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桥关之战是发生于乾亨二年,即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農曆十月二十日至十一月十一,遼國奪佔北宋瓦橋關(今河北省雄县)的戰役。[1]

瓦桥关之战
宋辽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980年十月
地点
北宋境内瓦桥关一带
结果 辽军攻占瓦桥关后退去
参战方
北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宋太宗(未真正参与)
张师 
辽景宗
耶律休哥
萧干
耶律赫德
兵力
不详 20万

战役背景编辑

辽景宗耶律贤于乾亨元年(北宋太平兴国四年),为报复北宋之前的北伐,而第一次发动了对北宋的大举入侵,却在满城被宋军击溃[注 1]。第二年,在流放了准备叛乱的宋王喜衮[注 2]之后,耶律贤重新开始准备针对北宋的战争。

战前准备编辑

编辑

辽乾亨二年(北宋太平兴国五年)十月,耶律贤命令巫师拜祭天地和兵神。十天后,辽军准备南侵,开始祭旗鼓。又过了两天,耶律贤抵达幽州[注 3]

北宋编辑

宋太宗早在耶律贤抵达幽州的前后,就下诏要前往雄州巡视北部边界[注 4],但是一直出于某种原因未能成行。

战役经过编辑

十月,耶律贤率军抵达固安,并于九天后亲自率兵包围了瓦桥关。[注 5]

十一月,关内宋军夜袭辽军大营,被辽节度使萧干、将军耶律赫德击退[注 6]。三天后,耶律休哥率领辽军在瓦桥关东部防御宋军。瓦桥关守将、宋军将领张师从关内突围而出,耶律贤督战,耶律休哥亲自率军击退宋军,阵斩张师[注 7]。六天后,宋军在易水南岸列阵,耶律贤认为耶律休哥的战马过于显眼,容易被宋军集火,于是将自己的白马与耶律休哥的马相交换[注 8]。耶律休哥率军渡河,大败宋军,一路追击宋军到莫州境内,生擒多名宋军将领,一路上尸横遍野[注 9]

易水之战的第二天,宋太宗正式下令开始巡边,并于两天后出发,次日抵达长垣县。前方此时传来消息,声称在宋军在瓦桥关南击溃辽军万余人,阵斩三千多。宋太宗随即下令派河阳节度使崔彦进担任关南兵马督部署。[注 10]

赵光义抵达长垣县的三天后,辽军班师回朝[注 11],并于两天后回到大名府[注 12]。十二月,耶律贤大宴军士,加封耶律休哥为裕悦[注 13]

战役影响编辑

太平兴国五年十二月,宋太宗更改了前线部署,改派雁门之战中把辽军打怕了的杨业[注 14]为云州观察使[注 15]。在辽军撤走之后,赵光义本来打算直接进攻幽州,并将保静军节度使,幽州行营都部署刘遇、睦州团练使,幽州西路行营壕砦都监田钦祚、威塞军节度使曹翰、登州防禦使,幽州东路行营壕砦都监赵延溥等人派往北部边界,准备讨伐事宜[注 16],但最后这件事情还是被翰林学士李昉扈蒙等人拦了下来[注 17]

宋太宗对于瓦桥关之战完全放任不管,任由前线将领自己决策。这可能是宋太宗藉由小敗仗,清洗宋太祖系將領的技倆。

注释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四年》:先是帝以阵图援诸将,俾分为八阵。及军次满城,辽师大至,右龙武将军赵延进乘高望之,东西亘野,不见其际,翰等方按图布阵,阵相去各百步,士众疑惧,略无斗志。延进谓翰等曰:“主上委吾等边事,盖期于克敌耳。今敌骑若此,而我师星布,其势悬绝,彼若乘我,将何以济!不如合而击之,可以决胜。违令而获利,不犹愈于辱国乎?”翰等曰:“万一不捷,则若之何?”延进曰:“倘有丧败,延进独当其责。”翰等犹以擅改诏旨为疑,镇州监军、六宅使李继隆曰:“兵贵适变,安可预定!违诏之罪,继隆请独当之。”翰等意始决,于是改为二阵,前后相副。先遣人诈约降,匡嗣信之。休格曰:“彼众整而锐,必不肯屈。此诱我耳,宜严兵以待。”匡嗣不听。俄而宋师鼓噪,尘起涨天,匡嗣仓猝不知所为,遂败绩,溃兵悉走西山,投坑谷中。追奔至遂城,斩首万馀级,获马千馀匹,生擒其将三人,俘老幼三万户及兵器军帐甚众。匡嗣弃旗鼓遁回,馀众走易州,独休格整兵而战,徐引还。
  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辽宋王喜衮复谋反,囚于祖州。
  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冬,十月,辛未朔,辽主命巫者祠天地及兵神。辛巳,将南侵,祭旗鼓。癸未,辽主次南京。
  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帝将巡北边,己丑,诏:“自京师至雄州,发民除道修顿。”
  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庚寅,辽主次固安;己亥,自将围瓦桥关。
  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十一月,庚子朔,南师夜袭辽营,辽节度使萧干、详衮耶律赫德战却之。
  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壬寅,辽北院大王休格御宋师于瓦桥东,守将张师突围出,辽主亲督战,休格跃马入阵,斩师,馀众披靡,退入城。
  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戊申,南师阵于水南,欲战,辽主以休格马介独黄,虑为敌所识,亟命以玄甲白马易之。
  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休格遂率精骑渡水奋击,南师大败,追至莫州,横尸遍野,生擒数将以归。
  1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己酉,诏巡北边;壬子,发京师;癸丑,次长垣县。关南言大破契丹万馀众,斩首三千馀级,即以河阳节度使崔彦进为关南兵马都部署。
  1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丙辰,辽主引兵还。
  1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戊午,驻跸大名府。
  1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十二月,庚午朔,拜休格为裕悦,大飨军士。
  1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业自雁门之役,辽人畏之,每望见业旗,即引去。
  1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丁丑,以杨业领云州观察使,知代州事。
  1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戊寅,以刘遇充幽州西路行营壕寨兵马部署,田钦祚为都监;曹翰充幽州东路行营壕寨兵马部署,赵延溥为都监。
  1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太平兴国五年》:复命宰相问翰林学士李昉、扈蒙等事之可否,昉等请养骁雄,广积储,宽诸期岁之间,用师未晚。帝深纳其说,即下诏南归。

参考资料编辑

  1. ^ 该条目整理自曾瑞龍:《經略幽燕:宋遼戰爭軍事災難的戰略分析》(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3)以及《续资治通鉴·宋纪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