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哈善哈思虎

噶哈善哈思虎满语ᡤᠠᡥᠠᡧᠠᠨ
ᡥᠠᠰᡥᡡ
穆麟德Gahašan Hashū[1];1560年-1584年),伊尔根觉罗氏[2],因世居建州女真苏克苏浒部嘉木湖,故又作嘉木湖觉罗氏,为当地部长,尚清太祖努尔哈赤同母妹沾河姑,为额驸[3]

生平编辑

噶哈善哈思虎是嘉木湖寨主穆通阿和鈕鈷祿氏之子,鈕鈷祿氏為額亦都的父親都陵阿的胞妹,鈕鈷祿氏為額亦都的姑母,噶哈善哈思虎比額亦都年長兩歲,為額亦都的表哥。額亦都早在孩提,父母就都被人所害,他被鄰村人抱走,隻身得脫。額亦都在十三歲殺死仇人后,往附穆通阿家中,噶哈善哈思虎的母親鈕鈷祿氏對額亦都視為己出。穆通阿曾得到一隻白鷹,聽說此事之人認為白鷹稀罕,都來穆通阿家裡觀賞這隻白鷹。當時尚未起兵的努爾哈赤也前來觀賞,穆通阿覺得努爾哈赤對這隻白鷹著實喜愛,便將白鷹送与他。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這對表兄弟一同去打獵,路上看到肩上白鷹駐足的努爾哈赤,很是詫異,便詢問白鷹為何在他這裡,努爾哈赤將穆通阿將白鷹贈與其的事情告訴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心中很不高興。翌日,白鷹飛回穆通阿家中,穆通阿告訴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此鷹業已与人,不可匿留,爾等速往送還”。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更加憤憤不平,但是不得已,只好將白鷹送回努爾哈赤處。努爾哈赤對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說:“鷹雖屬禽,能不捨故主而飛還者,是其義也。爾等可將回,以成此鷹之義。”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聽後,相互大驚說:“吾父誠識人,其體卹禽屬如是,至於待人,不必言矣!”。從此,噶哈善哈思虎和額亦都表兄弟二人對努爾哈赤欣悅臣服,深加尊敬。

1580年,穆通阿去世,噶哈善哈思虎繼任為嘉木湖寨主。此年,努爾哈赤經過嘉木湖寨,在噶哈善哈思虎里借宿,額亦都想跟隨努爾哈赤,請求姑母同意。噶哈善哈思虎的母親考慮到自己的哥哥都陵阿只有這一個兒子,而且年未弱冠,堅決不同意額亦都的請求。額亦都憤然說:“大丈夫豈可虛度此生耶?任至何處,段不負敦養之恩!”噶哈善哈思虎的母親不得已,只好同意。次日,額亦都跟隨努爾哈赤離開嘉木湖寨。

明朝支持尼堪外兰,苏克苏浒河部萨尔浒城长诺米纳与苏克苏浒河部沾河寨长常书扬书还有噶哈善哈思虎,于是计划归附爱新觉罗宁古塔贝勒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椎牛祭天,与他们结盟。既而诺米纳又和尼堪外兰勾结,噶哈善哈思虎、常书等人请努尔哈赤将他诱杀。万历十一年(1583年)八月[3],努尔哈赤将同母妹沾河姑嫁给噶哈善哈思虎。第二年正月,努尔哈赤从叔龙敦,勾结努尔哈赤继母之弟萨木占,邀请噶哈善哈思虎,把他在途中杀死。努尔哈赤收噶哈善哈思虎尸骨,厚葬,赠云骑尉。率军讨伐萨木占及其党讷申、万济汉等人,为噶哈善哈思虎复仇。

世职承袭图编辑

八旗创立后,噶哈善哈思虎家族隶镶白旗[2]。其子纳齐布袭云骑尉,任陵寝翼长[2],他可能是噶哈善哈思虎死後,沾河姑生下的遺腹子。噶哈善哈思虎的兄长纳木占巴彦、同族拉哈等另有世职[2]

 
 
 
 
追赠云骑尉
噶哈善哈思虎
 
 
 
 
 
 
 
 
 
 
 
 
 
 
 
 
 
 
 
 
云骑尉
纳齐布
 
 
 
 
 
 
 
 
 
 
 
 
 
 
 
 
 
不详
 
 
 
 

注释编辑

  1. ^ 神田信夫 & 满文老档研究会 1961,第673頁
  2. ^ 2.0 2.1 2.2 2.3 弘昼 2002,第186頁
  3. ^ 3.0 3.1 爱新觉罗宗谱·星源集庆》显祖宣皇帝 位下一女 第一女 追封和硕公主 生年未详 母 显祖宣皇后喜塔腊氏.阿古都督之女.癸未八月下嫁伊尔根觉罗氏噶哈善哈斯虎为额驸.甲申年正月额驸卒.天命八年癸亥九月公主薨於辽阳.雍正五年四月奉旨追封为和硕公主......

参考文献编辑

  • 弘昼等.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辽海出版社. 2002. ISBN 9787806691892. 
  • 神田信夫; 满文老档研究会. 《满文老档:太祖 卷5》. 东洋文库. 1961. 
  • 《清史稿》卷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