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孔覬(416年-466年3月24日),思遠會稽山陰人。南朝宋政治人物,太常孔琳之孫。為人儉約,宋明帝即位後起兵反對明帝,支持劉子勛政權,終失敗被殺。

生平编辑

孔覬年輕時就梗直有風骨,以辨明是非為己任,雖然口吃但愛讀書,很早就知名。孔覬初獲舉為揚州秀才,補為揚州主簿,後歷任長沙王劉義欣的鎮軍功曹、衡陽王劉義季的安西主簿、安西戶曹參軍兼南義陽太守。及後義季打算讓他改署記室參軍,然而孔覬一直奉牋辭讓,力陳自己沒有擔當記室重任的能力,義季駁不倒他,就打消計劃。孔覬後獲召為通直郎,歷轉太子中舍人、建平王友、祕書丞、隨王劉誕的安東諮議參軍兼領記室、黃門侍郎及建平王劉宏的中軍長史。後再任黃門侍郎,又轉臨海太守

晉朝時,散騎常侍一職所選的人都是很有聲望的人,和侍中一樣嚴格,不過後來由於職責閒散,用人標準就下降了。孝建三年(456年),孝武帝想將散騎常侍的選任標準提高,遂下詔要求「簡授時良,永置清轍」,吏部尚書顏竣就推舉了孔覬及王景文出任此職。孔覬又兼領本州大中正。

大明元年(457年),孔覬調任太子中庶子,領翊軍校尉。後又歷祕書監、廷尉卿及御史中丞。大明六年(462年),轉任尋陽王劉子房的冠軍長史,加寧朔將軍,行淮南宣城二郡事。同年又改為安陸王劉子綏的冠軍長史、江夏內史,後又隨府轉為後軍長史。大明八年(464年),孔覬受召為司徒左長史。永光元年(465年)轉江夏王劉義恭的太宰長史,同年又外鎮會稽郡,為尋陽王劉子房的右軍長史,加輔國將軍,行會稽事。

同年年末,宋前廢帝被壽寂之所殺,眾推湘東王劉彧即位,即宋明帝。宋明帝後召孔覬為太子詹事,但當時全國大部分州郡都不支持明帝的政權,而支持在尋陽的江州刺史晉安王劉子勛;為此,明帝加派都水使者孔璪東來慰勞。孔璪到會稽後,游說孔覬支持子勛,認為南北地方皆起兵且建康的資源早已為前廢帝耗盡,以孔覬所行會稽五郡軍事的兵力加上三吳力量,肯定能取勝。孔覬同意,於是起兵馳檄,並寫信將孔覬在都的兒子孔長公及孔璪的兩個兒子都召回來。吳郡太守顧琛、吳興太守王曇生、義興太守劉延熙、晉陵太守袁標,甚至是原本代替孔覬的庾業都起兵對抗明帝。

孔覬派了孫曇瓘等軍到晉陵九里駐守,和明帝所派沈懷明、張永等軍相持。不過明帝所派的吳喜等軍先破永世縣,接著再在泰始二年(466年)二月一日(3月3日)攻下劉延熙守的義興郡城,孔叡及守長塘湖口的庾業都出逃,很多敗眾都逃到晉陵,重挫晉陵軍心。時晉陵軍立了五城,但程捍宗所守的一城仍未穩固,明帝軍中王道隆看準這機會領兵急襲,不久就攻滅捍宗,接著軍主劉亮直攻城間連柵,守軍逼於塘道狹窄,難以抵抗,眾軍遂跟著劉亮進攻,乘勝將兩城攻下,袁標及孫曇瓘雖領兵抗擊,但士氣敗壞之下還被積射將軍江方興所率的勇士射擊,只得戰敗逃走。再到二月四日(3月6日),蕭道成急攻晉陵軍,孫曇瓘等軍潰敗,袁標面對進攻的大軍只有逃走,晉陵失陷。另一方面,吳喜逼近吳興,王曇生及孔璪知其接近竟棄城逃奔錢塘縣,吳喜遂順利接收吳興郡城,並派軍主沈思仁及吳係公追孔璪等。而任農夫及陸攸之又進逼吳郡,顧琛見晉陵已失,從吳興來的追軍又快到,被逼出奔會稽。四郡被平定後,明帝雖然削減了東進的兵力以應付其他戰線,但吳喜所領的東進軍隊仍先後攻下錢唐、諸暨兩縣,接著更在漁浦擊敗孔叡軍,各軍遂南渡錢唐江進逼會稽,西陵諸軍於是望風潰散,庾業、顧法直及吳恭都被殺。會稽郡中因大軍將至而逃亡的人多得孔覬也無法控制,至二月二十日(3月22日),上虞令王晏起兵進攻邵城,孔覬根本不知可以做甚麼,就在這晚帶著千多人聲稱出討,實則是到石瀃用事前準備好的船出奔,但竟遇上大退潮而無法走,眾人於是都走盡,孔覬只門生準備的小船躲到嵴山村。二十二日(3月24日),孔覬被村民縛送到已控制會稽的王晏處,王晏向他表示這事罪魁禍首是孔璪,和他無關,如果他寫一篇自首文,會代為交給皇帝;不過孔覬卻答稱江東之事全都是自己決定的,將罪行推給別人以求活命,只是王晏這種人會做的事。王晏於是在東閤外處斬孔覬,享年五十一歲,孔覬臨死前只求喝酒,稱是平生所好。

性格特徵编辑

  • 孔覬為人愛喝酒,任官時就可以因酒醉而整日都酒醉不醒,和同僚們相處常有輕慢之處,而且他也不肯假意奉承權貴,故眾人都對他又怕又恨。在其於大明六年擔任冠軍長史及其後轉後軍長史期間,典籤問孔覬事時孔覬不叫他則他不敢來,不命他走他不敢走的情況。然而他通曉政事,雖然酒醒日子少,但醒時做的決定都未試過有麻煩跟著,眾人都說:「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勝他人二十九日醒也。」連帶孝武帝引見他時也要先搞清楚他那時是醉是醒。
  • 孔覬為人儉樸,而且不營產業,家中常常貧乏,也從不關心家中豐儉,論儉約就與同時的顧覬之並稱。相反,孔覬弟弟孔道存及堂弟孔徽就營立了很多產業,有一次二人請假東還,孔覬前去迎接,二人帶著十多船的綿絹紙蓆。孔覬見著假裝很高興,還稱很需要這些,但當這些東西被卸上岸後,孔覬卻板起面責難他們身為士族,墮落到東還做商人,於是命人將這些東西全部燒掉,看著東西盡毀才離去。孔覬任御史中丞時,上一任的庾徽之衣服和玩物都很豪華美麗,與孔覬有強烈對比,時都由三吳富人所出任的蘭臺令史們都輕視他,但面對孔覬的神態都不敢有任何行動。孔覬自郢州入朝為司徒左長史後,孔道存知道東方遇旱,特地自郢州派官員押送五百斛米給他,但孔覬不肯接受,命官吏運返郢州,但官吏稱自古以來沒有運米西上的事,並請求在高米價的建康將米售出,但孔覬拒絕,官吏只好運回去。

參考資料编辑

《宋書·孔覬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