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瑗(78年-143年),子玉涿郡安平縣人(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縣),崔駰之子。中国東漢书法家、文學家、政治人物。因擅長書法而有「草賢」的稱號,著名的作品有《座右銘》等。

生平编辑

崔瑗年少時失去雙親。十八歲時,崔瑗到洛陽遊學,在侍中賈逵門下學習天文、曆法、京房易傳等學問,學成後受到學者們的敬重。[1]

崔瑗的兄長崔章被人殺死,崔瑗親手殺死了仇人後流亡天涯,後來朝廷大赦回到家鄉。崔瑗四十餘歲才擔任郡。因為被案件牽連入獄,獄吏恰是禮法的專家,崔瑗在被審訊的空檔,還趁機向這位獄吏請教。證實清白後出獄,被度遼將軍鄧遵徵辟,然而不久鄧遵被殺,崔瑗被免職。[1]

後來車騎將軍閻顯的幕府徵辟崔瑗。漢安帝先前廢太子劉保為濟陰王,改立北鄉侯劉懿為嗣。安帝去世後北鄉侯繼位,閻太后稱制。崔瑗認為應該剷除陷害劉保的中常侍江京陳達,再歸政給前太子劉保。崔瑗希望向閻顯建言此事,然而閻顯沉醉不能見面。崔瑗只好託長史陳禪轉告,陳禪聽了崔瑗的建議後猶豫不決。不久劉懿去世,宦官孫程擁立廢太子劉保登基,閻顯被殺,崔瑗也被牽連。崔瑗門生蘇祇知道崔瑗有歸政給前太子劉保的計畫,想要上書為老師發聲,被崔瑗阻止;同樣知情此事的長史陳禪這時已擔任司隸校尉,對崔瑗說:「就讓蘇祇上書吧,我願意為你做證。」崔瑗回應:「先前我說的就像是小朋友的悄悄話,希望使君也不要告訴別人。」於是辭歸,不再接受州郡的任命。大將軍梁商開幕府,也徵辟崔瑗,崔瑗也推辭了。[1]

後來被舉為茂才,任職汲縣縣令,長達七年。任內有許多便民的政績,開闢稻田數百頃,興建灌溉工程。百姓們歌頌他:「天降神明君,錫我慈仁父。臨民布德澤,恩惠施以序。穿溝廣溉灌,決渠作甘雨。」[2][1]汲縣有太公廟,由於齊太公崔氏的先祖,曾任會稽太守的縣民杜宣建議,既然崔瑗恰好到祖先故居任職,應前去祭祀,於是崔瑗為之立壇祀。[3]

漢安初年,崔瑗被大司農胡廣、少府竇章共同舉薦,改任济北國。這時李固為太山太守,很欣賞崔瑗,因此送禮希望結交。約一年後,光祿大夫杜喬巡視各郡國,舉報崔瑗收賄,因而傳喚崔瑗至廷尉。崔瑗上書為自己辯護,因而被釋放。[1]然而不久之後,崔瑗也於漢安二年(173年)病故,年六十六歲[4][1]。臨終向兒子崔寔說:「夫人稟天地之氣以生,及其終也,歸精於天,還骨於地。何地不可臧形骸,勿歸鄉里。其賵贈之物,羊豕之奠,一不得受。」崔寔遵從了遺言,將父親葬在洛陽。[1]

交友與為人编辑

崔瑗與竇章王符馬融張衡等人是好朋友。[5][6]與馬融、張衡特別友好。[1]後漢書張衡的傳記裏,還有收錄張衡寫給崔瑗討論學術的信件。張衡較早去世,崔瑗評價張衡「數術窮天地,制作侔造化。」[7]崔瑗與兄弟感情很好,兄弟數十年都住在一起。[1]

崔瑗敬愛士人,愛好賓客,為了招待可以不計代價地準備豐盛的菜餚,然而平日自己只吃蔬食菜羹而已,家裏也沒有太多積蓄,因而被世人所敬重。[1]由於崔瑗為賓客準備的菜餚極為豐盛,當時甚至有人以此為由,批評崔瑗奢侈。崔瑗聽了大為憤怒,跟妻子說:「我省吃儉用來幫客人準備佳餚,反而因此被罵,可見士大夫真的沒資格吃好東西。以後不要再準備太豐盛的菜餚,免得被其他人說閒話。」話雖如此,最後準備的菜餚仍然極豐盛,崔瑗的俸祿都花在這上面了。[8]

藝文成就编辑

崔瑗在文學與書法兩方面都有成就。

崔瑗書法,擅長章草,師承杜操,而比杜操更加優美動人,被王隱譽為「草賢」。[9]袁昂評論崔瑗書法「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有絕望之意。」[10]张怀瓘《书断》评其书为“点画之间,莫不调畅”。张芝曾学其书法,对当时影响甚大。[11]論著有《草書勢》,被衛恆《四體書勢》引用,全文保存於晉書中。[12]

崔瑗的文學很有成就,范曄在《後漢書》推崇崔瑗的書、記、箴、銘等文體。劉勰的《文心雕龍》多篇中提及崔瑗,評論崔瑗的《南陽文學頌》的序文寫得出色,而頌本身簡略;[13]論崔瑗是寫耒的長才,其敘事如傳;[14]論崔瑗的《七厲》「植義純正。」[15]還認為崔瑗的書記是後漢一代寫得特別好的作品。[16]然而崔瑗的作品大多散失了,如劉勰稱道崔瑗的書記,現在只留下少數幾句吉光片羽,如《與葛元甫書》:「今遣奉書,錢千為贄,并送許子十卷,貧不及,但以耳。」[17]嚴可均《全後漢文》第四十五卷有崔瑗文章的輯本。[18]

崔瑗最為人知的作品是他的《座右銘》:

無道人之短,無說己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世譽不足慕,唯仁為紀綱。隱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無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在涅貴不淄,曖曖內含光。柔弱生之徒,老氏誡剛強。行行鄙夫志,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苟有恆,久久自芬芳。

蕭統編選的《文選》收有這個作品。[19]由於崔瑗早年有為兄長報仇而殺人亡命,後來幸而遇赦的經歷。註解文選五臣之一的呂延濟認為《座右銘》寫作於崔瑗遇赦之後,是用來自我儆戒的作品。[20]崔瑗《座右銘》對後世有許多影響,如白居易很認同崔瑗《座右銘》的內容,自述曾多次書寫於牆壁上,自己又寫作了《續座右銘》。[21]又有許多人以此作為教導晚輩的文字,如琅邪王氏王儉年幼就展現優異的學習能力,被人稱讚,撫養他的叔父王僧虔說:「「我不患此兒無名,正恐名太盛耳!」因而手抄崔瑗《座右銘》送給王儉。[22] 稍晚的梁元帝蕭繹也認為《座右銘》是一篇適合讓小孩學習的作品,將其編入自己編纂的作品《金樓子》之中。[23]

家族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後漢書‧崔瑗傳
  2. ^ 太平御覽‧職官部六十六
  3. ^ 水經注卷九‧清水》:縣民故會稽太守杜宣白令崔瑗曰:太公本生于汲,舊居猶存。君與高、國同宗太公,載在《經》《傳》,今臨此國,宜正其位,以明尊祖之義。于是國老王喜,廷掾鄭篤,功曹邠勤等咸曰:宜之。遂立壇祀,為之位主。
  4. ^ 書斷‧卷中》:崔瑗......以順帝漢安二年卒,年六十六。
  5. ^ 後漢書‧竇融列傳》:章字伯向。少好學,有文章,與馬融、崔瑗同好,更相推薦。
  6. ^ 後漢書‧王充王符仲長統列傳》:王符字節信,安定臨涇人也。少好學,有志操,與馬融、竇章、張衡、崔瑗等友善。
  7. ^ 後漢書‧張衡列傳》:衡善機巧,尤致思於天文、陰陽、歷筭。常耽好玄經,謂崔瑗曰:「吾觀太玄,方知子雲妙極道數,乃與五經相擬,非徒傳記之屬,使人難論陰陽之事,漢家得天下二百歲之書也。復二百歲,殆將終乎?所以作者之數,必顯一世,常然之符也。漢四百歲,玄其興矣。」......論曰:崔瑗之稱平子曰「數術窮天地,制作侔造化」。斯致可得而言歟!推其圍範兩儀,天地無所蘊其靈;運情機物,有生不能參其智。故智思引淵微,人之上術。記曰:「德成而上,蓺成而下。」量斯思也,豈夫蓺而已哉?何德之損乎!
  8. ^ 李賢等註《後漢書‧崔瑗傳》:華嶠書曰:瑗愛士,好賓客,盛修餚膳。或言其太奢。瑗聞之怒,勑妻子曰:「吾并日而食,以供賓客,而反以獲譏,士大夫不足養如此。後勿過菜具,無為諸子所蚩也。」終不能改,奉祿盡於賓饗也。
  9. ^ 《書斷》,引自《太平廣記‧書一
  10. ^ 太平御覽‧工藝部五
  11. ^ 書斷
  12. ^ 衛恆‧四體書勢
  13. ^ 文心雕龍‧頌讚》:崔瑗文學,蔡邕樊渠,并致美於序,而簡約乎篇。
  14. ^ 文心雕龍‧誄碑》:孝山、崔瑗,辨絜相參。觀其序事如傳,辭靡律調,固誄之才也。
  15. ^ 文心雕龍‧雜文
  16. ^ 文心雕龍‧書記》:逮後漢書記,則崔瑗尤善。
  17. ^ 藝文類聚‧卷三十一
  18. ^ 全後漢文‧卷四十五
  19. ^ 文選‧崔子玉座右銘
  20. ^ 《文選六臣注‧卷五十六》
  21. ^ 白氏文集‧卷二十二》崔子玉座右銘,余竊慕之,雖未能盡行,常書屋壁。然其間似有未盡者,因續為座右銘云。
  22. ^ 太平御覽‧學部八
  23. ^ 金樓子‧戒子》:后稷廟堂金人銘曰:「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勿謂何傷,其禍將長;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崔子玉座右銘曰:「無道人之短,無說已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恩慎勿忘。」凡此兩銘,並可習誦。
  24. ^ 後漢書‧崔寔傳》:司空黃瓊薦寔,拜遼東太守。行道,母劉氏病卒,上疏求歸葬行喪。母有母儀淑德,博覽書傳。初,寔在五原,常訓以臨民之政,寔之善績,母有其助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