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革命軍第六軍

國民革命軍第六軍,為國民革命軍下轄之軍級單位

第六軍曾在歷史上先後組建五次:1926年、1929年、1938年、1945年、1948年。在1937年抗戰前,這個番號主要使用者為地方實力派,直到1938年韓復榘遭鎗斃,此單位第三次重編後才正式中央化;第六軍在抗戰中雖多次參加重大戰役,但戰功並不顯著。

沿革编辑

國民革命軍北伐時期

1926年1月,建國湘軍改編成國民革命軍第六軍,下轄17、18、19師(原攻鄂軍、警衛軍、潮梅軍),軍長程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林祖涵。1926年7月,第六軍參加北伐,轉戰湖南北部及湖北南部。9月中,國民革命軍攻克南昌,第六軍休整。[1]

1927年1月,第六軍在北伐軍江右軍(总指挥程潛)編成內,從江西直趨安徽。程潜两次拒绝蒋介石以南京“敌军雄厚”为由暂停攻击的命令——蒋介石要求程潜部等一下何应钦指挥、正在上海至丹阳一些作战的江左军,一起围攻南京。程潜亲临前线,于1927年3月24日攻下南京城,抢得了头功。[2]

1928年湘桂联军攻打唐生智,程潜的第六军帮助李宗仁打通了桂系部队与广西的通道。但1928年5月21日,李宗仁以“专横跋扈,把持湘政”的罪名为借口,拘禁程潜,宣布免除程潜本兼各职。与此同时,程潜的第六军迅速被分化,第六軍先由第17师师长李明灝代理軍長。不久由胡文斗任軍長,第18师师长張軫兼任副軍長。8月,胡文斗被部下戕殺,由張軫代理軍長,率领剩下的两个师七个团撤往江西。蒋介石密令朱培德金汉鼎王钧等部进行围歼。第六军仅剩一营突围至福建,为卢兴邦收编。至此,程潜十余年艰辛组创的第六军被消灭。[2]

中原大戰後,南京國民政府時期

1929年5月,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師師長韓復榘背叛馮玉祥,投靠蔣介石,第二十師被擴編為第六軍,韓復榘任軍長。該軍編成後,隸屬國民革命軍第三路軍,先後參加討伐湖北桂系和中原大戰。[2]

1931年7月,第六軍隸屬國民革命軍第一軍團[2]1932年8月,該軍駐防濟南地區。[3]

中國抗日戰爭時期

1937年10月,因應中國抗日戰爭需要,該軍隸屬國民革命軍第三集團軍。1938年1月,韓復榘因抗戰不力被蔣介石槍斃,第六軍番號撤銷。7月,以國民革命軍第五軍第九十三師為基礎擴編為第六軍,隸屬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二軍團甘麗初任軍長。該軍組成後,即參加武漢會戰。1939年,調往廣西,改隸第九戰區。1941年,該軍改隸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3]

第6军辖第93师、第49师、暂编55师。第6军是最早开赴缅甸的远征军部队。1941年8月底,第93师第277团由云南罗平出发,11月12日,进入车里县(注:今景洪)布防,稍后进驻佛海(注:今勐海)。第277团是加强团,由指挥官刘观龙统领,因此也称“刘观龙支队”或“刘支队”。1942年,第六軍編入中國遠征軍開入緬甸,此時第六軍下轄49師、93師、暫編55師。沿萨尔温江布防,为战场东线。随后,第93师其余各部也由云南开远出发,于1942年1月23日抵达佛海,然后与暂编第55师于2月中旬进驻缅甸景栋地区。1942年4月暂编55师和第49师在毛奇、垒固、雷列姆一线被日军击败,日军第18师团第56搜索联队开始向缅东方向追击,暂编55师残部1000余人沿缅泰边境撤退,第49师余部撤往萨尔温江江畔的达高,第93师除驻守缅泰老边境三角区的第277团外,主力部队渡过萨尔温江接应第6军余部。5月8日,第6军军部抵达景栋。1942年5月6日至14日期间,日军渡过萨尔温江的企图被第93师第278团和第49师第146团挫败后,随即沿江向北进攻滇西,将进攻萨尔温江以东的东掸邦地区,切断远征军退路的重任交给早已在泰北地区等候多时的仆从军——泰国军队。1942年5月3日,由于英国军队一溃千里,致使中国远征军出师失利,泰国政府为了其自身“壮泰民族”的扩张利益,积极协助日军作战,泰军皇家空军的飞机轰炸了缅甸的景栋等地区,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正式开始了泰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第6军与日军的泰国仆从军的“西北军”作战,被迫于1942年4月24日放弃刚占领的缅甸雷列姆,且战且退,一路艰辛,于5月12日退到萨尔温江东面。第49师经缅甸景栋撤回国内,经孟连和澜沧,回到南峤县(注:今勐海县勐遮)一带驻防。暂编55师经西盟、孟连和澜沧,回到车里县(注:今景洪)大勐龙驻防。第93师经大勐龙、打洛和南峤,回今勐海县城和打洛驻防。第6军军部亦驻勐海。。由于泰国有兵力优势和空军优势,并且当时的大其力地区第277团方向战事吃紧,5月12日,甘丽初命令暂编55师放弃勐萨特向勐艾方向撤退,与第277团协力防御。经过多次大小不同的战斗后,第6军的部队逐渐退向我国境内。6月3日后,第6军大部分部队已经撤回了国内,第93师也基本全部撤过南垒河,第278团驻守在中国境内的打洛,撤入大勐龙的第277团也在集结中,一营已经进驻打洛,仍然在缅境的第279团朱营一连防守南垒河南岸3376高地,主力部队则守备蛮笼和南垒河北岸的高地,以及勐麻,支援背靠打洛的第93师主力部队。由于滇西方向战事紧急,第6军军部以及负责驻防南峤和佛海的第49师和暂编55师先后调离,独留第93师负责西双版纳地区的防务,甘丽初在调离前发给龙云的电文中指出“思普守备任务,交由九三师单独负责,该师尚与敌对峙,地区辽阔,兵力不敷”。1942年7月,第49师和暂55师先后调离南峤和车里,加入滇西战线。12月中旬,泰国军队开始计划占领景栋以东的行动。12月11日,泰军第4步兵师第9步兵团(注:由第三步兵师转隶)在飞机和火炮的掩护下从勐星渡口强度南垒河,防守该地的第278团一营一连连长吕正隆率领全连士兵顽强抵抗,但因敌众我寡,防线被泰军冲破。中午,第一营营长带领二连三连赶到,但终究不敌有数量优势的泰军第9步兵团。当夜,勐瓦、景康、曼兴雷3处战地失守,泰军第25、27营完全渡过南垒河,直逼中国国境。第26营留在河对岸作为预备队。12日上午,第278团以一部由布朗山南向勐瓦、景康的泰军侧翼发动猛攻,牵制、分散正面泰军对我军的压力。18日,第278团主力部队到达,下午3时,向泰军桥头堡发起进攻。由于泰军以背水为阵,并在阵前掘河放水,使中国军队进攻艰难。从1943年1月9日起,大勐龙及勐腊一线的阵地遭到泰军约数千人攻击。同时泰军另一路千余人进攻布朗山、南东、掌家等阵地,并制造谣言要进攻勐混、勐海,扰乱人心。1月11日,南峤县县长张励辉报告泰军在南峤县辖边境多处发起进攻,由于当地防线长二三百里,只有第279团两个营防守,兵力不足。因此征调大批壮丁并入自卫队前往增援协助国军保卫国土。第六軍自景棟撤回雲南,返國時全軍僅存6千餘人。1943年1月,軍長甘麗初被免職,空缺由黃杰補上,主要師級單位被外調或解編,第六軍實際編制等同被支解無存。而泰军真正的主攻方向却是打洛。1月11日,泰军第13步兵团从南览河(注:打洛江)南岸曼掌、曼蚌等地开始进攻,3时起开始横跨南览河。渡河行动于15时完成,太阳升起时这个团已进入中国云南境内4公里。由于第6军第93师将防御的重点放在了大勐龙地区,当时打洛至勐混一线主力已增援他处,阵地形成真空状态。14日清晨,打洛阵地失守,勐板、勐混形势紧张。战局急转直下,一片混乱,勐海县危在旦夕。面对此刻的危机,第93师师长吕国铨首先部署好退路,命令工兵营营长在车里县(注:即现在的景洪)澜沧江边扎好竹排,准备木船做好部队撤退过江准备,后勤部转移过江,一旦前线失利便放弃西双版纳,守住澜沧江第二道防线。同时积极调整部署,调兵遣将大打勐板战役,号召全师官兵“反攻勐板,收回打洛,还我人民”。与此同时,打洛方面防守的泰军遭到了第277团1营的猛烈进攻,泰军伤亡惨重,几近全灭。只是,在未来的泰国陆军元帅和总理他浓·吉滴卡宗率领下,这支泰国部队还是稳住了战线。在前进无望且后路不保的情况下,泰军第13步兵团只得退回南览河西岸和南岸沿江布防。第6军第93师沿江北岸设防固守。同时分兵突击南览河上游南峤县国境沿线之敌。至此,南峤、打洛、勐板之战,业已日趋稳定。2至4月间,在南峤县辖区内中国军队与泰军多次发生冲突。4月6日,再次侦察到勐养的泰军有大规模行动的迹象。但是,泰军再也没有组织过对中国的大规模进攻。4月25日,我军侦察到第56号界桩东南的泰军阵地已经是由稻草人防守。5月2日,吕国铨电告龙云,“泰国主力已他调”。至此,大泰族主义者借日本侵略者的势力,觊觎西双版纳的企图就此破灭。1943年,泰国西北军在宣布占领东掸邦完全胜利。泰国总理銮披汶·颂堪审时度势,从1943年1月开始疏远日本,当月,他授意西北军指挥官屏·春哈旺英语Phin Choonhavan释放一些在战争中被俘的中国士兵,由他们传递泰国不再和中国为敌的信息,并声称在缅甸,泰国是“被迫”协同日军作战的。之后,12名会说泰语的战俘身穿泰军的制服,以跟随第3步兵师军官考察团的名义离开了景栋,并于第二天秘密跨过南览河,进入中国境内。2月末,泰国西北军收到了中国方面的回复反馈,不久,泰军代表应邀前往位于勐海的國军第93师指挥部,与第93师副师长彭佐煕率领的代表团谈判,双方很快就停止了敌对行动,并就交换战俘、互换情报达成一致意见。1943年後第六軍編入國民革命軍第十一集團軍,歸昆明行營指揮,主要任務為整訓與怒江佈防。[4]

1944年,第六軍與其上層單位十一集團軍一同編入第二次中國遠征軍,此時的第六軍下轄新33師、新39師、預備第2師,在1944年5月投入滇西緬北戰役。在一系列強攻戰中因為第六軍下轄部隊多為臨時編號,加之折損過重,因此1945年6月軍委會決議撤銷第六軍番號[5]。人員則補充給其他部隊編實戰力。1945年2月1日,第278团由大勐龙向境外的什南、景亢、勐瓦一带反攻,经过一夜的激战,占领各个要点,随后打洛等地驻军也向境外发动反击,泰军退守南垒河南岸。由于遭到了英国的反对,4月25日,第93师仍撤回国境我方一侧驻守。日本宣布投降后,第93师解除边防重任,南下老挝接受日军投降,普洱、西双版纳地区的战事就此结束。

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

1945年10月,第六軍在重慶重建,由青年軍202師、203師、204師、207師組成[5],軍長鍾彬。1946年6月,第六軍由貴陽調至江蘇徐州地區,1946年9月番號再度裁撤;207師則調往東北,202、203、204師留在上海,留在上海的3個師後來歸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七軍國民革命軍第五十七軍所轄。

1948年5月,衛立煌以青年軍第207師、新編第五軍第一九五師合編為第六軍,羅又倫任軍長。該軍組成後,主要擔任瀋陽撫順本溪地區守備。9月,羅又倫因病去職,由東北剿匪總司令部參謀長趙家驤兼任軍長。11月3日,在遼瀋戰役中,瀋陽解放後,趙家驤潛逃南京,其餘全部被殲。12月,207師師長戴樸逃回南京後,重編第六軍,戴樸任軍長,是月底,重編後的第六軍開赴台北新竹一帶整編補充,歸孫立人督訓。1949年春,整編完畢,由戴樸任軍長。[6]

在台時期

第六軍至台灣整編後,下轄第207師、第339師、第363師(原台灣警備旅)。於1951年至1952年間師整編時,以三師併為兩師之方式整編為第68師(原第339師)及第69師(原第207師)。於1954年軍整編時,第六軍解編,第68師併入第八軍(原第52軍)、第69師併入第七軍(原第18軍)。

原第六軍所屬師於第六軍解編後,發展如下:

第68師於1976年變更番號為第168師,於1991年撤銷師部,其所屬部隊改由澎防部直屬。

第69師於1958年參加八二三炮戰,於1976年變更番號為第269師,於2000年6月1日精實案於桃園改編為摩步269旅。於2005年7月1日精進案與裝步351旅併編為機步269旅。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0頁
  2. ^ 2.0 2.1 2.2 2.3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1頁
  3. ^ 3.0 3.1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2頁
  4. ^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2-53頁
  5. ^ 5.0 5.1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3頁
  6. ^ 張明金、劉立勤主編,《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2007年,北京,解放軍出版社,第5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