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公弼

吕公弼(1007年-1073年),字宝臣北宋大臣,寿州(今安徽寿县,一说凤台县)人。呂夷簡之子,吕公绰之弟,吕公著之兄。

吕公弼赐进士出身,积官升迁直史馆、河北转运使。自宝元庆历以来,驻守军队备边。西夏的危机消除后,将领依旧驻守,百姓疲于运粮。吕公弼开始疏通御河,漕米供应塞下,冶铁资助经费;移近边屯兵到京东就食;增加守城兵卒,供给板筑;蠲免赋税何百姓所欠数百万。吕夷简死后,宋仁宗想起他,问知公弼名,记在殿柱上。至此,更加赏识他的作为。擢升为都转运使,加龙图阁直学士、知瀛州,入权开封府。曾奏事退下,宋仁宗目送,对宰相说:“吕公弼很像他父亲。”

改任同群牧使,以枢密直学士知渭州延州二州,改任成都府。治政尚宽仁,人们怀疑缺少威严决断。营中兵卒犯法当杖责,拒绝不受,说:“宁可用剑杀死我。”吕公弼说:“杖责是国法,杀是你自己的要求。”杖责而后斩杀,军府肃然。宋英宗罢三司使蔡襄,召吕公弼取代他。开始,吕公弼在群牧时,英宗居藩,得赐马很差,想要换不被同意。这时,宋英宗对他说:“卿之前不给朕马,那时我就了解卿了。蔡襄主持三司,诉讼不按时决断,所以事情多积留。卿继承他的位子,将怎么办?”吕公弼叩首辞谢,回答:“蔡襄勤于政事,未尝有过失,恐怕是有人妄说。”英宗以吕公弼为长者。拜为枢密副使。当时上书言事之人多次与大臣异议去职,吕公弼上谏:“谏官、御史,为陛下耳目,执政为股肱。股肱耳目,必互为所用,然后身体安康而元首尊贵。应该察言观事,了解因果再加以进升退斥。”彗星出营室,英宗心忧,同列官员请整饬边备。吕公弼说:“彗星不是小变故,陛下应该谨慎修德,以应天戒,臣担心忧患不在边境。”

宋神宗即位,司马光弹劾内侍高居简,神宗未决。吕公弼说:“司马光与高居简,势不两立。高居简是内臣,司马光朝中执法,愿陛下选择其中重要的。”神宗问:“那该怎么办?”吕公弼说:“高居简升迁一官,而解处他的近侍之职,司马光就不会争了。”于是听从,吕公弼进为枢密使。议论之人想要合并环庆路鄜延路为一路,吕公弼说:“从白草西到定远,中间相去千里,如果合为一路,有了紧急情况,将何以应对?”又想要下发边臣让他们讨论,吕公弼说:“朝廷之上没有决定,而诿于边吏,可以吗?”于是停止。

王安石知政事。怨恨吕公弼不依附自己,请皇帝用公弼之弟吕公著为御史中丞来逼他退位。吕公弼不自安,立时上奏回避,皇帝不许。陈升之建议,卫兵年龄四十以上,稍不合规的,减其粮饷,迁到淮南。吕公弼认为不合人情,神宗说:“这是应当斥退的剩员,现今特为优待,有何妨害?”吕公弼回答:“臣不敢以生事邀名,只是担心误国。既让他们离开本土,又削去粮饷,如果二十万人都生反意,怎么办?”韩绛建议恢复肉刑,吕公弼力陈不可,神宗都因此废止。

王安石变法,吕公弼多次说应该务安静,又上疏论述。从孙吕嘉问偷出他的稿本给王安石看,王安石先将此上告,神宗不高兴,于是罢为观文殿学士、知太原府。韩绛宣抚秦、晋,将攻取啰兀城,令河东发兵二万,抵达神堂新路。吕公弼说:“敌人必设伏以待我军。永和关虽远,却可安行无患。”于是从永和关进军。结果新路援兵果然遇伏,神宗下诏褒赏吕公弼。麟州没有井,只有沙泉在城外,想要扩充城墙把泉包进去,而土质易陷,西夏人每次来围城,人们都担心渴死。吕公弼用属下邓子乔之计,仿古代拔轴法,去除沙子,填充炭末,在上面埋土,板筑立起,于是把包于城中。从此城坚不陷,麟州城也得以坚守。

因病请知郑州王韶取熙河,朝廷选择秦凤路的帅司,神宗说:“公弼在河东,正是出师仓猝之时,有安抚指挥之能,应该派他去。”于是任命为宣徽西院使、判秦州。神宗怀疑他不肯前行,公弼闻命就在整理行装,神宗高兴,召他入对,慰劳后派遣。到达秦州,吐蕃董毡给他写信称,吕公弼拒绝,说:“藩臣安得妄自称敕?”董毡害怕,从此不再敢。才过了一个月,再以病求解职,担任西太一宫使。卒年六十七岁。赠太尉谥号惠穆。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