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孟良崮戰役是1947年5月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在山东省中部沂蒙山区的一次重大战役。陈毅粟裕指挥的解放军华东野戰军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张灵甫指挥的精銳“王牌模范师整编七十四师被完全消灭,师长张灵甫身亡[2]

孟良崮戰役
第二次國共内戰的一部分
Civil war 1946.jpg
日期1947年5月13日-5月16日
地点
结果 解放军胜利,国民革命军整編第74師及其他馳援部隊被殲滅,国民革命军全面从山东撤退。解放军实力大增。
参战方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 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
中華民國国旗 中華民國国民政府
中國國民黨黨旗 中國國民黨
国民革命军 国民革命军陆军徐州司令部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 粟裕
中国人民解放军 陈毅
中国人民解放军 王必成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顧祝同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湯恩伯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王敬久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欧震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張靈甫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黃百韜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胡璉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李天霞
兵力
270,000人 450,000人[1]
伤亡与损失

伤亡约13,000人

(阵亡2043人,伤9300人)
阵亡11,000人,被俘19,000人
1947年,粟裕(左二)在指挥孟良崮战役

背景编辑

抗日战争结束后,山东大部成为中共领导的解放军控制的“解放区”。1946年,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1947年2月,莱芜战役中,解放軍根据自己“不计一城一地得失,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方针,以临沂一座空城为代价歼灭了国军1个“绥靖”区指挥部、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3月下旬,國民革命軍吸取教训,集中六十余万国军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亲自指挥,採用了齊頭並進的戰术,將軍隊控制在一個範圍內,向解放军进攻,導致解放軍的遊擊戰朮無法奏效。华东野戰军向东北方后撤。蒋介石、陈诚误认为华野"攻势疲惫",遂命令各部兼程前进,跟踪追剿。参谋总长陈诚“谨遵钧座意旨”下达作战令“(丙)各兵团任务如次: (一)着汤恩伯兵团以五个师迅即击破当面匪军,占领莒县、沂水,并以一部经坦埠分向沂水南麻扫荡。”

1947年5月3日,蒋中正早七时起飞到徐州,听取剿务报告。认为“前方各师军长精神萎顿疲玩,各图自保,毫无互助合作、协同一致精神,以致屡失战机,处处被动,又不遵奉其上官命令,故全线停滞延缓形成呆死态势,殊深忧虑。乃命墨三拟稿重申赏罚,并将李天霞革职留任,以警其余将领玩忽者戒也。”由此,张灵甫第74师不再归属李天霞第一纵队指挥,在随后的进攻坦埠的计划初始时划归黄百韬第四纵队指挥。

徐州陸總顧祝同在5月10日下令國軍跟踪追剿莒县、沂水、悦庄、淄博之线。汤恩伯在同日申时按照顾祝同辰蒸电令下達作戰命令“各部于十一日开始先行攻略坦埠”,“(六)整七十四、整二五师为攻击部队,归第四纵队黄司令统指挥,除以一部控制孟良崮、北桃圩要点外,主力真日攻略三角山、水塘崮、杨家寨、黄鹿寨、黄斗顶山、芦家山坡、凤凰山各高地,文日攻略坦埠南而确保之;”整编八十三师作为兵团预备队,“以一部向界、马牧池之线威力搜索,主力控制于青驼寺以北地区,准备机动。[3] 5月12日,蒋中正召开“官邸会报”研究山东战局,参谋总长陈诚、国防部第二厅厅长侯腾等参加,会议决定以汤恩伯兵团攻占莒城沂水,再进攻蒋峪、临朐;以欧震兵团南麻王敬久兵团以第五军、整七十五师、八十五师攻博山。5月13日国防部第三厅据此发出命令。第一兵團[4] 得命令后,坚持认为须先攻占坦埠,再进攻沂水,获蒋中正卅六辰元防创才代电命令同意,並由徐州陸總部署兵力。

5月10日,国军南线兵团整編七十四師与二十五师等作为主攻渡汶河。10日晚,受命指挥张师的黄百韬到74师师部了解作战计划,不同意张在行动以前就大张旗鼓地修前进的道路,认为这样会把自己的企图过早地暴露于共军,对作战不利。张回答:“我的部队车辆骡马多,向北去尽是山路,不修不行,解放军知道了也没有关系,我们就是找他打的,怕什么?”5月11日攻取重山、艾山。5月11日晚74师各旅到达了命令所指定的开进地点。12日74师全师通过孟良崮北之大沙河,先头部队第51旅至崮塘山附近,其先头第一五一团与崮塘山共军警戒部队战斗1小时多,占领了崮塘山,当晚即停止在该地区附近;该地是共军的山区根据地,仓库、兵工厂的坚壁清野物资很多,各旅、团即在附近村庄挖掘搜索埋藏物资,51旅151团挖出了不少新闻纸和大型印刷机械。5月13日攻占马山、迈逼山、大箭之线后,遭到了共军逐山坚强阻击,距离坦埠已不到6公里。张师长判断当面共军开始坚强抵抗,是掩护其后方的物资搬运疏散掩埋,因此向汤恩伯报告:“14日上午一定攻占坦埠,请汤司令于14日8时来第一线观战。”5月13日当夜,共军对马山发动多波次的营级反攻,拂晓时退回马山以北地区;实际上这是华东野战军当夜对第74师的全面的穿插分割迂回作战的一部分。14日上午9时第51旅通报各团:情况有变化,停止向坦埠攻击,原地监视待命;稍后通报左翼共军已有两个纵队到了左侧后天马山附近,右翼也有几个纵队正在南下运动中,74师根据这个情况决定向南转进。

华东野战军的具体部署是:以第4、9纵队在坦埠以南正面阻击张灵甫,第1、8纵队分别由左右两翼楔入74师纵深,隐蔽于鲁南的第6纵队昼夜兼程北进,到达垛庄西南的白埠、石兰地区,切断74师的退路,以上5个纵队会合于孟良崮地区求歼第74师,另以第2、3、7、10纵队分别阻击正面来援之国军[5]。此时张灵甫没有选择从其它方向与大部队会合,而是命军队进占孟良崮山头,固守险要地形,等待解放军进攻。

戰略意圖编辑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在听说74师上山后,表示又惊又喜,并致电汤恩伯、张灵甫等说明其战略想法。“顾司令祝同兄北恩伯、灵甫兄勋鉴:今已得知灵甫之74师被围孟良崮,甚惊,又甚喜。其惊之因是灵甫被困,随时有危险发生。其喜之因是灵甫给我国军寻找了一个歼灭解放軍陈粟部于孟良崮的大好机会。因为我74师战斗力强、装备精良,且处于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欧震三兄兵团大军云集,正是我国军同陈粟决战的好机会,现命令74师灵甫部坚守阵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调10个师之兵力增援74师,以图里应外合,中心开花,夹击解放軍,决战一场,歼陈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举改变华东战局。总之,一切均仰仗诸位精诚团结,协同作战,为党国大业献身出力,乃千秋之荣也。”

然而,蒋对于当地地形是否适合美式机械化部队进行防御却缺乏足够的考虑。反而是當事人張靈甫曾對隨軍行動的第一綏靖區第二處處長毛森氣憤地說:他的軍隊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就是陳毅兩、三十萬人壓境也不怕,但現在迫他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5月13日下午七時开始華東野戰軍集中九個主力縱隊共二十萬兵力,其中四个纵队阻挡在山东的约四十万国军的反包围,另外五个纵队围攻整編七十四師。在南京的国民政府总裁蒋中正认为七十四师占据地形优势,装备精良,加上在外围国军兵力雄厚,遂命令七十四師坚守待援,等外围国军对解放军反包围之后再“中心开花”。当时在孟良崮周围一百公里范围内至少有四十多万国军,按照正常行军速度一天之内都可以到达救援,而以七十四师的训练、装备固守一、二天是完全可行的战术想法。

此时雙方的戰略意圖都已非常明显:如果国民革命军其它师队在七十四师被消灭前赶到孟良崮,则进攻孟良崮的解放军将陷入腹背受敌。同时,这也是国军一直寻求的与一贯进行游击战的解放军正面对决的机会,如果计划成功,则陈、粟指挥的华东军力将面临灭顶之灾。而陈毅、粟裕的计划则是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消灭装备最精锐的王牌七十四师,严重打击国军的士气。

戰役經過编辑

5月11~13日,整編第74師在整編第83,第25師掩護下自垛莊北進至黃鹿砦、舊寨、野豬旺等地,被第9縱隊擊退,隨後佔領楊家寨、佛山角、馬牧池等地,準備14日发起攻占坦埠。

5月13日上午,國軍3個師又發起攻擊,至下午4時懼殲後退至黃斗頂山、重山、馬牧池。5月13日當晚,華東野戰軍以一部兵力在整編第74師正面實旋阻擊,第1、第8縱隊主力從其兩翼尋隙向縱深楔進。第1縱隊第3師攻占曹莊及其以北高地,逼近蒙陰,構成對外正面阻擊整編第65師;縱隊主力攻占黃斗頂山、堯山、天馬山、界牌等要點,割斷了整編第74師與整編第25師的聯繫,並殲整編第25師一部,該師大部縮回桃墟。第8縱隊主力攻占桃花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點,割斷了整編第74師與整編第83師的聯繫;一部佔領盂良崮東南的橫山老貓窩。同時,第4、第9縱隊從正面發起攻擊,佔領黃鹿砦、佛山庄及馬牧池、隋家店一線,扼制了整編第74師的進攻。第6縱隊由銅石地區急速北上,於14日晨抵達垛莊西南觀上、白埠地區。13日晚,整編第74師前沿據點遭到攻擊時,張靈甫仍準備於14日執行攻占坦埠的計劃。

5月14日10時,張靈甫得知天馬山,馬牧池、磊石山等地失守後,預感到有被圍殲的危險,即倉促向盂良崮,垛莊方向撤退,並組織一部兵力進行反擊。華東野戰軍發現整編第74師南撤,立即乘勝猛攻。擔任正面攻擊的第4、第9縱隊經徹夜攻擊,進占唐家峪子、趙家城子一線;第6縱隊在第1縱隊一部協同下,於15日拂曉攻占垛莊,截斷了整編第74師的退路;第8縱隊攻占万泉山,同第1、第6縱隊打通了聯繫,在蘆山、孟良崮地區形成了對整編第74帥的四麵包圍。整編第74師被包圍,蔣介石、顧祝同雖感吃驚,但認為該師戰鬥力強,所處地形有利,已控制制高點,必能堅守,如果左右鄰加速增援,可造成與華東野戰軍主力決戰的機會。因此,除令整編第74師固守待援,牽制華東野戰軍主力外,嚴令新泰的整編第11師、蒙陰的整編第65師、桃墟的整編第25師、青鴕寺的整編第83師以及河陽、湯頭的第7軍、整編第48師等部迅速向整編第74師靠攏;並調第5軍自萊蕪南下,整編第20師自大汶口向蒙陰前進,企圖用10個整編師的兵力在蒙陰、青駝寺地區殲滅華東野戰軍主力。張靈甫也認為建制尚完整,部隊戰鬥力強,居於戰線中央,會得到左右鄰的積極增援,因此,一面請求空投糧彈,一面調整部署,同守待援。華東野戰軍指揮部鑑於蔣介石調動10個整編師的兵力來援,且多數已距盂良崮僅一至兩天路程,有的只有十幾公里,情況十分緊急,如不能在短時間內殲滅整編第74師,將陷入10個整編師的圍攻之中。為此,於15日令阻援部隊堅決阻擊各路援赦,令主攻部隊不惜代價加速猛攻,一定要在援赦趕到之前迅速殲滅整編第74師。

5月15日晨,整74師被圍困於孟良崮為核心的幾個山頭上,主要是520、東西540、600、610高地,及蘆山、雕窩等地。未能死守万泉山。未经请示汤恩伯、黄百韬,74师就放弃山脚阵地上了孟良崮,连续两天未执行汤恩伯、黄百韬命令向整25师突围靠拢。5月15日13時,華東野戰軍發起總攻,各部隊從四面八方多路突擊,整編第74師竭力頑抗。激戰至16日上午,華東野戰軍攻占雕窩、蘆山,整編第74師主陣地全部丟失。下午天陰雲低,能見度很差,華東野戰軍以為整編第74師已被全殲,但在核算俘虜人數時,發現殲敵數與該師編制數相差萬餘人。部隊隨即嚴密搜索,終將整編第74師及整編第83師1個團餘部全殲,張靈甫陣亡。16日16時半戰鬥結束時,華東野戰軍發現敵電台在活動,粟裕命令第4、第8、第9縱隊對孟良崮、雕窩間的山谷進行搜索。至18時,共搜出匿藏殘部7000餘人。 在華東野戰軍主力圍殲整編第74師過程中,擔任阻援任務的第2、第3、第7、第10縱隊及魯南、濱海等軍區部隊,積極牽制和阻擊各路援敵。國軍各路援軍,在蔣介石、顧祝同的再三嚴令下雖拼力前進,有的進至距盂良崮5公里處,砲彈已能打到孟良崮,但由於遇到頑強阻擊,不僅未能挽救整編第74師,而且遭到重大傷亡。

戰役过程编辑

 
国军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
 
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

在山東聚結的國軍部隊超過四十萬军队,八十三師、六十五師、二十五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军的防线支援張靈甫軍。十一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二十五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6]桂系的第7軍,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近在咫尺的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此前汤恩伯命令李天霞派出一个加强团进占孟良崮东南的桃花山掩护整编74师的侧翼,但是李天霞却出于保存实力的考虑,只派出少校团附王寿衡率一个连携带步话机冒充一个团,虛張聲勢投石問路,结果这个连在桃花山被解放军消灭,83师和74师的联系也就此断绝。李天霞这才意识到情况紧急,才命令57团前往垛庄掩护74师后方。57团本来就不是83师的基本部队,而且此前在苏北已经两次遭到解放军打击,虽经补充还是残破不全,装备不齐士气颓丧,李天霞这样做的目的是即便57团全部被歼,也不会伤及83师的元气,还可以借此申报损失得到人员装备的补充。行动前他还特意电话指示57团团长罗文浪:“夜间作战要多准备向异,特别注意来往的路,要多控制几条,你是很机警的。”暗示罗文浪可以相机后撤。12日晚57团遭到了解放军猛攻,罗文浪认为自己的任务是确保74师的后方安全,现在如果后撤,一旦74师出了问题肯定会被追究责任,所以干脆冲进解放军的包围圈和74师会合,接受74师指挥,最后和74师一起在孟良崮被歼。

整编第83师下辖三个旅七个团,孟良崮战役之前,44旅130团就已经被解放军全歼,旅部和131团负责守备临沂。所以孟良崮战役时,83师参战的部队实际只有五个团,其中57团又被围在包围圈内,剩下的19旅56团、44旅132团和63旅187团、189团四个团中,63旅的两个团还在马山和解放军交战,始终无法脱离战斗,真正能投入解围的只有19旅56团、44旅132团这两个团。由于44旅是陈诚土木系的部队,已经损失了一个团,132团再遭到损失,显然就没法和陈诚交代了,所以当74师被围,接到救援74师的命令后,李天霞也就只能派56团去解围了。区区一个团要想突破当面解放军两个纵队的阻击,根本是不可能的。而黃百韜所領導的25师可以投入解围的兵力有五个团,而且和74师的距离也不比83师远,应该比83师更有可能解74师之围,但最后还是83师先到了孟良崮。

5月16日早上,蒋中正意识到局势危险,再下手令:“山东共匪主力今向我倾巢出犯,此为我军歼灭共匪完成革命唯一之良机。凡我全体将士应竭尽全力,把握此一战机,万众一心,共同一致,密切联系,协力迈进,齐向当面匪軍猛攻,务期歼灭共匪,以告慰总理及阵亡将士在天之灵。如有萎靡犹豫,梭巡不前或赴援不力,中途停顿,以致友军危亡,致共匪漏网逃脱,定必以畏匪避战,纵匪害国延误战局,严究论罪不贷!希望奋勉勿误。”所有國軍部隊都不敢怠慢,全力以赴推進,但為時已晚。因為解放軍的優勢兵力,可以在國軍援軍停滯不前時從容不迫地吃掉「圍點」軍力;而當國軍全力突破解放军防线時,解放军可以掉頭進行外围阻击的「打援」抵抗。

對於蒋介石下了严令,贻误战机将受到最严厉处罚。李天霞也深知一旦74师被歼,自己必定难逃干系,于是也再顾不上陈诚的面子了,将132团也投入了作战。但为时已晚,5月17日下午83师最先赶到孟良崮,而此时看到的只是一片狼藉的战场,74师已经在上午全军覆没了。

黄伯韬在74师被围后,起初只派了148旅进攻,并在遭到解放军坚决阻击,损失了几百人之后,出於考慮還一度停止了攻击。后来还是部下提醒黄伯韬下,黄伯韬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从5月15日开始才将主力第40旅、第108旅先后投入进攻,在后来的两天战斗中都是全力以赴,接连突破了华野两道防线,一直打到距离74师仅仅一山之隔的天马山,但为时已晚,74师的覆灭已成定局。

在解放军方面,陈毅等却表现出了整个国共内战中解放军极少见的孤注一掷的姿态,对于部下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七十四师。“蒋介石拼死和我们决战,把我们反包围了,情况十分严重。现在成败在此一举,要不惜一切代价吃掉74师,拿下孟良崮。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那怕纵队打光了,只要把敌人消灭也在所不惜。我给你们补充,恢复你们的番号。谁攻上孟良崮,谁就是英雄!现在只有冲锋,后退就是死亡。”[7]

5月16日下午三時,華東野戰軍完全攻佔孟良崮主峰,整編七十四師血戰三晝夜後被殲滅了,一萬餘人陣亡,一萬餘人被俘,張靈甫阵亡[a][2]。張靈甫在阵亡前有遺書:「十餘萬之匪向我猛撲,今日戰況更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我與仁傑決戰至最後一彈,飲訣成仁,上報國家與領袖,下答人民與部屬。老父來京未見,痛極!望善待之。幼子望養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灵甫绝笔 五月十六日 孟良崮」。

七十四师孤军作战仍然支持了整整三天,可以说完全达到了战略上吸引、牵制解放军主力的钓饵作用,但是由于其它军队作战不力,上钩的解放军不仅全灭七十四师,还在監聽到附近電台活動後,有足够时间查点伤亡、追俘逃兵、缴获军备,然后才从容撤退、并「禮葬」張靈甫,张灵甫的尸体后来被掩埋在沂南县野竹旺村后山冈上。[2][8]

戰鬥序列编辑

华东野战军编辑

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委谭震林

国民革命军编辑

  • 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
    • 96军(後改為整編四十五師),軍長陳金城
      • 暂编第12师、暂编第14师、暂编第15师
    • 第73军
      • 第15师、第17师
    • 第54军(後改為整編五十四師),軍長關漢騫
      • 第8师、第36师、第198师
    • 第12军(後改為整編十二師),軍長霍守義
      • 第111师、第112师
    • 第8军(後改為整編第八師),軍長李彌
      • 第42师、第103师、第166师
  • 第三绥靖区,司令冯治安
    • 整编第77师,師長王長海
      • 第37旅、第132旅
    • 整编第59师,師長劉振三
      • 第38旅、第180旅

战役影響编辑

孟良崮战役意义重大。整编第74师作为国军五大主力之首,自内战以来一向是华东战场国军之中坚,于淮北、睢泗、两淮、涟水等战役中攻无不克,屡立战功。此战全军覆灭,对国军士气打击极大。整编第74师战败覆灭,发生在全面内战爆发后不到一年,国军尚居于进攻地位,并且华东国军总兵力仍居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因此其结果就尤为震撼。相比之下,五大主力之其余四支,均在孟良崮战役又过了一年多后的战略决战阶段,在国军总体已处颓势的情势下才次第覆没。

根据解放军方面的说法,是役,全歼国军整编74师和整编83师19旅57团,毙伤1.3万人,被俘1.9万人,合计3.2万人。

  • 被缴山、野炮28门
  • 被缴步兵炮和战防炮14门
  • 被缴迫击炮235门
  • 被缴轻重机枪987挺
  • 被缴长短枪9828支
  • 被缴火箭筒43具。

解放军阵亡2043人,伤9300人(不包括阻援伤亡)。

  • 损耗迫击炮6门
  • 损耗轻重机枪153挺
  • 损耗长短枪531支
  • 损耗消耗炮弹3.3万发
  • 损耗子弹199万发
  • 损耗手榴弹2.9万枚。

上述數字是中國共產黨華東野戰軍的戰報。此次戰役的親歷者、華東野戰軍的主要指揮者和戰役策劃者粟裕對清點戰果有如下描述:“在收拢部队、清点战果之时,我电台发现孟良崮地区仍有敌人电台活动,似有残部隐匿,我们立即严令各部清查毙伤俘敌实数。根据各部报告,我发现所报歼敌数与七十四师编制数相差甚大,即令各部继续进行战场搜索。...... 部队在严密搜索中又发现约有七千余敌隐藏在孟良崮、雕窝之间的山谷中,已开始集结,这说明我军搜索不严,同时也说明各部均能如实报告歼敌实数,不事浮夸,才得以发现这股残敌。于是我即令第四、第八、第九纵队立即出动兜剿。各部队不顾疲劳,复又投入战斗,十六日下午五时全部肃清残敌。”[8]新华网評論華東野戰軍戰報的戰果統計實事求是、嚴肅認真。[9]

國民政府的統計資料統計整74師戰役結束後死亡失蹤25,323人。台湾<張靈甫傳>作者霍安治認爲:華東野戰軍的戰報資料實際上是納入孟良崮的整74師與整19旅的傷亡,整74師當時並未全軍進入孟良崮(因地形不利机动,整编第74师榴弹炮营及所属12门105mm榴弹炮留置临沂,未参战),戰事結束後整9師抵達孟良崮時仍收留了2千多名的殘兵,因此上述資料在人員傷亡的統計部份有可能是偽造或是浮報[10]

山东解放区支持共产党的民众实行了坚壁清野,出动7.6万随军民工,15.4万二线民工,60万临时民工,运送弹药、粮食和伤员。[11]战后解放军因消耗过大,国军已经相互靠拢无隙可乘,便迅速脱离战场休整。通过此役华东野战军实力大增,还裝備了重炮兵與工兵,基本具備了同國軍決戰的實力,在一年之后的淮海战役中显示威力。

在战后召开的军事检讨会议上,黃百韜主动承担责任,[12]受到撤职留任的处分,[13]之后在淮海战役中战败阵亡。魯中剿匪總指揮湯恩伯被撤兵团司令之職,同年因豫东战役有功任陆军副司令、代司令。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因开始掩护七十四师侧翼不力,但因之后救援努力被免一死送交軍事法庭審判。1947年12月,最高军事法庭对“李天霞作战不力一案”审理终结,认为:“李天霞对于此次战役并无违抗命令或作战不力情节……再查其在北伐抗战诸役向极英勇,迭著功勋,奖叙有案……拟请从宽免于刑事处分”。

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密局在战后5月31日提交的战报中指出,张灵甫部第七十四师存在“延迟攻击到达时间,以至企图暴露”、“弹药消耗过大,以至陷围后补给困难”、“未能积极与友军切取联络”、“全赖友军来援,不做积极突围”、“与各级司令部高级幕僚情感不甚协调,致被陷入重围,呼救危急时,他人尚认其不肯出力,未信真正危急也”等过失,黄百韬部第二十五师存在“未以主力策应进攻”、“解围时不积极,以致错失战机”等过失,七十四师上级第一兵团存在“对七十四师战斗力之估计太高”、“未策定对七十四师攻击失败时之作战腹案”等过失,也批评了国军陆军总部在战役指挥中的若干问题,而且对国军参谋总长陈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和第一兵团司令汤恩伯之间的矛盾直言不讳,但并未提到李天霞部第八十三师对战败负有责任。其中列出顾祝同的陆军总部的5点问题,包括“不信任第一兵团之当面匪情,以至延误解围,且丧失决战时机。……又以据空军侦察报告,七十四师部队似有投降之征候,而一度停止部队前进。”“对七十四师力量估计过高,对匪力量估计过低。十五日下午顾总司令与汤司令官通电话时,汤认为情况严重,颇表焦急,但顾尚称,看地图上孟良崮比临沂城区大得多,当可固守。”这份报告得到了蒋介石的肯定。[14]蒋中正在得知整编74师覆灭后,在1947年5月17日的日记中严厉指责顾祝同:

鲁中剿务顾祝同无知妄为,所有决策无不错误,愚而错误,又不肯请示,故余之意图与计划皆为其粉碎,演成杂乱无章之象,以致第七十四师被匪整个之消灭,痛愤无已,不知如何结果矣。

评价与纪念编辑

孟良崮战役遗址是山东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5]。孟良崮战役纪念馆为山东省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6]

1987年,临沂市举办孟良崮战役40周年纪念活动,并在孟良崮一山缝的大岩石上刻了“击毙张灵甫之地”[17][18]

2014年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瞻仰了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和革命烈士纪念碑,并会见了孟良崮战役参战战士和支前模范代表,称赞和感谢了他们为党和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19]

相关文艺作品编辑

  • 小說《紅日》及同名电影同名电视剧就是描述這場戰爭的慘烈。
  • 衛斯理系列小說《背叛》中所描寫的戰役亦為影射這場戰爭。
  • 电视连续剧《解放》(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制作)的第15-17集描述了这场战役及其背景。
  • 戰棋雜誌第9期(2012年),孟良崮:天下第一師,福爾摩莎戰棋社,作者:鄭偉成

註释编辑

  1. ^ 一个七十四師副师长向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报告张靈甫自杀;粟裕向中共中央报告张靈甫被击毙;另一說被俘后被槍決。

参考文献编辑

  1. ^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第二卷). 北京: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7年8月: p308,p309. ISBN 7-80021-961-5. 
  2. ^ 2.0 2.1 2.2 张灵甫亡命之谜:被俘后遭枪击身亡. 华夏经纬网. 2009年8月28日 [2010年4月15日]. 
  3. ^ 《第一兵团蒙阴东南地区战役战斗详报》五月十日 奉总司令顾辰蒸电令要旨如左: (一)匪主力退处莒县、沂水、坦埠、南麻、淄博等地区,其一部流窜大店镇以东及大平邑。(二)国军决跟踪追剿进出于莒县、沂水、悦庄、淄博之线。(三)第一兵团应于明(真)日开始进剿,以一部控制于后方各要地,扫荡残匪。 兵团遵照上令,当以辰蒸申电令各部于十一日开始先行攻略坦埠,其要旨如左: 我参战部队为第七军及整四八、七四、二五、八三师及六五师之一部。 (一)陈匪主力似仍在蒙阴、新泰东北地区;第十纵队由博山南窜;第二、七、八、九各纵队似仍在莒县、沂水、坦埠附近。我二、三两兵团主力正分向莱芜东北进剿中。 (二)兵团真日开始先行攻略坦埠,尔后,与友军协同, 求匪主力而歼灭之。 (三)第二纵队以有力一部续向黑林镇附近搜剿。 (四)第三纵队续向夏庄、苏村、界湖之线威力搜索,主力集结葛沟、汤头间,准备机动。 (五)第一纵队(欠整七十四师)为兵团预备队,以一部向界、马牧池之线威力搜索,主力控制于青驼寺以北地区,准备机动。 (六)整七十四、整二五师为攻击部队,归第四纵队黄司令统指挥,除以一部控制孟良崮、北桃圩要点外,主力真日攻略三角山、水塘崮、杨家寨、黄鹿寨、黄斗顶山、芦家山坡、凤凰山各高地,文日攻略坦埠南而确保之;整六十五师仍巩固蒙阴防务。
  4. ^ 《國軍名將張靈甫》根據戡亂戰史修正郭汝瑰回憶資料的錯誤。霍安治 著
  5. ^ 《解放》 第16集_电视剧《解放》_视频_央视网. tv.cntv.cn. [2018-09-13] (英语). 
  6. ^ 黃百韜當時是否全力救援,頗有爭議。时任整25师40旅旅长陈士章《黄伯韬的起家和败亡》一文中写道:“当时黄伯韬如果指挥二十五、六十五两师,全力猛扑天马岭、蛤蟆岭,七十四师或不致全军覆没。无如黄一则因侧背感受威胁,不能不先求自保,二则因七十四师号称王牌部队,张灵甫更目中无人,心怀不满,故救援不甚热心。后经多方力请,才派出少数部队支援……根本未影响到孟良崮。”邱维达在《孟良崮战后调查记》中说黃百韜“并不见得比李(天霞)老实”。
  7. ^ 孟良崮戰役(3). 人民網. 2009年2月4日. 
  8. ^ 8.0 8.1 粟裕. 第十四章 英雄孟良崮. 《粟裕回憶錄》(原名《粟裕戰爭回憶錄》). 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07年. ISBN 978-750655426-8. 
  9. ^ 付 彪. 從孟良崮戰役的戰果統計說開去. 新華網. 2007年5月10日 [2010年4月10日]. 
  10. ^ 霍安治. 軍事指揮官張靈甫:第二部國共內戰與孟良崮英烈. 台北: 高手出版. 2008年: 259–274頁. ISBN 9868429706. 
  11. ^ 孟良崮战役
  12. ^ 时任整25师148旅副旅长武之棻的回忆:张灵甫部被歼后,蒋介石要举行孟良崮战役检讨会,我在师部见到黄百韬正在核阅赴南京开会用的孟良崮战役经过图,神情忧虑。他见到我,便说:“你看师部参谋处绘制作战经过要图多么粗心,简直不能表达实际情况,我曾亲率4个步兵团,绕出本师作战地境线增援解围,可以说尽量抽出部队,全力以赴,可是在图上竟不能显示出来。我们决不造假邀功,也决不能自己埋没自己呀!”说完,拿起红蓝铅笔在图上作了修正。
  13. ^ 陈士章回忆:“张灵甫部牺牲后,黄自知不免,先见汤恩伯,说一切责任由自己一人承担,与汤无关。汤为之感动,在会上,力为洗刷,说张不接受黄的指挥,骄傲自大之所致。同时,顾祝同为顾及面子,也不能不加以包庇,指示黄大胆报告张灵甫违抗命令的情形。黄娓娓发言,达两小时,并谎报伤亡人数一万六千余名,听者动容,才得以撤职留任。”
  14. ^ 保密局呈蔣中正有關毛定邦函報整七十四師在魯中孟良崮戰役失敗原因. 革命文獻—戡亂軍事:華中方面 (一). 国史馆. 1947-05-09 [2019-05-08]. 
  15. ^ 山东省革命委员会. 山东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山东省情网. 1977年12月23日 [2014-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30日). 
  16. ^ 孟良崮战役纪念馆简介. 光明网. 2012-05-20 [2014-09-15]. 
  17. ^ 冯翔、莫超. 把张灵甫抢过来 孟良崮争夺战. 南方周末. 2013-11-29 [2014-10-18]. 
  18. ^ 冷玉健. 孟良崮战役中张灵甫亡命之谜. 百年潮. 2007, (7): 65–67. 
  19. ^ 王岐山调研指导蒙阴县教育实践活动:对照革命先烈这面镜子. 齐鲁网. 2014-03-31 [2014-09-15].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