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凱特爾

纳粹德国陆军元帅

威廉·凱特爾德语Wilhelm Bodewin Johann Gustav Keitel,1882年9月22日-1946年10月16日),曾任德國國防軍最高統帥部總長;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國防軍资历最老的指挥官之一。

威廉·凱特爾
Wilhelm Keitel
Bundesarchiv Bild 183-H30220, Wilhelm Keitel.jpg
1942年的凱特爾
昵称LaKeitel[1]
出生(1882-09-22)1882年9月22日
 德意志帝國布伦瑞克赫尔姆舍罗德
逝世1946年10月16日(1946歲-10-16)(64歲)
 盟军占领下的德国紐倫堡
效命德意志帝國 德意志帝国(至1918年)
德国 魏玛共和国(至1933年)
納粹德國 纳粹德国(至1945年)
军种德意志國防軍
服役年份1901年—1945年
军衔陸軍元帥
统率國防軍最高統帥部
参与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获得勋章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

凯特尔在 1935 年被任命为德国陆军部武装部队办公室负责人,开始担任国防军高级指挥部參謀長一職。1938 年希特勒接任国防军司令部后,用 OKW 取代了该部,凯特尔成为其负责人。 他在他的军事同事中被辱骂为希特勒惯用的“应声虫”。

德國二戰投降後,凯特尔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起诉为“重大战犯”之一。 他被判犯有所有罪名:危害人类罪危害和平罪阴谋犯罪战争罪。 他于 1946 年被判处死刑并处以绞刑。

早年生涯编辑

凱特爾出生於德意志帝國布伦瑞克大公國赫尔姆舍罗德德语Helmscherode,父親是中產階級地主,凱特爾在哥廷根大學完成學業,他在1901年開始他軍隊生涯成為官校學生,後在德軍下薩克森第6野戰炮兵團服役,1909年他娶妻Lisa Fontaine是富裕地主千金,婚後子女6人;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他在西戰場德軍第46野戰炮兵團服役,1914年9月在法蘭德斯戰鬥時他右前臂被炮彈碎片炸重傷。

他療傷康復後,於1915年年初被派至「參謀本部」擔任參謀,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他被留任在「新德軍」裡,並且招募組建新部隊番號德軍自由軍團邊境守衛軍駐守在波蘭國界,也擔任過師級部隊軍官參謀,最後在「漢諾威騎兵學校」擔任教官兩年。

1924年底,他被調派至國防部部隊處,是軍方為了避開凡爾賽條約的限制而成立的實質「參謀本部」。沒多久他就升遷為署、處長,納粹黨執政後1933年他依舊被原職留用於「軍部」,1935年,魏勒·冯·弗理奇推薦他出任國防部武裝部隊處的首長。

崛起编辑

1935 年,在维尔纳·冯·弗里奇将军的推荐下,凯特尔晋升为少将,并被任命为帝国战争部武装部队办公室 (Wehrmachtsamt) 的负责人,负责监督陆军、海军和空军。上任后,凯特尔于 1936 年 1 月 1 日晋升为中将。

1938 年 1 月 21 日,凯特尔收到证据表明他的上司战争部长维尔纳·冯·布隆伯格的妻子曾是一名妓女。在审查了这些信息后,凯特尔建议将档案转发给希特勒的副手赫尔曼·戈林,后者用它来促使布隆伯格辞职

希特勒于 1938 年接管了国防军,并以國防軍最高統帥部取代了战争部,凯特尔担任其负责人。 由于他的任命,凯特尔承担了德国战争部长的职责。 尽管没有被正式任命为帝国部长,凯特尔还是被授予了内阁级别的职位。 之后,当希特勒(出于对他的尊重,在他于 1938 年被解职后)询问冯·布隆伯格时,他会推荐谁来接替他时,他没有建议任何人,而是建议希特勒本人接任这份工作。但他对希特勒说凯特尔(其女婿)“他只是管理我办公室的人”。希特勒打了个响指,惊呼“这正是我要找的人”。因此,1938年2月4日,当希特勒成为武装部队总司令时,凯特尔(令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总参谋部感到惊讶)成为了参谋长。

晋升后不久,凯特尔说服希特勒任命瓦尔特·冯·布劳希奇为陆军总司令,取代冯·弗里奇。凯特尔于 1938 年 11 月晋升为 上校,并于 1939 年 4 月被希特勒授予金党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凱特爾於1945年5月8/9日於柏林簽署德軍投降條約

1937年凱特爾成為上將、1940年晉升元帥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凱特爾被人認為是懦弱與過度保守。因為他曾經勸阻希特勒勿入侵法國及勿對蘇聯進行巴巴羅薩作戰,這兩次他都背對希特勒甚至提出辭呈,但希特勒通通拒絕他勸告;1942年他又因為勸告希特勒應該命令在高加索地區陷入血腥苦戰的李斯特元帥應該即早撤退棄守,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勸諫希特勒。以後安靜的他,竟被他同仁嘲弄他對希特勒是「唯唯諾諾小狗狗」,宛如一頭只會點頭說是的笨驢(nodding donkeywas)。

凱特爾最知名作為是策劃1941年「列寧格勒包圍戰」及1942年軍事行動代號「北方之光」開始攻擊列寧格勒,在連串不停的圍攻列寧格勒過程中,凱特爾伴隨希特勒會見各個軸心國的領袖;在最後策劃攻擊列寧格勒準備時,於1942年7月再次與希特勒及其他納粹將軍共同拜訪芬蘭卡爾·古斯塔夫·埃米爾·曼納海姆元帥,希特勒與曼納海姆元帥在Immola這芬蘭陸軍司令部見面,此地區在列寧格勒北方200公里[2] [3]

凱特爾曾經簽署過一部份有爭議、甚至是非法、殘暴不人道的「戰爭法律」;最不名譽的法律是叫做「政委命令」(Commissar Order)及放任蓋世太保頭子希姆萊在德軍佔領區實施「種族淨化」政策及在蘇聯境內虐待戰俘。接著凱特爾抓到Normandie-Niemen(「法軍空軍志願隊」到俄羅斯助戰)成員後,理應關在戰俘營卻被凱特爾下令一律槍斃。於1944年7月20日發生行刺希特勒失敗後,凱特爾主持「納粹人民法庭」,幾位反叛希特勒的大將元帥,例如:魏茲萊本元帥,就是被凱特爾令予處決。

 
凯特尔

1945年4月至5月柏林戰役,凱特爾督戰催促各路德軍將領加緊把蘇軍趕出柏林,但是當時德軍已無足夠兵力發動反擊。

1945年5月8日新任德國總統命令凱特爾在柏林簽署正式無條件投降條約;早幾天前,約德爾上將已經在法國雷姆斯簽署條約,但后来西方盟军与苏联达成协议,此次签字只视为纳粹投降仪式的预演。凯特尔被纽伦堡军事法庭列为战犯,并宣判有罪。

審判编辑

戰爭罪責编辑

凯特尔完全了解计划的犯罪性质以及随后入侵波兰,原则上同意其目标。纳粹计划包括大规模逮捕、人口转移和大规模谋杀。凯特尔没有反驳该政权对基本人权的攻击,也没有反驳特别行动队在谋杀案中的作用。 入侵的犯罪性质现在很明显了;当地指挥官继续对他们目睹的事件表示震惊和抗议。凯特尔继续无视军官团之间的抗议,而他们在道德上对暴行变得麻木。

凯特尔从 1941 年 4 月起发布了一系列刑事命令。这些命令超出了既定的军方行为准则,广泛允许以任何理由处决犹太人、平民和非战斗人员。那些实施谋杀的人免于军事法庭或后来因战争罪受审。订单由凯特尔签署;然而,包括哈尔德在内的 OKW 和 OKH 的其他成员编写或更改了他的命令的措辞。现场指挥官解释并执行命令。

1941 年夏秋两季,德国军事律师争辩说,苏联战俘应按照《日内瓦公约》处理,但没有成功。凯特尔拒绝了他们,写道:“这些怀疑与关于骑士战争的军事观念相对应。我们的工作是压制一种生活方式。”1941 年 9 月,担心东线的一些战地指挥官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严厉在执行 1941 年 5 月关于“俄罗斯军队行为准则”的命令时,凯特尔发布了一项新命令,写道:“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斗争要求采取无情和积极的行动,尤其是对犹太人,犹太人是布尔什维主义”。同样在 9 月,凯特尔向所有指挥官发出命令,而不仅仅是被占领苏联的指挥官,指示他们使用“异常严厉”来消灭抵抗。在这种情况下,指导方针指出,处决 50 至 100 名“共产党员”是对失去一名德国士兵的适当反应。这些命令和指令进一步激化了军队的职业政策,并将其卷入了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之中。

 
凱特爾的拘禁證明

1941 年 12 月,希特勒指示 OKW 服从除丹麦以外的西欧(处于军事占领之下)的夜雾法令。由凯特尔签署,该法令使外国人可以被转移到德国接受特别法庭的审判,或者简单地交给盖世太保驱逐到集中营。 OKW 还对有关被告命运的任何信息进行了封锁。与此同时,凯特尔加大了对法国军事指挥官奥托·冯·施蒂尔普纳格尔的压力,要求在该国采取更无情的报复政策。1942 年 10 月,凯特尔签署了突击队命令,即使身着制服,也可以杀死敌方特种作战部队。

在 1942 年春夏两季,随着犹太人被驱逐到灭绝营的进程,军方最初抗议为国防军服务的犹太人。当党卫军于 1942 年 7 月接管所有犹太人的强迫劳动时,军队失去了对此事的控制。凯特尔在 9 月正式批准了事态,向武装部队重申“必须彻底撤离犹太人及其后果尽管在接下来的三四个月内可能会造成任何麻烦,但仍能忍受”。

審判和處決编辑

战后,凯特尔面临国际军事法庭(IMT),该法庭以所有四项罪名起诉他:阴谋犯下危害和平罪、计划、发动和发动侵略战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大多数针对他的案件都是基于他在数十份要求士兵和政治犯被杀或“失踪”的命令上的签名。在法庭上,凯特尔承认他知道希特勒的许多命令是非法的。他的辩护几乎完全依赖于他只是按照“领导原则”(Führerprinzip)和他效忠希特勒的个人誓言执行命令的论点。

 
绞死的凯特尔,注意他的头部撞在活板门上造成的伤害

IMT 拒绝了这一辩护,并对他的所有指控定罪。尽管法庭的章程允许将“上级命令”视为减轻处罚的因素,但它发现凯特尔的罪行如此恶劣,以至于“没有减轻处罚”。在对他的判决中,IMT 写道:“上级命令,即使是士兵,在有意识、无情且没有军事借口或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能考虑减轻令人震惊和广泛的罪行。是非法的,他重申了它并扩大了其适用范围。它还指出了他自行发布非法命令的几个例子。

凯特尔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说:“随着这些暴行一步一步地发展,在没有任何预知后果的情况下,命运走上了悲惨的道路,并带来了决定性的后果。”[47] 强调由于凯特尔行为的犯罪而非军事性质,盟军拒绝了他被行刑队枪杀的请求。相反,他在纽伦堡监狱被绞死。

行刑当天,凯特尔对监狱牧师亨利·F·格瑞克说:“你对我的帮助比你所知道的要多。愿我的救世主基督一直在我身边。我会非常需要他。”然后他接受了圣餐,并在当天晚些时候被处决。凯特尔被美国陆军中士约翰·C·伍兹处决。他的遗言是:“我呼吁全能的上帝怜悯德国人民。超过两百万德国士兵在我之前为祖国而死。我现在跟随我的儿子们——都是为了德国。”活板门很小,导致凯特尔和其他几名被判刑的人在坠落时头部受伤。许多被处决的纳粹分子从绞刑架上摔下来,没有足够的力量折断他们的脖子,导致在凯特尔的案例中持续 24 分钟的抽搐。凯特尔和其他九名被处决者的尸体与赫尔曼·戈林的尸体一样,在慕尼黑的奥斯特弗里德霍夫火化,骨灰撒在伊萨尔河中。

軼聞编辑

注釋编辑

  1. ^ 德文Lakei(奴僕、阿諛諂媚者)一字與Keitel(凱特爾)的姓結合被人來諷刺與希特勒的關係。
  2.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Helsingin Sanomat International Web-Edition - "Conversation secretly recorded in Finland helped German actor prepare for Hitler role" Helsingin Sanomat / First published in print 15.9.2004 in Finnish.
  3. ^ Hitler - Mannerheim meeting (fragment) English transcript 存档副本. [2008-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1-08). , [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參考著作编辑

  • BARBAROSSA. By Alan Clark. Perennial, 2002. ISBN 0-688-04268-6
  • Hitler and Russia. By Trumbull Higgins. The Macmillan Company, 1966.
  • The World War II. Desk Reference. Eisenhower Center director Douglas Brinkley. Editor Mickael E. Haskey. Grand Central Press, 2004.
  • The story of World War II. By Donald L. Miller. Simon $ Schuster, 2006. ISBN 0-74322718-2.
  • Scourched earth. By Paul Carell. Schiffer Military History, 1994. ISBN 0-88740-598-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