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1937年9月2日,日军为确保华北主力南下平汉线作战的侧翼安全并獲取煤炭等戰略物資,以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联合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约两万兵力,分两路从北面进攻山西。作为应对國民政府组织了一系列防御战。

平型關战役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115D in the Battle of Pingxing Pass.jpg
平型关115師机枪阵地(戰後擺拍系列照)[1][2]
日期1937年9月20日-9月30日
地点山西省東北部
结果 菇越口、鐵角嶺被日軍突破,中共宣稱獲得勝利
参战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民國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閻錫山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楊愛源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傅作義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林彪
Flag of Japan.svg 板垣征四郎
Flag of Japan.svg 東條英機
参战单位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第二戰區

配合作戰: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八路军第115师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華北方面軍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關東軍

兵力

國民革命軍:
150000人

八路軍第115師:
15000人
约20000人
伤亡与损失

國民革命軍:
39042人[3]

八路軍第115師:
約500人
2952人[3]+

平型關战役,或稱平型關战斗,是國民政府于1937年9月11日大同战斗失利后,于雁门关至平型关一线依托山脉与旧长城组织的一次對日抗戰战役,失守后导致太原會戰(1937年9月11日至11月8日)并再次失利。平型關战役國民政府第二戰區司令官閻錫山所領導,历时一个月(从当年9月3日制定作战计划到10月2日全线撤退),战场范围达数百里,中国方面投入兵力11个共计十余万,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屬中等规模战役。

中國大陸所稱平型關大捷乔沟伏击战蔡家峪伏擊戰,指该战役的第18集团军第115師林彪部在山西灵丘县西的平型关一带配合国军作战,為平型關戰役中的一段小插曲[4]。中共戰史普遍未提及國軍戰況與死傷人數[5],僅稱「九月二十五日……以劣势装备获得「歼灭」日军精锐部队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1000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马车200辆、缴获步兵炮1门、轻重机枪20余挺、掷弹筒20余具、步枪1000余支、军马53匹及其他大批军械的战果……」

1937年9月11日大同失守,第二戰區司令官閻錫山将中国军队撤至雁门关平型关一线,因关内一带地势较平坦,关外却是山区,试图利用地形和旧长城固守,抵挡日军攻势。因此作战指导思想是以逸待劳“守土抗战”。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占领灵丘,22日占领东跑池,兵临平型关下;阎锡山得日军西路援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正试图沿平行的山脉绕过平型关突破防线,遂作出一次较大的主动出击计划,策划25日以3个师的兵力,出长城合围平型关下的日军,歼灭日军于关外,希望在日军援军抵达前,促使平型关下同样面临补给问题和重武器山区运输不便的日军第5師團溃败而扭转战局,缓解平型关正面防御的紧张局势,以巩固内长城的基本防线。计划由晋绥军71师、新编第2师以8个团兵力西北出擊,八路军第115师以4个团東南出擊。关内守军誘引日軍第5師團主力從當面來攻,出关的3个师從兩翼合圍日军。

1937年9月24日,阎锡山以第6集团军名义下达“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当日仅得115师执行。因出关袭击计划出敌不意,25日晨115师于喬溝伏擊了相向而行,于数小时内先后抵达的日軍武装押运汽车队和輜重隊两部,击毙两部中佐指挥官,日军辎重队除7人幸存外悉数被歼。但此战术胜利為八路军于平型關配合国军作战戰役中的一段小插曲,由于另8个团并未执行计划未出关及扩大战果,日军第5師團未受大的影响,仅暂缓攻势并派出部分兵力回防。随着29日平型关西北方菇越口被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辖下混成第15旅团攻陷,国军整条防线迅速瓦解,第二戰區不得不下令全线撤退,并重新集结组织太原会战。对喬溝发生的战斗,中共史称平型關大捷,因打破此前“日军不可战胜”神话及日军第5師團最终未能从平型关正面突破而是国军于此自行退却;国民政府当时亦加以宣扬,以淡化整场平型关战役战略上的失利。

多场防御战結束后,国民政府在華北、西北的治权宣告結束,日軍成功占领并取得山西大同一帶的煤炭資源。

目录

背景编辑

 
抗日战争时期的平型关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大举攻入中国内地,进展神速。7月15日,日本人宣佈堅決要求第二十九軍撤離平津地區;南京中央政府宣佈不再授權冀察政務委員會作出任何讓步,並派軍隊沿平漢鐵路北上,集結在北平以南100英里[6]:31。正面战场的国军虽然全力抵御,但不敌作风彪悍的日军,屡屡后撤,士气受到严重打击。日本政府對外國記者宣佈:他們不能容忍中國政府對華北「地方」事務之「干涉」[6]:32。日军士气高涨,扬言“三月亡華”。然而此時,中日談判表面趨向緩和,日軍卻暗自向北平增援朝鲜军和关东军[7]:188-189

8月,日军从发兵三路,日军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沿平绥线(北京至包头)、日军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沿平汉线(北京至汉口)和津浦线天津浦口)铁路线展开进攻。8月底,「第一人民抗日聯軍(冀察晉邊區第五軍前身[6]:49)」擁有1,500人,全河北省至少有2萬名遊擊隊[6]:63

9月中旬,察哈尔派遣兵团攻占山西省大同后,主力沿同蒲铁路(大同至风陵渡)南下,攻向雁门关

平型关古称瓶形寨,周围地形如瓶,在山西繁峙县东北与灵丘县相交界的平型岭下,雁门关之东。明朝时是内长城重要关隘。平型关城楼据平型岭之入口,城周长1公里余,今残高6米。平型关北的恒山高峙如屏,关南矗立五台山,两山都是陡峻的断块山,海拔在1500米以上,是晋北的交通障碍。两山之间是一条不太宽的地堑式低地,是河北北部平原与山西之间的最便捷通道。平型岭位于这条带状低地中部隆起,形势险要。这条古道穿平型关城而过,东接北京西的紫荆关,西接著名的雁门关,构成一条坚固的防线,自古就是北京西的重要藩屏。

参战部队编辑

日本军队作战序列编辑

日军参加战斗的部队包括华北方面军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5師團关东军东条英机率领的察哈尔派遣兵团[8]:428

日军作战序列:

  • 华北方面军第5師團(師團長板垣征四郎中將,參謀長西村利溫大佐)
  • 关东军察哈爾派遣兵团(司令官东条英机
    • 混成第1旅團(酒井镐次)
    • 混成第2旅團(本多政材)
      • 十川支队(十川次郎大佐)[9]
        • 步兵第一联队
        • 大泉支队(步兵第四联队第一大队为基干)
        • 第四野炮联队第一大队
      • 旅团主力[注 2][9]
        • 步兵第三联队(湯浅政雄大佐)
        • 步兵第五十七联队第三大队(朝生平四郎少佐)
        • 独立山炮兵第十二联队第二中队
        • 野战重炮兵西村中队
    • 混成第15旅團(篠原诚一郎)
  • 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10]
    • 兵站自动车第二中队
    • 兵站自动车第八十七中队

中国军队作战序列编辑

中国军队参加平型关作战的是第二戰區部队,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9月15日,阎锡山将部队分成左、右两个地区,左地区部队为第61、34、19、35军,司令官傅作义;右地区部队为第33、17、15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第18集团军、第71、72师为预备军。[8]:411

左翼编辑

雁门关一线:第七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副總司令曾延毅

右翼编辑

平型关一线:第六集團軍(總司令楊愛源,副總司令孫楚

預備隊编辑

守平型關编辑

配合作戰编辑

紅軍改編國軍第十八集團軍1937年9月编制

战役经过编辑

「平型關戰役」前期總指揮是國軍第六集團軍楊愛源,後期總指揮為第七集團軍傅作義,主力作戰為國軍第六集團軍、第三十三軍、第十五軍劉茂恩和第十七軍等,總共15萬人;八路軍協助防守左翼雁門關一帶[11]:121

广灵、灵丘间的战斗编辑

第5师团攻占河北省阳原蔚县、山西省大同后,攻向山西浑源灵丘,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与察哈尔派遣兵团进行战役协同,歼灭中国第二战区主力,打通晋北,从右翼迂回,与华北方面军主力协同,擊敗平汉铁路沿线的中国第一战区主力。日軍在平漢線北段的進展,是與平綏線互相策應的。目的是想取石家莊攻娘子關,冀希與同蒲路南下的日軍會合,再攻山西的心臟太原。山西是華北的軍事生命線,山西一旦到手,華北就安處一隅,所以平漢和晉北的戰爭,在時間上互相呼應。中國國民革命軍全力抵抗,但是兵員損失慘重。

9月中旬,日軍第5師團被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軍截留在蔚縣和平型關間,僅有一部分日軍經過淶源向保定迂迴。第17軍在蔚縣、廣靈、靈邱一帶抵抗日軍後,就和從石家莊調來的第十三軍團第十五軍會合,退守平型關和團城口。日军逼近晋北内长城,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在山西平型关雁门关一线组织防御,决心与东线平型关当面日军决战。

9月下旬,同蒲鐵路吃緊,日軍察知雁門關國軍工事堅強,於是集中力量專攻平型關。日軍主力由淶源,另一部由廣靈攻向靈邱之時,國軍向平型關、雁門關、神池一線集結,目的與日軍決戰。中国第二战区第六集团军、第七集团军退守内长城的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一线,保卫山西腹地(参见太原会战),除此,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一五師編入閻錫山所屬第二戰區急行军至晋北协同防守内长城一线。

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攻占灵丘。22日,攻占平型关西北的“东跑池”制高点。坂垣第五師團21旅在團城口與第十七軍高桂滋84師部展開持續血戰。

八路军在平型关的戰鬥编辑

战斗前夕编辑

9月14日,八路军115师师长林彪从平型关前线致电八路军总部彭德怀等,提出在平型关袭击日军。毛泽东接到八路军总部转电后,16日致电林彪,重申洛川会议的战略决策,要求分散部队发动群众,用开展游击战的方式配合友军。18日,林彪直接致电毛泽东,力主利用平型关的有利形势集中两个旅作战歼敌,暂时不做群众工作。9月下旬, 中國共產黨中央毛澤東命令朱德、彭德怀[12]:54[13]:338[12]:26林彪配合國軍抗日[14]:143。9月21日,毛泽东做出让步,发电彭德怀,同意林彪以1个旅暂时集中打正规战,但仍要求适时转向群众工作。获得毛泽东批准后,八路军总部9月23日向林彪下达了侧击平型关日军的作战命令[15][16][17]林彪第一一五師、贺龙第一二〇师遂支援第二战区作战。八路軍採用遊擊戰術,在戰鬥前夕,政工人員召集當地數千農民,向他們分發槍支,參加戰鬥幫助取得勝利[6]:89

9月24日,国军第6集团军给第115师送来“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以12个团出关逆袭,其中晋绥军8个团兵力西北方出击,第115師4个团兵力東南方出击,並誘引日軍第5師團主力從平型关當面來攻,出关军团從兩翼包圍的任務。

 
老爷庙

9月25日作战对象规模争议编辑

平型关大捷 其實发生在乔沟,因当时地图标示不详,以平行关大捷上报。 根据朱德、彭德怀致蒋中正寝寅密电(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限三小时到。南京。大元帅蒋钧鉴:谨密。一一五师有(廿五)日八时进行战斗,至廿四时止尚在激战中,将平型关以北东跑池、辛庄、关沟及一八八六点标地完全攻占,俘虏敌官兵三百余名。另有敌一部约四、五百人、马数十匹被我军完全包围,死不缴械,故全部打死。

对于日军规模的讨论:

  • 一种说法为:
    • 9月25日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新庄中佐带领的“新庄自动车队”,至少2个中队乘约80辆卡车沿平型关至灵丘。自动车中队本身既是运输兵员补给的组织,同时又是拥有步枪,机枪等火力的百数十人的战斗团体。[18]
    • 同时步兵第21联队“辎重行李”队约400人驾百余辆畜力大车沿灵丘至平型关相向而行。辎重行李队编成有:辎重大车队和以朝蒙籍日本兵为主的人力。护卫大车队的高桥义夫骑兵小队约60人。第21联队“大行李”即联队级部队所属的后勤单位约100人;第5师团参谋桥本中佐携少数司令部成员乘1辆“运兵车”(按桥本级别本可单独乘小汽车)与辎重行李队同行。
  •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
    • 9月25日午前10时、在小寨村附近遭到伏击的行李部队为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及联队本部的一部分大,小混装行李队[注 3],由“辎重特务兵”70名(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的报告,回顾中经常出现的所谓“骑兵部队”,实际就是行李队中几位乘马的伍长、班长)和高桥护卫小队[注 4]的15名步兵。此外还有5名病伤后归队的士兵、和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一行7名,合计为97名。装备有三九式辎重车42辆,駄马、輓马合计70匹[注 5]、外有下士官、班长骑乘、传令用的军马数匹。[19]
    • 西段战场在关沟村东约两公里前后的乔沟西侧地段,日军兵力为两个自动车中队(新庄自动车部队的正式名称为“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其本部配置于北支方面军管区兵站(后勤)部之下。[18])的约350余名司机,助手。从关沟村出发驶向灵丘(从前线向后方),目的是运输援军。曾得到前线回援的一步兵小队的援助。[19]
    • 否定有朝鲜兵、女护士之说。[20]

9月25日战斗过程编辑

115师得知日軍辎重行李队进至蔡家峪,于是在乔沟设伏,该地区道路狭窄,雨后路面泥泞,日军机动性大减。晨7时许,该部日军全部进入115师主力预伏地域。林彪得知日軍有輜重隊400多人,在蔡家峪落後,「多數徒手,少數步槍」,於是襲擊輜重部隊[11]:121。林彪采取“避强击弱”的战法,先放过日军先导部队(高桥骑兵小队)[21],然后以枪械突擊輜重行李隊本队。日军派出一部企图抢占公路西侧制高点“老爷庙”,掩护突围。115师一部越过公路,占领公路东侧,伏击部队两面攻擊日军,将日军压制于“老爷庙”至“小寨村”的狭谷之中。此时新庄自动车队抵达,配合辎重行李队向老爷庙反复“猛烈冲击”,遭击退。[21]。此役或有认为斃傷日軍500至1000人,又有认为日军伤亡200余人[22]。桥本和新庄两名中佐都在战斗中被击毙。其中日军自动车队並未遭到全部殲滅[18],在受到严重打击后,弃卡车与辎重车突围。日军辎重行李队伤亡占较大比重,可考脱逃人数为7人[注 6][10][23][24]:355。日军退败后,卡车尽毁,大车连同辎重被115师缴获。 同为中佐,桥本顺正的陆士学年虽然比新庄淳低两级,但因为毕业于陆军大学校,又是师团的作战参谋,所以比新庄更前途有望。若不死亡,1945年前会晋升为陆军中将。[22]

 
115師缴获的军需物资

战斗后115师分出一部建立根据地,主力转入广阳地区进行广阳战斗[21]。10月17日,林彪在《平型关战斗的经验》中总结了12条与日军作战的经验,10月27日发表在《解放》周刊[25]

9月25日阻击援军编辑

得知受袭后,板垣征四郎立即令在平型关第5师团第21旅团第21联队第3大队所属4个中队约1000人,駐紮在蔚縣、涞源的42聯隊的2个大队和第9旅團1個聯隊共约6000人,分别从西,东两个方向增援受伏日军。两方援军又受115师阻击,至28日才再度进入乔沟。

关于西面援军,日本1973年出版的《浜田联队史》记载:“(25日)汽车一过关沟村即与敌遭遇,当即火速下车,令吉川中队向北边高地,内藤中队向南边高地,橘机枪中队协助龙泽中队从中间平地进行攻击。然后敌人以迫击炮、重机枪猛烈射击,兵力看来也比我方多十几倍。尤其吉川中队正面之敌举起军旗、吹起军号,士兵各自扔出手榴弹,反扑过来。我方寡不敌众而毫无办法。”——“9月28日龙泽中队得到友军的支援后,勇气百倍再次继续前进,此时遇到意外情景,刹那间,所有人员吓得停步不前。冷静下来看时,才知道行进中的汽车联队已遭到突袭全部被歼灭,100余辆汽车惨遭烧毁,每隔约20米,就倒着一辆汽车残骸。公路上有新庄中佐等无数阵亡者,及被烧焦躺在驾驶室里的尸体,一片惨状,目不忍睹。”

关于东面援军,被由楊成武率領的115师獨立團分别在灵丘以北的白龍須溝,灵丘以东的驛馬嶺所阻擊。根據楊成武本人回憶,在驛馬嶺「遺棄着各種姿勢的敵屍(日軍)三百多具」,在白龍須溝則根據當地人回憶「打死日本兵40多人」!

东跑池、鹞子涧战斗编辑

日本第五師團的一部兵力進攻平型關失敗後,關東軍從察哈爾派來的兵團就在九月二十九日突破菇越口,威脅平型關的華軍後方。三十日,平型關的中國軍隊向五台山、代縣之線撤退。

戰況中期,日軍司令官板垣征四郎急令蔚县、涞源的日军向平型关增援,遭國軍外圍部隊阻击于灵丘以北、以东。兩軍在此戰鬥互有傷亡,其中,日軍陣亡三百余人。隨後,國軍集團軍随后攻击东跑池的日军,但防守此线的第2战区国军作战失利,且因突入太深而被日军包围,國軍团长程继贤等千余名官兵阵亡。东跑池的日军于黄昏由团城口突围。

日军攻占繁峙编辑

27日,日军混成第15旅团攻占繁峙县北、雁门关以东的茹越口长城阵地。28日,中国守军第203旅反冲击失败,旅长梁鑑堂阵亡。29日,日军向二线阵地铁甲岭进攻,守军经慘烈戰鬥至11时被突破,第34军撤向繁峙,日军随即展开追击。中国独立第2旅受命抢占茹越口侧翼的五斗山,被日军击垮后西撤代县。29日夜,日军混成第15旅团追击部队占领繁峙县城,并袭击了正经过繁峙东进的中国第35军一部,城内的中国第34军军部退至峨口。至此,日军遮断平型关正面中国军队退路,将平型关附近阎锡山等部阻隔在繁峙以东。当日深夜,阎锡山得知五斗山反击失败,深恐日军切断其经峨口至五台山的退路,遂命令内长城防线各部向南转移至忻县、忻口间组织防线保卫太原。30日,占领繁峙的日军混成第15旅团进占代县。中国守军从内长城防线撤退后,东面的日军第21旅团进入大营镇[8]:423-426[26]:53

日军相继攻下重镇包头平绥铁路作战结束,日军完全控制内蒙,并解除其华北主力进攻河北、山西侧翼威胁[27]:12。至此日本軍已經向中國戰場投入26個師,共約50萬人[6]:117

伤亡人数编辑

  • 平型关战役(平型关战斗):
    • 根据國民政府资料,在平型关战役中,国军毙伤日軍2,952人,中国军队傷亡39,042人[3]
    • 而日本的姜克实教授根据日方资料得出结论为:日军死伤1,506名[28]
  • 平型关(乔沟)大捷:
    • 中國大陸目前官方版本為:平型关大捷用时仅一日,115师共斃傷日军1,000余人[11]:121。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余挺,击毁汽车100余、马车200余辆[21]。担任钳制、阻击任务的第115师独立团,截断涞源、灵丘之间的交通线,在腰站地区打退日军增援部队的多次冲击,歼敌300余人[29]中國共產黨共有四種說法:500余人[30]、1000余人[21]、3千餘人[31]、萬餘人[32],115师伤亡500余人[21]。彭德怀在42年的一份报告里说缴获的完好步枪仅一百支。[33]
    • 根据朱德、彭德怀致蒋中正寝寅密电(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限三小时到。南京。大元帅蒋钧鉴:谨密。一一五师有(廿五)日八时进行战斗,至廿四时止尚在激战中,将平型关以北东跑池、辛庄、关沟及一八八六点标地完全攻占,俘虏敌官兵三百余名。另有敌一部约四、五百人、马数十匹被我军完全包围,死不缴械,故全部打死。
    • 而日軍的戰報稱,在蔡家峪,日軍167人死亡,94人受傷[11]:121。蔡家峪位于平型关以东约70公里,灵丘以东约50公里,涞源以东约25公里。处于乔沟东面约60公里。
  • 个人研究者对平型关大捷的见解有:
    • 中国大陆的楊奎松則認為,115师歼敌数百人[34]
    • 日本冈山大学近代史教授姜克实根据日本方面的战报和新闻报道统计出日军在乔沟伏击战中死伤约240人(死165人)[9][22],在腰站阻击战中死2人伤9人[35]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统计的平型关战役日军死伤详情[9][28]
部队番号 死亡 负伤 失踪 合计 备注
步21联队主力 86 112 3 战斗详报
步21联队3平岩大队 94 226 21联队史丰田军医统计
步42联队 85 131 2 战斗详报
步11联队1尾家大队 98 139 13 报刊、战斗详报等(负伤为概数)
兵站自动车部队 61 72 战斗详报(负伤上升浮动+22)
师团炮兵、其他 20 60 死伤均为类推概数
师团本部、其他 10 0 21联队史(司令部6归队兵4)
关东军混成15B(筱原) 58 196 筱原部队阵中日志
关东军混成2B(本多) 15 25 推测数
合计 527 961 18 1506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人数表 (1937年9月25日,乔沟,小寨村)[9][10][22]
部队别 死亡、失踪 负伤 备考、根据
新庄本部 4 不明 死亡报导
中西中队 15 不明 死亡报导
矢岛中队 42 50 战斗详报数,报导数为死41,伤37
桥本一行 6 0 樱田武报告
辎重行李队 68 0 死亡报导数,战斗详报数为67名
第12中队 26 3 丰田军医记录+1,包括高桥小队和自动车支援小队的总数
归队兵 4 0 大贺春一证言 1名生还
浮动 22 中西中队负伤+可能遗漏数
死伤总计 165 75 合计240名

影响编辑

1937年9月26日,115師參謀處發出告捷電:九月二十五日,我八路軍在晉北平型關與敵萬餘人激戰,反復衝鋒,我軍奮勉無前,將進攻之敵全部擊潰……敵軍被擊斃者屍橫山野……[36]中共领袖毛泽东在大捷次日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国民政府领袖蔣中正致电祝贺嘉勉,称“二十五日一战,歼寇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37],国内各党派团体纷纷致电祝贺,欧美东南亚媒体也报導了第18集团军115師胜利的消息[36]何應欽蔣中正忻口会战期间八路军雁门关战斗和夜袭阳明堡战斗中取得的战果予以肯定和表彰[38]。10月27日,在五台山建立晉察冀邊區軍區司令部,由聶榮臻任司令員[6]:191。由于上海战事扩大,日本大本营命令华北方面军迅速完成平汉、津浦线北段作战任务并占领太原,以抽调兵力增援上海。10月21日,日军第二十师团从河北石家庄沿正太鐵路分两路进攻山西。日军右纵队强攻河北井陉娘子关,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依工事顽强抵抗。

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第一次与日军作战,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和林彪对八路军作战方针的观点都有所变化。日本和中國之失敗主義者沒有考慮到中國疆土遼闊,4.5億人口力量巨大,國民政府可以利用政治上統一來全民抗戰[6]:118。战前,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洛川会议上提出八路军的作战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应分散部队发动群众,进行游击战争,林彪在会议上则认为应集中部队打运动战为主的正规战。人民滿懷新信心來支持國民政府長期抗戰之決心,大軍要求政府領導抗戰[6]:118-119。平型关与日军一战后,林彪认识到日军是远远强于内战对手的敌人,不再坚持正规战,他认为以八路军的条件,“经常集中大的兵力与敌作运动战,是不适宜的”。林彪在平型關戰役中被流彈擊中,傷勢不輕,所以前赴蘇聯治療和養傷,但醫治不理想,自此一生很容易患感冒,神經方面病徵又多[11]:121

毛泽东在平型关大捷的第二天即对八路军作战方针作了新的表述:“根本方针是争取群众,组织群众的游击战。在这个总方针下,实行有条件的集中作战。”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将八路军的作战原则修改为“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15][25]

平型关的胜利对于敌后根据地的建立,起到了非常直接的支持作用。时任686团组织处股长的欧阳文(1955年授中将衔)说:“平型关一战我们八路军、115师一下就打出名气了,战后我们到晋南招兵。我们团的招兵处和国民党的紧挨着,他们那边根本没人去,我们用了一个星期就招了3,000多人。”

相關評價编辑

  • 中國國民黨認為:林彪在平型關一役僅戰半日[39],未依中央指揮切斷日軍運輸線,並未確實達成支援、配合國軍一線作戰的輔助角色,使敵人援軍(日軍駐蔚縣42聯隊二個大隊)隨後又加入戰場(115師26日撤離)[40]。115師僅襲擊小股輜重隊,對於正與國軍血戰中的日方主力視而不見,未依國府中央指揮脫離戰場[41],之後又違反國民政府軍委會規定:「戰況之報導不得公佈國軍番號」。

民國26年8月24日中華民國戰時軍律:
第一條 不奉命令無故放棄應守之要地,致陷軍事上重大損失者。死刑。
第二條 不奉命令臨陣退卻者。死刑。
……
第八條 敵前反抗命令,不聽指揮者。死刑。

1937年10月25日: 共產黨之投機取巧,應切實注意。此輩不顧信義之徒,不足為慮,吾當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應之。

    • 1937年9月24日,阎锡山以第6集团军名义给第115师送来“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以晋绥军71师、新编第2师8个团兵力西北出擊,八路军第115師從東南方出擊,並誘引日軍第5師團主力從當面來攻,出关华軍從兩翼包圍。115师按计划于24日出平型关约10公里,在平型关以东至灵丘间以4个团共约8000人设伏,另由楊成武率領115师獨立團轻装兼程在灵丘以北至蔚縣、灵丘以东至涞源间游击。而晋绥军71师、新编第2师却未实施计划,致使出击合围计划变为泡影。9月25日115师于喬溝开战。喬溝伏擊戰進行時,板垣征四郎令分别駐紮在蔚縣、涞源的42聯隊的2个大队和第9旅團1個聯隊共约6000人增援平型關,結果被由楊成武率領的115师獨立團分别在灵丘以北的白龍須溝,灵丘以东的驛馬嶺所阻擊。根據楊成武本人回憶,在驛馬嶺「遺棄着各種姿勢的敵屍(日軍)三百多具」,在白龍須溝則根據當地人回憶「打死日本兵40多人」。」115师在灵丘一带的作战持续到27日。而在平型关的西北方,關東軍從察哈爾派來的援军于26日进攻菇越口,27日突破茹越口,28日中国守军第203旅反冲击失败,旅长梁鑑堂阵亡,29日日军攻占繁峙威脅平型關的華軍後方。30日,战线开始溃败,平型關的中國軍隊向五台山、代縣之線撤退。
  • 中國共產黨認為並沒有得到國軍的有效配合,“他们(国军)自定的出击计划,他们自己却未能遵守……。他们时常吹牛说要决战,但却决而不战……。且,他们的指挥真笨极了……。”[43],根據戰場形勢判斷,不得不撤離,並因此導致敵人援軍隨後加入戰場。[44]
  • 馮治軍認為,毛澤東已在洛川會議上制定了抗日戰略,是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而林彪的伏擊戰與毛澤東的指導原則相違背。[45]
  • 领受日本外务省特别津贴的旅日学者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教授姜克实称:“对比60,000名国军在一周间毙伤日军1266名(内死亡,失踪380名),和6,000名八路军在一天内毙伤敌240(内死亡165名)的战果,相对来说,不管是在毙伤敌总数面,还是歼敌(死亡)比率面,八路军比起国军来说,的确出色。特别是歼敌比率(165/6000:380/60000)和局部战斗的结果--初战获胜,部分歼灭战--比较之下一目了然。称之为"平型关大捷"当然无可非议。” 问题是在战后,当"宣传"的政治意义(鼓舞民心,提高共产党第八路军的威信)消失后,应实事求是,根据历史记录还原历史事实,除去宣传中的水分。更不要只提"平型关大捷"抹煞"平型关战役",忽视,贬低担任全部正面战场作战,在平型关口附近血战一周之久的国军(晋绥军)部队的抗日事迹。虽然,晋绥军部队没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但其在日军眼中永远是平型关战役(内长城线附近会战)的主角,是令人敬畏缅忆的强敌。[9]

平型关大捷日军阵亡失踪军官、士兵名录[22]编辑

所属部队 姓名 军阶 出身地
1 新庄本部 新庄淳 “辎重兵中佐” 山口
2 新庄本部 福地奎 辎重兵伍长 茨木
3 新庄本部 大谷三雄 军曹 栃木
4 新庄本部 寺吕内贞三 上等兵 茨木
5 矢岛中队(兵站自动车第二中队) 寺村集蔵 辎重兵伍长 [注 7] 东京神田区
6 矢岛中队 森川仪三郎 步兵伍长 东洋下谷区
7 矢岛中队 稻垣隆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大森区
8 矢岛中队 长谷川三郎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涉谷
9 矢岛中队 户田芳之助 辅助兵 东京芝浦区
10 矢岛中队 加藤清春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涉谷
11 矢岛中队 黑川克己 辎重兵特务兵 横滨
12 矢岛中队 近藤银太郎 补充兵 东京芝浦区
13 矢岛中队 小金清次郎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蒲田
14 矢岛中队 小林光雄 一等兵 东京芝浦区
15 矢岛中队 佐波义雄 补充兵 东京深川区
16 矢岛中队 塩野谷秀吉 二等兵 东京小石川区
17 矢岛中队 土桥良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小石川区
18 矢岛中队 高桥小一郎 一等兵 神奈川县
19 矢岛中队 坂本松雄 辎重兵特务兵 山梨县
20 矢岛中队 渡边秋夫 一等兵 千叶县
21 矢岛中队 石冢米蔵 补充兵 秋田县
22 矢岛中队 高桥东一 上等兵 东京本所区
23 矢岛中队 草刈元次郎 补充兵 秋田县
24 矢岛中队 飞泽义男 辎重兵特务兵 东京涉谷区
25 矢岛中队 藤原康吉 补充兵 北海道
26 矢岛中队 佐藤安助 上等兵 北海道
27 矢岛中队 佐佐木顺逸 补充兵 秋田县
28 矢岛中队 三浦嘉津治 上等兵 琦玉县
29 矢岛中队 小林喜久雄 补充兵 爱知县
30 矢岛中队 日吉兼光 一等兵 静冈县
31 矢岛中队 牧野兵蔵 补充兵 东京杉并区
32 矢岛中队 山口义雄 工兵上等兵 东京八王子
33 矢岛中队 土井秀一 步兵伍长 东京杉并区
34 矢岛中队 青木鹤二 补充兵 东京八王子
35 矢岛中队 安田义雄 补充兵 东京西多摩郡
36 矢岛中队 泉铁太郎 补充兵 秋田县
37 矢岛中队 武田嘉太 补充兵 秋田县
38 矢岛中队 羽场兵重 一等兵 长野县
39 矢岛中队 地主铁蔵 补充兵 秋田县
40 矢岛中队 武本竹松 上等兵 秋田县
41 矢岛中队 茂内润一 一等兵 秋田县
42 矢岛中队 佐藤興助 辎重兵特务兵 秋田县
43 矢岛中队 高桥藤市 辎重兵特务兵 秋田县
44 矢岛中队 三浦胜治 辎重兵特务兵
45 矢岛中队 横山茂之助 上等兵 栃木县
46 矢岛中队 宫田义雄 上等兵 东京多摩郡
47 中西中队(兵站自动车第八十七中队) 佐佐木武雄 军医少尉 三重县阿歧村
48 中西中队 海老瀬虎三 上等兵 京都市
49 中西中队 西浦卯一郎 一等兵 滋賀县雑掛村
50 中西中队 八重口隆平 一等兵 松阪市
51 中西中队 户本市太郎 二等兵 京都府大野村
52 中西中队 泉僚吉 二等兵 京都府本庄村
53 中西中队 藤原幸治郎 二等兵 京都府五か荘村
54 中西中队 黑田久男 二等兵 京都府養老村
55 中西中队 塩見文治 二等兵
56 中西中队 井本幸雄 二等兵 奈良县波多野村
57 中西中队 山村喜良 上等兵 奈良县曽爾村
58 中西中队 柿坂幸教 上等兵 奈良县桜井町
59 中西中队 福岡正文 上等兵 奈良県都介野村
60 中西中队 塩見秀雄 二等兵 福知山市
61 中西中队 演口貞三 一等兵 三重县北滨村
62 粟饭原(21联队)行李 伊藤春三 辎重兵特务兵[注 8] 邑智郡吾乡村。
63 粟饭原行李 三宅春义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三谷村
64 粟饭原行李 系贺圭三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神西村
65 粟饭原行李 山本爱藏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伊波野村
66 粟饭原行李 山尾正昭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井野村
67 粟饭原行李 冈本洋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滨田町
68 粟饭原行李 饭田繁幸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滨田町
69 粟饭原行李 小泽素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滨田町
70 粟饭原行李 高桥不二夫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滨田町
71 粟饭原行李 渡边繁之助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滨田町
72 粟饭原行李 木村忠人 辎重兵特务兵 迩摩郡大森町
73 粟饭原行李 冈本昭夫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三保村
74 粟饭原行李 若竹芳友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上村
75 粟饭原行李 林季美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川本町
76 粟饭原行李 冈田滋一 辎重兵一等兵 那贺郡松川村
77 粟饭原行李 吉井丰市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古志村
78 粟饭原行李 祝井贤市 辎重兵上等兵 簸川郡园村
79 粟饭原行李 池本晨吾 辎重兵上等兵 邑智郡吾乡村
80 粟饭原行李 曾田勇雄 辎重兵上等兵 簸川郡荒茅村
81 粟饭原行李 冈田久市 辎重兵一等兵 邑智郡泽谷村
82 粟饭原行李 立花辰太郎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江南村
83 粟饭原行李 荒木友一 辎重兵特务兵 五十猛村
84 粟饭原行李 佐佐木正人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里泽村
85 粟饭原行李 松永国留 辎重兵特务兵 美浓郡高城村
86 粟饭原行李 长冈次太郎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樫山村
87 粟饭原行李 平石虎雄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云上村
88 粟饭原行李 荒木定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日和村
89 粟饭原行李 田村信一 辎重兵特务兵 鹿足郡小川村
90 粟饭原行李 吉田秀之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冈见村
91 粟饭原行李 杉本正夫 辎重兵特务兵 安浓郡佐比贺村
92 粟饭原行李 冈田孝雄 辎重兵特务兵 饭石郡吉田村
93 粟饭原行李 马庭正一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神西村
94 粟饭原行李 吾乡政吉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塩治村
95 粟饭原行李 宇津井武宗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有福村
96 粟饭原行李 藤井重义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谷村
97 粟饭原行李 尾崎信行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长浜村
98 粟饭原行李 冈崎猛男 辎重兵特务兵 迩摩郡汤里村
99 粟饭原行李 黑川一男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川波村
100 粟饭原行李 枡田悟 辎重兵特务兵 饭石郡顿原村
101 粟饭原行李 高浦里司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三保村
102 粟饭原行李 长谷川一郎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西原村
103 粟饭原行李 永井实好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松川村
104 粟饭原行李 三好房雄 辎重兵特务兵 邑智郡口羽村
105 粟饭原行李 小川健一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美川村
106 粟饭原行李 三原初三郎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西浜村
107 粟饭原行李 冈本兼一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今福村
108 粟饭原行李 永贝政雄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山口村
109 粟饭原行李 佐贯喜年 辎重兵特务兵 饭石郡西须佐村
110 粟饭原行李 枡田丰太郎 辎重兵伍长 五十猛村
111 粟饭原行李 新田诚二郎 辎重兵上等兵 簸川郡伊波野村
112 粟饭原行李 冈本定治 辎重兵一等兵 邑智郡住乡村
113 粟饭原行李 滨崎真二 辎重兵特务兵 那贺郡三保村
114 粟饭原行李 岛田重人 辎重兵特务兵 美浓郡安田村
115 粟饭原行李 右谷正登 辎重兵特务兵 广岛作木村
116 粟饭原行李 冈崎确 辎重兵特务兵 鹿足郡日原村
117 粟饭原行李 长冈繁盛 辎重兵军曹 山口县通津村
118 粟饭原行李 藤井友孝 辎重兵特务兵 美浓郡丰川村
119 粟饭原行李 石田威雄 辎重兵特务兵 美浓郡丰川村
120 粟饭原行李 高桥孝吉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荒木村
121 粟饭原行李 大谷久藏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平田村
122 粟饭原行李 高?正人 辎重兵特务兵 美浓郡吉田町
123 粟饭原行李 竹下幸二郎 辎重兵特务兵 迩摩郡井田村
124 粟饭原行李 田中繁吉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古志村
125 粟饭原行李 田口恒四郎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都松村
126 粟饭原行李 伊藤久男 辎重兵特务兵 簸川郡神西村
127 粟饭原某部 松永敏雄 一等兵 那贺郡川波村
128 粟饭原某部 宅和芳衛 一等兵 安浓郡马井村
129 粟饭原某部 天喰善衛 一等兵 簸川郡朝山村
130 司令部 桥本正顺 中佐 京都府
131 司令部 佐野龟一 曹长 山梨县西八代郡
132 司令部 谷水 一等兵
133 司令部
134 司令部
135 司令部
136 二十一联队第三大队十二中队[注 9] 高桥义夫 少尉 兵库县
137 十二中队 中岛义人 邑智郡山村
138 十二中队 中野政雄 一等兵 那贺郡石见村
139 十二中队 藤江勇 一等兵 簸川郡园村
140 十二中队 大泽武次郎 一等兵 安浓郡久手町
141 十二中队 松原重人 一等兵 那贺郡黑松町
142 十二中队 三浦启四郎 一等兵 那贺郡井野村
143 十二中队 市子原乔 上等兵 那贺郡今福村
144 十二中队 福田繁信 一等兵 簸川郡东村
145 十二中队 竹中秀雄 一等兵 迩摩郡水上村
146 十二中队 冈一男
147 十二中队 泽田长人 上等兵 高松市
148 十二中队 中村多三郎
149 十二中队 幸田哲三
150 十二中队 片冈武夫
151 十二中队 持田武夫
152 十二中队 筱田正男
153 十二中队 桥本勇
154 十二中队 奥田国卫门
155 十二中队 高梨隆义
156 十二中队 矢野惣助
157 十二中队 长门善信 上等兵 那贺郡国分村

相关历史研究者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日軍步炮聯合,由第5师团步兵第21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率領的第42聯隊第2大隊、第11聯隊第1大隊、第21聯隊第3大隊附一個野炮大隊的兵力進攻。同時第21聯隊隊長粟飯原秀大佐率兩個步兵大隊附炮兵兩個中隊,從渾源出發南下向平型關側後進攻。
  2. ^ 配属给筱原兵团统一指挥。
  3. ^ “大行李”指的是、粮秣、衣服、日用品、战死者的遗物、遗骨等非战斗用物资,“小行李”则是指作战用弾薬、武器等。可以参看姜克实: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三)
  4. ^ 关于日军缺员情况的讨论,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文化共生学研究》岡山大学大学院社会文化科学研究科、第16号、2017年3月、P61-85。姜克实以第五师团第三中队战斗详报为例,定员192人的中队,战前9月23日的现状为114名,认为“缺员状况是一个普遍的事实”
  5. ^ 21联队第一大队32匹,第二大队24匹、联队本部14匹,参看姜克实:「再考「平型関大捷」――日本軍史料からの検討」『軍事史学』51巻1、2015年6月/P.16
  6. ^ 七人为辎重兵特务兵大贺春一、永井忠士、奥村芳正,大野鹿夫、藤井昌秋五人,归队兵中尾贞义及司令部日高翻译。此役日军亡多伤少,属歼灭战性质。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
  7. ^ 关于日军自动车中队的特点,可以参看姜克实: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二)。对于这种称自动车队属于21旅团的说法,有另说新庄自动车部队的正式名称为“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其本部配置于北支方面军管区兵站(后勤)部之下。自动车中队虽是运输补给的组织,同时又是拥有步枪,机枪等火力的百数十人的战斗团体。
  8. ^ 关于日军辎重兵特务兵的特点,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其文指出,辎重兵的主要工作是“牵马和装卸,搬运物资”,“从编制上看,辎重兵特务兵是不装备枪枝的”,“但编制表不能代表实际战场上的情况。由于战斗员的伤亡,缴获的武器等,多余的枪支会逐渐增加,此时也不排除将多余的枪支临时分配给辎重兵特务兵护身用的可能”。
  9. ^ 关于1937年9月25日十二中队的作战行动,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战役史料读(一):——平岩大队第十二中队「岩田仁一:日支事変応召日誌」平型关战役史料解读(二):——平岩大队第十一中队增田丰《阵中手记》

參考文獻编辑

  1. ^ 葉青松:「導彈元勛」王秉璋首任人民解放軍第十七軍軍長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4-15.
  2.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一场尴尬的历史剧——代表“平型关大捷”的一张历史照片》 该文认为此照片或取自伊文思所拍摄的台儿庄战役的影像;之后又再度修改结论,认为确是八路军战后摆拍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是怎样记录下来的?——一场历史剧的来龙去脉
  3. ^ 3.0 3.1 3.2 美軍顧問團史政處編. 《中國現代軍事史主要戰役表》. 台北市. 1967年. OCLC 818614080. 
  4. ^ 「....如果從長城線的陣地攻防戰(楊愛源部)來看,那(共軍)只是一個極小的局部戰鬥....」《中國抗日戰爭史稿》日軍叢書.湖北人民出版社.1983年.135頁.龔古今等著
  5. ^ 陳存恭.《紀念七七抗戰六十週年專號》.第三期.上冊.1997年12月.106頁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 《人民之戰》. 香港: 和平圖書. 2016. 
  7. ^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何應欽致宋哲元等密電》(1937年7月17日). 《抗日战争正面战场》. 南京: 凤凰出版社. 2005. ISBN 9787806439692. 
  8. ^ 8.0 8.1 8.2 郭汝瑰,黄玉章.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2. ISBN 978-7-214-03034-4ISBN 978-7-214-03034-4.
  9. ^ 9.0 9.1 9.2 9.3 9.4 9.5 姜克实. 姜克实:平型关战役日军兵员数与死伤数考证 ——1937年9月22日-10月1日. 爱思想. 2016-09-07 [2017-04-10]. 
  10. ^ 10.0 10.1 10.2 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 (PDF). 文化共生学研究. 2017: 61-8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4-29).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蕭若元說、劉文慧統籌、Jo Cheung撰稿及編輯、于非資料搜集. 《中國近代被消失的八十年終極版》(中). 香港: Hong Kong New Media. 2015. ISBN 978-988-14176-7-1. 
  12. ^ 12.0 12.1 毛澤東. 《毛澤東軍事文集》第2冊. 北京. 
  13. ^ 毛澤東:〈關於我軍應堅持以游擊配合友軍作戰方針的指示〉,北京: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11冊
  14. ^ 馬仲廉. 《太原保衛戰》. 瀋陽: 瀋陽出版社. 1994. 
  15. ^ 15.0 15.1 彭红英,余世诚. 毛泽东与林彪的九次分歧和争论. 党史博览. 2000, (9). 
  16. ^ 毛泽东. 关于我军应坚持以游击战配合友军作战方针的指示(一九三七年九月十六日毛泽东致林彪等)
  17. ^ 毛泽东. 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原则(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毛泽东致彭德怀)
  18. ^ 18.0 18.1 18.2 姜克实. 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二) ——伏击战场1――“新庄自动车队”的溃退. 爱思想. [2017-04-26]. 
  19. ^ 19.0 19.1 姜克实. 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三) ——伏击战场2――行李队的遭难. 爱思想. 2015-07-22 [2017-04-27]. 
  20.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 平型关战场可曾有“二鬼子”存在?. 爱思想. [2017-04-29].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等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978-7-80137-315-1。“抗日战争时期”卷36-40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卷179页。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教授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二)——第21联队混合行李队的损失. 2016-06-19 [2016-07-08]. 
  23. ^ 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 爱思想. [2016-04-26]. 
  24. ^ 聂荣臻. 《聶榮臻回憶錄》.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85. 「有小部分突圍逃跑」 
  25. ^ 25.0 25.1 林彪. 平型关战斗的经验. 《解放》周刊. 1937-11-27.
  26. ^ 日本防卫厅研究所战史室(著),齐福霖(译).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征求意见稿),第一卷第二分册.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第5辑.中华书局. 1981年5月.
  27. ^ 何应钦. 《八年抗战之经过》. 文海出版社. 1946. 
  28. ^ 28.0 28.1 姜克实. 平型关战役日军死伤统计. 2016-06-26 [2016-07-08]. 
  29. ^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 第一卷(1921-1949)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481页
  30. ^ 毛澤東、朱德:八路軍的戰略和戰術.1938年.上海生活出版社.36頁
  31. ^ 《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人民出版社.1953年.11頁
  32. ^ 王健民.中國共產黨史稿,第一編.1965年.
  33. ^ 彭德怀「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第三冊』中华民国开国五十年文献编纂委員會,1971年,P350
  34. ^ 楊奎松. 平型關戰役究竟殲滅了多少日軍?. 《开卷有疑:中国现代史读史札记》 (凤凰网). 2009年5月7日. 
  35.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 关于腰站阻击的日军文献记录. 爱思想. 2016-09-07 [2017-04-11]. 
  36. ^ 36.0 36.1 王健民.《中國共產黨史稿》,第一編.1965年.
  37. ^ 黄修荣.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关系纪事. 北京市: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95年: 282. ISBN 7-80023-898-9. 蒋介石在10月17日,一天连发出两次电报,表示嘉奖。……第二封电报是发给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电报说:‘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仍希继续努力,以竞全功为要。’ 
  38. ^ 《何應欽.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何应钦对忻口会战的评价:“我朱德部在敌后方袭击,迭次子敌重创。”此外,蒋介石在1937年10月17日也致电朱德、彭德怀:“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
  39. ^ 9月25日淩晨埋伏,十一時於山間隘路襲擊補給隊,次日敵軍主力趕赴戰場,343旅已撤退……。陳存恭.《紀念七七抗戰六十週年專號》.第三期.上冊.1997年12月.106頁
  40. ^ 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中國國民黨史委員會,1980年
  41. ^ 民國26年8月24日,國民政府公佈「中華民國戰時軍律施行條例」、「中華民國戰時軍律」.文海出版社.中國全面抗戰大事紀.第一輯8月份第39頁.沈雲龍主編
  42. ^ 黃仁宇,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時報文化,1994年,第211頁,ISBN 957-13-0962-1
  43. ^ 吉林市档案信息网. jlsdaj.gov.cn. 2012 [last update] [6 Januar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4). 六、友军在战斗中的配合,实在太差了。他们自定的出击计划,他们自己却未能遵守。你打,他旁观,他们时常吹牛说要决战,但却决而不战;或向敌人打而又不坚决打,……连被我们打败了而退下的敌人他们碰着了,竟不但不能消灭之,反而被这些突围的敌人冲坍了,他们的指挥真笨极了……。 
  44. ^ 平型关战役的主要过程_新浪军事_新浪网. mil.news.sina.com.cn. 2005 [last update] [6 January 2012]. 
  45. ^ 馮治軍.《林彪與毛澤東》.皇福圖書公司(香港).1996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