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红卫兵

中國文化大革命時代的政治組織
1967年的红卫兵在天安门广场

红卫兵,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对部分特殊人群的一种称呼,其成员大部份是由高校以上的学生所组成(这里的「高校」是指高等学校,即大专院校以上的学校,並非指高中职和以下各级学校)。

目录

历史编辑

 
《毛泽东选集》文革前的版本

最早的红卫兵名称来自于一位清华附中学生张承志(后来成为著名作家)的笔名(根據駱小海宋柏林的回憶,張承志最早的筆名是“紅衛士”),意为“保衛毛主席的红色卫兵”,在1966年5月29日清华附中预科651班所贴的大字报上开始使用。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文化大革命宣言后,其它中学学生所贴的大字报就纷纷书上红卫兵署名。红卫兵运动能够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迅速席卷全国,靠的是國家補貼紅衛兵全國大串連,紅衛兵吃住不花錢,各地紅衛兵與北京紅衛兵間互聯絡,以及毛泽东从1966年8月18日开始连续八次检阅(习惯上叫“接见”)超过一千万红卫兵。毛泽东检阅时的装束便是一身绿军装,臂戴红卫兵红袖章。

1966年6月以来,红卫兵开始用暴力手段清除四舊,进而对早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黑五类分子施加残忍的暴力迫害,致死致伤成千上万。

1967年进入夺权阶段后,围绕权力分配(在新成立的革委会裡名额的多寡、谁分管有实权的部门)纷争吵闹不休,红卫兵组织分裂为不同的派别,以致发展到大规模武鬥。毛泽东于是说“现在是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工宣队军宣队相继进入学校等单位系统,红卫兵逐渐失势、退出了文革舞台的中心。随着1968年开展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红卫兵的政治组织终于解散。

1969年的九大之后,随着“復課鬧革命”的中央号召,红卫兵的名称被借用,而共青团当时已经几乎瘫痪。1975年,在共青团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十大”)筹备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王洪文提出,在中学把共青团和红卫兵两个组织合併,定名为“红卫兵”。然而当共青团十大於1978年10月16日召开时,文革已经结束,共青团和红卫兵的合併没有实现。

同期,在小学,红小兵代替了少先队;1978年后,少先队恢复。

定义编辑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在中国近代历史研究上,史学家往往将红卫兵分为广义与狭义的两种定义。广义的红卫兵泛指将自己系上红色袖标的各种民间团体,包括工人农民军事院校的学员和机关、文艺团体的从业者等,狭义的红卫兵则是指大学中学青年学生所组成的学生团体。

红卫兵是通称,每个学校里都有几支或十几支分别取不同名称的红卫兵组织,如“全无敌”战斗队、“丛中笑”,“卫东彪”战斗队等,名称多来自毛泽东诗词或当地当时的重大事件之日期。许多个学校的红卫兵组织因观点一致而联合,又称兵团。

红卫兵的宗旨包括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和“资产阶级保皇派”,“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手段有大字报、大批斗、“破四旧、立四新”、“抄家”等,而“打砸抢”的行为时有发生,紅衛兵堪稱史上人數最多、官方認證、最大牌的打著政治大義名稱的強盜集團。他们的造反行动冲垮了各级党政机关现成的运行体系,成为毛泽东进行文化大革命、达成其政治目标的工具之一。

红卫兵的典型着装是头戴绿军帽、身着绿军装、腰间束武装带、左臂佩红袖标,手握毛语录, 他们外出行动时高唱语录歌,宣传造势时常跳语录舞。

红卫兵在领取毛泽东的旨意后,奔赴全国各地。他们忠心不贰,对毛泽东的崇拜狂热到宗教信仰的境界。毛泽东组织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后称四人帮)进行立体全面的行销整合,从整体推广策略到各类的宣传形式,如大字报、红色宣传画、具有宗教特色的忠字舞、日常生活语言中每句必有的宣誓口号等,利用各种传媒载体通过从政治、经济、哲学、文学、教育和文艺等多方面对民众进行思想灌输教育。在文化大革命正式发动前, 中共中央宣传就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使得文革运动能在发动后极短的时间内达到高潮,并持续了长达10年的时间。

红卫兵并不是一个统一的组织,派别林立,互不隶属。1966年下半年, 红卫兵运动波及全国, 工厂, 农村乡镇也成立了各名目红卫兵组织。地方上持不同观点(保皇派或造反派)的红卫兵互相对立,写大字报攻击对方观点,被称爲反帝反修,保卫党中央毛主席革命政权的阶级斗争。根据时间、出身和政治主张,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分析对象是大,中学生红卫兵):

  • 老红卫兵,係最早的红卫兵,全部是干部子弟(主要是共产党党政部门高级干部),支持血统论, 他们的信条口号是: “龙生龙凤生凤, 老鼠生子打地洞”或“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其目标是赶尽杀绝黑五类, 反动学术权威和共产党中的修正主义分子。 联动是首当其冲的最早组织,在一,二周内,各省市高干子女也紛紛成立“联动”红卫兵,在學校抓打批斗“走資派”, 反動學術權威,搞紅色恐怖 。“龙凤”喻红五类子弟, “老鼠”喻黑五类子弟。 但是文革开始后不久,由于他们中大部分人的父母被列入要被打倒的走资派行列, 这些老红卫兵受到刚刚兴起的造反派红卫兵冲击,很快就失势了。
  • 保守派红卫兵,又称保皇派,老红卫兵的效彷者,绝大部分成员是那些被认爲出身好的红五类家庭子女(指出身红五类家庭的子女, 他们被视爲最可靠的无产阶级接班人,包括:解放军人子弟、工人子弟、贫农和下中农子弟、革命干部子部、革命先烈子弟)。 1966年下半年开始,保守派红卫兵的直接对立面就是造反派红卫兵。两派一开始就进入极端对立状态。1966年底开始各地就不断有小规模武斗发生,同年六,七月更发展到全国各地大规模包括刀棍,枪械,槍炮......的武斗,有些地方武斗死伤数以千计, 极其惨重。个别地区连军队都捲入其中。
  • 造反派红卫兵,是1966年8月以后兴起的造反派的红卫兵。与保皇派红卫兵对立。其成员的家庭出身成分复杂, 涵盖所有阶层的子弟(除部分”红五类“子弟外,還有出身于知识分子,自由职业,小资,小商,小农-指中农以上,等等处于灰色地带的家庭)。 他们積極响应毛主席的号召, 參與到打倒走资派,打倒苏修分子,造一切旧制度的反的革命運動去。大多数在文革初期受到老红卫兵(联动)和保皇派红卫兵的歧視甚至迫害。后来受到江青, 陈伯达的文革小组支持。1967年中期革命派大夺权以后, 与保守派红卫兵一样, 各有人选份额进入了由中央文革小组支持建立的各省市的[革委会]-----即“革命委员会”。革委会取代了1966年文革开始之前的政府部门领导。 造反派红卫兵的典型代表有清华大学的蒯大富, 北京大学的聂元梓等人。被稱爲北京红卫兵造反派五大领袖
  • 极左派:文革后期的新思潮,他们基本政治和社会制度的批判者。典型长沙杨曦光《中国向何处去》。

以上所列“各派”也不是一体,而只是具有大致相同的特征。红卫兵是各地方学校自行成立,没有统一的组织。

影響和评价编辑

在毛泽东的号召下,红卫兵大肆进行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运动简称破四旧并毁害中国大量文物,迫害民进人士,并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号召下破坏中共的党政机关,造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严重动乱。

1981年,邓小平会见金庸时说道“文革十年,就是一批红卫兵瞎捣乱”[1]

参考文献编辑

  1. ^ 窦应泰. 邓小平1981年如何向金庸解释不当国家主席. 人民日报 (腾讯网). [2018-06-29]. 

相關影集编辑

研究書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