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威廉·亨瑞·端纳William Henry Donald)(1875年-1946年11月9日),澳大利亞人,曾先後擔任過孫中山張學良蔣介石宋美齡夫婦私人顧問[1]:374一生事業都在中國,曾贊助辛亥革命,後來又成為北洋政府客卿。是中华民国时期中国政坛上最为活跃的西方人,有“中国的端纳”之稱。

目录

早年生活编辑

端纳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里斯峪,曾作为印刷厂的排字工,23岁成为新闻记者。他本來是《泰晤士報》記者。[1]:3211903年,到香港采访,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故乡。

“中国的端纳”编辑

1906年,他先於香港《德臣西报》任總编輯社長,后任《遠東評論》編輯,为当时两广总督张人骏顾问,并结识革命党人胡汉民宋耀如等。1911年,他作为《纽约先驱报》驻中国记者抵达上海,联系上伍廷芳,并成为武昌起义的上海总部顾问,孙中山回国后,他担任孙中山政治顾问,参与起草中华民国第一个政治纲领——《共和政府宣言》。

他於1915年曾首先揭露日本向袁世凯提出之“二十一条”卖国协定內容,并到《泰晤士报》发表,引起世界轰动,促使“倒袁”成功。1920年,經濟討論處(Bureau of Economic Information)成立,端納任新聞處長兼代理處務,負責經濟調查事。[1]:374他是北洋政府顾问[1]:321、客卿。1928年,張學良到奉天,就把他帶回奉天當顧問。[1]:321是張學良私人顧問。[1]:321曾任張作霖父子謀士,與張學良交往密切。曾帮助张学良戒除吸鸦片,促使其东北易帜,并帮助中国抗日

 
西安事变时端纳与宋美龄合影,拍摄于1936年12月

西安事变编辑

1936年12月12日,宋美齡在上海找到威廉·亨瑞·端納。[2]他是英籍澳大利亞人,原為新聞記者,辛亥革命前到中國,後任張學良秘書,1933年張下野後曾陪張遊歷歐洲[2]1934年初,隨張回國不久,又被聘為蔣介石顧問。[2]西安事變發生時,他正在上海。[2]端納依據多年來對張之瞭解,相信張不會殺蔣。[2]他欣然接受宋之約請,決定親赴西安,探明真相。[2]是夜,端納隨孔、宋離開上海,趕赴南京。[2]同行者還有與蔣、宋關係密切之勵志社總幹事黃仁霖[2]宋派黃陪同端納赴陝,擔任端納與蔣談話之翻譯。[2]

12月13日中午,宋、孔不顧何之反對,毅然派端納飛離南京,經洛陽赴陝。[3]12月15日,端納到西安後,張請他勸蔣接受西安方面主張,鄭重表示只要蔣答應抗日,就立刻釋放他,張還表示將親自送他回南京,繼續擁護他為領袖。[4]端納見到蔣。[4]端納告訴蔣,南京政府已決議討伐張、楊。[5]

12月20日上午10時,宋子文飛離南京,他兩名秘書和剛從獄中要出來之郭增愷飛到西安,張、楊和端納到機場迎接。[6]12月22日,宋美齡毅然離開南京,飛赴西安。[7]宋子文、端纳與之同行。[7]12月23日和12月24日,宋美齡兩次會見周恩來。[8]蔣指定宋氏兄妹作為代表與西安方面談判。[9]

端纳作为调停人,数次往返南京与西安之间,并建议蒋接见周恩来,对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有一定影响。

晚年编辑

端纳始终希望中国发展政治民主,1940年,因为和蒋介石意见不和,辞职离开中国,驾艇环游太平洋。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宋美龄急电端纳希望他回中国助战,他在回中国途中,经过被日军占领的菲律宾时被关入集中营,当时日本侵略军正在悬赏捉拿他这个“帮中国人反击东洋的西方魔鬼”,但集中营中的人没有一人出卖他。

1945年2月,应蒋介石要求,美国远东地区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组织了一次“洛斯巴尼斯”行动,用空降兵占领了集中营专门解救端纳,将他用美军直升机送往珍珠港海军基地医院疗养。但他身体状况已经非常糟糕,常在病榻上大口咯血,并诵念尼采的名诗《太阳落了》:

在他垂危时,宋美龄派飞机接他回上海医治,在其弥留之际,亲自立在他床侧为他诵读《圣经》。他去世后,将他葬在宋家家族墓地中。 [10]

外部链接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張學良口述、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595頁
  3.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596頁
  4. ^ 4.0 4.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13頁
  5. ^ 「晚間端納為余言,南京對陝變已決議討伐,余心乃安。」見蔣介石:《西安半月記》,1936年12月14日,台北正中書局1975年版,第1-54頁
  6.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14頁
  7. ^ 7.0 7.1 師永剛、張凡編著,《蔣介石:1887~1975.上》,北京:華文出版社,2011年3月,第219頁,ISBN 9787505734474
  8.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17頁
  9.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18頁
  10. ^ 端納口述、塞勒(Selle, Carl Albert)筆錄整理,〈蔣被劫持〉,《中國的端納》(Donald of China),194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