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高

吳志高(1827年1月3日-1880年),清臺灣府嘉義縣糞箕湖莊潭底[註 1](今臺灣臺南市白河區河東里)出生,後來遷居客庄內(今白河區外角里)[1][3]。因曾協助過官兵處理戴潮春事件,被封為武義都尉斗六都司[1][3]。在地方上有重建玉山書院,修白河大仙寺白河福安宮等事蹟,但也有聚眾襲擊白水溪教會,企圖謀害甘為霖牧師等行徑,因而毀譽參半、褒貶不一[1][3][4]:268、269

吳志高
斗六都司
國家 大清
玉屏[1][2]:206
信仰臺灣民間信仰
乳名[1][2]:206
其他名號吳大老[1]
出生清道光六年十二月六日(1827年1月3日)[1][2]:206
 大清福建省臺灣府嘉義縣哆囉嘓西保糞箕湖莊潭底
逝世光緒六年(1880年)[1]

吳志高在白河也有被叫作是「土匪頭」[2]:208[5]:237。有一說是因為過去馬稠後、三間厝、大排竹等地協助過與他為敵的白秋霖,所以吳志高當上斗六都司後,叫士兵扮成土匪去掠奪這些聚落,所以這些地方的人都罵吳志高是「土匪頭」[1]

生平编辑

吳志高出生於富有之家,其父吳梓歲有五子,吳志高排行第四[1][2]:206。他據說是落第秀才,雖然沒有功名,但讀過書有書卷氣[1][2]:206。個性帶有俠氣,勇敢果斷,又交遊廣闊,也不畏懼與人結怨[1][2]:206。鄉里中有敬佩吳志高的人,也有厭惡他的人[1][2]:206

當時店仔口有一惡霸叫吳振坤,據說是吳志高族親或是他堂兄,財大氣粗,橫行鄉里[1][2]:206。因為只有吳志高敢與他對抗,所以視他為眼中釘,企圖加以殺害[1][2]:206。吳志高得知此事,離開故鄉潭底,逃到客庄內(今白河區庄內里、外角里一帶[3]:188、189[註 2],後來又到六甲,在私塾教書為生[1][2]:206。而吳志高出走後,吳振坤跟他的黨羽更加橫行,而客庄內因有幫助過吳志高,所以被欺壓得更慘[1][2]:206。最後客庄內人聚集起來對抗吳振坤,並南下將吳志高請回來當領袖[1][2]:206

吳志高回來後,住在客庄內巷仔口林厝,繼續累積實力[1][2]:206。最後吳志高打敗吳振坤,並奪走其家產[1][2]:206。之後吳志高並未返回潭底,而是住在巷仔口路北,並將林厝改為「羅漢巢窟」,安營築壘成為新的地方勢力[1][2]:206。在此同時,吳志高也在地方上興築水利,開鑿了白水溪圳、馬稠後圳、頭前溪圳,並修築崎內埤的堤防[註 3][1][2]:207。因有這些事蹟,吳志高在他約40歲左右時,被店仔口週邊53莊莊民奉為總理[1][2]:207

而吳振坤一夥在被吳志高打敗後,請來斗六門的白秋霖對付吳志高[1][2]:207。但在兩次進攻皆失敗後,吳志高的聲勢變得更為高漲,來依附他的人變得更多[1][2]:207

戴潮春事件编辑

同治元年(1862年),臺灣發生戴潮春事件[1][2]:206。根據《臺灣通史》的記錄,吳志高本在戴潮春陣營中[註 4]。《嘉義市志》中寫說戴潮春命盧大鼻進駐店仔口,吳志高假裝投靠,被授以將軍[6]。後來吳志高加入官兵陣營,在總兵林向榮反攻斗六門失敗後,在店仔口一帶率領鄉勇鎮撫[1][2]:207[6]

同治二年(1863年),水師提督吳鴻源率兵前往被圍困的嘉義縣城,進駐鹽水港(今臺南市鹽水區)時,命令吳志高為嚮導[註 5][1][2]:207[6]。地方上有傳說吳志高此行暗中藏有義民旗與戴潮春的紅旗,打算到嘉義時看哪邊得勢就舉哪一方的旗幟[1][2]:208。結果吳志高到時,戴軍的陳弄、嚴辨早已被嘉義守將湯德陞擊退,吳志高連忙將義民旗丟入城中,就這樣意外取得救城首功,因此成為斗六都司(閫)[1][2]:208。而在戴潮春事件結束後,吳志高受封「武義都尉斗六都司(閫)」,但並未前往斗六門上任,而是在客庄內建了都司府(都閫府)[3][1][2]:208。吳志高之所以不前往斗六門(今雲林縣斗六市)的原因,據邱瑞寅的看法可能一是當時斗六門與店仔口都屬於嘉義縣,二是因為曾與他發生衝突的白秋霖來自斗六門,擔心前往斗六門會遭他暗算[1]

吳志高在事件後除了興建宅第外,也在地方重建上出了一份力[1]。同治六年(1867年)吳志高在南勢街尾(白河零售市場南邊)建文昌祠,重建玉山書院[4]:268、269。同治八年(1869年),重修大仙巖碧雲寺[1][2]:208[7]:25

白水溪事件编辑

吳志高在地方上有所貢獻,但是在基督教歷史文獻中,因為白水溪事件等因素,都將他記載為土豪劣紳[5]:236。據說吳志高欺壓百姓,無惡不作,官府也無法約束,尤其是對基督教徒的迫害[5]:236。其黨羽在店仔口橫行,基督教信徒稍有不順其意便會遭到毆打,甚至燒毀房舍[5]:236。有吉貝耍人溫旺,據說即是被吳志高一夥挖掉眼珠而失明[5]:236。長老教會在白水溪建有教會,吳志高以該教會會影響他祖墳風水為由,多次派人破壞[4]:313。在當地傳教的甘為霖牧師認為,吳志高是擔心教會會影響到他對原住民的控制,還有損及他們躲入山區避開官府圍剿之黨羽的安全,才以風水為由阻擾教會傳教[5]:237。據說吳志高曾以要討論風水問題為由,希望能與甘為霖牧師會面,但甘為霖以工作忙碌為由婉拒,並表示要談事情請到嘉義城找德馬太醫生或他本人[5]:237。甘為霖牧師的反應引起了吳志高的不滿[5]:237

清同治十三年十二月二十日(1875年1月27日),甘為霖牧師到頭社傳教,有2名白水溪信徒到此找他,講說吳志高派人燒毀信徒房屋[4]:313[2]:106[5]:237。甘為霖在兩天後(1月29日)的黃昏到白水溪視察,並在白水溪教會過夜[4]:313[2]:106[5]:237。當晚吳志高部下約5、60人包圍教會,放火燒屋[4]:313[2]:106[5]:238。甘為霖牧師發現情況不對,急中生智用棉被引開注意力,趁亂逃回嘉義[2]:106。甘為霖牧師逃回嘉義後,向官府報案。因先前有「麻豆基督教慘案」,嘉義知縣怕再次釀成國際糾紛,將吳志高找來問罪[2]:106。最後當晚帶頭鬧事者4人被關入監獄,吳志高得賠償100元[5]:238。之後這筆賠償金被用來重建白水溪教會,並在岩前設傳教站[5]:238。而因為此事,當地遂有了「火燒白水溪,起岩前來賠」的俗諺[4]:314[2]:107。另外傳說甘為霖牧師怕信徒因吳志高的官員身分而不敢來禮拜,要求吳志高得負責讓禮拜人數不能少於事件前[2]:107。吳志高怕再生事端,遂拿錢請人去教會做禮拜,因而有俗諺「吳仔墻真慷慨,提錢倩人做禮拜」[註 6][2]:107、108。有信徒認為這種俗諺有損基督徒形象,他們認為人們到教會作禮拜都是誠心自願,而非為了錢財[2]:109

在這起事件之後,吳志高依然參與地方事務。光緒二年(1876年),修店仔口福安宮、城隍廟、觀音亭[1][2]:208。光緒五年(1879)[註 7],再修碧雲寺[7]:25。光緒九年(1883年)捐款重建下茄苳泰安宮[4]:211

晚年與身後编辑

吳志高有八子,去世時尚有五子[2]:109。其中只有三男較有才能,但據說他因殺家人之奸夫而被告官,最後被斬首[1][2]:211。此外吳志高去世後,客庄內失去領袖,遭到外人攻擊報復,內部也有互相爭奪的情況,最後是官兵前來駐紮才讓店仔口局勢安定下來[1]

吳志高財產極盛時相傳有公館13處,糖廍10多座,從客庄內到鹽水港都不用經過他人的土地[1]。吳家財產後來據說很多輾轉變成白河鎮公所所有,例如白河市場的土地等等[2]:109。吳氏宗親會曾想向白河鎮公所討回,但被判敗訴[2]:109

故居编辑

吳志高的都司府(都閫府)[註 8]現在幾經轉手,已非吳家後人所有,且只剩下一間三合院的規模[1]。而在2007年11月25日邱瑞寅等人進行文史踏查時,龍邊的伸手已經倒塌[2]:209

又吳志高出生時的故居[註 9],現在也已經易手,2009年2月28日邱瑞寅等人進行文史踏查時,住的已是蕭姓人家[2]:282

其他编辑

吳德功《戴案紀略》形容吳志高外表是「身材五短,爾雅溫文,無武夫氣」[2]:206

又據說吳志高雖篤信神佛,但是會想將顯赫奇特的神像據為己有[1]。六甲赤山龍湖巖有一尊青斗石彫刻的清水祖師和一尊銅的觀世音菩薩像,為鎮山之寶[1]。吳志高曾派人企圖將之佔為己有,但六甲人奉觀音佛祖為先鋒,吳志高人馬抵達時突然下大雨,讓眾人鬥志全消,吳志高只好放棄其企圖[1]。當地因此留有「吳仔墻好查某,赤山巖好佛祖」的俚語[1]

有以吳志高為主角的歷史小說《吳大老和他的三個女人》(莊華堂著)。

註釋编辑

  1. ^ 原為洪雅族哆囉嘓社居住地[3]。康熙年間來自漳州平和縣的吳叔良到潭底發展,到了嘉慶、道光年間糞箕湖的土地幾乎全屬吳家[3]。潭底位在潭墘(糞箕湖北,水潭旁邊)西側[3]
  2. ^ 一說是逃向大客庄(今東山區大客里[3]:231[1]
  3. ^ 崎內埤在頭前溪,原本是下茄苳富豪廖炭所興築之工程,但多年來提防總是築好了又崩,最後在吳志高手上完成[1][2]:206
  4. ^ 《臺灣通史‧列傳五‧戴潮春列傳》:「四月初七日,總兵林向榮率兵三千發府治。……其弟林向日以新兵五百來援,勢稍振。柳仔林黃豬羔、店仔口吳志高俱請降。」
  5. ^ 《臺灣通史‧列傳五‧戴潮春列傳》:「初,署水師提督吳鴻源兵至府治,議出師,進駐鹽水港,以降將吳志高為鄉道。二月十二日,破馬稠後莊,斬首百餘級。」
  6. ^ 又有記做「吳大老真慷慨,花錢請人做禮拜」[5]:238
  7. ^ 一說是光緒六年(1880年)[2]:208
  8. ^ 在外角里82號[1][2]:208
  9. ^ 在河東里97之1號[2]:282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黃明雅(作)、黃明惠(攝影). 《南瀛古厝誌》.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1997-06: 頁46─57. ISBN 957-00-9731-0.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楊格(主筆). 邱瑞寅(總編輯), 编. 《白河古早店仔口──二十四里踏查錄》. 台南縣白河鎮店仔口文教協會台語文學讀書會. 2010-10. ISBN 978-986-86695-0-5.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臺灣地名辭書卷七:臺南縣》.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02-12: 189、190、191. ISBN 957-01-2593-4.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張溪南. 《北路煙雲172:從茄苳腳到關仔嶺》.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4-12. ISBN 978-986-04-3022-6.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段洪坤、史悌夫. 《臺南基督教信仰研究》.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6-05. ISBN 978-986-04-8651-3. 
  6. ^ 6.0 6.1 6.2 賴彰能(總纂). 《嘉義市志‧卷七 人物志》. 嘉義市政府. 2004-11: 頁24. ISBN 957-01-8808-1. 
  7. ^ 7.0 7.1 黃明雅. 《關仔嶺碧雲寺》. 臺南縣政府. 2003-01. ISBN 957-01-29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