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

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1946年3月整編為第七十四師)為抗日戰爭時組建之陸軍軍級單位,成立後幾乎參與了抗日戰爭華中地區的重要戰役,以其頑強的戰鬥意志與戰果被譽為“抗日鐵軍”。抗战结束后第七十四軍改編為整編第七十四師,做为国军五大主力之首参与国共内战。期间先后三次被灭,三次重建。1949年12月12日,74军随盧漢在昆明宣布起义,改番号为人民解放軍云南军区暫編第12軍。

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國民革命軍軍旗

存在時期 1937年-1949年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部門 陸軍
種類 軍級/師級
規模 3个师:第51師、第57師、58師
參與戰役 中國抗日戰爭
國共內戰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 俞濟時王耀武施中誠
余程萬李天霞張靈甫

蔣中正曾說:“自先總理手創黃埔以來,革命軍隊迭經內外戰爭,成就了許多能征善戰的英雄之師,這其中新一軍、新六軍、第十八軍、第七十四軍作風頑強功勳卓著,最為國人欽佩,而第七十四軍又是其中最突出之代表。”

目录

組建與對日作戰编辑

1937年编辑

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省,由王耀武第五十一師(轄周志道第一五一旅、李天霞第一五三旅)和俞濟時第五十八師(轄吳繼光第一七四旅、邱維達第一七二旅)合編而成第七十四軍,俞濟時任軍長馮聖法繼任第五十八師長,全軍共8個團,2.1萬人。其中第五十八師砲兵營有6門75mm榴彈炮

第七十四軍的成立基本上是因應抗日戰爭戰火擴大之下的擴軍方案,雖然軍長俞濟時因一二八上海會戰在國軍內享有軍譽,但是第五十一師是1936年8月由新編第十一師改編代號組成、雖然在人事上屬中央軍系,但並未具有戰名,亦未完成調整師訓練,可說是嫡系中的雜牌;第五十八師在來源上則更複雜,早期的第五十八師源自於北洋軍系中的直魯軍,由陳耀漢擔任師長,雖然在1935年由俞濟時接任師長之位,並補充浙江保安團的人員充實編制,但部隊內軍官組成仍未脫離北洋軍系色彩,在國軍的軍系親疏上頂多算是雜牌軍中的中央系,這種嫡雜兼具的色彩與其它號稱主力的中央軍系單位相比非常平凡,從平凡中竄升成國軍主力更添增了第七十四軍而後的傳奇性。

第七十四軍成軍不久隨即參與1937年8月13日爆發之淞滬會戰,第五十一師在羅店、第五十八師在蕰藻浜戰場,隨後因損失過重於11月9日撤出淞滬戰場休整。而急轉直下的戰局,讓第七十四軍隨後立即投入於同年12月1日爆發之南京保衛戰。擔任南京周邊湖熟鎮盪山鎮淳化鎮等地的守備任務。然而兵力與訓練皆不足的部隊強行迎戰日軍後损失惨重,第五十一師第三〇五团副团长重伤,第三〇一团团长、副团长以下700余官兵阵亡。在兵力不足下第七十四軍逐步退往南京城下之下关集结渡江。

12月13日,南京淪陷後第七十四軍奉命突圍,第五十一師撤至浦口時僅餘4,000人。稍事收容後該師調往开封整補,旋即開赴沙市

1938年-1939年编辑

1938年5月19日參與蘭封會戰,在此役雖表現良好,但是因桂永清部的無能導致戰役失敗,戰役結束後調往武漢休整為隨後的武漢會戰進行準備。1938年8月起,第七十四軍調往長江南岸進行當地日軍的阻擊任務,8月20日至10月13日參與德安戰役,圍殲日軍第106師團大部。

1938年8月,俞濟時升任兼第三十六軍團軍團長,1939年改任第二十集團軍副總司令,雖然身兼高職但仍兼任七十四軍軍長職位,直到1939年6月任第十九集團軍副司令兼第八十六軍軍長,軍長空缺由第五十一師師長王耀武升任,第五十七師編入第七十四軍作戰序列,從此之後日軍經常提及的三五部隊成型。此時第七十四軍下轄第五十一師(師長李天霞)、第五十七師(師長余程萬)、第五十八師(師長廖齡奇)。

1939年國民革命軍會議的決議中,對當時國民革命軍實戰單位進行調整,並從全國150正規軍級單位中選出4個軍變更為攻擊軍編制,享有優先補給以及優質兵源補充之優勢,其中包含第七十四軍。

高層授意加上軍長王耀武本身經商生財有道並且識人有術,第七十四軍享有當時國民革命軍中數一數二的後勤優勢與撫卹,加上王耀武不斷拔擢實戰表現優秀的軍官,如張靈甫,因此第七十四軍從軍官到兵員凝聚力強,戰鬥意志高昂,故第七十四軍得以在各大會戰中以慘重代價挫敗日軍,但仍能不斷重建回復優秀戰力。

1941年编辑

1941年3月14日爆發上高會戰,4月8日和4月9日又克安義外圍的長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點。日軍受到重大傷亡後撤回原駐地。雙方恢復戰前態勢,會戰結束。 此役第七十四軍被19集團軍司令羅卓英評價為“戰鬥力量堅強”。第七十四軍在戰役中“拼死力拒,雖血肉橫飛、傷亡慘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間敵我傷亡均在四千以上”,戰功顯赫,榮獲國民政府第一號武功狀和最高榮譽“飛虎旗”,被譽為抗日鐵軍。第七十四軍長王耀武和第一五三旅長張靈甫表現優異,受到表彰。

上高会战后,第七十四军在分宜新余整训。军直屬部队扩为炮兵团、工兵团、辎重团、补1团、补2团、搜索营、高炮营、战防炮营、通信营和特务营。同時補充了攻擊軍編裝的蘇式重裝備,得到115mmM1890榴彈砲18門,76mmM1936野戰炮8門,37mm1930年型(1-K)37公厘戰防炮7門,馬克沁M1910重機槍37挺,DP機槍70挺,戰力與一般軍級單位相比更顯完整,因此成为华中四大战区的总预备军。

在整训完毕后,第七十四军又参加了两次长沙会战。然而在1941年9月6日日軍發動第二次長沙會戰時因部屬不當,第七十四軍遭到日軍在南北夾擊下傷亡慘重,糧彈俱缺下被迫於10月1日向北突圍撤退。日軍於10月5日渡過汨羅江,10月8日渡過新牆河,此後憑藉堅固工事頑抗,雙方形成對峙,恢復了戰前態勢,戰役結束。此役第五十七師、第五十八師傷亡過半。

1942年编辑

1942年4月,第七十四军参加浙赣会战。结束后,第七十四军调第四战区,由闽西赣南到湖南耒阳,铁运来宾,准备入越。行军途程两千里,逃兵,病兵极少,军容整肃,极获好评。第七十四军到桂后以局势变化入越军事暂停。

1943年-1945年编辑

1943年11月2日爆發常德會戰。第七十四軍第五十七師8000人堅守常德城16天,隨後在友軍突圍下日軍包圍圈短暫遭到突破,在全師可用部隊不足600人的慘況下,57師師長余程萬率180人突圍,常德失守,但日軍在此役遭到重創,因此無力守城,6天後(12月20日)其餘74軍部隊又收復常德。

1944年1月,王耀武升任第二十四集團軍司令,施中誠接任軍長。此時第五十一師,師長周志道;第五十七師,師長李琰;第五十八師,師長蔡仁杰

1945年4月9日爆發湘西會戰,日軍以奪取芷江空軍基地為目標,戰役中最後一場戰鬥的主戰場在雪峰山東麓洞口縣高沙江口青岩鐵山一帶。6月1日,日軍第47師團餘部全線後撤,至此,日軍各部全線退回雪峰山戰役之前防線,恢復戰前態勢。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第七十四軍空運南京受降,並擔任南京守備任務。

整編及國共內戰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依據1946年1月10日召開的政治協商會議,軍事問題分組委員會根據青年黨所提「停止軍事衝突實行軍隊國家化」,民主同盟所提「實現軍隊國家化並大量裁兵案」,國民黨所提「全國軍隊國家化確保軍政軍令之統一案」,以及繆嘉銘所提「請迅速大量裁兵案」,開會商討四次,於1月25日獲得協議。國民黨已定6個月內整編為90個,總人數180萬,中共先行整編為20個師,總人數40萬。

依據此協議於1946年3月將第七十四軍改編為整編第七十四師,由原先4萬5千人的攻擊軍縮編為3萬多人的整編師,全副美械裝備。中將師長張靈甫兼任南京警備司令,下轄整編第五十一旅(陳傳鈞)、整編第五十七旅(陳噓雲)、整編第五十八旅(盧醒)。

每個整編旅的美械裝備有12門105mm榴彈砲卡車牽引)、36門75mm山砲、108門M2 4.2英吋迫擊炮(騾馬牽引)、108門81mm迫擊砲(騾馬牽引)、108門37mm戰防砲吉普車牽引)、486門60mm迫擊砲、255具火焰噴射器、324具M1“巴祖卡”火箭筒、324挺7.62mm白朗寧M1917水冷式重機槍、1080挺M1918A2輕機槍、2400支M1湯姆森衝鋒槍M1卡賓槍、4800支M1903春田步槍軍官配有M1911A1手槍無線電配備到,共有機動車輛約300輛、騾馬1000匹。

1946年7月至9月22日淮陰戰役。在第7军配合下攻占两淮。

1946年10月4日至11月1日,一戰漣水,不克,撤回淮阴。伤亡6000余人,其中整57旅170团仅余百人生还。

1946年12月3日至12月16日,二戰漣水,顺利攻克。

1947年5月11日至5月16日,孟良崮戰役,整編第七十四師遭到解放軍華東野戰軍第1、4、6、8、9縱隊圍殲,全師覆滅,損失3萬2千人(含83師19旅57團)。

第一次重建编辑

1947年夏,國民革命軍以整編第七十四師未參加孟良崮戰役的3個新兵教導團和1個榴彈砲營作為基礎,加上該師歸隊的傷癒官兵以及補充兵(最大一批補充兵員是廣東航空警備旅)重建整編第七十四師,師長邱維達,下轄第第五十一旅(旅長王夢庚)、第五十七旅(旅長程有秋)和第五十八旅(旅長罗辛理)。選擇邱維達擔任师長,是因為他是整編第七十四師的資深指揮官,在孟良崮戰役時任台棗警備司令所以沒有參與該役,原第七十四軍高階軍官中他算僅存可用之將。

此時的整編第七十四師,80%是新兵,裝備也是日式和美式混雜。1947年11月,解放軍釋放一批國軍被俘的軍官,其中一些老第七十四師的一些軍官又被派到新第七十四師,而且多數官升一級,這些軍官將老第七十四師的訓練和傳統沿襲下來,加上還有一些老兵,可以說還有一些第七十四師的骨幹,所以新第七十四師戰鬥力雖然與老第七十四師還是有差距,但整體來說還是優於一般部隊。

經過半年多整訓,整編第七十四師於1948年1月列入徐州陸軍總部序列,並於1月底開赴安徽省阜陽蒙城。從2月開始,與當地親共產黨地方武裝發生過多次戰鬥培訓部隊實戰經驗。

1948年3月29日至4月3日,參與阜陽戰役

1948年6月至7月6日參與豫東戰役

1948年9月至9月22日參與濟南戰役,整编第五十七旅全旅覆滅。

1948年9月,國軍恢復番號後,整編第七十四師改稱第七十四軍,下轄第五十一師和第五十八師,移駐商邱,隸屬邱清泉指揮的第二兵團。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徐蚌會戰,第七十四軍在陳官莊遭解放軍華東野戰軍第4、9、10縱隊圍殲,全軍覆滅。

第二次重建编辑

1949年2月中華民國政府浙江省第二次重建第七十四軍,兵源由第九編練司令部徵召的浙江籍新兵撥發,勞冠英任軍長,該軍下轄第五十一師、第五十七師、第五十八師、暫編第一師、暫編第二師共5個師,雖然編製龐大,但人員不足、缺乏裝備、更缺乏具有經驗的軍官訓練,戰鬥力相較以往第七十四軍大幅下降。

4月,才組建兩個月的第七十四軍隸屬京滬杭警備司令部,駐扎在浙江省蘭溪,作為長江防線的二線部隊。解放軍發動渡江戰役後,第七十四軍迅速南撤福建逃脫了被殲處境,但是撤退中因解放軍追擊與掉隊等,到福州時隸屬的五個師整併入第五十一師內。

5月,國軍對福建部隊進行整編,第七十四軍與第八十五軍合併,除了五十一師外第八十五軍的第二十三師與二一六師編入第七十四軍指揮,軍長仍為勞冠英,全軍僅1.5萬人,隸屬於李延年指揮的第六兵團,負責福州北部的防衛。在閩北最後的幾個月內第七十四軍仍積極的補充兵力缺額,在7月時勞冠英向上級呈報時稱全軍人數21,658人,然而所有部隊都缺乏武器因此戰力有限[1]

8月初,解放軍發動福州戰役,此時第七十四軍已不堪一擊了,第二十三師大部和第二一六師一部均在福州外圍被殲。8月18日,勞冠英率殘部退往琅岐島,隨後撤往馬祖,此時第七十四軍殘餘人數不到5千人。1949年10月,為了強化平潭島防衛能力,剩餘的第七十四軍殘兵全部編入第五十一師內,改隸至李天霞指揮的國民革命軍第七十三軍,第七十四軍在此消失。

第三次重建编辑

1949年8月底,蔣介石為了拉攏雲南地方實力派、時任雲南省政府主席的盧漢,允諾給予雲南保安部隊2個軍的番號,其中包括第七十四軍這一番號。1949年10月,新編第十三軍(原雲南保安團擴編)就改番號為第七十四軍(隸屬第八兵團,實際上衹是紙上文件,該軍從沒有歸第八兵團指揮過),軍長余建勛,下轄第一八四師(瞿琢)、第二五九師(保如光)和第二六〇師(尹集生)。

1949年12月12日,盧漢在昆明向解放軍投降,第七十四軍作為他的嫡系部隊也隨之投共,改番號為暫編雲南人民解放軍第12軍,軍長仍為余建勛。後經過中共教育改造,補入雲南軍區部隊。至此,在抗戰中名震天下的第七十四軍畫上了最終的句號。

《七十四軍軍歌》编辑

詞:田漢 曲:任光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
我們向日本強盜反攻。
他,強佔我們土地,殘殺婦女兒童。

我們保衛過京滬,大戰過開封,
南潯線,顯精忠,
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74軍將士,抗日的先鋒!
74軍將士,抗日的先鋒!

我們在戰鬥中成長,我們在炮火裡相從。
我們死守過羅店,保衛過首都,
我們馳援過徐州,大戰過蘭封!
南潯線,顯精忠,
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人民的武力,愛國的先鋒!
民族的武力,愛國的先鋒!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
踏著先烈的血跡,瞄準敵人的心胸,
我們愈戰愈勇,愈殺愈勇。
我們,抗日必定勝利!建國必定成功! 南潯線,顯精忠,
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國家的武力,民族的先鋒! 抗日必定勝利!建國必定成功!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鄭為元:〈撤台前後的陸軍整編(1949—58)〉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