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曠(?-?),子野,又稱晉野,出生地争議不錄,晋国盲人乐师,是春秋时期著名的音樂家。其出仕年代約在晉悼公晉平公執政期間。據說撰有《宝符》100卷。師曠曾擔任晋國大夫,也時常透過其「眼盲」作梗來勸諫君王。

師曠
子野
别名晉野
时代春秋时期
国家晋国
身份晋平公樂師

師曠生而无目,自称“盲臣”。耳朵非常靈敏,甚知音律[1][2][3],善弹琴,相传其谱作有《阳春》《白雪》等著名琴曲。[4] 也会鼓瑟[5]

善斷钟音编辑

晋平公曾铸有大钟,乐工都以为音律和谐,只有师旷說“不调”,後來齐国乐师师涓证实師曠所言不假。

师旷撞琴编辑

晋平公和臣子们在一起喝酒。酒喝得正高兴时,晋平公歎了一口氣说:“没有甚麼事比做君王更快乐的了!只有君王講的话没人敢反抗!”师旷在旁边陪坐,听了这话,便拿起琴朝晋平公敲去。晋平公连忙提起衣服躲開。琴在墙壁上敲坏了。晋平公说:“大师, 您敲谁呀?”师旷故意答道:“刚才有个小人在您旁邊胡說八道,因此我气得要敲他。”晋平公说:“说话的是寡人呀。”师旷说:“哎呀!这不是为人君王的人應該说的话啊!”后来,晋平公要求手下不要清理掉墙上琴敲过的痕迹,以便给自己留下个警戒。[6]

炳烛而学编辑

晋平公对师旷说:“我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了,想要学习,恐怕太晚了吧?” 师旷说:“那就點亮火把?”晋平公生气地说:“哪有做臣子的戏弄他的君王的呢?”师旷就认真地对他说:“盲臣怎么敢戏弄君王啊!我听说:‘少年的时候好学,就如同日出时的阳光;壮年的时候好学,就如同太阳在中午时的光明;老年的时候好学,就如同点亮火把的光亮。’点亮了火把的光亮,和黑暗中行走哪个更好呢?” 晋平公听后,称赞师旷讲得很好。 [7]這是他勉勵晋平公要活到老學到老的事跡,出於劉向說苑》,以三個比喻說明老年時才學習,雖成效低、學得慢,但總比不學習好。但这一典故与《史记》矛盾,真实性存疑。《史记》记载晋平公之父晋悼公14岁继位,在位14年去世,而晋平公在位26年,去世时应该远没有70岁。

民本思想编辑

左传》记载了師曠的民本思想。鲁襄公十四年(前559年),晋悼公问師曠对卫人逐君的看法,師曠直言:所謂君王,是神明的主祭者,也是人民的希望。如果讓人民賴以為生的物資缺乏,神明失去了祭祀,人民也失去了希望,社稷也沒有人主持,君王幹甚麼用?不趕走君王那要幹甚麼?[8]師曠的思想比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要早得多。

注釋编辑

  1. ^ 庄子·齐物论》说师旷“甚知音律”。
  2. ^ 《洪洞县志》云:“师旷之聪,天下之至聪也。”
  3. ^ 淮南子·汜论训》说:“譬犹师旷之施瑟柱也,所推移上下者,无尺寸之度,而靡不中音”。
  4. ^ 神奇秘谱朱权 洪熙元年
  5. ^ 周书
  6. ^ 《韩非子·难一》晋平公与群臣饮,饮酣,乃喟然叹曰:“莫乐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违。”师旷侍坐于前,援琴撞之。公披衽而避,琴坏于壁。公曰:“太师谁撞?”师旷曰:“今者有小人言于侧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师旷曰:“哑!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请除之,公曰:“释之,以为寡人戒。” 或曰:平公失君道,师旷失臣礼。夫非其行而诛其身,君之于臣也;非其行则陈其言,善谏不听则远其身者,臣之于君也。今师旷非平公之行,不陈人臣之谏,而行人主之诛,举琴而亲其体,是逆上下之位,而失人臣之礼也。夫为人臣者,君有过则谏,谏不听则轻爵禄以待之,此人臣之礼也。今师旷非平公之过,举琴而亲其体,虽严父不加于子,而师旷行之于君,此大逆之术也。臣行大逆,平公喜而听之,是失君道也。故平公之迹不可明也,使人主过于听而不悟其失;师旷之行亦不可明也,使奸臣袭极谏而饰弑君之道。不可谓两明,此为两过。故曰:平公失君道,师旷亦失臣礼矣。
  7. ^ 說苑·建本》晉平公問於師曠曰:「吾年七十,欲學恐已暮矣。」師曠曰:「何不炳燭乎?」平公曰:「安有為人臣而戲其君乎?」師曠曰:「盲臣安敢戲其君乎?臣聞之:少而好學,如日出之陽;壯而好學,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學,如炳燭之明。炳燭之明,孰與昧行乎?」平公曰:「善哉!」
  8. ^ 左传·襄公·十四年》“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匮神乏祀,百姓绝望,社稷无主,将安用之?弗去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