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四旧

破四旧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初期,以大中学生红卫兵为主力进行的以“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相标榜的社会运动,其伴随着红卫兵运动的兴起而席卷了中国大陆,损毁了大量文物古迹以及古书、古董、字画等[2][3][4]。与“破四旧”相对应的是“立四新”,意指“树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1966年北京的“红八月”期间,“破四旧”运动逐渐升级,翌年才被叫停[2][3][5][6]

1966年8月,北京红卫兵明朝万历皇帝和他的两位皇后的骸骨移至定陵陵门之外,进行焚烧[1]

「四舊」釋義编辑

 
中國共產黨並不認同民國的「四維八德」。故而中國大陸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四維八德」同樣被認為需「破四舊」而加以毀壞。圖為廣州原國立中山大學西門牌坊背面的八德「忠孝 仁愛 信義 和平」在文革時被人用水泥破壞。牌坊由國立中大首任校長鄒魯題字。
 
民國革命家史堅如墓雕像上的「中華民國」及「革命」被鏟去,多年後才被修補。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中的中國國民黨黨員及海外支部獻石,「國民黨」三字均被鏟去,多年後才被修補。

「四旧」意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合称、统称,含贬义,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第一次明确提出,此后为《十六条》所肯定,而林彪于8月12日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闭幕式上再次提道“破四旧、立四新”[2][3]

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运动产生以前的漫长历史阶段里,所有先人创造、社会形态遗留下来的文化财富,尤其是所谓“资产阶级”的思想和风俗习惯,在文革意识形态看来,都是旧的、腐朽的、反动的,必须与之彻底决裂,清除干净[2][3][7]

旧思想编辑

在这样一套思想观念的观照下,旧思想,是历史上从孔子老庄等先秦诸子,经董仲舒韩愈朱熹,到王阳明曾国藩胡适刘少奇等所有封建主义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思想,既指他们的著作,也指在他们影响下的其他作品[7]

旧文化编辑

旧文化,指旧时代的礼仪制度、文学艺术、教育思想和实践等精神现象,既有成文的,也有不成文的遗存。它包含的内容比旧思想的范围更广[7]

旧风俗编辑

旧风俗,指历史上人们日常生活中代代传承、相延成俗、层叠积累的时尚(包括衣食住行、年节、婚丧、娱乐)、礼节、习惯,即旧文化的世俗表现。属于一种亚文化[7]

旧习惯编辑

旧习惯,历史上、现实中长期生活形成的行为模式、倾向、风气,也包括从旧思想、旧文化、旧习惯派生出来的心理定式。与前三者相比,更加处在表象外层[7]

历史编辑

 
國立中大正門牌坊,首任校長鄒魯題寫的「國立中山大學」已在文革時被毀,變成毛澤東的「為人民服務」。
 
粵軍第一師諸先烈紀念碑基座左側被完全鑿除的碑文。
 
雷蔭棠墓碑的胡漢民題字修復處。

肇始编辑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是要彻底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2][8]。8月8日,《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2][3]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市第二中学红卫兵拟就了大字报《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宣布要“砸烂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9]。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之后,首都北京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5][6]。“红八月”期间,他们把基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政治正确的思想文化上的破旧立新,简单化为对所谓“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一系列物化形态的破坏行动,爆发所谓的“改名潮”[5][6][10]。一时间,给街道、工厂、公社、老字号商店、学校改名,剪小裤腿、飞机头、火箭鞋,揪鬥学者、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等暴力行为成风[10]

当时的新华社对此进行了连续、正面的歌颂性报道[10]。例如,人民日报的社论《好得很》(1966年8月23日)指出:“许多地方的名称、商店的字号,服务行业的不少陈规陋习,仍然散发着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腐朽气息,毒化着人们的灵魂。广大革命群众,对这些实在不能再容忍了!”“千千万万‘红卫兵’举起了铁扫帚,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把这些代表着剥削阶级思想的许多名称和风俗习惯,来了个大扫除。”[11][12]

破壞升級编辑

 
1966年11月,红卫兵砸掉手表商“亨得利”的牌子

这股潮流迅速涌向全国,各地红卫兵竞相效仿:冲击寺院古迹(包括山东曲阜孔庙、孔林),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取消剪指甲、美容、摩面、洁齿等服务项目,停止销售具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色彩的化妆品、仿古工艺品、花发卡等商品,砸毁文物(海瑞墓、龙门石窟佛头、善本图书),烧戏装、道具,勒令政协民主党派解散,抓人、揪鬥、抄家,从城市赶走牛鬼蛇神,禁止信徒宗教生活,强迫僧尼还俗[10][13]。甚至打擂台似的相互竞赛,看谁的花样翻新出彩[9]。一时间,基本没有受保护的文化遗产[註 1],基本没有受保护的私人财产和私生活领域,基本没有受保护的人身自由(连老人的胡子都当成四旧来革除)[9]

反抗编辑

这些活动在一些地方引起了自发的反抗,工人、农民、军人与红卫兵发生冲突。中共中央8月22日批准、转发公安部给毛泽东和中央的报告《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其中规定“不准以任何借口,出动警察干涉、镇压革命学生运动”,“重申警察一律不得进入学校”,“重申除了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放毒、破坏、盗窃国家机密等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依法处理外,运动中一律不逮捕人”。[14][15][16]

結束编辑

1967年5月14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保护文物图书的几点意见》,要求各地国家权力机关保护文物。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文章引述了毛泽东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17][18] 随后,上山下乡运动开始,红卫兵运动逐渐停止,破四旧的种种行为也逐之渐渐消失[18]

文革中后期仍有“破四旧”的提法,观念上的意识形态批判还延续、伸展着,但已经没有1966年那样简单、激烈的行动了。

影响编辑

文物破壞编辑

 
新一軍印緬陣亡將士公墓孫立人題寫的門牌,因破壞及沒有保養的緣故,現已幾乎不可辨認。

破四旧成为文物古迹的一次浩劫,至今受损古迹和文物都无法确切统计,普遍是廟宇等文物。仅北京市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时记载保存下来的古迹6843处,“破四旧”中毁坏了4922处[4]

据统计,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北京红卫兵“五大领袖”之一的谭厚兰率领红卫兵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文物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这场浩劫是 “破四旧”运动中损失最为惨重的[4][19]。此外,谭厚兰带领井冈山的200余人,在山东曲阜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19]。谭厚兰於1970年在內鬥中打倒被捕,但文革結束後1978年才以“反革命罪”入獄[19]

破坏对象编辑

注释编辑

  1. ^ 虽说周恩来曾出面保护了杭州灵隐寺四库全书敦煌莫高窟等一批文物,但就全国而言,次級文物的除非专门保护下来,否則倖存的相当有限。绝大多数政府官员在毛泽东及党中央的文革动员命令下因怕被攻击为 “反对文化革命”而不敢出面。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定陵发掘往事:明万历皇帝和皇后尸骨文革时被批斗. 凤凰网. 2010-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4) (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印红标. 红卫兵“破四旧”的文化与政治. 香港中文大学. 香港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年 [2021-07-02] (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丁抒. 几多文物付之一炬?——一九六六年“破四旧”简记. 香港中文大学. [2021-07-02] (中文). 
  4. ^ 4.0 4.1 4.2 红卫兵破四旧时毁坏了中国多少珍贵文物. 搜狐. 新华网. 2013-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中文). 
  5. ^ 5.0 5.1 5.2 王友琴. 恐怖的“红八月”. 《炎黄春秋》.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4) (中文). 
  6. ^ 6.0 6.1 6.2 米鹤都. “破四旧”的表与里. 《炎黄春秋》.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9) (中文). 
  7. ^ 7.0 7.1 7.2 7.3 7.4 莲龙居士. 中国佛教百年回顾. 美国: Trafford Publishing. 2013: 115. ISBN 9781466999541. 
  8. ^ 美國示威毀雕像與中國文革「破四舊」. 香港01. 2020-06-30. 
  9. ^ 9.0 9.1 9.2 荒诞“破四旧”:愚昧+疯狂. 凤凰网. 2008-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0) (中文). 
  10. ^ 10.0 10.1 10.2 10.3 回首“红八月”改名潮. 新浪. 《新民周刊》. 2009-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27) (中文). 
  11. ^ 人民日报 1966-08-23电子版. 人民日报历史. 1966-08-23 (中文). 
  12. ^ 好得很!《人民日报》社论. 八九点钟的太阳. 1966-08-23 (中文). 
  13. ^ 魏德东. 中国宗教30年 从“文革禁止”到“信仰自由”. 凤凰网. 《中国民族报》. 201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中文). 
  14. ^ 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 中国知网. [2019-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1) (中文). 
  15. ^ 熊景明; 宋永毅; 余國良. 中外學者談文革.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8-06-15. ISBN 978-988-17563-3-6 (俄语). 
  16. ^ 47周年回放:再忆文革“八.一八”和 “红八月”. 自由亚洲电台. 2013-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17. ^ 历史上的今天-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号召知青上山下乡. 中华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6) (中文). 
  18. ^ 18.0 18.1 对红卫兵组织失去信任 毛泽东决定下放知青始末. 人民网. 凤凰网. 2009-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7) (中文). 
  19. ^ 19.0 19.1 19.2 文革时五大学生“领袖”今安在. 搜狐. 人民网. 2015-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7) (中文). 

来源编辑

  • 席宣、金春明:《“文化大革命”简史》,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版.
  • “本报评论员”:《好得很》,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社论.
  • 顾双雪、孟竞文:《把“四旧”打个落花流水》,《人民日报》1966年8月24日.
  • 王年一:《大动乱的时代》,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 林彪:《在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上林彪同志的讲话》,《红旗》杂志1966年第11期.

高皋,嚴家祺:《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