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在共产国际的支援下于中国大陆所建立的一个政权
(重定向自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國共產黨蘇聯共产国际的支持下,于中国大陆建立的社會主義國家[註 1],先后轄有18省、4直轄縣。该政权主張在全中國推翻中華民國國民黨的統治,在全世界消滅資本主義、實現社會主義,以及徹底的民族自決[4]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
中華蘇維埃民主共和國

1931年-1937年
{{{coat_alt}}}
国徽
格言:全世界無產階級和被壓迫的民族
聯合起來!
国歌:國際歌[1]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勢力圖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勢力圖
首都 瑞金(1931-1936)
保安(1936-1937)
延安(1937)
政府 苏维埃政权
中共中央局總負責人
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 1931-1935
秦邦憲(博古)
• 1935-1937
張聞天(洛甫)
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 1931-1937
毛澤東
副主席  
• 1931-1937
項英
• 1931-1937
張國燾
历史  
• 開國慶典
1931年11月7日
• 撤銷國號
1937年9月22日
货币 公債券
先前国
继承国
Image missing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Image missing
今属于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31年11月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政府在江西瑞金宣佈成立,同時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制定憲法大綱,改瑞金瑞京。共和國成立後,在經濟上進行土地改革,規定強制勞動,建立合作社,同時也導致了私營經濟的凋敝[5];在政治上推行蘇維埃制度,驅趕「反動家屬」,並開展了肅清國民黨改組派社會民主黨AB團(反布爾什維克團)、托洛茨基取消派和羅明路線等運動;在軍事上,組織青壯年民眾加入紅軍,先後進行五次反「圍剿」戰爭。1932年進攻閩西期間曾對日宣戰,但實際只有受中共影響的東北抗日聯軍參戰[6]。1934年1月,由於中央蘇區擴大,臨時中央政府改稱中央政府[7]。1934年10月,中央政府發起長征,次年輾轉抵达陝西。1936年12月,受到來自西安事变和蘇聯的壓力,中華民國与蘇維埃共和國停戰[8]。1937年9月6日,中共取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號,改轄區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9]

历史编辑

江西時期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开国庆典

原定1930年11月7日举行中华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简称“一苏大”)[10],后因国民党的第一次围剿开始,推迟到1931年11月7日至11月20日,在江西瑞金郊外的葉坪村謝氏祠堂舉行,時值九一八事變於中華民國東三省爆發。該大會通過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土地法令、勞動法和關於經濟政策的決定等法律文件,並選出63人組成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成立[11]

11月7日7时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举行开国庆典,并进行阅兵仪式。下午2时,“一苏大”正式开会。到會的有来自全國7個蘇區(中央苏區、閩西區、湘贛區、湘鄂贛區、贛東北區、湘鄂西區、瓊崖區)及上海、武漢的代表,另外部分来自朝鲜越南的海外代表,共610人(其中工人代表共190人)。在此次会议中,与会代表正式宣布建立以“推动革命斗争、代表人民利益”为宗旨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并下设“九部一局”,包括九个人民委员部(含军事外交财政劳动土地教育内务司法工农监察等)和一个国家政治保卫局,同时创建文宣机构“红色中华通讯社[11]

11月19日,大会进行选举,以毛泽东等63人为中央执行委员组成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作为本届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闭会后的最高政权机关;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下设立人民委员会,处理日常政务,发布一切法令和决议案,毛泽东兼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人民委员会主席(相当于总理)。

11月25日,「中華蘇維埃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成立,朱德為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王稼祥、彭德懷為副主席。当时,全中國實現了武裝割據的紅色區域有16萬平方公里。以后两三年又增设了其他数十个国家部委局[11]

1931年12月1日,毛澤東項英張國燾聯名於《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布告》表明在一個中國疆域内有兩國:「從現在起,中國疆域內有不同的兩國。一個是中華民國,是帝國主義的工具。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剝削與壓迫下廣大工農兵的國家,他的旗幟是打倒帝國主義、消滅地主階級,推翻國民黨軍閥政府、建立蘇維埃政府於全中國,為數萬萬被壓迫被剝削的工農兵士及其他被壓迫群眾的利益而奮鬥,為全國真正的和平統一而奮鬥。」[12]

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从瑞金叶坪迁驻沙洲坝。

1933年10月17日,開始第五次剿共戰爭国民政府动员近百万国军掃蕩各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农村根据地,并以50万兵力进攻中央苏区

長征编辑

1934年5月,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广昌战役失败后,中共中央开会研究局势。鉴于国军开始逼近中央苏区腹地,红军内线作战已十分困难,决定由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三人团”,筹划红军战略转移之事宜,并将相关计划案和处理情况报请共产国际批准。6月25日,共产国际复电中共中央,同意所报事项。

1934年10月18日,红军实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

陝北時期编辑

1935年10月转移至陕甘苏区。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变更对外名义称“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在中央苏区时,“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便已经开始混用。转移至陕甘苏区后,“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逐渐成为主要使用的国号。

1937年9月6日,根据国共两党协议,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最后一个政府机关“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在延安改制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成为隶属于国民政府行政院直辖行政区域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政府。

政治制度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保证工农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共和国, 国体是苏维埃制度。

宪法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1931年11月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1934年1月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修改通過,共十七条。

领导架构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要领导人:

任期 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中央執行委員會副主席 中央人民委員會主席 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第一任 毛泽东(1931-1934) 项英(1931-1934)
张国焘(1931-1934)
毛澤東(1931-1934) 朱德(1931-1934)
第二任 毛澤東(1934-1937) 項英(1934-1937)
張國燾(1934-1937)
张闻天(1934)[註 2] 朱德(1934-1936)
毛澤東(1936-1937)
  • 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最高政权机关。
  • 中央执行委员会是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闭幕期间的最高政权机关。委员会的全体会议,每六个月由主席团召集一次。
  • 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为中央执行委员会闭幕期间的全国最高政权机关。
  • 人民委员会为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行政机关,负指挥全国政务的责任。人民委员会之下又设:
  • 最高法院之下设刑事法庭,民事法庭,及军事法庭。 院长一人,副院长二人,检察长一人,副检察长一人,检察员若千人。
  • 中央执行委员会下设审计委员会。

选举编辑

从1931年11月到1934年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共进行过三次选举。

候選人的產生编辑

候选人名单由党组织在集中群众意见的基础上提出并提交选举委员会。鄉、市級選舉由直接选举产生,區級和以上用間接選舉產生[13][14]

縣級蘇維埃選舉有中共鄉、區委員會指派,或者蘇維埃代表指派的情形;紅軍當選比例高於其他候選人[15]

選舉資格编辑

只有貧下中農、工人、紅軍、中共黨員等無產者,以及他們的家屬具有選舉資格;富農、地主、商人、傳教士、中華民國政軍人士,以及他們的家屬沒有選舉資格[16]

中國共產黨對蘇維埃的領導编辑

建國初期,各級蘇維埃很少能按期開會,開會時多數代表不發表意見,實際權力由同級中共機關行使[17]

蘇維埃代表團產生後,中國共產黨會在其內部建立黨支部,實施對蘇維埃的領導。蘇維埃代表大會的內容和議程,也由中國共產黨提供。大會閉會後,政務由中共運作[18]

国家象征编辑

经济制度编辑

银行和货币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元货币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不承认中华民国的货币,发行独立货币。不使用孫中山的頭像,而是将蘇聯領袖列寧印在貨幣上。

1932年2月1日,在江西瑞金叶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行长毛泽民。国家银行隶属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会,资本由国库于预算中拨给。有分行、支行、兑换处等。除办理抵押、贷款、存款、票据买卖贴现、汇兑、发行钞票、代理国家金库外,还发行“革命战争公债”及“经济建设公债”[20],同时也发售部分“银行股票[21]

税务局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钢印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财政人民委员部税务局成立,首任局长为李六如。1933年,随财政部迁至瑞金沙洲坝新屋家。1934年7月,迁往瑞金县云石山乡丰垅村,下塘上新屋梁氏私祠内单独办公,局长为陈笃卿。

中央審計委員會编辑

1933年9月,中央審計委員會成立。1934年2月,被纳入直接領導,成為與人民委員會和最高法院平行的政權機構[22]

中央執行委員會發布了審計條例:「一是審核國家的歲入歲出﹔二是監督國家預算的執行。中央審計委員會先后審核了中央政府各部門的預算執行情況,各事業單位和革命團體的財務收支情況,國營企業的財務收支情況等,每次審計結果都在《紅色中華》等報刊上公開披露,對蘇區的反貪倡廉作出了重要貢獻。」[23]

土地编辑

1934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土地法》規定:「所有封建地主豪紳軍閥官僚及其他大私有主的土地,無論自己經營或出租,一概無任何代價的實行沒收,被沒收的土地,經過蘇維埃由貧農與中農分配」。

田歸蘇維埃所有,農民只有使用權的空氣十分濃厚,並且四次五次分了又分使得農民感覺田不是自己的,自己沒有權來支配,因此不安心耕田。

毛澤東, 《關於加強春耕工作的意見》

教育制度编辑

在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和管理下,苏区的教育事业得到较大的发展[來源請求]。教育体制的逐步建立,推动了各种教育形式发展。各类教育形式的相互补充,形成了适应处于战争状态之中的苏维埃教育体制。根据毛泽东在“二苏大会”报告中的统计,中央苏区中的江西、福建、粤赣三省,在2932个乡中,就有列宁小学3052所,学生达89710人,补习夜校6462所,学生94517人,俱乐部1656个,工作员49668人,江西粤赣两省有识字班32388个,组员155371人[24]

1933年8月-1934年7月,在瑞金设有苏维埃大学

对外关系编辑

苏联编辑

2007年6月1日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写到:“莫斯科不顾外交受损坚决支持中共按照俄国革命的模式发动苏维埃革命,从政治方针一直到具体政策文件的制定,从决定中共领导人到选派代表亲临上海,甚至直至苏区,就近帮助工作和指导作战,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几乎一包到底。”

日本编辑

1932年4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发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日战争宣言》;表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正式宣布对日宣战。4月21日,该宣言被刊登在《红色中华》报。

中華共和國编辑

中华共和国成立於1933年11月22日,存在53日。11月27日,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的闽西善后处代表陈小航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代表张云逸签订了《闽西边界及交通条约具体规定》,该条约确定了双方边界的划分和交通、贸易等事项,对中共方面对抗南京国民政府的经济封锁起到一定的作用。[25][26]但中共内部对中华共和国的态度有分歧,当时掌握领导权的秦邦憲等人認為十九路軍並未立即給國民政府致命的一擊,提出闽政权是非革命的甚至反动的,因而最终沒有即時对中华共和国给予军事上的协助[27]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西北聯邦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联邦成立於1935年5月30日,存在1年餘,由格勒得沙共和国博巴人民共和国組成,有軍隊近8萬人,遠超中央紅軍。西北聯邦的成立意味著中共的內部分裂,9月9日,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張國燾發密電要求武力解決分裂;10月5日,張國燾又對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方面宣稱「你們應稱北方局、陝北政府和北路軍,不得再冒用黨中央名義」,決議开除毛泽东周恩来秦邦憲張聞天的党籍,将杨尚昆叶剑英“免职查办”。

行政区划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行政区划设特区直辖县。此行政区划略有变动,并不一致。

其他编辑

拟设的行政区划:附:《中央政治局关于苏维埃区域目前的工作计划》拟设的特区(相当于省)(1930年10月24日):赣西南特区湘鄂赣边特区鄂豫皖边特区湘鄂边特区赣闽皖边特区闽粤赣边特区广西左右江特区

附:中共苏区中央局《通告第一号》拟设的行政区划(1931年1月15日):中央苏区所辖:(赣西南特区湘鄂赣特区)、湘鄂边特区鄂豫皖边特区赣闽皖边特区闽粤赣边特区

评价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态度编辑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一直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为分裂国家的武装叛乱割据政权,并以此宣布中国共产党的武装部队为叛逆于人民的匪军,并予以清剿。直到西安事变之后,国民政府才取消了对中共军事力量的清剿命令。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态度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当时中国境内的一个民主革命政权,是中国共产党建立共产主义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建立后的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其对各根据地、各部分红军的中枢指挥作用,扩大了中共的影响。

2001年,由中共贛州市委、贛州市政府所編輯和出版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历史画册》写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是中国共产党建立人民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可以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次伟大预演。……当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雏形,这里是共和国的摇篮。」[28]

2001年6月26日,新华社文章稱之為“两次开国大典,两个共和国,两个非凡的起点”[29]

新华社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割据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未能挫败南京国民政府的军事围剿。红军被迫长征,中国共产党的前途岌岌可危。……这个在莫斯科指导下创立起来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虽然让俄国人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最终却还是没有能够抵抗住国民党的军事围剿。」

2011年11月4日,习近平《在纪念中央革命根据地创建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工农民主政权”。[30][31][32]

注釋编辑

  1. ^ 在代表大会休会期间,执行委员会领导共产国际的全部工作;至少要用四种文字出版共产国际中央机关刊物(《共产国际》期刊),用共产国际的名义发表必要的宣言,并向所有参加共产国际的政党和组织下达具有约束力的指示。 ——第三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2]
    中國共產黨既然是代表中國無產階級的政黨,所以第二次全國大會議決正式加入第三國際,完全承認第三國際所決議的加入條件二十一條,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 ——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3]
  2. ^ 1934年10月10日中央政府撤离瑞金,在中央苏区成立中央政府办事处(1935年2月解散);1935年抵达陕北后,11月在陕北成立西北办事处(1937年9月6日撤销),人民委员会不再出现。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中國國歌百年演變史話-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Cpc.people.com.cn.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9). 
  2. ^ 第三國際. 共產國際章程. 
  3. ^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加入第三國際決議案. 
  4.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对外宣言. 
  5. ^ 毛澤東. 長崗鄉和才溪鄉調查. 
  6. ^ 1. 毛泽东生平年表(1932―1936年). Cpc.people.com.cn. 
  7.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史. 紅色尋根網. 
  8. ^ 王伟、孙果达. 西安事变与斯大林的两份“密电”. 《党史纵横》2013年第8期. 
  9. ^ 周恩來. 中共中央為公佈國共合作宣言. 
  10.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央苏区政权建设大事记:1930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1. ^ 11.0 11.1 11.2 893.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偉大的嘗試. Military.people.com.cn. 2007-05-19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2. ^ 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下冊.第202頁
  13. ^ 80年前的中华苏维埃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
  14. ^ 中央苏区的法制建设
  15. ^ 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 第29、178頁
  16. ^ 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 第178頁
  17. ^ 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 第28頁
  18.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创新研究
  19. ^ 1. 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关于国徽国旗及军旗的决定. cpc.people.com.cn. 2006-06-17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30). 
  20.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创立国家银行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27.
  21.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湘鄂赣省分行股票[永久失效連結]
  22. ^ 書摘:《中國共產黨反腐倡廉史》. [2010-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08). 
  23. ^ 訪紅色故都瑞金 憶中華蘇維埃政權. People.com.cn.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4.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文化教育体制. Jyb.hsxgw.gov.cn.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6). 
  25. ^ 张云逸,陈小凡,《闽西边界及交通条约》,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
  26. ^ 曾傅先,罗永平,《解放军高级将领传·张云逸》,解放军出版社
  27. ^ 吴明刚,国内外对福建事变的反映,《福建党史月刊》·2005年第11期
  28.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历史画册》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8-04.
  29. ^ 走向胜利之本——从红都到首都的启示. People.com.cn.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0. ^ 1507. 在纪念中央革命根据地创建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2011年11月4日). Politics.people.com.cn. 2011-11-05 [2018-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1. ^ 纪念中央革命根据地创建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习近平出席并讲话. [2014-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09). 
  32. ^ 在纪念中央革命根据地创建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2011年11月4日). [2014-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3). 

来源编辑

期刊文章
  • 黄道炫:《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原因探析——不以中共军事政策为主线》,来源:《近代史研究》2003年第5期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