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大力水手事件,亦稱「柏楊案」,是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著名的文字獄事件。

大力水手事件编辑

1968年1月3日,《中華日報》家庭版刊出翻譯家柏楊(本名郭衣洞)翻譯的美國《大力水手》(Popeye the Sailor Man)連環漫畫,故事內容為卜派父子合購一島,遂在島上建立私人國家,各自競選總統

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柏楊譯文為:「小孩問大力水手:『老頭,你要寫文章投稿呀!』大力水手:『我要寫一篇告全國同胞書。』小孩說:『全國只有我們兩個人,你知道吧!』大力水手:『但是我還是要講演。』」[1]在登出後被認為有影射兩蔣(總統蔣介石、國防部長蔣經國)之疑[2],於是中華日報分別在1月16日與1月22日,向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四組主任陳裕清提出報告。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四組調查後,函請臺灣警備總司令部偵辦本案,並副知司法行政部調查局[3],並於2月26日由司法行政部調查局主持之「咸寧會報」決議,由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台北市警察局、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六組)及該局成立「清華專案」小組調查[4]

入獄經過编辑

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先後約談柏楊及其妻倪明華。3月4日柏楊再度被約談,3月7日被捕。6月7日移送警備總部軍法處。

據柏楊回憶,在調查局內。柏楊受到調查人員劉展華、劉昭祥、高義儒、李尊賢4個多月的嚴厲拷問,被迫承認「與共匪隔海唱和,打擊最高領導中心,挑撥政府與人民的感情」。柏楊在答辯書透露,他並不太痛恨劉展華及劉昭祥,他們只是威脅利誘。然而李尊賢卻引導他非走其預定道路不可;高義儒更喪盡天良,除要柏楊自製冤獄外,還要柏楊羅織其友廖衡入獄。[5][6]

據當時司法行政部調查局之移送書,宣稱柏楊之犯罪事實為其在1948年瀋陽為中共解放之際,加入「民主建設學院」,經由中共幹部介紹,向毛澤東像宣示,脫離國民黨,並加入「民主同盟」,為統一戰線而努力[7]。認定其長期利用寫作,利用盲目之群眾心理,大肆揭發社會黑暗面,顛倒是非,以淆惑視聽,迷亂人心,破壞政府威信,離間人民與政府感情,激發對政府不滿情緒,動搖民心士氣,以遂匪方文化統戰之陰謀[8]

然而根據監察院調查,所謂柏楊於1948、1949年受中共訓練。僅有柏楊的偵訊筆錄,而偵訊筆錄與自白又有諸多不符之處。另根據向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六組、教育部及國防部陸軍總司令部、情報局、總政治作戰部、人事參謀次長室、作戰參謀次長室、情報參謀次長室及調查局等機關查證結果,並無柏楊所供稱之中共工作人物(如姜某、北大教授樓匪等人物);且瀋陽淪陷當時,中共不可能設有自白所稱「受匪訓機構」「民主建設學院」。倘有,亦係1951年以後之事,而訓練時間則為六個月至一年,亦不符柏楊自白所稱「受匪訓三天」;在瀋陽淪陷當時,「民主同盟」亦非「附匪組織」(柏楊自白所稱匪訓結訓時,由匪幹主持宣誓加入之附匪組織)而中共對被俘國民黨較高級人員係迫其參加「偽國民黨革命委員會」而非參加「民主同盟」;或並無北平旃壇寺匪訓練機構(柏楊自白所稱北平陷匪時受匪訓機構)之情資;而1948年十一月間金元券一百元價值甚低(被告自白匪幹所給瀋陽到北平之路費),在瀋陽僅可買饅頭二十只。另軍事法庭傳訊證人結果,其證詞瑕疵,亦查無不利柏楊之事證(被告自白在北平受匪命打探十六軍軍情)。至於對柏楊不利的證詞,軍事法庭則以證人於偵查時已證述明確,堅拒傳訊。並無其他事證證明柏楊曾於「民主建設學院」受中共訓練的犯罪事實。[9]

7月7日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檢察官偵結,以曾受匪訓為匪工作為由,觸犯《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唯一死刑之叛亂罪,提起公訴[10]。案經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法庭審理結果,以柏楊於偵查中坦承犯行,已具悔悟之意,且其犯罪情節尚非重大等,依法減刑,於1969年8月11日判處有期徒刑12年。[11]

當時旅美學人孫觀漢劉述先,甚至美國輿論界,都大力救援柏楊,但救援無效。1969年倪明華提出離婚要求,柏楊在獄中絕食21天。柏楊被移送綠島,1975年因蔣中正逝世減刑至八年。原於1976年3月6日刑滿出獄,但卻遭國家安全局核定,由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移送綠島指揮部任「看管雇員」,至1977年4月才因美國政府關切而被釋放,離開綠島[12]。總刑期達九年又二十六天,獄中苦讀《資治通鑑》,完成了《中國人史綱》、《中國歷代帝王皇后親王公主世系》、《中國歷史年表》三部書稿。出獄後又花了十年翻譯《柏楊版資治通鑑》七十二冊。

爭議编辑

另有一說是來自谷正文,由於柏楊不小心揭露了一件匪諜案,而受到情治單位的入罪。 此案牽扯到劉啟光劉啟光本名侯朝宗,國民政府來台後歷任新竹縣長、省議員、華南銀行董事長等職,早年因為參與台灣農民組合遭到日本通緝而逃亡廈門並加入共產黨,之後被中統吸收成為情報員,來台後成為半山派接收台灣要員。

劉啟光與蔡孝乾曾經非常熟識,相關文獻並未顯示劉啟光日後曾經加入省工委的活動,但在1955年林日高遭判死刑槍決時,劉啟光曾經拜訪過谷正文,根據谷正文的說法,他曾經多次詢問劉啟光是不是共產黨,如果是建議他自首,劉啟光直說:「我實在不是,叫我怎麼自首?」[13],然而,劉啟光擔心早年與林日高蔡孝乾等共產黨員熟識的往事曝光,對他的身心造成影響,谷正文形容他是被嚇死的,顯見這種精神折磨對他造成的影響,谷正文提及張志忠季澐遭槍決後,他們的兒子楊揚就是由情治人員領養長大,而楊揚長大後缺錢花用,曾經以張志忠寫給劉啟光的信威脅劉啟光,後來錢揮霍完再次找劉啟光信件就被劉啟光搶走撕毀,楊揚不久之後在台北自殺,生前曾經寫信給柏楊,不知情的柏楊登於報上並連繫劉啟光[14],柏楊為此被指控大力水手事件逮捕入獄,兩周後劉啟光即病逝[15]

参考资料编辑

  1.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5,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2.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5,https://www.cy.gov.tw/CYBSBoxSSL/edoc/download/21101
  3.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6,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4.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269,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5. ^ 柏楊口述、周璧瑟執筆,《柏楊回憶錄》,臺北:遠流,1996年。頁257-272、283
  6.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50,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7.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8,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8.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9,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9.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276-277,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10.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269,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11.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269,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12. ^ 監察院,093國調002,頁269,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RSS/detail.asp&no=65
  13. ^ 谷正文口述 許俊榮 黃志明 公小穎整理. 《白色恐怖祕密檔案》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列潛匪案偵破始末. 台灣: 獨家. 1995-09-25 [1995]. ISBN 9789579488242. 
  14. ^ 藍博洲. 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 印刻. 2012-07-02. 
  15. ^ 陳銘城. 開放歷史-風中的名字:柏楊. 中央廣播電台. 2018-02-15 [2018-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