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田牛一(1527年-1613年)是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初期武將。通稱又助和泉守。名稱的日文讀音有多種說法。以貴重史料『信長公記』的作者聞名。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太田 牛一
假名 おおた ぎゅういち / うしかず / ごいち
平文式罗马字 Ōta Gyūichi / Ushikazu / Goichi

生平编辑

大永7年(1527年)出生於尾張國春日井郡山田荘安食村(今名古屋市北區),原名定信,推測可能出身地方土豪,早年為成願寺的僧侶,還俗後成為尾張守護斯波義統的家臣。牛一追隨織田信長的時間不明,但可能是義統在天文23年(1554年)7月12日遭尾張守護代織田信友殺害後,隨義統遺兒斯波義銀一起投奔信長。

天文23年(1554年)擔任信長家臣柴田勝家旗下的足輕眾,於同年7月18日參加了對信友勢、有弔慰義統意義的安食之戰。之後因弓術出眾被信長納為直臣,成為三弓三的近侍「六人衆」的一員,隨信長轉戰各地,並在永禄7年(1564年)攻略美濃齋藤家的堂洞城的二之丸時因成功把箭射上高聳城樓屋頂的活躍表現獲得信長褒獎而加封知行。

信長入主岐阜城後,牛一的角色似乎開始漸漸轉為行政官僚(吏僚),自永禄12年(1569年)到天正10年(1582年)的14年間都以丹羽長秀與力的身分負責京都寺社方面的行政業務。安土築城時牛一亦在城下分有宅邸,因此也產生了他在信長旗下擔任秘書的說法(惟此說缺乏信憑性)。本能寺之變後,牛一跟隨丹羽長秀並拜領2,000石,並在與柴田勝家的戰爭中留有隨長秀出陣阪本城的紀錄。天正13年(1585年)長秀過世,年近六旬的牛一也將家業讓與兒子隱居。

不過牛一很快就被豊臣秀吉重新起用,於天正17年(1587年)赴任京都南部再度負責寺院的檢地,在當年完成山城國加茂六郷的檢地。天正18年(1588年)以淀城為據點兼任南山城與近江國淺井郡的代官。大約在同時期的天正19年(1589年)起,留存下來的書信紀錄上的屬名開始改為牛一,但不清楚是為本能寺喪主或退隱之身而改名。

天正20年(1590年)隨秀吉一同前往肥前國名護屋,擔任調度人夫馬役的奉行,參與了名護城的築城工作,在稍後的文祿之役則做為名護城留守番眾而未渡海,文禄3年(1594年)時參與了明朝使節的接待並在同年返回大阪。文禄5年(1596年)5月9日擔任年僅三歲的豐臣秀賴初次進京的陪臣,同時向後陽成天皇進獻著書『太閤御代度々御進発之記』。慶長3年(1598年),雖已年過七十,但仍在3月舉行的醍醐花宴負責秀吉側室三之丸殿(京極龍子)的護衛工作,並在當月17日向醍醐寺三寶院的門跡(皇族、公專用家出家寺院的住持)義演口述了自信長到秀賴為止的紀錄與介紹。

秀吉死後繼續侍奉秀賴,在關原之戰後的慶長6年(1601年)向德川家康獻上了該戰的紀錄『關原合戦双紙』,之後仍繼續活躍於豐臣家的內政活動,慶長11年(1606年)成為南禪寺金地院的寺領地的代官,並負責了慶長16年(1611年)3月28日秀賴、家康二条城見面時的接應、供應工作。此外,在慶長12年(1607年)整理了自己包括『關原合戦双紙』的著作,合稱為「五代之軍紀」。

直到慶長15年(1610年)、84歳時仍有親筆書信、著書的紀錄,以當時的標準算是非常地長壽與強健;但仍在高齡感冒後開始虛弱,慶長18年(1613年)病逝於大阪城東南重臣屋敷區的大坂玉造,不過直到死前都未有再次隱居退休的紀錄。

子孫编辑

牛一的嫡男又七郎牛次原本出仕秀賴家臣青木一重,在大阪之陣後曾一度轉仕藤堂高虎,不過最後仍回歸青木家的攝津麻田藩,子孫也以該藩藩士的身分存續。另一名兒子小又助則先後出仕丹羽家、織田信雄、豊臣秀吉,孫子宗谷時一度成為浪人,直到寛永18年(1641年)獲前田利常聘用,成為加賀藩藩士。

著作编辑

太田牛一在他漫長的生涯中,以信長、秀吉、秀賴近臣的身分留下了十分詳實的軍紀與傳記,在戰國史研究上被視為第一手的史料文獻,在正確與可信度上與其他江戶時代成書,虛實參雜且會依儒家思想竄改史實的軍紀物有著決定性的差別。在寫作上,牛一在談及人的行為、戰爭與生死時,表現出宿命論的「天道所定」觀,對於信長苛烈的虐殺行為,牛一也僅是平實、淡然地加以紀錄。此外,他對安土城的詳細描述,也為後世的復原研究提供了寶貴的線索。

牛一的主要著作:

  • 信長公記』(又名「信長記」、「安土記」、「安土日記」)
  • 『太田牛一雑記』(又名「大かうさまくんきのうち」)
  • 『関原合戦双紙』(又名「太田和泉守記」、「内府公軍記」)
  • 『高麗陣日記』
  • 『関東軍記』
  • 『別本御代軍記』(又名「太田牛一旧記」)
  • 『太閤御代度御進発之記』
  • 『豊国大明神臨時御祭礼記録』
  • 『今度之公家草紙』(又名「猪熊物語」)
  • 『新門跡大坂退散之次第』

登場作品编辑

小説
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