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準

(重定向自寇准

寇準(961年-1023年10月24日),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北宋名相。[1]白居易張仁願並稱「渭南三賢」。

寇準
宋朝政治家
宋丞相寇莱公准.jpg
清宫殿藏画本寇準像
平仲
封爵莱国公
族裔汉族
其他名號外号“柘枝颠”[1]
雅号“无地起楼台相公”[1]
出生961年
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
逝世1023年10月24日
雷州(今广东雷州
諡號忠愍
寇忠愍诗集
寇準画像

景德元年(1004年)拜相,任同平章事,時遼國侵宋,宋有遷都避難之議;但寇準力主宋真宗御駕親征,後宋遼雙方訂立「澶淵之盟」,宋得以不亡。景德三年(1006年),被王欽若等排擠,失去相國之位。天禧元年(1017年)又拜相。後又遭到丁謂等人構陷,貶雷州司戶參軍。天聖元年(1023年),病逝於雷州。宋仁宗時追復太子太傅,贈中書令、萊國公,諡忠愍。人稱寇忠湣寇萊公

凖善詩能文,七絕尤有韻味,今傳《寇忠湣詩集》三卷。

生平编辑

早年與澶渊之盟编辑

建隆二年(961年)七月,生于大名府。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进士及第,授大理寺評事(階官,從八品下),知歸州巴東。八年(983年),知大名府成安縣。每期會賦役,未嘗輒出符移,唯具鄉里姓名揭縣門,百姓莫敢後期。雍熙元年(984年),迁殿中丞(階官,從五品下)、通判鄆州事。端拱元年(988年)五月,太宗召见,试《御戎论》,称旨,召試學士院,授右正言(階官,從八品上)、直史館(職)、赐绯袍银鱼,為三司度支推官(差遣),轉鹽鐵判官(差遣)。會詔百官言事,而準極陳利害,帝益器重之,謂宰相曰“朕慾擢用寇準,當授何官?”,宰相請用為開封府推官,太宗曰“此官豈所以待準者耶?”,宰相請用為樞密院直學士、太宗沉思良久,曰“且使為此官可也”。二年(989年)七月,擢虞部司郎中(階官,從五品上)、樞密院直學士(職,正三品)、赐金紫、判吏部東銓。嘗奏事殿中,語不合,帝怒起,準輒引帝衣,令帝復坐,事決乃退。上由是嘉之,曰:「朕得寇準,猶文皇之得魏徵也。」。淳化二年(991年)四月,授左谏议大夫(階官,正四品下)、充枢密副使(差遣),寻改同知枢密院事、封上谷县开国男。準與知樞密院事張遜數爭事上前。他日,與溫仲舒偕行,道逢狂人迎馬呼萬歲,判左金吾王賓與遜雅相善,遜嗾上其事。準引仲舒為證,遜令賓獨奏,其辭頗厲,且互斥其短。帝怒,謫遜。四年(993年)六月,罷知樞密院事。十月,出知青州。帝顧準厚,既行,念之,常不樂。語左右曰:「寇準在青州樂乎?」對曰:「準得善藩,當不苦也」數日,輒復問。左右揣帝意且復召用準,因對曰:「陛下思準不少忘,聞準日縱酒,未知亦念陛下乎?」帝默然。五年(994年)九月,召還,除參知政事、進上谷郡開國侯。太宗延近臣問時政得失,眾以天數對。準對曰:「《洪范》天人之際,應若影響,大旱之證,蓋刑有所不平也。」太宗怒,起入禁中。頃之,召準問所以不平狀,準曰:「願召二府至,臣即言之。」有詔召二府入,準乃言曰:「頃者祖吉、王淮皆侮法受賕,吉贓少乃伏誅;淮以參政沔之弟,盜主守財至千萬,止杖,仍復其官,非不平而何?」太宗以問沔,沔頓首謝,於是切責沔,而知準為可用矣。至道元年(995年),加給事中(階官,正四品上)。二年(996年)七月,罷參知政事、出知鄧州。三年(997年),遷工部侍郎(階官,正四品下)。

咸平元年(998年)五月,移知河陽軍。二年(999年)八月,改知同州。三年(1000年)五月,為通判事劉拯所訴,改知鳳翔府。五年(1002年)五月,權知開封府。六年(1003年)六月,轉兵部侍郎,任三司使(差遣)、進封上谷郡開國公。景德元年(1004年)八月,与吏部侍郎毕士安一同拜相,授集賢殿大學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九月,契丹南下侵宋,包围了瀛洲河北地区,朝野震惊,參知政事王钦若、簽書樞密院事陈尧叟皆主张迁都昇州和益州以逃避兵鋒;唯寇準力主真宗亲征,反对南迁。真宗抵达澶州(今河南濮阳)后,寇準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門樓以示督戰,「諸軍皆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百倍」。宋將張環伏弩射杀辽军主帅挞览,于是订立了“澶渊之盟”。[2]

為相與朝爭编辑

景德二年(1005年)十一月,加中書侍郎(加官,正三品)、進工部尚書(階官,正三品)。當時朝廷無事,寇準生活奢侈[註 1],“尤好夜宴劇飲,雖寢室亦燃燭達旦。”[註 2][註 3]帝亦待寇準極厚,王欽若很是嫉妒,乘機挑撥離間,讒言中傷,欽若說:「城下之盟,《春秋》恥之,澶淵之舉,是城下之盟也。以萬乘之貴而為城下之盟,其何恥如之!」又說:「寇準之孤注也,斯亦危矣。」三年(1006年)二月,因王欽若等人排擠,罷相,進刑部尚書(階官,正三品)。三月,出知陝州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從封泰山。十一月,遷戶部尚書(階官,正三品)。十二月,知天雄軍(差遣)。祀汾陰,命提舉貝、德、博、洺、濱、棣巡檢捉賊公事。四年(1011年)四月,遷兵部尚書(階官,正三品)。五年(1012年)五月,為都大提舉河北巡檢。六年(1013年)十二月,權東京留守。七年(1014年)六月,除樞密使(差遣)、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遷檢校太尉。林特為三司使,以河北歲輸絹闕,督之甚急。而準素惡特,頗助轉運使李士衡而沮特,且言在魏時嘗進河北絹五萬而三司不納,以至闕供,請劾主吏以下。然京師歲費絹百萬,準所助才五萬。帝不悅,謂王旦曰:「準剛忿如昔。」旦曰:「準好人懷惠,又欲人畏威,皆大臣所避。而準乃為己任,此其短也。」。八年(1025年)四月,罷樞密使、授武勝軍節度使(階官,從二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五月,知河南府事兼西京留守。九年(1026年)二月,徙判永興軍。

天禧元年(1017年)二月,改山南東道節度使,判襄州事。時巡檢朱能挾內侍都知周懷政詐為天書,上以問王旦。旦曰:「始不信天書者準也。今天書降,須令準上之。」準從上其書,中外皆以為非。三年(1019年)六月,拜中書侍郎(階官,正三品)兼吏部尚書(階官,正三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差遣,宰相)、集賢殿大學士(職)、景靈宮使(祠祿官)。十二月,祀南郊,進尚書省右僕射(階官,從二品)。

貶謫與晚年编辑

因與宦官周懷政等人密謀太子監國、廢劉氏,黜丁谓。事洩,四年(1020年)六月,罷相,授太子太傅(加官,太子三師,從一品),封萊國公(爵,從一品)。時百姓编有顺口溜:“欲得天下宁,须拔眼前丁。欲得天下好,不如召寇老。”[註 4]被贬后,一天宋真宗问:“吾目中久未见寇准,何也?”左右畏丁謂之淫威,竟不敢言。七月,降授太常寺卿(階官,正三品)、知相州事。八月,徙知安州,途中貶銀青光祿大夫、道州司馬。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再貶將仕郎(散官、從九品下)、雷州司戶參軍(階官,從八品下)。

丁謂同黨雷允恭先帝陵寝工程事故,坐“擅移皇堂”罪,丁谓受牵连,降授太子太保。後丁谓以“前后欺罔”罪遭貶為崖州司戶參軍,路过雷州时,寇準派人送一蒸羊在路迎他。丁谓想见寇準,但寇準拒絕。南宋叶李赋有一诗:“雷州户,崖州户。人生会有相逢处。客中颇恨乏蒸羊,聊赠一篇长短句。”[註 5]

天聖元年(1023年)九月,除銀青光祿大夫(散官,從三品)、檢校國子祭酒、衡州司馬。七日,卒,年六十三。明道二年(1033年)三月,追復開府儀同三司(散官,從一品)、太子太傅。十一月,贈中書令(贈官,正二品)、復萊國公。景佑二年(1035年)七月,賜諡曰忠愍(危身奉上曰忠 佐國遭憂曰愍)[3]。皇祐四年(1052年),仁宗詔命翰林學士孫抃神道碑,帝為篆其首曰“旌忠”。紹聖二年(1095年)建祠廟于雷州。紹興五年(1135年),賜御匾曰旌忠。留有《寇莱公集》。

家族编辑

  • 曾祖:寇賓,追封燕國公
  • 曾祖母:白氏,追封許國太夫人
  • 祖:寇延良,追封陳國公
  • 祖母:鄭氏,追封陳國太夫人
  • 父:寇湘,追封晉國公,贈尚書令
  • 母:趙氏,追封曹國太夫人
  • 弟:寇雍,大理寺丞[4]
  • 妻:許氏,晉國夫人
  • 妻:宋氏,晉國夫人,宋偓女,開宝皇后妹
  • 子:寇随,过继
    • 孙:寇諲,赞善大夫
    • 孙:寇诵,大理寺评事
    • 孙:寇誠,大理寺评事
    • 孙:寇諭,未仕
  • 女:寇氏,适枢密使、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曙
  • 女:寇氏,适太府寺卿毕庆长
  • 女:寇氏,毕庆长继室
  • 女:寇氏,适司封司员外郎、直史馆张子皋

軼事编辑

  • 五歲登華山:“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
  • 寇準年輕時曾寫詩「到海只十里,過山應萬重。」一語成讖,最後卒於東南門至海岸只有十里遠的雷州,遠離家鄉萬里。
  • 寇準被貶雷州后,當時好事者相語曰「若見雷州寇司戶,人生何處不相逢。」[5]
  • 相傳寇準、范仲淹死後到酆都治事,不少信徒將酆都大帝配祀寇相公、范相公。

評價编辑

宋朝張詠:「寇公奇材,惜學術不足爾。」[6] 「寇准真宰相也。」「人千言而盡,準一言而盡。然仕太早,用太速,不及學爾。」[7]

宋朝呂蒙正:「準輕脫好取聲譽」[8]

宋朝王旦:「騃。」[9]

宋朝范仲淹:「大忠。」[10]

宋朝王安石:「歡盟從此至今日,丞相萊公功第一。」[註 6]

宋朝司馬光:「近世寇萊公(寇準封莱國公)豪侈冠一時,然以功業大,人莫之非,子孫習其家風,今多窮困。」[2]

宋朝魏野:「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台。」[註 7]

宋朝高晦叟:「寇萊公當國,契丹入境,河朔戒嚴,朝論二三,未知適從,獨公勸上親征澶淵,得以振士氣。」[11]

明朝戴嘉猷:「萬古忠魂依海角,當年枯竹到雷陽。」[12]

影視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司馬光《訓儉示康》:“近世寇萊公豪侈冠一時,然以功業大,人莫之非,子孫習其家風,今多窮困。”
  2. ^ 宋朝官員俸祿常識:宋朝一級執政大臣年俸是3600貫錢、1200石粟米、40匹綾、60匹絹、100兩冬綿、14400束薪、1600秤炭、7石鹽以及70個僕人的衣糧。
  3. ^ 歐陽修《歸田錄》卷一載:“(寇準)嘗知鄧州,而自少年富貴,不點油燈,尤好夜宴劇飲,雖寢室亦燃燭達旦。每罷官去後,人至官舍,見廁溷間燭淚在地,往往成堆。”
  4. ^ 杨慎:《古今风谣》
  5. ^ 《堅瓠集·堅瓠六集·贈長短句》
  6. ^ 宋朝王安石澶州
  7. ^ 宋朝王君玉国老谈苑
  1. ^ 1.0 1.1 1.2 寇准是个公子哥儿. 凤凰网. [2012年]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fjs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3. ^ 《宋大诏令集》
  4. ^ 《武夷新集》卷一五
  5. ^ 《歸田錄》
  6. ^ 《宋史》卷281
  7. ^ 《後山談叢》卷3
  8. ^ 《續資治通鑒長編》卷六十四
  9. ^ “宋代名相寇準真實一面:“愚”是因為“大忠”. 中國新聞網. [2009年]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連結]
  10. ^ “宋代名相寇準真實一面:“愚”是因為“大忠”. 中國新聞網. [2009年]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連結]
  11. ^ 《珍席放談》卷上
  12. ^ “雷阳”,约定俗成. 湛江新闻网. [2009年]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連結]

参考文獻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宋史·寇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