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琴派

(重定向自廣陵派

广陵琴派,或稱廣陵派古琴流派之一,形成於清朝早期,创始人為揚州徐常遇,因揚州古稱廣陵而得名。

广陵琴派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扬州市
分类传统音乐
序号65
编号项目II-34
登录2008年

歷史编辑

起源编辑

徐常遇傳子徐祜徐袆,孫徐锦堂以及鲁鼐。徐常遇編著《響山堂琴譜》、《琴譜指法》,其子於1702年校勘成書,為《澄鑒堂琴譜》。

徐祜、徐袆曾於北京报国寺琴台角艺,因名倾京都而被称为“江南二徐”,被康熙两次在“畅春院”召见。徐锦堂则专心授徒,傳沈江门吴重光王友衡曹礼周江丽田释宝月吴灴李廷敬乔钟吴张敦仁吴官心李光塽等,吴重光传吴文焕。徐錦堂一脈讲求演习,为广陵琴派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鲁鼐传马兆辰申涵诚鲁宗文鲁宗鲁蔡升元傅王露胡开今马文灏汪士鋐王弘陈瑨史顺吴观汪鹤孙等。此輩間,吴文焕著《存古堂琴谱》,吴灴著《自远堂琴谱》,吴官心著《吴官心谱》,李光塽著《兰田馆琴谱》,马兆辰著《卧云楼琴谱》。

傳承编辑

《澄鉴堂琴谱》及揚州琴家父子徐祺徐俊於1724年編著出版的《五知齋琴譜》以後,广陵琴派在乾隆嘉庆年间进入鼎盛时期。而吴灴所编著《自远堂琴谱》提供比較完整的古琴音樂理論。

吴灴传颜夫人(真名不详)、先机和尚,為俗、释两派之始。俗家一派,由颜夫人传梅植之姚仲虞周璜符南樵等。梅植之傳薛介白王竹溪黄慎台沈战门任汉等。释家一派,由先机和尚传明辰和尚(号问樵)、袁澄(道士)、牧村和尚逸梅和尚秦维瀚

秦维瀚传孙檀生胡鉴赵逸峰(道士)、何本祖向子衡丁玉田解石琴徐北海乔子峰王素王耀先徐卓卿闻溪和尚海琴和尚及四大琴僧雨山莲溪皎然普禅。秦维瀚编著《蕉庵琴谱》4卷共32首琴曲,於1876年隐遁山林不知所终。[1]

胡鉴传胡滋甫,胡滋甫传胡斗东胡兰胥桐华陈泰芳姜育华;海琴和尚传王芳谷广霞和尚,广霞和尚传王艺之孙阆仙

牧村和尚传空尘和尚,空尘和尚於1893年刊行《枯木禅琴谱》,对当今广陵琴派“刚中有柔、柔中有刚、缓中有急、急中有缓”的琴曲处理方法产生很大影响。

空尘和尚傳肇慈印恒起海朱渚如恒钱鎬龄钱发荣朱兆蓉邵鼎黄勉之。黄勉之在北京興辦金陵琴社,自詡「廣陵正宗」,传賈闊峰杨宗稷史蔭美张之洞溥侗葉詩夢李濟桂伯鑄等人。[2][3][4]

辛亥革命前后,操缦世家出生的孫紹陶师从丁玉田、解石琴,得广陵琴派之真传,琴艺一时称绝。1912年,以孙绍陶为首,与同好王方谷、胡滋甫、夏友柏高治平等创建广陵琴社,孙绍陶被推举为社长,主持琴社20余年。其间,张子谦刘少椿翟小坡胡斗东等相继入社,1935年,社友由10余人发展到50多人。1936年秋,在孙绍陶的主持下,扬州广陵琴社在史公祠内梅花岭举行雅集,孙绍陶、胡滋甫、高治平、朱敬吾、张子谦、刘少椿、胡斗东和上海琴人查阜西仇淼之彭祉卿亦參與雅集。[5]

第十代编辑

第九代的孙绍陶傳張子謙劉少椿、翟小坡、胡斗东、程孔阶、张伯儒、朱敬吾、仇淼之、吴小仙、施起之、林蕴如、武若渔等人。其中张子谦曾任上海民族樂團演奏員、上海音樂學院兼任教師,[6]刘少椿曾任南京艺术学院古琴教师。[7][8]

第十一代编辑

第十代的劉少椿傳林友仁梅曰強、鄧文權等人。[8][9][10]張子謙則有龔一成公亮戴曉蓮李鳳雲戴樹紅等學生。[6][11][12]

第十二代编辑

梅曰強學生眾多,包括楊春薇楊秋悅、劉揚等人。[13][14][15][16][17]

琴譜编辑

最具代表性的琴譜:《澄鉴堂琴谱》、《五知斋琴谱》、《自远堂琴谱》、《蕉庵琴谱》、《枯木禅琴谱》。其它琴譜:《梅花仙館琴譜》。[1]

重要曲目编辑

雖然廣陵琴派的琴譜中有許多樂曲,但不少已失傳,現今廣陵派琴人最常彈奏的曲目如下:

其中〈平沙落雁〉、〈梅花三弄〉、〈龍翔操〉又被稱作「老三曲」,流傳最廣,現今張子謙劉少椿兩個傳承的支系都會彈奏。[18]而〈山居吟〉、〈梧葉舞秋風〉、〈樵歌〉、〈墨子悲絲〉四曲只見於劉少椿梅曰強的傳承中。[19][20][21][22]另有一曲〈佩蘭〉僅有梅曰強的一次錄音。〈漁歌〉、〈樵歌〉、〈墨子悲絲〉和〈佩蘭〉由於曲子長、技巧難,被合稱為「四大操(曲)」,[23]能彈的人不多,梅曰強是唯一全四曲皆有錄音,收錄於《移雲齋心旨》。[20]

参考文献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張子謙. 〈廣陵琴派的沿革和特點〉. 1958. 
  2. ^ 〈黄勉之兴办“金陵琴社”〉. 《南京藝術學院學報》. 1990, (3): 51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5). 
  3. ^ 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 北京古琴研究會 (编). 《琴曲集成(第三十冊)》. 《琴學叢書.黃勉之傳》 (北京: 中華書局). 2010: 377–379. ISBN 9787101073836. 
  4. ^ 吳叶. 〈巨擘遗规 ——黄勉之古琴演奏特点初探〉. 《中國音樂學》. 2014, (4): 115–116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5). 
  5. ^ 孫東升、孫金綬,<广陵琴派一代宗师孙绍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揚州大學學報》,2009年01期,頁 92-96
  6. ^ 6.0 6.1 張, 子謙. 《操縵瑣記》. 中華書局. 2005. ISBN 9787101048513. (1958年)十月八日 晨開始往音樂院附中兼課教琴。學生成公亮、龔榮生、李禹賢已有一二年程度,指法均相當好。 
  7. ^ 施宏. 陶藝 , 编. 《梅曰強紀念文集》. 〈聽梅味道〉. 2006: 88. 
  8. ^ 8.0 8.1 梅曰強. 王鵬 , 编. 《古琴:廣陵琴社百年紀念專輯》. 〈憶劉少椿先生教學二三事〉. 2012: 160. 
  9. ^ 楊典. 《琴殉》. 〈鐘頌——悼念廣陵琴家林友仁先生並記二三事〉 2 (臺灣: 木果文創). 2020: 156. ISBN 9789869691789. 他曾對我說:『我跟很多老師都學過。所謂「學過」,也就是學了,然後就過了,簡稱「學過」。惟有劉少椿先生,還有上音過去的教授衛仲樂,永遠是我的老師。』 
  10. ^ 凌, 瑞蘭. 《現代琴人傳》. 上海: 上海音樂學院出版社. 2009: 93. ISBN 9787806924372. 
  11. ^ 戴晓莲. 上海音樂學院. [2014-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15). 
  12. ^ 陶藝. 〈廣陵琴派的當代復興〉. 《廣陵琴派》. 南京: 江蘇鳳凰美術. 2019: 48–56. 
  13. ^ 张曼. 杨春薇:弹琴是生命的欢悦. 今日中國. 今日中国杂志社. 2010-06-12 [2021-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0-21). 她们继承了梅先生的衣钵,成为广陵琴派的传承人。 
  14. ^ 杨文. 古琴宗师梅曰强辞世. 新浪. 《扬子晚报》. 2003-08-30 [2021-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3-15). 梅先生离世前将广陵派的衣钵传给了中国音乐学院的杨春薇、杨春月姐妹。 
  15. ^ 楊春薇. 王鵬 , 编. 《古琴:廣陵琴社百年紀念專輯》. 〈追念恩師梅曰強先生〉. 2012: 231–235. 
  16. ^ 楊秋悅. 王鵬 , 编. 《古琴:廣陵琴社百年紀念專輯》. 〈一位琴家的藝術追求——感受恩師梅曰強先生〉. 2012: 236–237. 
  17. ^ 劉揚. 王鵬 , 编. 《古琴:廣陵琴社百年紀念專輯》. 〈流水滄浪憶清音——懷念我的恩師廣陵派第十一代宗師梅曰強先生〉. 2012: 228–230. 
  18. ^ 《廣陵琴韻》系列專輯. 香港: 雨果製作. 
  19. ^ 劉少椿. 《劉少椿古琴藝術》. 香港: 龍音音像. 2001. 
  20. ^ 20.0 20.1 梅曰強. 《移雲齋心旨》. 江蘇電子音像. 2006. 
  21. ^ 楊春薇; 楊秋悅. 《幽蘭》. 臺北: 亞洲唱片. 2004. 
  22. ^ 楊春薇; 楊秋悅. 《飛英遊弦》. 臺北: 亞洲唱片. 2006. 
  23. ^ 陶藝. 〈廣陵琴派四大曲〉. 《廣陵琴派》. 南京: 江蘇鳳凰美術. 2019: 87. 

書目编辑

  • 徐俊与李澄宇等人的师承关系参见《查阜西琴学文粹》第142—143页。
  • 刘少椿,〈广陵琴学源流〉。
  • 張子謙,〈廣陵琴學過去及將來〉。
  • 《張子謙操縵藝術》,香港:龍音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