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秉(30年代-91年),伯初扶风茂陵人。東漢名將,美陽侯,諡號桓侯[註 1]。耿秉出身于东汉功臣世家,为上谷太守耿况之孙,雲台二十八将中建威大將軍耿弇之侄,大司农耿国之子。耿秉勇壮,常常披甲阵前,深得衆心,多次參與對北匈奴的征討行動,曾隨奉车都尉窦固平定車師,后又隨车骑将军窦宪北伐,直抵燕然勒石而反,重創北匈奴,還善於撫慰匈奴,死后匈奴爲之举国而哭,為東漢名將。

耿秉
光禄勋
時代东汉
主君汉明帝劉莊→汉章帝刘炟
伯初
職官郎→谒者仆射→驸马都尉征西将军执金吾→執金吾、征西将军→光禄勋
封爵美阳侯
籍貫扶風茂陵
逝世东汉永元三年(91年)
諡號桓侯

生平编辑

多簡帝心编辑

耿秉,身材高大,腰帶八圍,博通書記,能解说司马兵法,尤喜好将帅之谋略。因父親耿国的緣故被任命为郎。耿秉多次上书陈言边地兵事,指出中國憂患主要來源於匈奴。他向漢明帝建議北伐,表示以戰去戰是盛王之道。漢明帝也有志北伐,於是暗中認同他的看法。

永平年间,漢明帝召見耿秉進宮,詢問他前後所進言的有利國家的方略,并拜為谒者仆射,從此耿秉得到親幸。每次公卿相會商議,漢明帝總讓耿秉上殿,向他询问邊疆事務,非常賞識他。

北伐匈奴编辑

永平十五年(72年),耿秉任驸马都尉。十二月,與奉車都尉竇固屯兵涼州[1]。次年二月,與竇固等分兵四路伐北匈奴,耿秉與其副手騎都尉秦彭率武威、隴西、天水招募來的士兵和羌胡萬騎為其中一路,出居延塞,橫穿六百餘里大漠,抵達三木樓山,但敵人都四散逃走,只能不戰而還,未能立功[2][3][4]

平定車師编辑

永平十七年(74年),耿秉和騎都尉劉張全部除去符傳隸屬於窦固[5]。冬十一月,窦固率军一萬四千骑兵,出敦煌昆侖塞,由白山進攻車師[6]。車師前後兩部各有一王,兩王廷相離五百里,前王是後王安得之子。當時竇固認爲進攻後王的道路遠,山谷深,士卒受寒冷之苦,想要進攻前王。而耿秉提議因先進攻後王,認爲合力進攻後王,觸動其根本,前王自然會降服。竇固當時猶豫未定。耿秉便奮身而起,說:“我請作爲前鋒。”便上馬引兵北去。衆軍不得已,只能進軍,四處掠奪,斬首數千級,收得馬、牛十餘萬頭。车师後王安得震怖,率數百騎迎接耿秉,準備降服。竇固的司馬蘇安想把功勞全部算在竇固上,便騎馬前去對安得說:“漢朝尊貴的將領只有奉車都尉窦固,他是天子姊婿,爵爲通侯,應當先向他投降。”於是安得返回,只讓諸位將領迎接耿秉。耿秉大怒,被甲上馬率手下精良騎兵,抵達竇固军营,對他說:“車師王投降,到現在還沒來,我請求前往將其梟首。”竇固大驚說:“姑且停下,會壞事!”耿秉厲聲說:“受降就如同受敵。”於是騎馬前往。安得惶恐,走出門,脫下帽子,抱著馬足投降。耿秉便把他帶往見竇固。車師前王也歸降,於是大軍平定車師返回。

永平十八年(75年)秋,汉章帝即位。十一月,當時戊己校尉耿恭被匈奴困於疏勒,拜耿秉为征西将军屯兵酒泉,再令遣酒泉太守段彭前去救援[7]

燕然勒功编辑

建初元年(76年),为度辽将军,在官七年,与南匈奴关系融洽。建初七年(82年),担任执金吾,汉章帝出行,掌管宿卫[8]

章和二年(88年)七月,南單于休兰尸逐侯鞮单于請兵,與执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太守一同北伐[9]。當時窦太后臨朝,將單于的上書出示給耿秉看,耿秉上奏稱“以夷伐夷,国家之利”,表示願為國家出力,太后采納了該建議[10]。於是拜耿秉為征西将军,随車騎將軍窦宪出征北匈奴,徵召北軍五校、黎陽、雍營、緣邊十二郡騎士和羌胡兵出塞[11]永元元年(89年),耿秉和窦宪各率领四千骑兵联合南匈奴左谷蠡王師子一萬騎兵出朔方雞鹿塞,攻擊北匈奴,兵锋一直抵达燕然山,重创北匈奴[12]。耿秉被封为美阳侯,食邑三千戶。

永元二年(90年),为光禄勋。次年夏天去世,年五十余。朝廷賜予未棺、玉衣,令將作大匠挖墓穴,借鼓吹和五營騎士三百餘人送葬。匈奴聽説后,舉國號哭,還有人梨面以至於流血。

評價编辑

  • 范曄後漢書》:“三世爲將,道家所忌,而耿氏累葉以功名自終。將其用兵欲以殺止殺乎?何其獨能隆也!”“好畤經武,能畫能兵。往收燕卒,來集漢營。請間趙殿,釃酒齊城。率從,亦既有成。圖久策,分此兇狄。洽胡情,單虜跡。慊慊伯宗,枯泉飛液。”

家族编辑

隃麋烈侯
耿況
好畤愍侯
耿弇
牟平侯
耿舒
耿国耿广耿举隃麋侯
耿霸
好畤侯
耿忠
牟平侯
耿袭
美阳桓侯
耿秉
粟邑侯
耿夔
耿恭隃麋侯
耿文金
好畤侯
耿冯
牟平亭侯
耿宝
耿姬美阳侯
耿冲
耿溥隃麋侯
耿喜
好畤侯
耿良
牟平侯
耿箕
林虑亭侯
耿承
耿宏耿曄隃麋侯
耿显
好畤侯
耿协
耿纪隃麋侯
耿援
耿弘

源流编辑

耿氏祖先在漢武帝時期,以吏二千石的身份,從巨鹿遷徙至扶風茂陵[13]

子女编辑

  • 耿沖:嗣爵,竇憲事敗後,因為耿秉為竇氏黨羽,封國被除去,官至漢陽太守。

後裔编辑

其曾孙耿紀,陰謀對付曹操,被夷滅三族,家族中只有耿援之孫耿弘存活[14]

相關编辑

故事编辑

  • 耿秉生性勇壯又行事簡易,軍隊行動常常自己被甲在前,休息停止行軍時不建营房,但派斥候遠行,申明律令,一有警報,軍陣立馬建成,士兵都樂意為他效死。

注釋编辑

  1. ^ 有異說,《後漢紀》作壮侯,此据《後漢書》作桓侯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書·肅宗孝章帝紀三》:十二月,遣奉車都尉竇固、駙馬都尉耿秉屯涼州。
  2. ^ 後漢書·肅宗孝章帝紀三》:十六年春二月,遣太僕祭肜出高闕,奉車都尉竇固出酒泉,駙馬都尉耿秉出居延,騎都尉來苗出平城,伐北匈奴。竇固破呼衍王於天山,留兵屯伊吾廬城。耿秉、來苗、祭肜並無功而還。
  3. ^ 後漢書·竇融列傳第十三》:耿秉、秦彭率武威、隴西、天水募士及羌胡萬騎出居延塞。
  4. ^ 後漢書·竇融列傳第十三》:耿秉、秦彭絕漠六百餘里,至三木樓山,來苗、文穆至匈奴河水上,虜皆奔走,無所獲。
  5. ^ 後漢書·竇融列傳第十三》:明年,復出玉門擊西域,詔耿秉及騎都尉劉張皆去符傳以屬固。
  6. ^ 後漢書·肅宗孝章帝紀三》:冬十一月,遣奉車都尉竇固、駙馬都尉耿秉、騎都尉劉張出敦煌昆侖塞,擊破白山虜於蒲類海上,遂入車師。
  7. ^ 後漢書·肅宗孝章帝紀三》:詔征西將軍耿秉屯酒泉。遣酒泉太守段彭救戊己校尉耿恭。
  8. ^ 後漢書·南匈奴列传第七十九》:七年,耿秉迁执金吾,以张掖太守邓鸿行度辽将军。
  9. ^ 後漢書·南匈奴列传第七十九》:其年七月,单于上言:臣累世蒙恩,不可胜数。孝章皇帝圣思远虑,遂欲见成就,故令乌桓、鲜卑讨北虏,斩单于首级,破坏其国。今所新降虚渠等诣臣自言:“去岁三月中发虏庭,北单于创刈南兵,又畏丁令、鲜卑、遁逃远去,依安侯河西。今年正月,骨都侯等复共立单于异母兄右贤王为单于,其人以兄弟争立,并各离散。”臣与诸王骨都侯及新降渠帅杂议方略,皆曰宜及北虏分争,出兵讨伐,破北成南,并为一国,令汉家长无北念。又今月八日,新降右须日逐鲜堂轻从虏庭远来诣臣,言北虏诸部多欲内顾,但耻自发遣,故未有至者。若出兵奔击,必有响应。今年不往,恐复并壹。臣伏念先父归汉以来,被蒙覆载,严塞明侯,大兵拥护,积四十年。臣等生长汉地,开口仰食,岁时赏赐,动辄亿万,虽垂拱安枕,惭无报效之地。愿发国中及诸部故胡、新降精兵,遣左谷蠡王师子、左呼衍日逐王须訾将万骑出朔方,左贤王安国、右大且渠王交勒苏将万骑出居延,期十二月同会虏地。臣将余兵万人屯五原、朔方塞,以为拒守。臣素愚浅,又兵众单少,不足以防内外。愿遣执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太守并力而北,令北地、安定太守各屯要害,冀因圣帝威神,一举平定。臣国成败,要在今年。已敕诸部严兵马,讫九月龙祠,悉集河上。唯陛下裁哀省察!
  10. ^ 後漢書·南匈奴列传第七十九》:太后以示耿秉。秉上言:“昔武帝单极天下,欲臣虏匈奴,未遇天时,事逐无成,宣帝之世,会呼韩来降,故边人获安,中外为一;生人休息,六十余年。及王莽篡位,变更其号,耗扰不止,单于乃畔。光武受命,复怀纳之,缘边坏郡得以还复。乌桓、鲜卑,咸胁归义。威镇四夷,其效如此。今幸遭天授,北虏分争,以夷伐夷,国家之利,宜可听许。”秉因自陈受恩,分当出命效用。太后从之。
  11. ^ 後漢書·竇融列傳第十三》:會南單于請兵北伐,乃拜憲車騎將軍,金印紫綬,官屬依司空,以執金吾耿秉為副,發北軍五校、黎陽、雍營、緣邊十二郡騎士,及羌胡兵出塞。
  12. ^ 後漢書·竇融列傳第十三》:明年,憲與秉各將四千騎及南匈奴左谷蠡王師子萬騎出朔方雞鹿塞。
  13.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耿弇字伯昭,扶風茂陵人也。其先武帝時以吏二千石自巨鹿徙焉。
  14.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後曹操誅耿氏,唯援孫弘存焉。

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