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景 簡表
國家 中國
生存朝代 北魏東魏
籍貫 善無
士真
性別
妻子 常山君
兒子 尉粲
職業類別 官吏
官別 大司馬

尉景(?-547年6月25日),胡姓尉迟氏[1],胡名副羽[2],字士真善無(今山西右玉東南)人,東魏時期軍事家、政治家,北齊高祖高歡的姐夫,官至大司馬,爵封長樂郡公

生平编辑

尉景個性溫和寬厚,為人有俠氣,曾擔任懷朔鎮獄掾,高歡年少時便成長在尉景家,北魏孝昌(525年—527年)年間,六镇之乱爆發,尉景和高歡等人先跟隨杜洛周軍隊,之後再前往秀容投奔爾朱榮

對爾朱兆作戰编辑

爾朱榮死後,永安三年(530年)十二月,爾朱兆攻下洛陽,軟禁孝莊帝,當時尉景以都督身份在爾朱兆軍中,私下寫信給高歡告知朝廷軍隊已被擊敗,使高歡能夠即時和爾朱兆陣營修補關係。高歡曾和爾朱兆在營帳中飲宴,尉景在外頭埋伏壯士,準備擒殺爾朱兆。高歡見狀咬尉景手臂制止,認為現在己方陣營羽翼未豐,不能和對方決裂。以軍功拜安北將軍、光祿大夫,封為博野縣伯

普泰元年(531年)與高歡在信都起兵反對爾朱氏。隔年(532年)閏三月,雙方展開了韓陵之戰,戰爭結果由高歡陣營獲勝,但只有尉景這支部隊失利了。戰後高歡領軍入洛陽,留下尉景鎮守太昌元年(532年)七月,兗州城民據城動亂,由侯景都督濟州刺史蔡儁和當時擔任齊州刺史的尉景一同攻打兗州,成功破城,進封為博野縣公。

對西魏作戰编辑

尉景的妻子常山君是高歡的親姊。他以貴戚身份,每逢有軍事行動,都與厙狄干一同被委以重任。天平三年(536年)尉景升任太保,天平四年(537年),東西爆發沙苑之戰,戰後東魏所屬的東雍州諸城池被西魏佔據,高歡派遣斛律金、厙狄干、尉景領兵攻讨,西魏派金祚鎮守此地,但被尉景打敗,金祚投降,後改封長樂郡公

徵召回朝编辑

興和二年(540年)轉任太傅,興和四年(542年)因為隱藏逃犯被發現遭到彈劾軟禁在家,尉景叫崔暹高澄說:「你跟阿惠(高澄)講,富貴發達了,就要來殺我了嗎?」高歡聽聞此事後,奔赴朝堂向孝靜帝元善見請罪,於是貶職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事後高歡拜訪尉景,尉景憤怒臥床不動,大叫:「殺我的時刻終於來了嗎?」常山君也跟高歡說:「我們年紀已老離死不遠,怎麼忍心如此逼迫啊!」高歡因此屈膝跪下安撫尉景。

晚年编辑

不久後改任為青州刺史,在州任內素行頗有改善,百姓安於他的治理。徵召他為大司馬。但是得病,武定五年五月戊午(547年6月25日)死在青州[3][4],朝廷赠予太師、尚書令。北齊建國後,因尉景是元勛,齐文宣帝高洋于天保元年六月壬午(550年7月3日)诏令,已故太保尉景等人辅佐先帝,协助治理皇室基业,有的不幸早年去世,有的以身殉职,可以派遣使者到墓地进行祭奠,并安抚慰问他们的妻子儿女,安慰兼及活着或死去的人[5][6]皇建元年,追赠尉景长乐王、假黄钺,谥号武恭[7],十一月庚申(560年12月15日),齐孝昭帝高演诏令将尉景等十二人合祭于高欢的宗庙之中[8][9]

人物性格编辑

尉景始終汲營於財貨利益之事,高歡常對此不滿加以責備,擔任冀州刺史期間,又大肆納賄,曾經徵發伕役打獵,一次就死了三百人。有次尉景與厙狄干在高歡住處,厙狄干對高歡說希望能當御史中尉,高歡問:「為什麼要當個低微的官職呢?」厙狄干開玩笑回答:「因為要來抓拿尉景啊。」高歡大笑。高歡又曾令俳優石董桶戲耍尉景,石董桶剝下尉景的衣服說:「明公您剝削百姓,董桶我又為何不能來剝您。」高歡因此告誡尉景不要過於貪奪,尉景反譏:「和你比生活是誰比較厲害呢?我只從一般人手上取錢財,你卻從天子那邊割賦稅。」高歡笑而不答。

尉景有匹果下馬,是匹罕見的馬,高澄前來索取但尉景不給,對高澄說:「堆積土壤可以成牆、受人推舉可以成王;一匹馬被我套上了馬索也不能飼養嗎?」於是高歡在尉景和常山君面前責打高澄。

家庭编辑

曾祖编辑

  • 尉乌地延[1]

祖父编辑

  • 尉初崘,北魏酋长、军将[1]

父母编辑

  • 尉陵,北魏高车军主,追赠使持节、都督定州诸军事、卫将军、仪同三司、定州刺史[7]
  • 贺示回,北魏平西将军、雍州刺史、始平公贺干曾孙女,库部尚书贺敦孙女,云中都牧令贺娄之女,追封武邑郡君[10][11]

兄弟编辑

  • 尉并州,正光五年十月于恒州北二百里凉城郡去世,虚岁二十四,追赠征虏将军、常山郡太守,永熙三年正月廿六日葬于中山行唐的秘村[1][7]

夫人编辑

兒子编辑

  • 尉粲,北齐太傅、长乐文成王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董文强; 周晓薇, 《墓志所见中古尉迟氏祖源建构与华夏认同》, 《 宁夏社会科学》 (第6期), 2021年, (第6期): 196–203 [202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0) 
  2. ^ 《金石录·卷二十二》:右《北齐长乐王尉景碑》。案《北齐书》,景字士真,而《碑》云:“字副羽”,盖《传》之误。
  3.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戊午,大司马尉景薨。
  4.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戊午,大司马尉景薨。
  5. ^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诏故太傅孙腾、故太保尉景、故大司马娄昭、故司徒高昂、故尚书左仆射慕容绍宗、故领军万俟干、故定州刺史段荣、故御史中尉刘贵、故御史中尉窦泰、故殷州刺史刘丰、故济州刺史蔡俊等并左右先帝,经赞皇基,或不幸早徂,或殒身王事,可遣使者就墓致祭,并抚问妻子,慰逮存亡。
  6. ^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壬午,诏故太傅孙腾、故太保尉景、故大司马娄昭、故司徒高敖曹、故尚书左仆射慕容绍宗、故领军万俟干、故定州刺史段荣、故御史中尉刘贵、故御史中尉窦泰、故殷州刺史刘丰、故济州刺史蔡俊等,并左右先帝,经赞皇基,或不幸早殂,或陨身王事,可遣使者就墓致祭,并抚问妻子。
  7. ^ 7.0 7.1 7.2 大同北朝艺术研究院. 《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16年5月: 92、195–196. ISBN 978-7-5010-4630-0 (中文(简体)). 
  8. ^ 《北齐书·卷六·帝纪第六》:庚申,诏以故太师尉景、故太师窦泰、故太师太原王娄昭、故太宰章武王厍狄干、故太尉段荣、故太师万俟普、故司徒蔡俊、故太师高乾、故司徒莫多娄贷文、故太保刘贵、故太保封祖裔、故广州刺史王怀十二人配飨太祖庙庭,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七人配飨世宗庙庭,故太尉河东王潘相乐、故司空薛脩义、故太傅破六韩常三人配飨显祖庙庭。
  9. ^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庚申,诏以故太师尉景、故太师窦泰、故太师太原王娄昭、故太宰章武王库狄干、故太尉段荣、故太师万俟普、故司徒蔡俊、故太师高乾、故司徒莫多娄贷文、故太保刘贵、故太保封祖裔、故广州刺史王怀十二人配飨太祖庙庭;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十一人配飨世宗庙庭;故太尉河东王潘相乐、故司空薛修义、故太傅破六韩常三人配飨高祖庙庭。
  10. ^ 吴磬军 刘德彪, 《新出"魏尉陵、贺夫人墓志铭"浅说——兼谈隋尉仁弘墓志铭》, 《荣宝斋》 (第3期), 2005年, (第3期): 140–145 [202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0) 
  11. ^ 南泽, 《北魏《尉陵》《贺夫人》墓志研究》, 《书法》 (第9期), 2020年, (第9期): 194–199 [202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0) 

延伸阅读编辑

[]

 北齊書·卷15》,出自李百药北齊書
 北史·卷054》,出自李大師北史

參考文獻编辑

  • 北齊書》卷十五,列傳第七。
  • 北史》卷五十四,列傳第四十二。

其它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