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共匪

中國國民黨戒嚴時期對中國共產黨的稱呼
1950年代在綠島上的「消滅萬惡共匪」標語

共匪是對共產黨的一種敵對稱呼,於中文環境中多用於指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黨員、或支持中國共產黨的親中共人士。

目录

概述编辑

此名詞主要用在中國國民黨右派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共產黨(包含國共內戰后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嚴重對立的時期。也有以共狗土共黄俄、共產黨匪諜國家黑社會主義[1][2]等稱呼中國共產黨、黨員及其支持者。

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人也會使用「中共」稱呼「中华人民共和國」[3],或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但該用法較常見於中華民國國防部說辭,此時的中共一詞也是貶稱。[4]亦有將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地區稱作「匪區」或者「北平匪偽政權[5]、「中共匪區」[6][7]、「大陸匪區」、「大陸淪陷區」、「中共匪國」、「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以中国共产党简称称之)。

共匪和赤匪亦可以指向中國共產黨附屬組織及其他國家或者地區共產主義組織和政黨,包括「越南共匪」(越南共產黨[8],「朝鮮共匪」(朝鮮勞動黨),「古巴共匪」(古巴共產黨)。[9]

詞源编辑

 
蒙疆联合政府时期大同四牌楼上的“铲除红匪”标语

近代中國內戰頻繁,盜匪猖獗,政府通常將各種造反的武裝團體與盜匪等同。

清朝政府曾將太平天國運動稱為「粵匪」,義和團運動則稱為「拳匪」。

辛亥革命後,新生的中華民國政治動盪,軍閥混戰,各派政治勢力常以「匪軍」之名加諸於對方。國民政府在1927年宣佈剿匪後,賀龍朱德毛澤東井岡山等地建立獨立的武裝與國民政府對抗,國民政府遂將中共紅軍及本身稱為「赤匪」、「紅匪」、「共匪」、「毛匪」、「毛赤」、「黃俄」、「土共」[10]等。

用法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赤匪」一詞用來指稱抗戰爆發前的中国共产党及其红军,而「共匪」除指稱共產黨人外,還用作指1949年前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中國目前最大之禍患,厥為赤匪。國民政府與全國人民當前最急要之工作,亦莫過於撲滅赤匪。赤匪之禍患,其已發露於江西、湖南等處者,固在政府與當地人民協力撲滅之中,而其潛伏於他處,冀圖使各省均為江西與湖南之續者,亦已漸露其端,而實不容吾人之忽視。以各地受匪殘害之種種事實言之,赤匪之存在與蔓延,不惟於中國民族生存與發展不能相容,且於全國人民各個人之生命與生計不能並立。 — 《國民政府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民國二十年五月十二日
我全國同胞當此赤匪、軍閥、叛徒與帝國主義聯合進攻、生死存亡間不容髮之秋,自應以臥薪嘗膽之精神作安內攘外之奮鬥;以忍辱負重之毅力雪黨、國百年之奇恥……惟攘外必先安內,去腐方能防蠹。此次如無粵中叛變,則朝鮮慘案必無由而生,法權收回問題亦早已解決,不平等條約取消自無疑義……故不先滅赤匪,恢復民族之元氣,則不能禦侮;不先削平粵逆,完成國家之統一,乃不能攘外。 — 蔣中正,《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書》,民國二十年七月二十三日
中共匪黨嘯聚了一些民族敗類、無恥漢奸和賣身投靠份子,扮演了所謂「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不到十天的短時間內,執行了共產國際預定的計畫,宣佈了蘇維埃極權主義的國體,廢除了中華民國的國號,採用了俄國式的紅旗,改變了我四億五千萬國民同聲誦唱的國歌。 — 蒋中正,《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九日
現在的共匪,不管他手段如何毒辣,方法如何奸詐,都是不足畏的。因為他根本是一個無人性道義的匪黨,遲早必然要消滅的。何況現在全國民眾處在他橫征暴歛宰割屠殺之下,過着水深火熱的生活,即使其不能揭竿而起,亦必將簞食壺漿以迎國軍。這種普遍的民怨沸勝更要加速共匪的崩潰,促成我們的成功。 — 蒋中正,《軍人魂》,民國三十九年
杭州是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城外的西湖,周圍幾十里。湖邊有楊柳,真像一張圖畫。杭州人民,有的打魚,有的種田,十分快樂。所以大家都說杭州是天堂。 自從共匪到了杭州,又是清算,又是鬥爭。人民被殺的被殺,餓死的餓死。過了幾年,共匪更成立了「人民公社集中營」。他們把人民當牛馬,讓幾百人幾千人一塊兒工作,一塊兒吃飯,一塊兒睡覺。男的在男公社,女的在女公社。使得家人分散,爸爸見不到媽媽,媽媽見不到兒女。人們每天從早到晚的工作,吃不飽,穿不暖。杭州從前是快樂的天堂,現在變成了愁苦的地獄。 — 國立編譯館國小《國語課本》第五冊第十四課《天堂變成地獄》[11]
毛共匪幫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叛亂集團,對內殘害人民,罪惡如山,乃全中國人民尤其是大陸上七億同胞之公敵;對外肆行顛覆侵略,為聯合國所裁定之侵略者。目前大陸雖為毛共匪幫所盤踞,但以台澎金馬为基地的中華民國政府,乃是大陸七億中國人民真正代表——代表他們的共同意願與痛苦呼聲,并給與他們反抗毛共暴力,爭取人權自由以最大的勇氣和希望。 — 蔣中正《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民國六十年十月二十六日
 
金門炮戰炮彈,兩側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砲彈,稱為「匪砲」。

與此類似的詞彙還有「匪新華社」、「殺朱拔毛」等。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則被稱作「中共匪區」、「大陸匪區」、或簡稱「匪區」。[12][13][14]「共匪」的間諜曾被稱作「匪諜」。[15]中共國政府則被稱作「匪偽政府」或簡稱「匪偽」,例如《戒嚴時期台灣地區查禁匪偽郵票實施辦法》。

1983年,蔣經國在總統文告首次以「中共」而非「共匪」稱呼對岸政權。此後,在描述北京政府機構、職稱及文件時,仍要將相關名稱用引號包住以作不承認之意,如:[16]

臺灣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後,共匪一詞就不在正式場合使用,「匪區」一般改稱「中共佔領區」。隨著臺灣獨立運動的發展,臺灣有越來越多民眾直接使用「中國」一詞來指稱中國大陸,但在中華民國官方正式公文中通常仍避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仍以「大陸」或「中國大陸」稱之(陳水扁政府時期例外)。[17]1994年,中國大陸浙江省發生千島湖事件後,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曾經公開批評中共是「土匪政權」,「像土匪一樣害死我們那麼多同胞」。[18]

臺灣人民間常用「阿共仔」(閩南語)、「阿六仔」(閩南語),作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或者中國共產黨的習慣稱呼用語,一如稱日本人為「阿本仔」,早年稱唐山人(外省人)為「阿山仔」。

韓國编辑

韓國與中國一樣,長期將與政府敵對的勢力稱為「匪」,比如1894年發動東學黨起義東學黨人就被稱為「東匪」。而大韓民國的官方、媒體常用「공비(共匪)」以及「공산 비적(共産匪賊)」形容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物、組織、反政府行為或間諜行為,或是專指韓戰智異山太白山一帶活動的朝鮮人民游擊隊、日本殖民時代偽滿洲國一帶活動的抗日遊撃隊派。

香港编辑

香港一些傳媒和泛民主派人士有時以「土共」作為对香港親共團體或人士的贬称,也指香港的建制派澳門建制派[19][20]

自1949年至1971年之間,除了左派報紙外,香港的反共報紙(香港親國民黨團體港英政府)均以「中共」稱呼大陸的政權,以區分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又稱「自由中國」)政權。

香港親共團體另有一些蔑稱是「港共」、「左仔」,最早見於六七暴動期間,親國報紙(如《工商日報》)以此詞彙抨擊左派暴徒的恐怖主義行為[21]。及至2010年代隨着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班子上任,有高官被指為共產黨員,「港共」這一稱呼再被本土派人士或民主派傳媒(如黃毓民、《蘋果日報》)所使用[22]

类似用法编辑

共軍编辑

共軍,意為共产党軍隊,在現代漢語特指中国共产党所領導的軍隊。在普遍概念中,與「共軍」相對的是中國國民黨創建的國民革命軍中華民國國軍之前身)。「共軍」包括中國現代歷史上的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軍甚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等共產黨軍隊,当今用语中特指中国人民解放军[23]

中國共產黨與其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較少使用「共軍」這個詞語(一般直接称“我军”),而中華民國政府台灣民間普遍使用「共軍」來代指中国人民解放军,性質較「共匪」溫和[24]。至今中華民國國防部仍在使用「共軍」一詞。「共軍」這個詞也可以指世界共產黨所擁有的軍隊武力,意思近於紅軍。如蘇軍越軍也會被稱爲「共軍」。此外,韓國官方还將朝鮮人民军稱爲「武裝共軍」。[來源請求]

匪谍编辑

 
台灣戒嚴時期的“保密防諜”宣传标语。

匪諜是台灣戒嚴時期中華民國政府所使用的法律術語,用以指稱中國共產黨派遣至台灣進行地下情報活動的間諜人員。充滿特定的意識型態,如今已經逐漸成為歷史名詞。

1950年,通過《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由警備總部負責逮捕被認為有嫌疑的人士。這段時期被稱為白色恐怖時期,因為只要被密報是匪諜,不經任何法律程序,政府就可以加以逮捕、審訊、甚至定罪下獄。當時的政府也利用戒嚴懲治叛亂條例)來拘捕政治異議人士,包括支持言論自由,支持組織反對黨,支持台灣獨立運動,只要是被政府認定有嫌疑,都會被冠上反政府的罪名(如施明德許信良等),因此也造成許多冤獄事件。

派生詞编辑

  • 匪語:源於香港六七暴動後台灣發行的《共匪述語》。

参考文献编辑

  1. ^ 蘋論:選唐是災難,黑社會主義是更大災難,李怡,蘋果日報,2012-3-10
  2. ^ 郭飛熊: 「國家黑社會主義」的肆虐及其前景,2006年4月12日
  3. ^ 陳茂雄. 馬英九不該過度依賴中共. 蘋果日報. 2008年12月25日.
  4. ^ 蔣中正,中華民國五十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01-03.
  5. ^ 秦孝儀. 美國真正的敵人——共匪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5-02-18.. 卷三十九\談話\中華民國五十四年. 《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序》第303頁.
  6. ^ 蔣中正,《蘇俄在中國》第一編 中俄和平共存的開始與發展及其結果:第三章 中俄和平共存的發展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3-12-23.
  7. ^ 蔣中正,《蘇俄在中國》補編 俄共在中國三十年來所使用的各種政治鬥爭的戰術,及其運用辯證法的方式之綜合研究:第六章 貿易戰與基地戰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3-08-24.
  8. ^ 越南共匪搶地引發抗共暴亂 7000苗人揭竿而起要求建立獨立國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5-02-18. 中華評述5月7日
  9. ^ 공비(共匪)
  10. ^ 這裡的「土共」常指鄉村較沒文化的共匪黨徒
  11. ^ 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共匪」(管仁健/著)
  12. ^ 《國民政府頒布的全國總動員方案》《國民政府公報》第2869號(1947年7月4日)
  13. ^ 《動員戡亂完成憲政實施綱要》(1947年7月)
  14. ^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1948年5月10日)
  15. ^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
  16. ^ 中共黨政軍機關企業學術機構團體旗歌及人員職銜統一稱謂實施要點》,民國八十一年(1992年)十一月十九日行政院大陸委員會(81)陸法字第五二七二號函
  17. ^ 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司法院釋字第328、476、572號解釋相關附件有中共國三字,沒有加引號。《司法院釋字第618號解釋》相關附件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字加引號。
  18. ^ 台灣歷史詞典:千島湖事件[永久失效連結]
  19. ^ 公投五俠選票起義第一擊冒着土共炮火前進 蘋果日報-2010年01月27日
  20. ^ 《香港焦點》凌鋒:中央支持特首 土共緊急轉呔
  21. ^ 1967年間使用「港共」詞彙的報章社論
  22. ^ 李怡專欄:港共更左
  23. ^ 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美國防部2015 年中共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
  24. ^ No. 616 解讀共軍兵力規模. 中華民國國防部.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