门户底,不曾有吉郎。”女坚卧不起。其小女白其母曰:“父有急难,杀身救解,设令为婢,尚不合辞。姓望之门,何足为耻。姊若不可,儿自当之。”遂登车而去。顼迁平章事,贤妻达节,谈者荣之。顼坐与河内王武懿宗争竞,出为温州司马而卒。
  13. 《大唐故朝请大夫尚书司勋郎中吉公墓志铭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