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年表

按年份列出的历史事件

中國歷史年表,是依年份列出中國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在朝代更迭之間,執政權經常不會立即轉移,朝代結束的下一年,並非代表該年份為朝代的真正起始點。

史前時期编辑

舊石器时代早期编辑

旧石器时代早期的猿人,物种系属上属于直立人。这些直立人有可能与现代中国人并无连续演化关系。

  • 约204万年前:巫山人——目前考古上在中国境内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猿人化石
  • 约170~159万年前:蓝田人(早期)、元谋人(上界)
  • 约75~50万年前(鄱阳-大姑间冰期):蓝田人(晚期)、元谋人(下界)、北京人南京人(早期)。北京人已经会使用火,并会保存火种
  • 约30~15万年前(大姑-庐山间冰期):南京人(晚期)、和县人。台湾澎湖地区可能进化产生澎湖原人

旧石器时代晚期编辑

根据人类单地起源说末次冰期期间,现代智人抵达东亚地区。

  • 西元(下略)前6.5万年:柳江人
  • 前2.5万年至前1.1万年(末次冰盛期):山顶洞人长滨文化(当时东海、台湾海峡以至白令海峡都是陆地;同期人类亦抵达韩国、日本及西伯利亚,并准备跨过位于今白令海峡的陆峡)

传说时代编辑

新石器时代编辑

夏朝编辑

商周编辑

商朝编辑

西周编辑

東周(春秋)编辑

東周(戰國)编辑

秦漢编辑

秦朝编辑

  • 前221年:秦始皇分天下為三十六郡;同年統一度量衡,車同軌,書同文。[古 84]
  • 前219年:秦始皇舉行封禪大典。[古 85]
  • 前215年:秦始皇命蒙恬率三十萬大軍北伐匈奴,佔領河套地區。[古 86]
  • 前213年:秦始皇焚毀五經、活埋儒士[古 87][古 88]
  • 前210年
    • 秦始皇東巡時在平原津生病,其後病重,令中軍府令行符璽事趙高為書賜扶蘇,令扶蘇主持葬禮,意即使之返都即位。書已封,趙高卻沒有交予使者。秋七月丙寅,始皇崩於沙丘平台(今河北省廣宗縣內)。[古 89]丞相李斯恐諸公子及天下有變,乃秘不發喪,只有胡亥、趙高以及五六個親信宦官知道秦始皇去世的消息。李斯認為皇帝在外駕崩,國內儲君未定,應當封鎖消息,於是將秦始皇的遺體安放在一輛既保溫又通風涼爽的車子中,百官奏事及進獻飲食還和往常一樣,又派一名宦官假扮秦始皇批閱奏摺。
    • 此時扶蘇正在上郡監督蒙恬的軍隊,管理詔書的趙高卻發動了陰謀,扣留了秦始皇的遺詔,對胡亥說:「陛下駕崩了,沒有詔書封諸子為王,而只賜給長子扶蘇一封詔書,扶蘇到達咸陽後就登基,而你卻連寸土的封地也沒有,你準備怎麼辦?」胡亥說:「本來就這樣啊。我聽說過聖明的君主最了解臣子,聖明的父親最了解兒子。父親臨終既然未下令分封諸子,那還有什麼可說的呢?」趙高說:「並非如此,如今天下的形勢,都在你、我和丞相李斯的手裏掌握着,希望你三思。更何況駕馭群臣和向別人稱臣,統治別人和被別人統治能一樣嗎?」胡亥說:「廢長立幼,這是不義;不服從父親的詔命而懼怕死亡,這是不孝;自己的才能淺薄而依靠別人的幫助勉強登基,這是無能,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會不服我,我自受其害,國家也會因此而滅亡。」趙高說:「我聽說過商湯周武王殺死他們的君主,天下人都稱讚他們的行為符合道義,不能算是不忠。衛出公為了平亂,出兵欲殺他的父親蒯聵,而衛國人稱頌他的功德,孔子記載了這件事,不能算是不孝。更何況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行大德也用不着再三謙讓,顧忌小節而忘記大事,日後必生禍害;關鍵時刻猶豫不決,將來一定會後悔,希望你按我說的去做。」胡亥長嘆一聲說:「現在陛下大行,還未發喪,喪禮也未結束,這樣怎麼去求丞相呢?」趙高說:「時間啊時間,短到來不及謀劃了。把餐點帶在身上不喫,騎馬飛奔,還怕遲了時間呢!」
    • 成功說服胡亥後,趙高指出計劃要想成功必須得到丞相李斯的同意,並向胡亥推薦自己親自前去說服李斯。趙高對李斯說:「陛下駕崩,遺詔未送出,沒人知道這件事,陛下賜給扶蘇的詔書和符璽都在胡亥手裏,立誰為太子只在於你我的一句話而已,你看這件事該怎麼辦?」李斯說:「你怎麼能說出這種亡國的話呢?這不是你我做為人臣應當議論的事!」趙高說:「您和蒙恬相比,誰更有本事?誰的功勞更高?誰的謀略深遠不失誤?天下百姓更擁戴誰?與長子扶蘇的關係誰更好?」李斯說:「在這五個方面我都不如蒙恬,但您為什麼這樣苛求於我呢?」趙高說:「我在秦宮管事二十多年,還未曾見過被罷免的丞相功臣有封爵能傳給下一代的,結果都是以被殺而告終。皇帝有二十多個兒子,長子扶蘇剛毅而且勇武,即位之後一定要用蒙恬擔任丞相,您最終也是不能懷揣着通侯之印告老還鄉了。我受皇帝之命教育胡亥,教他學習法律已經有好幾年,還沒見過他有什麼過失。他慈悲仁愛、誠實厚道、輕視錢財、尊重士人、心裏聰明但不善言辭、竭盡禮節尊重賢士。在秦始皇的兒子中,沒人能趕得上他,可以立為繼承人,您考慮一下再決定。」李斯說:「我李斯只執行皇帝的遺詔,自己的命運聽從上天的安排,有什麼可考慮決定的呢?」趙高說:「看似平安卻可能是危險的,危險又可能是平安的。在安危面前不早做決定,又怎麼能算是聖明的人呢?」
    • 李斯說:「我李斯本是上蔡(今河南省上蔡縣西)街巷裏的平民百姓,承蒙皇帝提拔,讓我擔任丞相,封為通侯,子孫都能得到尊貴的地位和優厚的待遇,所以皇帝才把國家安危存亡的重任交給了我,我又怎麼能辜負了他的重託呢?忠臣不因怕死而苟且從事,孝子不因過分操勞而損害健康,做臣子的各守各的職分而已。請您不要再說了,不要讓我李斯也跟着犯罪。」趙高說:「我聽說聖人並不循規蹈矩,而是適應變化、順應潮流,看到苗頭就能預知根本,看到動向就能預知歸宿,事物的發展規律本來就是如此,哪裏有什麼一成不變的道理呢?現如今天下的權力和命運都掌握在胡亥手裏,我趙高能猜出他的心志。更何況從外部來制服內部就是逆亂,從下面來制服上面就是反叛。所以秋霜一降花草隨之凋落,冰消雪化萬物隨之重生,這是自然界的必然規律,您怎麼連這些都沒看到呢?」李斯說:「我聽說晉獻公更換太子,晉國三代不得安寧;齊桓公兄弟爭奪君位,哥哥公子糾被殺死;商紂王殺死比干,又不聽從箕子微子的勸諫,都城夷為廢墟,隨着危及社稷。這三件事都違背天命,所以才落得宗廟沒人祭祀。我李斯怎麼能參與這種陰謀呢?」趙高說:「上下齊心協力,事業可以長久;內外配合如一,就不會有什麼差錯。您聽從我的計策,就會長保封侯,並永世相傳,一定有仙人王子喬赤松子那樣的長壽,孔子、墨子那樣的智慧。現在放棄這個機會而不聽從我的意見,一定會禍及子孫,足以令人心寒。善於為人處世,相機而動的人是能夠轉禍為福的,您想想該怎麼辦吧。」李斯仰天長嘆,揮淚嘆息道:「唉呀!偏偏遭逢亂世,既然已經不能以死盡忠了,何處將寄託我的命運呢?」在趙高的威逼利誘下,李斯贊同了趙高和胡亥的計劃。趙高回報胡亥說:「我是奉太子您的命令去通知丞相李斯的,他怎麼敢不服從命令呢?」
    • 李斯和趙高合謀更改秦始皇的遺詔,改立胡亥為太子,隱瞞秦始皇死訊,又派使者矯詔以戍邊無功和誹謗不孝的罪名賜死扶蘇;以為臣不忠的罪名賜死蒙恬,將兵權交予副將王離[古 90]扶蘇得到詔書後自刎,蒙恬不肯自殺,被囚禁於陽周(今陝西省涇川縣北)。胡亥、李斯、趙高三人得知消息後大喜,率巡遊部隊從井陘山經九原郡返回咸陽。因途中路程較長遇到暑季,秦始皇的屍體開始腐爛變臭,李斯、趙高等命隨從官員每車裝載一石鹹魚,遮擋屍體發出的臭味。巡遊部隊回到咸陽後為秦始皇發喪,胡亥正式登基為帝,為秦二世,趙高因功加封為郎中令,在宮中輔佐皇帝。秦二世即位後又採納趙高的建議,仿效秦始皇巡遊天下、立碑刻石,威服海內。
    • 蒙毅因先前依法嚴厲懲處趙高而遭到他的怨恨,等到秦二世即位後,趙高日夜在秦二世面前毀謗蒙氏兄弟,搜羅罪狀來彈劾他們。蒙毅曾在沙丘秦始皇病重時被派去禱告山川神靈,等到他返回時,秦始皇已經駕崩。趙高趁機向秦二世進讒言說蒙毅曾經阻撓秦始皇立胡亥為太子,建議立即處死蒙毅。秦二世不聽子嬰的勸諫,先將蒙毅囚禁於代郡,後派御史曲宮殺死蒙毅。蒙恬先前被囚禁於陽周,扶蘇自殺身亡後,胡亥曾經想釋放蒙恬,但在趙高的挑唆下,蒙恬最終服毒自盡(一説被斬殺);九月,葬始皇於驪山
    • 沛縣蕭何為主吏,曹參為獄掾,即管理監獄的小吏(可能為典獄長),蕭何為曹參上司,而劉邦屬押解犯人之官吏(亭長),為曹參下屬。蕭何與劉邦、曹參、樊噲皆為沛縣人,但蕭、曹二人已當上官吏,縣中多有好名聲,劉、樊二人之地位相當於地痞,在鄉里父老眼中地位大有不同。劉邦任亭長時,常犯錯,蕭何皆袒護劉邦為其掩過,劉邦也很感激,與蕭何關係良好。蕭何在沛縣為縣令所倚重的主要官僚,但蕭何曾經拒絕來自秦朝中央提出的仕宦機會。當時秦國御史來到沛縣察看各郡國事務實行情形,並召喚沛縣各個從事事務的人問話。蕭何頭頭是道,上論泗水周邊情勢,而以各項歷史典故作終,為秦國御史評為第一。秦國御史想要徵召蕭何進入秦國朝中侍宦,蕭何堅拒,因此仍留在沛縣繼續主吏的工作。十月,劉邦奉命押解犯人到驪山,途中有不少人逃脫,因為當時讓犯人逃脫是重如死罪,所以劉邦索性放走所有人,劉邦也因此逃亡,當時逃犯中有十餘人願意跟隨他一同逃亡,也成為未來起義的部分勢力。一行人路遇一條大白蛇擋路,劉邦一怒之下就提劍把蛇斬殺了,突然出現一個老婦人啼哭,自稱:「我兒是白帝之子,化成白蛇躺在路上,卻被赤帝之子殺死了。」隨即消失。由於秦始皇的先祖秦襄公說自己是白帝的後裔,眾人都認為劉邦被賦予取代秦朝的天命,是為「斬蛇起義」。秦始皇常說「東南有天子氣」,乃東遊欲以厭勝之。劉邦自認始皇東遊是針對他,於芒碭山山澤落草為寇。
  • 前209年春:秦二世東行郡縣,李斯從。
  • 前209年四月:趙高對秦二世說:「對於皇帝您登基的合法性,各位公子和大臣都有所懷疑,而這些公子都是您的兄弟,這些大臣都是先帝所安置。現在陛下您剛剛登上皇位,這些人都心有怨恨很不服氣,恐怕他們將來要鬧事。我之所以提心弔膽,是害怕會生禍亂,陛下您又怎麼能盡情享樂呢?」他建議秦二世疏遠骨肉兄弟和前朝重臣,實行嚴酷刑法將其中犯法的和受牽連的全部殺死,甚至滅族,然後重新任命自己的親信。這樣就能杜絕禍患,宗族和大臣也能對皇帝感恩戴德,陛下也可以高枕無憂的縱情享樂了。秦二世十分贊同趙高的觀點,於是重新修訂法律,命趙高審訊處理宗族及群臣。趙高藉機殺死與自己有舊仇的博士正先等人,並將秦二世的十二個兄弟在咸陽街市斬首示眾,十個姐妹在杜縣(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東南)處以車裂肢解之刑,其財物全部沒收歸皇帝所有,諸公子和群臣中被連同治罪的不計其數,朝廷上下人人自危。
  • 前209年七月:陳勝吳廣運送士兵逾期,為避免遭處斬,於大澤鄉「揭竿起義」陳勝起兵後,收集大澤鄉的軍隊,攻打蘄縣。蘄縣攻克後,陳派葛嬰率兵攻取蘄縣以東的地方,攻佔銍、酇、苦、柘、譙等地。陳勝所部進攻沿途不斷發展壯大,到陳縣時已擁有兵車六七百輛,騎兵一千餘,步卒上萬。隨後農民軍對陳縣發起進攻,但沒有攻佔,直到陳縣的守丞(郡守、縣令的佐官)死後,才佔領了那裏[古 91];陳勝自立為王,號「張楚」。大梁人張耳陳餘勸陳勝進攻故趙國領地,陳勝於是任武臣為將軍,張耳、陳餘二人被任為武臣的左右校尉邵騷為護軍,率義軍三千人攻趙,從白馬津強渡黃河,連得趙地十餘城;陳勝又以周文(周章)為將軍,率部由陳縣出發西擊秦,攻破函谷關。陳勝派出周章後,認為秦政府混亂,有輕視秦政府的意思,不再設立防備。博士孔鮒勸諫陳勝注重防備,被陳勝拒絕;秦朝少府章邯率領幾十萬在驪山修墓的刑徒,武裝起來迎擊周文軍。周文因為孤軍深入,吃了敗仗,退出函谷關,駐紮曹陽(今河南靈寶縣東);
  • 前209年八月:
    • 周文再以數十萬兵從間道越過函谷關到關中戲地(今陝西臨潼境),逼近咸陽。秦二世聽大怒,責怪李斯,說他位為三公,卻讓盜賊如此猖獗。李斯恐慌,但不知如何解決問題,這時少府章邯提出:盜賊(起義軍)已迫近京城(咸陽),人數頗多,若要調集近的縣兵,可能不及,遠的更不用說。在驪山修墓的人,人數亦多,請即赦免他們,授給他們兵器,用作擊退楚軍,即可見效。秦二世同意了他的建議。
    • 武臣率義軍趨至邯鄲。武臣的右校尉陳餘等人勸武臣稱王,武臣遂自立為趙王。武臣得到蒯通幫助,游說范陽縣令徐公歸順,不戰而下三十餘城。武臣以左校尉張耳右丞相邵騷左丞相,陳餘為大將軍
    • 陳勝部將葛嬰襄彊為楚王。
  • 前209年九月:
    • 陳勝在佔領陳縣後自立為王,國號為""。葛嬰聽說陳勝已稱王,殺襄彊投奔陳勝,但是還是為陳勝所殺。陳勝任命吳廣為「假王」,率田臧李歸等圍攻滎陽(今河南滎陽東北古滎鎮)。陳勝又命令鄧宗進攻九江郡,命令周市進攻故魏國領地;
    • 戲之戰,章邯率領由役徒和奴子臨時編成的部隊向張楚軍隊發起進攻。周文的部隊原來就是烏合之眾,從間道闖入函谷關,並未經過戰鬥,猝遇章邯的進攻,立即大敗,東遁出關,暫屯集於曹陽(今河南省靈寶縣東十四里)。
    • 陳勝為了讓武臣去援救周章,承認武臣趙王的地位。三個月後,周文仍等不到救援,沿路敗退曹陽(今河南靈寶東)等地,在澠池被秦兵追擊,周文自刎;武臣只想割據一方,所以沒有派兵營救周文。武臣派韓廣北攻地,李良常山太原,張黶略上黨
    • 燕地的前燕國貴族、豪傑遊說韓廣稱王,韓廣於是自立為燕王;
    • 項梁會稽假守(代理太守)殷通,發會稽郡、吳中郡約8千子弟響應事變,自封為會稽郡守,任侄子項羽裨將,北上渡江作戰;
    • 當初許多郡縣的仕紳殺死郡守縣令,以響應陳勝,蕭何、曹參、樊噲、周勃等沛縣人聚集商議應如何面對。沛縣縣令聽從蕭何、曹參的意見,認為應該從天下大勢追隨陳勝、吳廣,於是縣令答應召回劉邦,派樊噲往召劉邦。劉邦至沛,而縣令卻突然反悔,打算將蕭、曹二人以反賊之名逮捕獻給秦國官員。此時,劉邦已縱放囚犯反秦起義,劉邦率約百人於沛縣城外射箭夾信,說服城內人誅殺縣令。蕭、曹二人、沛縣父老與劉邦裏應外合,將沛縣縣令殺死,正式宣佈沛縣加入反秦大旗下。沛縣反秦後,蕭、曹二人因地位較高,原被推舉為首領,但兩人卻有所顧忌,禮讓不肯當反抗軍首領,鄉中父老以占卜認為劉邦最適,因此曹參反擔任劉邦的中涓,輔佐劉邦起義。劉邦多次推讓後被眾人立為沛縣縣令,自稱沛公,徵發縣中約三千子弟,攻佔沛縣等地。劉邦起事後,曹參率軍攻擊胡陵(江蘇省沛縣龍固鎮)、方與,還守豐。秦泗水郡監「平」將兵圍豐,為曹參軍所破。接着劉邦命雍齒守豐,親率軍往東攻下薛縣,攻擊薛城西面的泗水守軍,泗水郡郡守「壯」戰敗逃到戚(今山東微山),不久為沛公左司馬曹無傷所殺。曹參又攻佔胡陵,率軍轉守方與。
    • 周市率兵攻下魏地,部眾都想立周市為魏王。齊、趙各派五十乘戰車,立周市為魏王。但周巿認為不符合道義,拒絕稱王,一定要擁立魏國宗室,於是到陳縣迎來了魏咎
    • 周市來攻方與(今山東魚台),雍齒佔據豐邑,歸降周市,曹參率軍攻之,不能攻下。
  • 前209年十月:周市在東方攻城略地,至狄縣田儋和從弟田榮田橫率領大批人馬,假裝要把一名犯法的家奴送到狄縣縣府去,讓縣令處死。但田儋到了之後就殺了縣令,自立為王,佔領整個齊地。
  • 前209年十二月:陳勝立魏咎為魏王,魏咎拜周巿為魏國國相。
  • 前208年正月:
    • 李良得常山後轉攻太原,遇秦兵阻斷井陘,無法進軍。李良尚有遲疑,乃回趙國求援。未到邯鄲,路遇武臣的姐姐。李良幕僚因而勸李良反趙,加上先前受秦兵招降,於是決定歸附秦,並追殺武臣的姐姐,又進兵邯鄲,殺死武臣,消息靈通的張耳和陳餘等人脫身後改立前趙國公族趙歇為趙王,定都信都,李良投奔秦將章邯;
    • 這時楚軍仍然在攻打滎陽。滎陽城池堅固,在丞相李斯之子三川郡郡守李由的堅守下久攻不下,陳勝徵召國內「豪傑」商議辦法,任命房君蔡賜上柱國。章邯兵鋒漸近,吳廣卻堅守、不理會,部將田臧認為應該與章邯決鬥,於是假借陳勝之命刺殺了吳廣,奪得兵權,陳勝只能承認既成事實,委任田臧為令尹。吳廣死後,軍心渙散。章邯率軍攻來,田臧率精兵西進至敖倉迎戰,兵敗被殺。隨後,章邯軍又接連擊破陳勝所屬鄧說伍逢部,鄧說逃跑,被陳勝誅殺;其後章邯率軍進攻陳地(今河南淮陽),上柱國蔡賜戰死。章邯又進兵進攻陳地以西張賀部,陳勝親自迎戰,但仍然失敗。陳勝敗退至下城父(今安徽渦陽東南),車夫莊賈殺害陳勝,隨即投降秦軍。陳勝自起兵稱王到最後被殺,總共有六個月。陳勝部將呂臣率蒼頭軍兩度收復陳縣,殺莊賈,葬陳勝於芒碭山,追諡「隱王」;
    • 這時陳勝的部將召平正在起兵爭奪廣陵,未能攻克。召平聽說陳勝被章邯擊退,不知去向,當時項梁在江東起兵,於是渡長江假託陳勝的命令,拜項梁為楚王上柱國,催促項梁迅速帶兵西進攻秦,項梁乃以八千人渡長江西進;聽聞陳嬰已下東陽,派使者欲和陳嬰一起西進,陳嬰以兵歸屬項梁。項梁渡淮河,黥布蒲將軍亦以兵歸附。共六七萬人,駐軍下邳
    • 陳勝的部下秦嘉在不明陳勝生死的情況下,在彭城(今江蘇徐州)自立為大司馬,擁立景駒為楚王,駐軍彭城東,欲距項梁。景駒在留地(今江蘇省沛縣東南)自稱「楚假王」,即代理楚王。劉邦欲往投奔,並借兵再度攻擊豐地,路上遇到了張良。曹參再破秦司馬夷軍,奪取碭、狐父、祁的善置邑。章邯的偏將司馬枿往北方進兵,拿下了楚地,在相地屠城,進兵碭郡。東陽寧君與沛公率軍,向西迎擊,在蕭邑之西與司馬枿交戰,不利,劉邦退回留縣休整,獨自出兵擊敗司馬枿獲得勝利,使秦軍退往碭縣東邊,三天攻下碭縣,再以周勃先登攻克下邑,回師聚兵於留邑,接着三天攻取碭郡,得兵五、六千人,此時劉邦約有九千士卒,曹參接連攻取下邑以西,至虞,追擊章邯的戰車騎兵。攻爰戚及亢父,先登。遷為五大夫。還軍攻豐邑,不能攻下;景駒稱王時,楚地人和齊地人都不知道陳勝行蹤,也不知道陳勝是生是死。景駒派遣公孫慶出使齊王田儋,邀請齊王出兵和楚軍一起擊秦,田儋拒絕。
  • 前208年四月:項梁以「陳王先首事,戰不利,未聞所在。今秦嘉倍陳王而立景駒,逆無道。」為由,進兵擊秦嘉。秦嘉軍敗走,追之至胡陵。嘉還戰一日,秦嘉敗死,其軍降,景駒逃走死於梁地;項梁已並秦嘉軍,駐軍胡陵,將引軍而西。章邯軍至栗,項梁使別將朱雞石、餘樊君與戰。餘樊君死、朱雞石軍敗,逃回胡陵。項梁於是引兵入薛,誅殺了朱雞石。項梁前使項羽別攻襄城,襄城堅守不下。等到攻克,皆坑之。還報項梁。項梁聞陳勝王定死,召集諸別將相會於薛縣商議後事。沛公劉邦率騎兵百餘人前往跟隨,項梁給予劉邦士卒五千人、五大夫等級的將領十人,劉邦反攻豐,拔之;雍齒逃亡魏國。
  • 前208年六月:
    • 居鄛人范增往說項梁,因楚人思念楚國先王,楚地流行「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之說,建議項梁立故楚後人為王,以爭取楚地民心,於是項梁聽從其言,求得楚懷王之孫熊心在民間牧羊。於是立之為王,仍號「楚懷王」,以順從民所盼望,史家稱楚後懷王,項梁自號為武信君;
    • 秦將章邯擊破陳勝後,進兵擊魏王咎於臨濟。魏咎派周市求救於齊、楚。齊派田巴、楚遣項它率兵跟隨周市救魏。章邯大破齊、楚軍於臨濟下,殺齊王田儋及周市,圍困臨濟。魏咎為民約降,約定自害以避免秦兵屠城,壯烈自焚而死。其弟魏豹逃到楚,楚懷王心予魏豹數千人,復徇魏地。齊田榮收其兄儋餘兵,東走東阿,被章邯追擊。齊人聞齊王儋死,乃立故齊王建之弟田假為王,田角為相,角弟田間為將;
    • 與原韓國公子橫陽君韓成一起投靠項梁的張良請求項梁立一位韓國的宗室後裔,令韓國復國,項梁選韓成為王,將數千士兵借予韓成,韓成遂於穎川一帶與秦軍展開游擊戰,但攻佔韓國舊地數座城池後,又被秦兵奪回。
  • 前208年七月:
    • 趙高獨攬朝政的行為招致了李斯等大臣的不滿,趙高得知後懷恨在心,於是決定陷害李斯。趙高屢次趁秦二世在與美女玩樂的時候,派人轉告李斯說陛下正好有空閒,可以進宮奏事。李斯於是就到宮門外求見,搞得秦二世大為掃興,趙高趁機向秦二世進讒言說李斯在朝廷外權利比皇帝還大,他參與了沙丘密謀卻因為地位待遇沒有得到提高而心生不滿,他真正的願望是想裂土封王。趙高又誣陷李斯的長子三川郡郡守李由與楚地的強盜陳勝等人有舊交,當盜賊經過三川郡時,李由只是守城而不出擊,又說他們之間有書信往來。秦二世於是派人調查李由與關東起義軍勾結的情況。李斯得知秦二世派人調查自己的消息後急忙上書彈劾趙高,指出趙高就是篡國弒君的子罕田常,秦二世看到奏書後不以為然,並將調查李斯的任務交予趙高。趙高將李斯投入大牢,並將其親屬賓客全部逮捕,又派人拷打李斯近千下,李斯不堪酷刑被迫招供。但李斯沒有自殺,他還想要通過上書打動秦二世。
    • 李斯的奏書呈上之後,趙高讓獄吏丟在一邊不上報,恨恨地說:「囚犯怎能給皇帝上書?」趙高又派他的門客十多人假扮成秦二世委派的御史、謁者和侍中,輪流覆審李斯。當李斯想翻供時,趙高就讓人嚴刑拷打。後來秦二世果然派人去驗證李斯的口供,李斯還以為是趙高的陰謀,不敢再翻供,在供詞上承認了自己的罪狀。趙高將判決書呈給秦二世,秦二世很高興地說:「沒有趙君,我幾乎被丞相出賣了。」趙高捏造了一整套李由謀反的罪狀,結果李斯被判處受五刑,在雲陽街市腰斬。李斯臨死前回頭對排行中間的兒子說:「我想和你再牽着黃狗一同出上蔡東門去打獵追逐狡兔,這又怎麼能辦得到呢?」然後與其子抱頭大哭,李斯父子隨後被殺,同時被誅滅三族,馮去疾馮劫自殺。以趙高為丞相,政事由趙高決定。[古 92]
    • 劉邦攻亢父。章邯包圍田榮於東阿。劉邦隨項梁率軍前往救援,曹參打敗了章邯軍,攻陷陳縣,劉邦及項羽繼續追擊秦軍至城陽,屠城,駐紮在濮陽東,再次和章邯軍交戰,打敗了秦軍。章邯軍再次聚集,守濮陽、環水。劉項聯軍離開,去攻定陶
  • 前208年八月:
    • 田榮擊逐齊王假,田假逃往楚國項梁軍中,田角逃到趙,在外的角弟田閒以前是齊將,不敢歸國。田榮乃立儋子田市為齊王,榮為相,田橫為將,平齊地;田榮要楚國殺掉田假、趙國殺掉田間。楚國與趙國都不理會,所以田榮與楚國結怨,也與趙國結怨。
    • 項梁從東阿出發,向西,等到達定陶,再破秦軍。曹參取臨濟,往西攻擊到雍丘,與秦軍戰,大破秦兵,五大夫曹參從劉邦攻殺丞相李斯之子李由。項羽等又斬李由,更加輕視秦國,有驕色。項羽、沛公還師攻外黃,未下;項羽亦無視宋義諫言,還派遣宋義出使齊國;秦果悉起兵增援章邯,擊楚軍,大破之定陶,項梁敗死。
  • 前208年九月:
    • 項羽、劉邦攻陳留時,聞定陶之役中章邯擊殺項梁,士卒驚恐。劉邦、項羽及呂臣徏楚懷王從盱台遷都彭城。呂臣軍駐彭城東,項羽駐軍彭城西,劉邦駐軍碭城;
    • 魏豹下魏二十餘城,楚懷王心立豹為魏王;其後,楚後懷王遷都彭城,並將項羽、呂臣等諸軍的兵卒收歸自己率領,命沛公劉邦為碭郡首長,封武安侯,率領碭郡的軍隊。又封項羽長安侯,建國於魯,號稱「魯公」。呂臣為司徒,其父呂清為令尹;
    • 章邯破項梁後,北上攻趙,大破之。張耳與趙王歇退守巨鹿城,向楚求援,爆發鉅鹿之戰。趙國數向楚王請求救兵。楚王以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次將,范增為末將,北上救趙。而沛公率軍西攻秦兵。懷王與將軍們約定,誰先進入關中,就可以在關中稱王,但當時秦兵強大,常乘勝逐北,諸將都認為西入關攻秦沒有好處,都不願去,只有項羽因為叔父項梁之死,非常有意願入關攻秦。但楚後懷王及其他諸將都認為項羽為人不可取,為了報叔父之仇一定會屠城,不讓項羽參加西征,於是沛公獨領軍西征。
  • 前208年十月:
    • 田榮要求項梁交出田假,項梁拒絕,田榮於是拒絕派兵援楚,自此齊楚兩軍交惡;副將田都叛田榮,助楚救趙,燕將臧荼皆往;劉邦率軍西征,收項梁、陳勝散卒,由碭郡到達成陽,與槓里的秦軍僵持,擊敗了王離所率之秦軍,接着在成武南攻王離及東郡尉,大破之,揭開了楚軍反攻的序幕,並為宋義軍的前進,掃除前方障礙做了貢獻;
    • 宋義率領楚軍行至安陽(古地名,今山東曹縣東南或今安陽),就按兵不動,滯留四十六日。項羽急欲攻打秦軍,為陣亡的叔父項梁報仇雪恨,便催促宋義發兵,宋義不聽,反譏項羽有勇無謀,還下令軍中:「有猛如虎,狠如羊,貪如狼,強不可使者,皆斬之!」諷刺要殺死項羽。宋義派遣其子宋襄到齊國當相邦,親身送行到無鹽(古縣名,今山東東平縣東),飲酒作樂。當時天氣寒冷,天降大雨,士卒飢寒不堪,項羽利用這一點激起了士兵對宋義之不滿。
  • 前208年十一月:在宋義按兵不動之第四十七個早晨,項羽朝會宋義,即入其帳中,斬其頭示眾。項羽隨即向士卒宣佈:「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籍(項羽)誅之!」(宋義和齊國串通,意圖背叛楚國,楚後懷王密敕我殺宋義!)。諸將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軍誅亂。」桓楚攜宋義父子首級報告楚後懷王,懷王只好任命項羽為上將軍,率兵救趙。趙軍陳餘使五千人先嘗試秦軍,全軍覆沒。當時,齊師、燕師皆來救趙,趙軍張敖[1]亦北收兵,得萬餘人,皆壁陳餘旁,未敢擊秦。秦軍兵力有王離軍二十萬與駐守糧道的章邯軍二十萬,楚軍只有五萬,兵力遠遠少於秦軍。仔細考察形勢後,項羽決定先派英布、蒲將軍率兩萬楚軍渡漳河,襲擊秦軍運糧甬道,獲得幾場小勝,令王離軍乏食,並使章邯軍疲於奔命,而能對王離軍各個擊破。
  • 前208年十二月:
    • 劉邦還至栗,遇到楚軍的將領「剛武侯」(封號,姓名不詳),劉邦奪取了「剛武侯」的部隊,收編了四千餘人,與魏國將軍皇欣、申徒武蒲之軍合攻昌邑,未下,只好繞道至高陽。同期王離敗給劉邦,後來聽章邯之令去圍鉅鹿;
    • 項羽親率全軍渡河,並下令打破炊具,鑿沉舟船,每人只帶三日乾糧,餘者焚之,以示拚死一戰之決心。楚軍在項羽身先士卒激勵下士氣高漲,作戰十分勇猛,一舉擊破了秦軍勇將蘇角的軍團,迫使章邯軍潰退並撤走了對王離軍後背的支援。此時項羽馬不停蹄翻身再戰王離、涉間之長城軍團,九戰九捷。當時一個楚軍能殺十個秦軍,而項羽又親自奮勇廝殺激勵士卒,「又羽兵呼聲動天地」,終使秦軍大敗,秦將蘇角陣亡。
  • 前207年正月:王離被俘,涉間拒降自焚而死。
  • 前207年二月:諸侯聯軍以兵力絕對優勢再擊敗章邯的偏師,章邯軍退卻;劉邦在昌邑遇彭越,與彭越軍合攻昌邑,未下。在高陽,酈食其酈商兄弟來投奔,酈食其勸說劉邦襲陳留,掠奪秦兵的糧食,因此封酈食其為廣野君,然後劉邦與酈商一起攻擊開封,卻攻不下,只好繼續向西前進。
  • 前207年三月:劉邦來到陳留西約30公里的開封,與秦大將趙賁大戰,大破趙賁。又在白馬曲遇大破秦將楊熊,楊熊逃到滎陽,秦二世遣使斬殺楊熊示眾。
  • 前207年四月:章邯派司馬欣咸陽請求援兵,但趙高不允,並派人追殺司馬欣;劉邦拿下轘轅後,劉邦率領軍由轘轅攻進了洛陽盆地。這時候,趙國的別將司馬卬正想渡過黃河,進入函谷關。劉邦就向北拿下平陰,截斷黃河渡口,向南進軍,與秦軍在洛城東方戰鬥,再次大破趙賁大軍。
  • 前207年五月:司馬欣回到軍營後告訴章邯,朝廷已被趙高控制,「將軍有功亦誅,無功亦誅。」
  • 前207年六月:項羽楚軍大敗秦軍於三戶津和污水;劉邦與南陽郡守呂齮交戰,攻取南陽郡,呂齮逃到宛城,劉邦想要放棄追擊,但張良說如此將會腹背受敵,一定要先破宛城,劉邦於是攻擊宛城,呂齮本來要自刎,他的舍人陳恢建議投降,呂齮答應了,劉邦封呂齮為「殷侯」,封陳恢食邑一千戶,然後劉邦繼續西進,所經過的城紛紛歸順。
  • 前207年七月:章邯擔心趙高迫害,遂與司馬欣、董翳率秦軍約20萬眾於殷墟向項羽投降;劉邦到了丹水的時候,秦國的高武侯戚鰓、襄陽侯王陵也在西陵投降了,劉邦於是回過頭來攻打胡陽,遇到了番君吳芮的副將梅鋗,就跟梅鋗一起拿下了析縣酈縣。劉邦派遣甯昌出使秦地。
  • 前207年八月:中丞相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秦二世曰:「馬也。」秦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群臣皆畏趙高,莫敢言其過。成語「指鹿為馬」由此而來。之後,秦二世乃出居望夷宮。過三日,因秦二世派使者責問趙高關東盜賊的事情,趙高心中大為恐懼,遂與其婿咸陽閻樂以及弟弟趙成合謀,決定殺死二世,立子嬰為帝,遂派弟弟趙成作為內應,聲稱有盜賊作亂,命閻樂發兵抓捕盜賊。閻樂率吏卒一千多人包圍望夷宮,殺死衛令後攻入宮中,逼胡亥自殺,史稱望夷宮之變。臨死前秦二世說寜願只當一位萬戶侯或平民百姓,閻樂皆不准,秦二世只可自殺,時年24歲,以平民之禮葬於杜南宜春苑中。趙高刺殺了秦二世之後,派人向劉邦說,願意割地給劉邦,劉邦認為有詐,而且趙高奸詐不可信,非但不答應,還處死了秦使者,同時加快攻擊的腳步,用了張良計謀,派酈生陸賈去遊說、行賄武關的秦將,卻乘機偷襲武關。劉邦攻武關之後,在經過連續機動後,攻破秦國的東南門戶,位於丹水河谷的險要武關,秦王子嬰即位,隨即刺殺趙高,並發動關中所有軍隊並派大軍據守蟯關。
  • 前207年十月:
    • 藍田之戰中,劉邦擊敗秦軍最後一支大軍,入秦。秦廷大為震動,劉邦最後抵達霸上。子嬰駕素車白馬於軹道投降,劉邦反對眾將的建議,不願處死子嬰,只把他俘虜而已。劉邦見到秦國皇宮中富裕堂皇,想要入住秦宮中享受榮華富貴,為樊噲、張良所諫阻。於是劉邦乃下令封閉秦王的王宮府庫,還軍霸上,而蕭何等則收了秦朝之地圖、戶籍資料等。劉邦召見咸陽附近的父老、豪傑,慰勞他們說:你們忍受秦朝苛法已經很久了,然後與他們約法三章,把苛法全部廢除,並令吏人仍守舊職。同時也拒絕了秦人犒勞。劉邦此舉,大得秦人民意,唯恐劉邦將來不為秦王。有人告訴劉邦說:「秦國是六國的十倍富裕,地形易守難攻。聽說章邯投降項羽,項羽要讓章邯到關中稱王,章邯一來,你就沒得稱王了,趕快守住函谷關,不要讓諸侯進兵。」劉邦採納提議,命人守函谷關。
    • 齊國副將田都、田安背叛齊王田榮。
  • 前207年十一月:項羽擔心秦降兵生變,於是命楚軍在一夜間在新安城南(今河南省三門峽市義馬市二十里鋪村一帶)坑殺掉降兵二十餘萬人。項羽率諸侯聯軍進至函谷關,聞劉邦已定關中並派人守住了關口,大怒,下令黥布等攻破函谷關直入。劉邦大懼,乃退出咸陽,紮營灞上。劉邦的部下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向項羽說「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為相,珍寶盡有之。」項羽大怒。當時項羽統率四十萬軍隊,而劉邦只得十萬人。范增遊說項羽鏟除劉邦,項羽在鴻門(今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新豐鎮鴻門堡村)宴請劉邦,范增於席間命項莊借表演劍術為名,意欲刺殺劉邦,後世稱此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但項伯起身保護劉邦,而劉邦言詞又甚懇切,再加上張良樊噲衝進來遊說項羽,項羽最後顧及與劉邦的結義之情與諸侯的威脅,不聽從亞父范增之計,放歸劉邦,後世稱此宴為「鴻門宴」。
  • 前206年二月:項羽尊楚後懷王為楚義帝,徙義帝於江南,都
  • 前206年三月:
    • 項羽進入咸陽後,殺秦王子嬰,焚咸陽秦宮室,大火維持三個月,他經過的地方「無不一片廢墟」,關中人民對他大為失望,不得民心。這時韓生勸說項羽留駐關中,可成就霸業。項羽沒有留在關中的打算,當時秦宮皆以燒而殘破,又思東歸,他說:「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此為成語衣錦還鄉和錦衣夜行的由來。韓生則因為項羽不留關中,批評項羽:「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聽人說楚國人像是戴帽子的彌猴,果真如此。)項羽聽說後很生氣,烹殺了他。
    • 之後項王使人致命懷王,請示如何分封領地。懷王曰:「如約。」即先入關中的劉邦為關中王。項羽不服,乃尊懷王為楚義帝,欲自己稱王,並分封各路將相:「天下初發難時,假立諸侯後以伐秦。然身被堅執銳首事,暴露於野三年,滅秦定天下者,皆將相諸君與籍之力也。義帝雖無功,故當分其地而王之。」(天下初發難時,我們暫立六國諸侯後代(即懷王)為王伐秦。然而親身披甲執銳起義,戰場奮戰三年,滅秦定天下的,是各位和我的力量啊。不過,義帝雖無功,我們還是分地讓他稱王。)諸將皆曰:「善。」之後自立為西楚霸王,領有梁國、楚國九郡,定都彭城(今江蘇徐州),儼然天下共主,分封群雄。
    • 項羽為了困住劉邦,違背懷王所定「先入定關中者王之」之約,假稱巴蜀亦屬關中,改立劉邦為漢王,領有漢中三郡四十一縣,定都南鄭。然後他把華夏大地分封給各路反秦將領,三分關中之地,封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塞王,董翳為翟王,史稱三秦,其餘群雄各有參差。漢王劉邦對此次分封不滿,想要進攻項羽,被丞相蕭何阻止。也大概在此時,為項羽帳下執戟郎的韓信因不受重用而棄楚投漢,日後成為楚漢戰爭中極關鍵的人物。項羽分封諸侯後即罷兵裁軍,東歸彭城。不久項羽把義帝流放至長沙國郴縣,暗命英布在半途殺死他,以報義帝不遣他入關的仇怨;
    • 一年半前楚國沒有應田榮要求交出田假,田榮因此與楚國交惡。田榮拒隨從項羽率軍入關,故而沒有得到分封;齊王建的孫子田安十二月時攻克濟北郡,隨項羽入關中,所以被封濟北王;項羽把齊地一分為三,封田都為齊王,把齊王田市徙為膠東王。這引起田榮對項羽封王方案極為不滿,率軍驅逐齊王田都,並阻止齊王田市離開臨淄膠東國就任膠東王。田市害怕項羽怪罪,悄悄到了膠東。
    • 趙國舊大將軍陳餘與國相張耳在鉅鹿之戰結怨而去職,將兵權讓給張耳,歸隱南皮。項羽分封時聞陳餘賢,與張耳一體有功,但未從入關,因此僅將南皮附近三縣封與陳餘。陳餘見張耳為王,而自己功勞與張耳相當,卻僅得南皮三縣,對此十分不滿。
    • 初項梁立韓公子成為韓王,張良為韓相國。項羽封諸侯,韓王成仍為韓王,但是項羽以韓成曾遣張良跟隨劉邦,而韓王成又無功,故不讓韓成赴。項羽東歸,韓王成被帶至彭城。
    • 項羽分封時雖據梁國為己有,但梁地時有義軍首領彭越有眾萬餘,彭越未從入關,故亦無分封,無所屬。田榮除資助陳餘外,亦封彭越為齊國將軍,令其在梁地起兵破楚。項羽派蕭公角擊梁,彭越大破楚軍。而在齊趙北方,故燕王韓廣亦不願徙王遼東,項羽所封之燕王臧荼擊殺韓廣,並王遼東。齊趙之反,使得楚國受到威脅,於是項羽決定北伐田榮。
  • 前206年五月:田榮起兵反抗項羽,率兵攻打田都,田都奔楚。
  • 前206年六月:田榮率兵擊殺田市。
  • 前206年七月:
    • 田榮擊殺濟北王田安,兼併三齊之地,自立為齊王;陳餘派夏說為使者使齊借兵。田榮又借兵給陳餘,令陳餘擊敗張耳,重迎趙王歇復為趙王。趙王歇感念陳餘,封陳餘為代王。趙王歇弱,因此陳餘不歸代國,自稱趙國太傅,繼續輔趙,陳餘派夏說以代國國相身分,留守代國;
    • 項羽因疑忌韓成,貶他為穰侯
  • 前206年八月:
    • 項羽聞劉邦襲取關中,於是殺韓王成,迫使張良逃亡投奔劉邦;立親信故吳令大夫鄭昌為韓王以拒漢。
    • 項羽分封後數個月,形勢就陷入一片混亂。項羽所確定的新秩序基本上被打破。同時項羽攻齊,向九江徵兵,英布不從,引發項羽不滿,項羽數遣使責英布;
    • 在齊地田榮兼併三齊之時,劉邦在漢中也為攻襲三秦做準備。劉邦入漢中,項羽給予劉邦三萬士兵。劉邦依張良計,入南鄭時燒毀棧道,以防被偷襲和向項羽示意無外侵的意願;項羽帳下的執戟郎中韓信亦在此時從項羽軍中逃出,投靠劉邦,但沒有被重用,僅任連敖,後坐法當斬為滕公夏侯嬰所救。夏侯嬰與之交談,知其有才能,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拜韓信為治粟都尉。韓信自覺不能受到重用,欲離去另尋明主,蕭何聽聞後連夜苦追,人稱「蕭何月下追韓信」故事。蕭何再次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拜韓信為大將軍,統領三軍。
    • 劉邦用韓信的計謀,但受阻於陳倉,所幸趙衍指出一條小道。劉邦沿着這條小道進入關中,趁項羽北攻田榮時,突然出現在三秦舊將面前,在好疇擊潰章邯,最後圍困章邯於廢丘。隔年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被迫向漢王劉邦投降。之後幾個月,劉邦率領漢軍攻取隴西北地上郡。這樣,三秦除章邯困守的廢丘之外全部歸漢;而此時因項羽殺韓王成,張良間行歸漢,派人遺書項羽,稱「漢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復東。」項羽以故無西意,而北擊齊;
  • 前206年九月:劉邦略取關中時,命令薛歐王吸出武關,與王陵聯合,迎接劉太公呂后於沛。
  • 前206年十月:漢王拜韓王信韓國太尉,令其循韓地,並許之若定韓地則拜其為韓王。韓信循韓地,下十餘城,項羽所立之韓王鄭昌降,十一月漢立韓王信為韓王。漢王劉邦進至陝(今河南陝縣),漢軍取得關中與韓地,站穩腳跟,開始準備東進。

楚汉争霸(西楚)编辑

  • 前205年一至三月:劉邦東攻,迫降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河南王申陽。劉邦渡臨晉魏王豹率兵跟從,破河內,虜獲殷王司馬卬,南渡河,直抵雒陽。劉邦聞項羽命英布刺殺楚義帝,為義帝發喪,號召天下王公反抗項羽。劉邦部將張良陳平韓信呂澤張耳夏侯嬰樊噲以及五諸侯軍,至外黃,擊敗楚將程處、王武,彭越率三萬人歸附劉邦,劉邦封彭越為魏國國相,攻打梁地,派樊噲北上攻打鄒縣魯縣薛縣瑕丘,以阻止項羽從齊國南下,向東攻打下邑、派呂澤駐守,下邑在蕭縣西面不遠,蕭縣在彭城西面不遠,項羽南下救援彭城必經蕭縣,這樣,如果項羽回援彭城,呂澤可以與劉邦東西兩面夾擊項羽。與北路軍曹參灌嬰會合,進攻碭縣、蕭縣,攻取彭城;項羽率大軍伐齊,田榮兵敗,逃至平原縣,被平原人殺死。項羽立齊襄王之子、齊王建之弟田假為齊王,但項羽暴虐,使齊地降而復叛。田假被田榮之弟田橫擊敗,再投楚國,被項羽所殺。田橫收復失地,立田榮之子田廣為齊王,自為相,繼續抗楚,項羽因此深陷齊地而無暇抽身。
  • 前205年四月:
    • 劉邦與諸侯聯軍號稱五十六萬人,趁虛直搗楚都彭城。此時彭城由項羽軍師範增守備,面對敵眾我寡的不利態勢,范增決定不死守彭城。數周后,在給予漢軍以極大殺傷後,范增主動率大量楚軍有生力量撤出彭城。雖只得了一座空城,但以劉邦為首的各諸侯卻以為他們取得了大勝,開始麻痹大意起來。入城後,漢軍盡收貨寶美人,夜夜笙歌。聯軍日夜歡飲,軍紀敗壞,戒備鬆弛。項羽聽聞這一情況,決定出奇兵制勝。他命部屬留守齊地,親率三萬精兵南下,令士卒銜枚,馬蹄裹布,由曲阜經胡陵,到蕭縣。項羽仔細考察形勢後,決定繞到彭城西邊,也就是從劉邦攻入彭城,防禦最薄弱的方向從背後予以奇襲。
    • 項羽行軍電光石火,先擊敗魯縣的樊噲,呂澤不及回防。項羽在早晨向彭城劉邦的數十萬漢軍發動進攻,至中午大破漢軍,韓信等各路漢軍潰敗,敗退至谷、泗水,被殲十餘萬人。楚軍收復彭城後一刻不停,繼續追殺,漢軍敗走,楚軍又緊追不捨至靈壁東邊的睢水上(今安徽淮北市西),漢軍被楚軍迫下河,溺斃十餘萬人,使得睢水被屍體阻塞,河水一度斷流。此時楚軍已經包圍劉邦三層,然而突然大風西北而起,飛沙走石,天昏地暗,楚軍大亂,劉邦趁機與數十騎逃走。太公呂后為楚軍所獲。此一大敗讓漢軍元氣大傷,盡失原本佔領關中與韓地的優勢,退守滎陽。
    • 敗逃的劉邦讓繒賀擊楚,阻止了楚軍進攻。劉邦還派曹參平定了程處在燕縣的叛亂,楚柱天侯在衍氏的叛亂,樊噲在彭城之戰前失了魯地,戰後再次取得魯、梁一帶之地,最後灌嬰、靳歙、曹參、樊噲在「軍於滎陽」,即在滎陽會合;諸侯見劉邦潰敗後,重新投奔項羽,連塞王司馬欣和翟王董翳也入楚為將;
    • 魏王豹藉口親人有病,重返魏地,重新歸順項羽,封鎖蒲阪,起兵反對劉邦。劉邦派出酈食其遊說,不成,派韓信曹參攻打魏國,合擊魏國都城安邑。不久,魏王豹駐兵蒲阪,堵塞臨晉。曹參以代理左丞相的身份分別與韓信各率軍向東攻魏國,在東張大敗孫遫的軍隊。曹參率軍大敗魏王親自率領的軍隊,魏豹逃跑到武垣,被漢軍活捉。取平陽,得魏王母妻子,盡定魏地,凡五十二城;
    • 漢王劉邦以殺死張耳向趙國太傅陳餘結盟,陳餘發現漢王劉邦並沒有殺張耳,趙兵退去反與漢為敵,於是韓信與曹參請求率兵精兵三萬向北進攻陳餘及其所扶植的趙王趙歇,漢王劉邦派張耳同行。時呂后兄周呂侯將兵居下邑;
    • 劉邦在下邑收集散兵後,到達虞(今河南虞城縣),派隨何出使九江,隨何成功遊說九江王英布投漢。項羽不得不派龍且分兵攻打英布,牽制了項羽的後方,後漢軍往彭城東南邊的靈壁潰散,劉邦向西撤退,首先去了下邑與周呂侯呂澤會合,然後向南接應敗兵,在碭縣駐紮,戰敗後劉邦及時穩住陣腳,防止了大軍繼續潰散。
  • 前205年五至十二月:劉邦回到關中。周勃圍攻廢丘,雍王章邯在抵抗了十個月後兵敗自殺。接着劉邦稍收士卒,韓信收攏殘兵敗卒與劉邦會合,再加上蕭何亦動員關中老弱和未傅者,都到滎陽助軍。劉邦命灌嬰重組建秦舊騎兵李必、駱甲為副將,劉邦便拜灌嬰為中大夫,令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輔佐灌嬰。李必、駱甲兩人訓練騎兵,劉邦又派人去沛縣找到了彭城之戰失散的劉盈和魯元公主。劉邦回到櫟陽,進行整頓,立劉盈為太子。時關中爆發饑荒,劉邦令關中民移民至漢中、巴、蜀。同時,英布與龍且、項聲戰爭,不得勝利,與隨何往見劉邦,楚軍盡取九江,龍且、項聲也回到了項羽身邊。項羽率領楚軍亦追擊而至,劉邦指揮諸軍並且讓灌嬰率領漢軍騎兵於「京縣」(今河南鄭州滎陽豫龍鎮京襄城村附近)、「索亭」(今河南滎陽索河街道)之間擊敗項羽統領的楚軍,將楚軍擊退到滎陽以東。但最終項羽攻克並長期佔領滎陽。京索之戰,漢軍穩住陣腳,楚軍也無力突破漢軍防線進攻關中。雙方從此開始在滎、成一帶拉鉅,戰爭進入相持階段。
  • 前204年前半年:
    • 劉邦率領靳歙、周緤等漢軍主力,從邯鄲北上攻打襄國,又命令韓信與張耳繼續率兵攻井陘,趙歇命成安君陳餘聚兵於井陘口迎擊;當時,趙軍號稱有二十萬,且先扼守住通向趙國的路口,居高臨下,以逸待勞;漢將靳歙兵出河內,擊趙將賁郝於朝歌,破之。又隨劉邦進擊安陽以東,下七縣;別將攻趙軍,虜兩司馬,得趙軍二千四百餘人。接着劉邦對邯鄲發起進攻,破趙軍,攻下邯鄲。漢將靳歙破趙軍於平陽,攻下鄴;
    • 井陘方面,趙國謀臣李左車主張將韓信的隊伍逼到崎嶇難行的井陘口,趙軍深溝高壘堅守,不與漢軍正面交戰,再派三萬精兵繞到敵後切斷漢軍糧道,圍困漢軍,使之因糧草不濟而敗。但陳餘認為韓信兵少而疲,而且南路還有漢軍總指揮劉邦率領主力進攻,北路還有陳豨會師,如果漢軍三面夾擊那是進退兩難。陳餘於是決定佔據有利的地形,遵從兵書上「倍則戰」的道理,正面與漢軍交鋒。韓信探知李左車的計策沒被採納,陳餘有動搖之心後,就放心率軍進到離井陘口三十里遠地方紮下營來。半夜時點兩千輕騎,命每人帶一面漢軍紅旗,乘天黑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囑咐他們一見到趙軍傾巢而出就偷入敵營,換上漢軍旗幟;在明方面,韓信在綿蔓河畔設背水陣,令漢軍主力全部到井陘口的河邊背水列陣,以更增陳餘的輕敵之心;
    • 首先,韓信向趙軍叫陣。陳餘見中路韓信張耳偏師兵少,南路還有漢軍總指揮官漢王劉邦率領靳歙周緤灌嬰周勃召歐盧綰劉賈漢軍主力進攻並且攻下都城邯鄲,代地北路又有曹參陳豨會師漢軍,萬一漢軍三路包夾將對自己不利,於是率輕騎銳卒蜂擁而出,欲生擒韓信。韓信接戰不久後詐敗,假裝逃得連戰鼓和旗幟都來不及帶。陳餘見此情景,當即下令全營出擊,直逼漢陣。這時預先伏下的兩千輕騎則乘機攻入趙軍空營,遍插漢軍紅旗;漢軍因背河而戰,無路可退,人人咬緊牙關拚命,與趙軍殊死決戰。雙方廝殺半日有餘,趙軍仍未能獲勝,於是打算退兵。誰知一退到營前突然發現營壘已插滿漢旗,趙軍以為漢軍已經捉了趙王和他的將領,隊形立時大亂,兵士四散逃命。這時退到水邊的漢軍掉回頭來趁勢反擊,配合關內的漢軍兩面夾擊,趙軍大敗,陳餘被斬於泜水上,李左車被俘;
    • 趙王歇逃到襄國,劉邦與張耳、韓信南北夾擊襄國,攻破襄國會合,殺趙王歇。韓信又請求劉邦立張耳為趙王鎮撫趙國,劉邦同意封張耳為趙王。周勃、召歐等繼續平定恆山鉅鹿、燕國。韓信聽從李左車建議,派人出使燕國,成功遊說燕王臧荼降漢。項羽遣騎兵渡河爭奪趙地,唐厲在武城打敗楚軍。韓信張耳繼續平定趙國余寇。劉邦、靳歙、周勃、曹參等返回敖倉,此前英布被龍且與項聲打敗,與隨何歸漢,此時英布正式歸降劉邦,漢營便調走他旗下的兵到滎陽抵抗楚軍。
    • 楚漢雙方在滎陽、成皋(今河南滎陽汜水鎮)。劉邦築通道以取敖倉(在成皋,為秦所建之糧倉)粟濟軍。這樣,楚漢雙方在此對峙了一年多。項羽屢次侵奪甬道,漢軍乏食,劉邦向項羽求和,請割滎陽以西為漢地,項羽不同意。當時為項羽出謀劃策的主要是亞父范增,陳平用計離間項、范,項羽果然中計懷疑范增,范增怒而辭歸,中道病死,項羽失去臂助。
  • 前204年七月:
    • 韓信與張耳已經基本平定趙國的反抗,駐軍在修武,於是劉邦六月從滎陽出發,七月出成皋向東渡過黃河,單獨與夏侯嬰跑到了修武的張耳軍中,一大早自稱漢朝使者,進入趙軍的軍營。張耳、韓信還沒起床,劉邦徑直進其臥室,奪取了他們的印信兵符,召集諸將並調動諸將的位置。等張耳、韓信起床後才得知劉邦來過,不禁大驚失色。漢王奪了兩人的軍隊,命令趙王張耳備守趙地,任命韓信為趙國丞相,下令讓韓信收集沒有調到滎陽的趙兵繼續東進攻打齊國。劉邦帶着韓信的軍隊增援前線,又離開滎陽攻打楚國的後方,命令靳歙擊斷楚軍從滎陽至襄邑的糧道,命令灌嬰擊斷了楚軍從陽武至襄邑的糧道,離開滎陽;
    • 漢軍攻打楚國後方的二號大本營:魯縣,並留下御史大夫周苛,樅公、韓王信等人守滎陽,劉邦與灌嬰、靳歙、丁復等人攻打魯縣項冠。
  • 前204年八月:項羽猛攻滎陽,負責守滎陽的御史大夫周苛以魏豹是反覆之人,難與共守城,殺了魏豹。隨後項羽便攻破了滎陽,殺了御史大夫周苛、樅公,俘虜了韓王信。
    • 灌嬰率漢軍首先進攻楚的魯地,大破楚將薛公杲於魯北。南下再破薛郡長,攻博陽,進軍至下相,奪取取慮、僮、徐等縣。接着渡過淮河,進至廣陵(今江蘇揚州),盡降楚之城邑。但項羽很快派項聲、薛公、郯公奪回淮北。彭越率軍渡睢水,灌嬰回師復渡淮,在下邳大破項聲、郯公軍,斬薛公,奪取下邳。接着追擊楚軍,破楚軍於平陽(南平陽,今山東鄒城市),回師還攻並佔領彭城,虜楚柱國項佗、降留、薛、沛、酇、蕭、相。攻苦、譙,再次俘獲亞將周蘭
    • 項羽再破成皋,至鞏縣,直逼洛陽,劉邦完全平定魯城,得知滎陽與成皋已失,不得不渡河北走修武。劉邦命令靳歙丁復等單獨攻打楚國後方,丁復在彭城打敗龍且,後來靳歙攻下繒、郯、下邳、蘄、竹邑,幾乎包圍彭城,同時劉邦自己與灌嬰回前線,劉邦去洛陽抵擋楚軍的攻勢,但楚軍勢頭正盛,漢軍兵力不夠,劉邦再令灌嬰返回邯鄲,帶走了一部分韓信的軍隊來支援前線,在燕縣打敗楚將王武,在白馬津打敗楚將桓嬰,渡過白馬津,至河內,南渡黃河回到洛陽。劉邦與灌嬰回洛陽抵擋項羽,項羽被漢軍在鞏義阻擊無法再向西。而鞏義就是楚漢戰爭楚軍向西所能達到的極限;
    • 項羽已經拿下額滎陽、成皋,進軍至鞏縣,漢軍與楚軍在洛陽東邊的鞏縣交戰,楚軍戰敗,把項羽抵擋在洛陽附近的鞏縣不能西進,劉邦穩定洛陽的局勢後,回到小修武;項羽被漢軍阻擊在鞏義,卻傳來了彭越擊斃楚軍薛公的消息,項羽於是放棄鞏義前線,楚軍退守成皋,據險堅守,漢軍攻之不下,一時無法奪回成皋;項羽猛攻洛陽敖倉,劉邦命令灌嬰去邯鄲調韓信軍回敖倉堅守,任命灌嬰接任御史大夫之職,接替被項羽所殺的原御史大夫周苛;劉邦在拖住項羽同時,另派數路漢軍分掠楚地,從後方包抄項羽;
    • 劉邦產生了放棄攻打成皋,退守鞏縣與洛陽的念頭,酈食其勸劉邦不要退卻,向劉邦說明敖倉的重要性,因為放棄成皋與滎陽意味着放棄敖倉。酈食其說:「楚人拔滎陽,不堅守敖倉,乃引而東,令適卒分守成皋」,因為此時靳歙、丁復、傅寬等正在掃蕩楚國的後方,項羽不得不分兵攻打他們解後方之急,因此不能全力守成皋與敖倉,務必奪回成皋與滎陽,並堅守敖倉,取得戰略上的優勢,向諸侯昭示天下形勢。他指項羽與齊王田廣及齊相田橫有殺父殺兄之仇,故有信心說服齊國與漢結盟,於是自請出使齊國,勸說齊王降漢。劉邦接受酈食其的建議,讓他出使齊國勸說齊王降漢。
    • 齊王田廣與齊相田橫同意和漢王共同對付項羽,於是田橫解除了戰備,設宴大事慶賀。當時二人見劉邦已經派出酈食其,所以安心下來,把歷下的守軍撤走。韓信當時向東攻擊,尚未渡過平原津時,得知酈食其成功說服齊國。韓信於是打算停止進兵。但由范陽來的蒯通以劉邦從未下詔退兵為由,勸韓信應該繼續執行劉邦已經下達的命令,將齊國的軍事力量徹底消滅掉,又認為酈食其一介書生,竟能憑三寸不爛之舌說下齊國七十多座城池,恐怕韓信的功勞比不上酈食其,不可讓酈食其獨取降齊之功。於是韓信跟從他的計謀,襲擊齊國;韓信引兵東進,攻入齊國,齊國叛漢,攻打楚國後方的靳歙與丁復不得不停止進攻,回到前線,劉邦派灌嬰、曹參、陳武等支援韓信,攻打齊國。田橫、田廣得知韓信仍然攻齊後認為是酈食其出賣了他們,威脅酈食其去勸退韓信,酈食其明白了眼前的田廣、田橫並不是真心歸降劉邦,只是假意的投靠,大罵:「幹大事的人不拘小節,成大德的人不需辭讓,老子不會幫你們遊說的!」於是田廣與田橫立即烹殺了酈食其;灌嬰、曹參等到達齊國,攻下歷城,齊師大敗,田廣引兵向東撤退,並向項羽求援,其後逃往高密途中逝世。項羽派龍且援齊,韓信軍與陳武軍,蔡寅軍,丁復軍,王周軍,陳涓等漢軍全殲了龍且率領的援齊楚軍和田廣的聯軍,龍且戰死;田橫自立為齊王,灌嬰在嬴縣打敗田橫,田橫於是投奔魏國彭越,曹參留在齊國繼續平定齊國頑軍;
    • 項羽決定第二次東征彭越,部署針對韓信的黃河防線。劉邦此時在成皋城裏,利用項羽向東對付韓信、彭越的時機,一舉殲滅成皋東邊汜水河東岸的楚軍曹咎部堡壘。成皋在汜水西,汜水東依次有楚軍曹咎部堡壘、滎陽。漢軍小部隊東渡汜水挑戰曹咎部楚軍堡壘,曹咎出戰,漢軍佯敗到汜水西,曹咎渡兵汜水向西追擊漢軍,楚軍士卒半渡,漢軍突然攻擊,大破楚軍。楚軍大司馬咎、長史兼塞王欣皆自剄汜水上;
    • 劉邦採用郎中鄭忠之策,派將軍劉賈、盧綰將卒二萬人、騎數百,由渡白馬津,進入楚地佐助彭越。漢軍與彭越聯軍燒掉楚軍積聚的糧草,使楚軍補給無法保障,前方士疲糧絕。楚軍回擊劉賈,劉賈堅守不出不與楚軍交戰,與彭越互相呼應;而英布在楚國後方九江攻城略地,劉賈、盧綰也配合英布作戰。靳歙深入楚軍後方,平定楚國大片領土,東至平定繒、郯、下邳,南至蘄、竹邑,擊敗項悍於濟陽,從後方包圍項羽。灌嬰在淮北大破楚軍最後一支主力項聲軍團,攻下西楚都城彭城。對楚軍實現了戰略包圍,使項羽的處境更趨困難。漢軍士氣大盛,糧草充足,而楚軍士卒疲憊,糧食缺乏,既不能進,又不能退,完全陷入了困境。劉邦趁機派陸賈為使者與項羽進行和談,遭項羽拒絕。項羽早先在彭城之戰擄獲劉邦之父劉太公、劉邦之妻呂雉,此時項羽以劉太公為人質要挾劉邦,但劉邦不理會。「我和你一起接受楚後懷王的命令,結拜為兄弟,我父親就是你父親;你一定要煮你父親來喫,也請分我一杯羹!」項羽大怒,原想殺了劉太公,但因項伯的勸阻而作罷。之後劉邦再次派出侯生出使楚國,終議和成功,簽訂鴻溝和約,約定中分天下,雙方以鴻溝為界,以東屬楚,以西屬漢,此稱「楚河漢界」;項羽也釋放劉邦家人,率軍撤退,雙方止紛爭,罷干戈。和約訂立後,劉邦封侯生為「平國君」,但侯生本人卻功成隱退。
  • 前204年九月:項羽依照鴻溝和約率兵東歸,劉邦則派人赴齊招韓信,韓信坐山觀虎鬥,不與劉邦會合;韓信以齊地民心未穩為由,自請為假齊王(代理齊王),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與楚軍相持不下,聞言破口大罵:「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爲王」,這時張良和陳平「躡漢王足,附耳語」,說目前我方軍機不利,亦無法阻止韓信自立為王,「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為守。不然,變生。」劉邦立刻醒悟,又改罵曰:「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耳,何以假為!」於是直接封齊王。[古 93]項羽自知形勢不妙,派武涉去遊說韓信投楚或中立,韓信以劉邦對他有恩為由拒絕;蒯通也建議韓信應該自立門戶:蒯徹認為劉邦日後必對韓信不利,多次聳恿韓信把握時機,脫離漢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勢。而韓信自認為勞苦功高,「漢終不奪我齊」,而蒯徹則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相勸,但韓信始終抱定「漢終不負我」的想法而不忍叛漢。於是武涉離開,蒯通裝瘋逃去。
  • 前203年十月:張良、陳平建議撕毀鴻溝和議,趁趁項羽麻痹疏忽、楚兵疲糧盡東返之機自其背後發動追殲。劉邦遂聽張良、陳平的建議,趁楚軍銳氣消磨殆盡的退兵路上發起追擊。彭越趁項羽向南撤退到陽夏之機,攻克昌邑(在今山東巨野縣)旁二十多個城邑,繳獲穀物十多萬斛,用作漢王的軍糧,發起戰略追擊,將其追滅。劉邦亦趁概率軍發起追殲,趁項羽退軍之際率領靳強、樊噲等,漢軍在陽夏大破項羽率領的楚軍,俘虜楚國大將周將軍,漢軍取得陽夏。項羽退至固陵(今河南太康縣南),留鍾離昧固陵作殿軍。項羽為了擺脫漢軍,發動反擊攻打劉邦。劉邦到固陵後,在各路漢軍沒到的情況下,為避免不必要的損失,選擇高壁深壘防守戰,為接下來的反擊戰做準備。他命令劉賈南渡淮水包圍壽春(今安徽壽縣),劉賈很快到達,派人策反楚國大司馬周殷,攻佔城父,斷截項羽逃回會稽(秦置會稽郡,郡治在吳縣,今江蘇蘇州)的歸路,派人尋找機會招降周殷。周殷叛變楚王幫助劉賈攻下九江,迎着武王黥布的軍隊在垓下會合共同攻打項羽;此時,靳歙還在攻打濟陽(今山東省濟南市濟陽縣)的項悍,並將其擊敗;灌嬰在攻克彭城(今江蘇省徐州市)後還在平定彭城周邊地區,得亞將周蘭;漢將宣曲侯義率領騎兵和汾陽侯靳強及投降的楚將靈常,率漢軍為先鋒,率先攻破固陵,擊破了鍾離昧的部隊。不久,灌嬰、靳歙分別率領騎兵軍團往固陵而來,劉邦親自在固陵東邊頤鄉與灌嬰率領的漢軍鐵騎會合。項羽得知灌嬰、靳歙等率領漢軍東來後,為防自己被包圍往南退守至陳下(今河南淮陽縣)集結剩餘兵力做最後決戰,劉邦在灌嬰、靳歙率領精銳騎兵到來後,發動反攻。
  • 前203年十一月:劉邦追項羽到陳縣,與灌嬰會合頤鄉(今河南鹿邑縣)。劉邦親率漢軍從西北方來,灌嬰從東方來,對駐陳的楚軍形成東西夾擊合圍之勢。雙方交戰,結果楚軍大敗,楚將陳公利幾向漢方投降,漢軍大勝。項羽戰敗後,欲逃往會稽,率殘兵敗將逃跑。劉賈已策反楚大司馬周殷,駐守在城父,周殷以舒縣的兵力屠戮了六縣,與英布一同北上攻打項羽,項羽立即調轉馬頭,轉向東南方逃跑,劉賈在城父堵截項羽,此前楚軍一敗再敗,一無糧草,二無後援,軍心戰心,項羽無心戀戰,逃往垓下。劉邦的大部隊迅速追上,劉賈也離開城父追擊項羽,周殷與英布一同追擊項羽,把項羽包圍在垓下。韓信看到項羽大勢已去,也前往垓下與劉邦會合。彭越也來垓下,與劉邦合兵一處。
  • 前203年十二月至前202年初:
    • 韓信、彭越、英布等加入漢軍對項羽的包圍網,在垓下會合劉邦後,參戰兵力已超過60萬人,數倍於楚軍。
    • 漢軍在垓下將向江南撤退的10萬楚軍層層包圍。漢軍以韓信親率30萬人為前軍,劉邦調度孔聚為左翼,陳賀(費將軍)為右翼,劉邦坐鎮中軍,周勃柴武等預備軍在劉邦軍後待命。韓信親率前軍發動攻勢,初戰進攻受挫後退,在楚軍準備追擊時,劉邦即時調度漢軍左右兩翼迂迴夾擊楚軍,兩軍短兵相接陷入膠着,這時韓信率領前軍翻身再戰,以及彭越、英布、劉賈、周殷等諸侯從各處圍攻楚軍,楚軍在三面夾擊中被擊敗,項羽被迫退回垓下城。
    • 楚軍在垓下之戰中受到決定性失利,然而仍然有着激烈的抵抗。劉邦乃設計令漢兵學唱江東楚國民謠,是夜,士兵以楚地方言唱歌,讓楚軍誤以為漢軍已渡江佔領了他們的家鄉,楚國已亡。這「四面楚歌」心理戰術,使項羽軍士氣崩潰。項羽和他愛人虞姬在此際唱出了著名的《垓下歌》,唱了一遍又一遍。項羽淚水流了下來,左右部將也泣不成聲,莫能仰視。項羽率剩餘精銳騎兵突圍。[古 94]
    • 項羽率八百騎乘夜向南突圍,渡過淮水後,身邊只剩百餘騎。漢軍至黎明時才發覺項羽脫逃,由漢將灌嬰帶五千騎兵緊追不捨追殺。楚軍一度在陰陵迷路,,向路邊的農夫問路,農夫謊報路徑,使項羽軍迷失在大澤當中,被漢軍追至,項羽引兵往東;其後楚軍在東城(今安徽省滁州市定遠縣南)被追上。項羽身邊只剩二十八騎,漢軍騎兵追擊的有數千人。項羽將二十八騎分為四隊四向。此時數千漢軍已重重包圍上來。項羽跟部將說:「吾為公取彼一將。」命令部將從四面分頭下山,約定在山東面三處會合。接着,項羽大吼著從山上殺向漢軍,望風披靡,如入無人之境,當場斬殺漢軍一將。當時,赤泉侯楊喜為騎將,追殺項羽,項羽沒出手,只回頭瞪眼暴喝一聲,赤泉侯即人馬俱驚,向後逃跑了好幾里遠。下山後,項羽與其騎會為三處。漢軍不知項羽所在,乃分軍為三,再包圍上來。項羽衝上前,再斬殺漢一都尉,又殺數十百人,再聚集部隊,只損失了兩名騎兵。項羽問部將:「何如?」部將皆拜服嘆曰:「如大王言。」
    • 項羽原準備東渡烏江,回到故土江東。烏江(今安徽省馬鞍山市和縣烏江鎮)亭長準備船給項羽,建議他前往江東,但項羽認為是天要他亡,自覺起兵有八千江東子弟追隨,今日孤身而還,無顏見江東父老,不願過江,將愛馬烏騅託付給亭長。不久,漢軍數千騎追至,項羽令二十六騎下馬步戰,斃殺漢軍五百餘人後,項羽亦身受十餘處傷。此時項羽看見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呂馬童也在漢軍中,說:「若非吾故人乎?」呂馬童不敢直視,轉頭背對項羽,跟另外一位軍官王翳說:「此項王也。」項羽說:「吾聞漢購我頭千金萬戶,吾為若德(我送禮給你)。」於是自刎而死。[古 95]王翳搶到項羽的頭,其他追兵為搶奪項羽屍體,光自相殘殺就殺死了數十人;最後郎中騎楊喜、騎司馬呂馬童、郎中呂勝楊武各得一塊屍體。五人將屍體拼湊起來,確實是項羽。劉邦故將屬地分封為五:封呂馬童為中水侯,封王翳為杜衍侯,封楊喜為赤泉侯,封楊武為吳防侯,封呂勝為涅陽侯。因項羽曾封魯公,故魯國地(今山東曲阜一帶)一直不肯降漢,直到漢軍出示了項羽首級,並答允禮葬項羽才肯投降。之後,漢王劉邦在穀城(今山東省東平縣舊縣鄉)以魯公禮安葬項羽,並親為發哀,哭之而去。

西汉编辑

新朝编辑

东汉编辑

魏晉南北朝编辑

三國编辑

西晉编辑

東晉/十六國编辑

  • 317年,琅邪王司馬睿在建康稱晉王。
  • 318年,司馬睿即帝位,為晉元帝
  • 319年,漢帝劉曜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同年石勒稱趙王,史稱「後趙」。
  • 320年,涼州牧張茂建年號永元,已成為實質獨立政權。
  • 321年,晉元帝派戴淵為征西將軍,以監督祖逖。同年祖逖激憤患病而亡。
  • 322年,王敦起兵攻陷建康,史稱「王敦之亂」。同年石勒南進,再佔黃河以南之地。
  • 329年,後趙滅前趙。
  • 337年慕容皝稱燕王,史稱「前燕」。
  • 338年,成帝李壽改國號為「漢」,史稱「成漢」。同年代王拓跋什翼犍自立,國號「」。
  • 342年,前燕擊敗了後趙的二十萬大軍,建都龍城。
  • 345年,涼州張駿稱涼王,都姑臧,國號「涼」,史稱「前涼」。
  • 346年,東晉桓溫討伐成漢。
  • 347年,東晉桓溫滅成漢。
  • 350年,氐族人苻洪佔據關中,稱三秦王,不久為後趙毒殺。同年冉閔奪後趙政權稱帝,國號「魏」,建都鄴,史稱「冉魏」。
  • 351年苻健稱帝,定都長安,國號「大秦」,史稱「前秦」。
  • 352年,前燕殺冉閔,攻破鄴都,冉魏亡。
  • 354年,東晉桓溫北伐前秦,苻健採用堅壁清野戰術,打敗晉軍,桓溫缺糧撤退。
  • 356年,東晉桓溫擊潰河南姚襄,收復洛陽,修謁皇陵。
  • 369年,東晉桓溫討伐前燕,初勝,後為燕將慕容垂敗於枋頭
  • 370年,前秦擒慕容暐,滅前燕。
  • 371年,前秦滅前仇池。
  • 373年,前秦攻取東晉梁、益二州,西南夷邛、筰、夜郎皆歸附於秦。
  • 376年,前秦滅前涼;同年,乘鮮卑拓跋氏衰亂之際,進兵滅代,統一北方。
  • 383年,前秦將領呂光討平西域。同年前秦出兵伐晉,大敗於淝水,史稱「淝水之戰」。
  • 384年,前秦原前燕降將慕容垂自稱「燕王」,廢除前秦年號,建立後燕。北地長史慕容泓自稱濟北王,建立西燕;苻堅派子苻叡及羌人將領姚萇出兵討伐西燕,大敗。姚萇逃到渭北,建立後秦
  • 386年拓跋珪即代王位,重建代國;不久改國號為「魏」,史稱「北魏」。同年呂光稱大將軍、涼州牧。後燕、後秦、西燕皆先後稱帝。
  • 389年,呂光稱三河王,後改稱天王,史稱「後涼」。
  • 394年,後燕滅西燕。
  • 395年,後燕伐北魏,大敗於參合陂
  • 399年,拓跋珪稱帝,為魏道武帝。同年後秦乘東晉內亂,陷洛陽,淮漢以北諸城多請降。
  • 403年,東晉桓玄篡位稱帝,建國桓楚
  • 404年,劉裕舉兵討伐桓玄,桓玄敗走蜀地,途中被殺。
  • 405年,劉裕肅清桓氏勢力,迎晉安帝復位,掌控朝廷。
  • 407年,漢人馮跋滅後燕,擁立高雲為天王,建都龍城,國號仍用「燕」,史稱「北燕」。同年匈奴人赫連勃勃自稱大夏天王、大單于,建立大夏政權。
  • 409年,高雲被部下所殺,馮跋平定政變後即天王位於昌黎。
  • 417年,東晉破長安,姚泓降,後秦亡。
  • 417年,大夏取長安,稱帝。
  • 420年,劉裕廢晉恭帝自立,建國號「宋」,史稱「劉宋」或「水宋」。東晉亡,進入「南北朝時期」。

南北朝编辑

隋唐五代编辑

隋朝编辑

唐朝编辑

五代十国/契丹(遼)编辑

  • 916年耶律阿保機登基稱「大聖大明天皇帝」,定國號為「契丹」。
  • 917年,南海王劉龑在番禺稱帝,國號「大越」。
  • 918年,大越改國號為「漢」,史稱「南漢」。契丹定都臨潢府(巴林左旗)。
  • 920年:创契丹大字。
  • 923年李存勗太原稱帝,建國號「唐」,史稱「後唐」莊宗。同年唐軍攻入汴州,後梁亡。
  • 924年,高季興受封為南平王,成立割據政權,以荊州為首府,史稱「南平」或「荊南」。
  • 925年,後唐莊宗派郭崇韜李繼岌率軍攻入成都,王衍投降,前蜀亡。
  • 925年,耶律阿保機東征渤海國
  • 930年,东丹王耶律倍南逃后唐。
  • 932年,西川節度使孟知祥殺東川節度使董璋,取得東川,被後唐明宗封為蜀王。
  • 934年,孟知祥在成都稱帝,國號「蜀」,史稱「後蜀」。
  • 936年,契丹與石敬瑭聯軍攻入洛陽,後唐滅亡。石敬瑭稱帝,國號「晉」,史稱「後晉」,移都開封。
  • 938年,石敬瑭割讓燕雲十六州予契丹。
  • 946年,契丹派張彥澤率兵入開封,石重貴投降,後晉亡。契丹改國號為「大遼」。
  • 947年,河東節度使劉知遠於太原稱帝,國號「漢」,史稱「後漢」。
  • 950年郭威誅隱帝,建都汴,改國號「周」,史稱「後周」。後漢亡。
  • 951年南唐將領邊鎬率軍攻,佔領長沙,楚滅亡。馬殷舊將劉言起兵擊敗南唐軍,繼續據有楚地。
  • 952年王進逵殺劉言,控制楚地。
  • 955年,部將潘叔嗣殺王進逵。潭州軍府事周行逢進軍朗州殺潘叔嗣,被後周任命為武平節度使,控制楚地。後周攻佔後蜀之秦、階、成、鳳四州。
  • 960年,殿前都點檢趙匡胤謊報兵情,借口領兵到陳橋驛發動兵變,奪取後周帝位,建國號「」。

宋遼金夏编辑

北宋/遼/西夏编辑

南宋/金/西夏编辑

元明清编辑

元朝编辑

明朝编辑

清朝编辑

 
1842年鸦片战争后,中国英国汗华囇号上签署《南京条约
 
1894年一份西方報紙登載日軍甲午战争中执行旅顺大屠杀殘害中國人的素描。[今 1]

當代中國编辑

中华民国(大陸時期)编辑

 
中国国父孫文, 辛亥革命的发起人

兩岸分治時期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华民国(台湾时期)编辑

年份 中華民國
1949年
1950年
1951年
1952年
1953年
1954年
1955年
1956年
1957年
1958年
1959年
1960年
1961年
  • 聯合國大會表决幷通過决議,接納蒙古加入聯合國,因受美國施壓,中華民國幷未參加。
1962年
1963年
  • 國軍飛行員葉常棣駕戰機赴大陸執行任務時,戰機被解放軍擊落,葉常棣遭到解放軍俘虜。
1964年
1965年
1966年
1967年
1968年
1969年
1970年
1971年
1972年
1973年
1974年
1975年
1976年
1977年
1978年
1979年
1980年
1981年
1982年
1983年
  • 台中縣(今台中市)豐原高中發生禮堂倒塌事件,造成27人當場死亡,83人輕重傷,台灣省政府教育廳長黃昆輝引咎辭職。
1984年
1985年
1986年
1987年
1988年
  • 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逝,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和國民黨主席。
1989年
1990年
1991年
1992年
1993年
1994年
1995年
1996年
1997年
1998年
1999年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 張俊雄內閣總辭,游錫堃接任行政院長。
  • 陳水扁兼任民進黨第十屆黨主席。
  • 陳水扁表示「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
  • 姚嘉文任考試院長。
  • 第9屆直轄市長暨市議員選舉,台北市馬英九、高雄市謝長廷分別連任市長。
2003年
2004年
2005年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 5月24日,中華民國正式將同性婚姻合法化,成爲亞洲第一國。
2020年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現《春秋》多指春秋魯國史書《春秋左氏傳》,原名《左氏春秋》,多稱《春秋》或《左傳》,與《春秋公羊傳》《春秋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春秋左氏傳》始載於魯隱公元年。
  2. ^ 《資治通鑑》是由宋代司馬光著成的編年史,記載自威烈王二十三年(西元前403年)三家分晉(戰國)到五代後周世宗顯德六年(西元959年)。
  3. ^ 據史家考證,《史記》對魏惠王在位年份的記載有誤,其元年應爲周烈王七年(前369年),而非周烈王六年(前370年)。根據司馬光《資治通鑑·周紀二》,「魏惠王伐趙,圍邯鄲」發生於周顯王十五年(前354年、魏惠王十六年),「齊威王使田忌救趙」及「與齊戰于桂陵,魏師大敗」則發生於周顯王十六年(前353年、魏惠王十七年),即《史記》此處所載年份均應向前推早一年,方爲正確。


參考資料编辑

引用古籍编辑

  1. ^ 司馬遷《史記·夏本紀第二》:帝舜薦禹於天,爲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喪畢,禹辭辟舜之子商均於陽城。天下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於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姒氏。
  2. ^ 司馬遷《史記·夏本紀第二》:帝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3. ^ 左丘明《左傳·襄公四年》: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遷於窮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於原獸。棄武羅、伯困、熊髡、龍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讒子弟也。伯明後寒棄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為己相。浞行媚於內而施賂於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樹之詐慝以取其國家,外內咸服。羿猶不悛,將歸自田,家眾殺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諸,死於窮門。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澆及豷,恃其讒慝詐偽而不德於民。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處澆於過,處豷於戈。
  4. ^ 左丘明《左傳·襄公四年》:靡自有鬲氏,收二國之燼,以滅浞而立少康。少康滅澆於過,後杼滅豷於戈。有窮由是遂亡,失人故也。
  5. ^ 佚名《竹書紀年·卷上》:帝杼,……八年征于東海及三夀,得一狐九尾。
  6. ^ 佚名《竹書紀年·卷上》:帝不降,元年己亥帝即位,六年伐九苑。
  7. ^ 司馬遷《史記·夏本紀第二》:湯修德,諸侯皆歸湯,湯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鳴條,遂放而死。桀謂人曰:「吾悔不遂殺湯於夏臺,使至此。」湯乃踐天子位,代夏朝天下。
  8. ^ 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第三》:主癸卒,子天乙立,是為成湯。
  9. ^ 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第三》: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莫朝。
  10. ^ 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第三》:帝陽甲崩,弟盤庚立,是為帝盤庚……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湯之政,然後百姓由寧,殷道復興。諸侯來朝,以其遵成湯之德也。
  11. ^ 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第三》: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帝武丁即位,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決定於冢宰,以觀國風。武丁夜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群臣百吏,皆非也。於是乃使百工營求之野,得說於傅險中。是時說為胥靡,筑於傅險。見於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與之語,果聖人,舉以為相,殷國大治。故遂以傅險姓之,號曰傅說。
  12. ^ 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第三》:周武王於是遂率諸侯伐紂。紂亦發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紂兵敗。紂走入,登鹿臺,衣其寶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之[大]白旗。殺妲己。釋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閭。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祀,令修行盤庚之政。殷民大說。於是周武王為天子。其後世貶帝號,號為王。而封殷後為諸侯,屬周。
  13.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
  14.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成王在豐,使召公復營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復卜申視,卒營筑,居九鼎焉。
  15. ^ 佚名《竹書紀年·周紀》:﹝周懿王元年﹞丙寅春正月,王即位。天再旦於鄭。
  16.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王行暴虐侈傲,國人謗王。召公諫曰……王不聽。於是國莫敢出言,三年,乃相與畔,襲厲王。厲王出奔於彘。
  17. ^ 佚名《竹書紀年·卷下》:十二年,玉亡奔彘,國人圍王宫,執召穆公之子殺之。十三年,王在彘,共伯和攝行天子事,號曰「共和」。
  18.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
  19.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幽王……又廢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於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為平王,以奉周祀。
  20.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平王立,東遷于雒邑,辟戎寇。
  21. ^ 左丘明《左傳·隱公元年》:﹝魯隱公元年﹞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書曰:「鄭伯克段于鄢。」
  22. ^ 左丘明《左傳·隱公三年》:﹝魯隱公三年﹞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王貳于虢,鄭伯怨王。王曰:「無之」。故周、鄭交質。王子狐為質於鄭,鄭公子忽為質於周。
  23. ^ 左丘明《左傳·桓公五年》:﹝魯桓公五年﹞鄭子元請為左拒,以當蔡人、衛人;為右拒,以當陳人,曰:「陳亂,民莫有鬬心,若先犯之,必奔。王卒顧之,必亂。蔡、衛不枝,固將先奔,既而萃於王卒,可以集事。」從之。曼伯為右拒,祭仲足為左拒,原繁、高渠彌以中軍奉公,為魚麗之陳,先偏後伍,伍承彌縫。戰于繻葛,命二拒曰:「旝動而鼓。」蔡、衛、陳皆奔,王卒亂,鄭師合以攻之,王卒大敗。祝聃射王中肩,王亦能軍。祝聃請從之。公曰:「君子不欲多上人,況敢陵天子乎!苟自救也,社稷無隕,多矣。」
  24. ^ 司馬遷《史記·楚世家第十》:﹝楚武王三十七年﹞楚熊通怒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蚤終。成王舉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蠻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爲武王,與隨人盟而去。
  25. ^ 司馬遷《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齊桓公元年﹞鮑叔牙迎受管仲,及堂阜而脫桎梏,齋祓而見桓公。桓公厚禮以為大夫,任政。桓公既得管仲,與鮑叔、隰朋、高傒修齊國政,連五家之兵,設輕重魚鹽之利,以贍貧窮,祿賢能,齊人皆說。
  26. ^ 公羊高《春秋公羊傳·僖公》:﹝魯僖公四年﹞楚屈完來盟于師,盟于召陵。屈完者何?楚大夫也。何以不稱使?尊屈完也。曷為尊屈完?以當桓公也。其言盟于師、盟于召陵何?師在召陵也。師在召陵,則曷為再言盟?喜服楚也。何言乎喜服楚?楚有王者則後服,無王者則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國,南夷與北狄交,中國不絕若線。桓公救中國,而攘夷狄,卒帖荊,以此為王者之事也。其言來何?與桓為主也。前此者有事矣,後此者有事矣,則曷為獨於此焉?與桓公為主,序績也。
  27. ^ 左丘明《左傳·僖公二十八年》:﹝魯僖公二十八年﹞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五月,癸丑,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莒子盟于踐土。
  28.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穆公三十三年﹞當是時,晉文公喪尚未葬。太子襄公怒曰:「秦侮我孤,因喪破我滑。」遂墨衰绖,發兵遮秦兵於殽,擊之,大破秦軍,無一人得脫者。虜秦三將以歸。
  29.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穆公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里,遂霸西戎。
  30. ^ 左丘明《左傳·宣公十二年》:﹝魯宣公十二年﹞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31. ^ 左丘明《左傳·成公十二年》:﹝魯成公十二年春﹞宋華元克合晉楚之成.
  32. ^ 司馬遷《史記·楚世家第十》:﹝楚共王十六年﹞晉伐鄭。鄭告急,共王救鄭。與晉兵戰鄢陵,晉敗楚,射中共王目。
  33. ^ 左丘明《左傳·襄公二十七年》:﹝襄公二十七年﹞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
  34. ^ 司馬遷《史記·呉太伯世家第一》:﹝呉王闔廬九年﹞呉王闔廬請伍子胥、孫武曰……二子對曰……闔廬從之,悉興師,與唐、蔡西伐楚,至於漢水。楚亦發兵拒呉,夾水陳。呉王闔廬弟夫槩欲戰,闔廬弗許。夫槩曰……遂以其部五千人襲冒楚,楚兵大敗,走。於是呉王遂縱兵追之。比至郢,五戰,楚五敗。楚昭王亡出郢,奔鄖……而呉兵遂入郢。
  35. ^ 司馬遷《史記·呉太伯世家第一》:﹝呉王闔廬十九年﹞夏,呉伐越,越王句踐迎撃之槜李……呉師觀之,越因伐呉,敗之姑蘇,傷呉王闔廬指,軍卻七裏。呉王病傷而死。
  36. ^ 司馬遷《史記·呉太伯世家第一》:﹝呉王夫差二年﹞呉王悉精兵以伐越,敗之夫椒,報姑蘇也。
  37. ^ 司馬遷《史記·呉太伯世家第一》:﹝呉王夫差二十三年﹞十一月丁卯,越敗呉。越王句踐欲遷呉王夫差於甬東,予百家居之。呉王曰……遂自剄死。
  38. ^ 司馬遷《史記·越王勾踐世家第十一》:﹝越王勾踐二十四年﹞句踐已平呉,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於徐州,致貢於周……當是時,越兵橫行於江、淮東,諸侯畢賀,號稱霸王。
  39. ^ 司馬遷《史記·趙世家第十三》:﹝趙襄子二十三年﹞三國攻晉陽,歳餘,引汾水灌其城,城不浸者三版……乃夜使相張孟同私於韓、魏。韓、魏與合謀,以三月丙戌,三國反滅知氏,共分其地。
  40. ^ 司馬遷《史記·晉世家第九》:﹝晉哀公十八年﹞哀公卒,子幽公柳立。幽公之時,晉畏,反朝韓、趙、魏之君。獨有絳、曲沃,餘皆入三晉。
  41.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文侯十六年﹞伐秦,筑臨晉元裏。
  42.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文侯十七年﹞伐中山,使子撃守之,趙倉唐傅之。
  43.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文侯十七年﹞西攻秦,至鄭而還,筑雒陰、合陽。
  44. ^ 司馬光《資治通鑑·周紀一》:﹝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晉大夫魏斯、趙籍、韓虔為諸侯。
  45. ^ 司馬遷《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齊康公十九年﹞田常曾孫田和始為諸侯。
  46. ^ 司馬遷《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齊康公二十六年﹞康公卒,呂氏遂絕其祀。田氏卒有齊國,為齊威王,彊於天下。
  47.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孝公三年﹞衛鞅說孝公變法修刑,內務耕稼,外勸戰死之賞罰,孝公善之。甘龍、杜摯等弗然,相與爭之。卒用鞅法,百姓苦之;居三年,百姓便之。乃拜鞅為左庶長。
  48.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惠王十七年﹞與秦戰元裏,秦取我少梁。圍趙邯鄲。﹝魏惠王十八年﹞拔邯鄲。趙請救于齊,齊使田忌、孫臏救趙,敗魏桂陵。
  49. ^ 司馬遷《史記·趙世家第十三》:﹝趙肅侯四年﹞(應爲六年)朝天子。
  50.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孝公二十年﹞(應爲十八年)諸侯畢賀。秦使公子少官率師會諸侯逢澤,朝天子。
  51.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惠王三十年﹞(應爲二十七年)魏伐趙,趙告急齊。
  52. ^ 佚名《竹書紀年·魏紀》:﹝周顯王二十六年﹞穰疪帥師及鄭孔夜戰於梁赫,鄭師敗逋。
  53.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惠王三十年﹞(應爲二十八年)……齊宣王用孫子計,救趙撃魏。魏遂大興師,使龐涓將,而令太子申爲上將軍……太子果與齊人戰,敗於馬陵。齊虜魏太子申,殺將軍涓,軍遂大破。
  54.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孝公二十二年﹞衛鞅擊魏……封鞅為列侯,號商君。
  55.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惠文王七年﹞……韓、趙、魏、燕、齊帥匈奴共攻秦。秦使庶長疾與戰修魚,虜其將申差,敗趙公子渴、韓太子奐,斬首八萬二千。
  56. ^ 司馬遷《史記·燕召公世家第四》:﹝燕王子之三年﹞國大亂,百姓恫恐……孟軻謂齊王曰……王因令章子將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衆以伐燕。士卒不戰,城門不閉,燕君噲死,齊大勝。
  57. ^ 司馬光《資治通鑑·周紀三》:﹝周赧王八年﹞趙武靈王……於是始出胡服令,而招騎射焉。
  58.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昭襄王十一年﹞齊、韓、魏、趙、宋、中山五國共攻秦,至鹽氏而還。秦與韓、魏河北及封陵以和。
  59. ^ 司馬光《資治通鑑·第四卷》:﹝周赧王二十九年﹞齊湣王起兵伐之,民散,城不守。宋王奔魏,死於溫。
  60. ^ 司馬遷《史記·趙世家第十三》:﹝趙惠文王十四年﹞相國樂毅將趙、秦、韓、魏、燕攻齊,取靈丘……﹝趙惠文王十五年﹞……趙與韓、魏、秦共撃齊,齊王敗走,燕獨深入,取臨菑。
  61. ^ 劉向《戰國策·卷十三齊策六》:燕攻齊,取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不下。
  62. ^ 司馬光《資治通鑑·第四卷》:﹝周赧王三十五年﹞……又使司馬錯發隴西兵,因蜀攻楚黔中,拔之。楚獻漢北及上庸地。
  63.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昭襄王二十八年﹞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鄧。
  64. ^ 司馬遷《史記·楚世家第十》:﹝楚頃襄王二十一年﹞秦將白起遂拔我郢,燒先王墓夷陵。楚襄王兵散,遂不復戰,東北保於陳城。
  65. ^ 司馬遷《史記·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於是懷石,遂自汨羅以死。
  66. ^ 司馬遷《史記·田單列傳 第二十二》:田單乃收城中得千餘牛,為絳繒衣,畫以五彩龍文,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葦於尾,燒其端。鑿城數十穴,夜縱牛,壯士五千人隨其後。牛尾熱,怒而奔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炬火光明炫燿,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而城中鼓譟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為聲,聲動天地。燕軍大駭,敗走。齊人遂夷殺其將騎劫。燕軍擾亂奔走,齊人追亡逐北,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兵日益多,乘勝,燕日敗亡,卒至河上,而齊七十餘城皆復為齊。
  67. ^ 司馬遷《史記·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當是時,昭王已立三十六年……范睢乃上書曰……於是秦昭王大說,乃謝王稽,使以傳車召范睢……因進曰……王不如遠交而近攻,得寸則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
  68. ^ 司馬遷《史記·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秦昭王四十五年﹞伐韓之野王。野王降秦,上黨道絕。其守馮亭與民謀曰:「鄭道已絕,韓必不可得為民。秦兵日進,韓不能應,不如以上黨歸趙……」因使人報趙……﹝秦昭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長王龁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使廉頗將。
  69.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昭王四十七年﹞……秦使武安君白起擊,大破趙於長平,四十餘萬盡殺之。
  70. ^ 司馬遷《史記·魏世家第十四》:﹝魏安釐王二十年﹞秦圍邯鄲,信陵君無忌矯奪將軍晉鄙兵以救趙,趙得全。
  71. ^ 司馬遷《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於是平原君從之,得敢死之士三千人。李同遂與三千人赴秦軍,秦軍爲之卻三十里。亦會楚、魏救至,秦兵遂罷,邯鄲復存。
  72. ^ 司馬遷《史記·春申君列傳第十八》:春申君為楚相四年……五年,圍邯鄲。邯鄲告急於楚,楚使春申君將兵往救之,秦兵亦去,春申君歸。
  73. ^ 司馬遷《史記·魏公子列傳第十七》:﹝魏安釐王三十年﹞公子使使遍告諸侯。諸侯聞公子將,各遣將將兵救魏。公子率五國之兵破秦軍於河外,走蒙驁。遂乘勝逐秦軍至函谷關,抑秦兵,秦兵不敢出。
  74. ^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第四》:﹝周赧王五十九年﹞秦取韓陽城負黍,西周恐,倍秦,與諸侯約從,將天下銳師出伊闕攻秦,令秦無得通陽城。秦昭王怒,使將軍摎攻西周。西周君犇秦,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口三萬。秦受其獻,歸其君於周。周君、王赧卒,周民遂東亡。秦取九鼎寶器,而遷西周公於憚狐。
  75. ^ 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第五》:﹝秦昭襄王元年﹞東周君與諸侯謀秦,秦使相國呂不韋誅之,盡入其國。
  76.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六年﹞韓、魏、趙、衛、楚共擊秦,取壽陵。秦出兵,五國兵罷。
  77. ^ 司馬遷《史記·楚世家第十》:﹝楚考烈王二十二年﹞與諸侯共伐秦,不利而去。楚東徙都壽春,命曰郢。
  78.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十七年﹞內史騰攻韓,得韓王安,盡納其地,以其地為郡,命曰潁川。
  79.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十九年﹞王翦、羌瘣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趙公子嘉率其宗數百人之代,自立為代王。
  80.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二年﹞王賁攻魏,引河溝灌大梁,大梁城壞,其王請降,盡取其地。
  81.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四年﹞王翦、蒙武攻荊,破荊軍,昌平君死,項燕遂自殺。
  82.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五年﹞大興兵,使王賁將,攻燕遼東,得燕王喜。還攻代,虜代王嘉。王翦遂定荊江南地;降越君,置會稽郡。
  83.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六年﹞齊王建與其相後勝發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將軍王賁從燕南攻齊,得齊王建。
  84.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六年﹞……秦王初并天下……分天下以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監……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
  85.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二十八年﹞始皇東行郡縣,上鄒嶧山。立石,與魯諸儒生議,刻石頌秦德,議封禪望祭山川之事。乃遂上泰山,立石,封,祠祀。下,風雨暴至,休於樹下,因封其樹為五大夫。禪梁父。刻所立石,其辭曰……
  86. ^ 司馬光《資治通鑑·秦紀二》:﹝始皇帝三十三年﹞……始皇乃遣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伐匈奴。﹝始皇帝三十四年﹞……蒙恬斥逐匈奴,收河南地為四十四縣。
  87.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三十三年﹞丞相李斯曰:「……臣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制曰:「可。」
  88.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三十五年﹞……侯生盧生相與謀曰……於是乃亡去。始皇聞亡,乃大怒曰……於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餘人,皆阬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後。
  89.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三十七年﹞癸丑,始皇出游……至平原津而病……七月丙寅,始皇崩於沙丘平臺。
  90.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帝三十七年﹞……趙高……乃與公子胡亥、丞相斯陰謀破去始皇所封書賜公子扶蘇者,而更詐為丞相斯受始皇遺詔沙丘,立子胡亥為太子。更為書賜公子扶蘇、蒙恬,數以罪,賜死。
  91. ^ 司馬遷《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秦二世元年﹞……秋,七月,陽城人陳勝、陽夏人吳廣起兵於蘄。是時,發閭左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陳勝、吳廣皆為屯長。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吳廣因天下之愁怨,乃殺將尉,召令徒屬曰……眾皆從之。乃詐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壇而盟,稱大楚;陳勝自立為將軍,吳廣為都尉。攻大澤鄉,拔之。收而攻蘄,蘄下。乃令符離人葛嬰將兵徇蘄以東,攻銍、酇、苦、柘、譙,皆下之。
  92. ^ 司馬光《資治通鑑·秦紀三》:﹝秦二世二年﹞……下去疾、斯、劫吏,案責他罪。去疾、劫自殺,獨李斯就獄。二世以屬趙高治之,責斯與子由謀反狀,皆收捕宗族、賓客。趙高治斯,榜掠千餘,不勝痛,自誣服。斯所以不死者,自負其辯,有功,實無反心,欲上書自陳,幸二世寤而赦之。乃從獄中上書曰……書上,趙高使吏棄去不奏,曰:「囚安得上書!」趙高使其客十餘輩詐為御史、謁者、侍中,更往覆訊斯,斯更以其實對,輒使人復榜之。後二世使人驗斯,斯以為如前,終不更言。辭服,奏當上。二世喜曰:「微趙君,幾為丞相所賣!」及二世所使案三川守由者至,則楚兵已擊殺之。使者來,會職責相下吏,高皆妄為反辭以相傅會,遂具斯五刑,論腰斬咸陽市。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二世乃以趙高為丞相,事無大小皆決焉
  93. ^ 班固《漢書·高帝紀上》:﹝漢王四年﹞春二月……立韓信為齊王。
  94. ^ 班固《漢書·高帝紀上》:﹝漢王五年﹞十二月,圍羽垓下。羽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知盡得楚地,羽與數百騎走,是以兵大敗。
  95. ^ 司馬遷《史記·項羽本紀第七》:﹝漢王五年﹞於是項王乃上馬騎……直夜潰圍南出,馳走……於是項王乃欲東渡烏江……乃自刎而死。

引用今籍编辑

  1. ^ Trumbull White. The War in the East: Japan, China, and Corea. A Complete History of the War. P. W. Ziegler & Company. 1895年: 583頁. 

外部連結编辑

  1. ^ 張耳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