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砺(9世纪-947年6月21日[1]),字梦臣中国五代十国政权后唐辽朝官员

張礪
出生 9世纪
唐朝
逝世 947年6月21日
遼朝
职业 后唐辽朝官员

目录

家世编辑

张砺生年不详,滏阳人。祖父张庆,父张宝,世代为农。张砺年幼时好学有文采。他还是百姓时,目睹百姓争执,就亲自去官府,像官员一样辨别曲直。[2]

后梁年间编辑

张砺起初依附后梁大臣李愚贞明年间(915年-921年),从河阳北上投靠晋王李存勖,得补授太原府掾,并称赞李愚的节操和文章,晋国于是称道李愚。[3]

后唐年间编辑

李存勖于同光元年建立后唐,即后唐庄宗,同年灭梁。同光年间(923年-926年),张砺中进士,不久拜左拾遗,在史馆修史。[2]三年(925年),皇子魏王李继岌为名义统帅讨伐西南邻国前蜀,实际主事的枢密使郭崇韬[4]奏请张砺掌军中文书。[2]唐军灭蜀后,李继岌奉母刘皇后教令杀郭崇韬,郭崇韬亲信惧祸奔逃,只有张砺去魏王府第为郭崇韬而哭。[5]

四年(926年)正月,李继岌开始率军班师都城洛阳,二月,排陈斩斫使李绍琛反叛。李继岌派善于军事的工部尚书任圜讨伐之。张砺建议任圜把精兵埋伏在后,以弱兵诱敌,任圜从之,败李绍琛,迫其奔汉州。任圜随后破城生擒之。[5]李存勖下诏令处死李绍琛,四月诏到时,洛阳已生兵变,监军李从袭为了与任圜争功,想留下李绍琛的性命。任圜犹豫,张砺说:“此贼构乱导致班师延迟,且明公血战擒贼,怎能违诏养祸,这是破槛放虎,自贻其咎啊。公若不决,我亲自杀此贼。”任圜不得已而杀了李绍琛。[2]

先前,郭崇韬与大将李继麟被冤杀导致后唐多起兵变。[5]四月,李存勖死于洛阳兵变,其中一起兵变的头领李存勖养兄李嗣源接管洛阳,先称监国,再称帝。李继岌想和李嗣源交战,但士兵开始离散,他自杀。[6]李嗣源天成年间(926年-930年),李嗣源闻张砺名,召为翰林学士。张砺因父母过世服丧,期满,再入为学士,历充礼部、兵部员外郎、知制诰。不久,张宝妾去世。她在世时,因侍奉张宝多年,张砺很敬重她,他的儿子们也称她为祖母。张砺不知道该如何服丧,问同僚,无人能给他建议,于是他请假回滏阳,不穿丧服而闲居三年,为有识之士所称许。[2]当时常侍张文宝主管科举中书省奏落榜进士数人,请诏翰林学士院作一诗一赋下达礼部给举人作为范文。张砺与学士窦梦徵等撰格诗格赋各一送给中书省,宰相认为不可,窦梦徵等请户部侍郎右丞充承旨李怿来写,李怿笑而辞之。[7][8]

李嗣源养子李从珂清泰年间(934年-936年),张砺被授尚书比部郎中、知制诰,依前充学士。[2]元年(934年),与翰林学士程逊、学士和凝等上书十三事。[9]三年(936年),李嗣源婿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在后唐北邻敌国契丹支持下反叛,李从珂派李嗣源另一女婿枢密使赵延寿等人讨伐,[10]命翰林学士和凝与赵延寿同行。张砺素来轻视和凝,请求自己去,李从珂慰劳他,并同意了,于是以赵延寿为河东道南面行营招讨使,张砺为判官。[2]后赵延寿与其养父赵德钧契丹太宗所败,张砺与赵氏父子都被俘虏到契丹。李从珂绝望自杀,唐亡,其地被石敬瑭建立的后晋接管。[10][11]

辽朝年间编辑

契丹太宗见张砺刚直有文采,擢翰林学士。[10]他遇事必尽言,无所避,太宗愈发器重他。[12]天显十一年(937年),张砺逃跑,被追兵所获,太宗斥责他:“为什么舍我而去!”张砺答:“臣是中原人,饮食衣服都与这里不一样,生不如死,愿早就戮。”太宗斥责负责善待中原俘虏的通事高彦英(或作高唐英),鞭打了他一百下,向张砺谢罪,待之如初。[11][13]会同年间(938年-947年),升翰林承旨,兼吏部尚书。[12]

石敬瑭死后,其侄石重贵继位,当时契丹已改国号辽,石重贵不再依附辽,与辽对抗。[14]会同九年(946年),辽太宗大举南下,打败石重贵姑父后晋大将杜威并迫其投降,逼近晋都开封,石重贵绝望投降,晋亡,领地被辽所占。辽军逼近开封时,故皇后萧温萧翰耶律郎五、太宗从弟耶律麻荅等将肆意杀掠,随征的张砺对太宗说:“今大辽已得天下,应该用中原人为中原将相,不宜用北人(契丹人)及左右近臣。一旦政令有失,则人心不服,即使现在得到了,也将失去。”但太宗不从。[12][15]十年(947年)二月太宗入开封后,称中原皇帝,张砺和赵延寿推荐后晋宰相李崧,李崧被任为太子太师,充枢密使。[16]张砺又荐后晋屯田员外郎、知制诰鱼崇谅为翰林学士。[17]赵延寿被辽封为燕王,想做中原皇帝,未得太宗支持,又请求为皇太子,太宗认为皇太子只有皇子才能做,命迁赵延寿官。张砺奏拟赵延寿为中京(恒州)留守、大丞相、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枢密使如故,太宗取笔涂去“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而执行。以张砺为右仆射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左仆射和凝也被任为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2][18][19][20]有司给赵延寿貂蝉冠、张砺三品冠服,二人都不肯穿戴,张砺说:“我在上国时,晋派冯道奉册北上来朝,带了二个貂冠,一个给了宰相韩延徽,一个给了我。现在可以降服吗!”于是着貂蝉冠上朝。[11]

辽兵虐待中原汉人,不久全国叛乱蔓延。太宗疲于应对,决定撤回本土,留宣武军节度使萧翰守开封。[18]张砺反对萧翰居此任,未被采纳。[12]太宗见路过的城池都化为丘墟,就说:“中原如此,都是燕王(赵延寿)的罪过。”又看着张砺说:“你也有责任。”[11][18]

太宗没有回到辽本土就在途经恒州附近时病故。[18][20]太宗亡兄耶律倍子永康王耶律阮召赵延寿、张砺、和凝、李崧、冯道于所馆饮酒,将意欲自称中原皇帝的赵延寿擒拿,告知张砺等人“燕王谋反,被锁拿,诸公不必担忧。”又至待贤馆受蕃、汉官谒贺,笑着对张砺等说:“燕王如果行此礼,我以铁骑围之,诸公不能免祸。”耶律阮自称受太宗遗命知南朝军国事,遣散张砺等,又宣太宗遗诏称帝,即辽世宗。考虑到祖母皇太后述律平将反对自己继位,他夺取辽军主力继续班师,留张砺等汉族官员屯恒州。后来萧翰与安国节度使中京留守耶律麻荅也从中原撤退到恒州,仍记恨张砺建议以汉治汉,以铁骑围张砺家。张砺正卧病,出来相见,萧翰骂道:“你何故对先帝说胡人不可以为节度使?我是宣武节度使,又是国舅,你却在中书省对我下令!先帝留我守汴州,令我处宫中,你又以为不可。又在先帝面前诋毁我和解里(耶律麻荅别名),说解里喜欢掠人财,我喜欢掠人子女。今天我一定要杀你!”下令锁拿张砺。张砺不屈回答:“这都是国家大体,我确实这么说了。想杀就杀,何必要锁!”耶律麻荅认为不可擅杀大臣,不让萧翰杀张砺,萧翰离去。耶律麻荅给张砺解锁。当晚,张砺愤恚而死。[1][21][22]张砺为人耿直仗义,爱惜人才,急于奖励提拔,赞扬他人善举,以己财救济穷人,中原士大夫闻其过世,都叹惜。家人焚烧了他的骸骨,归葬滏阳。[2]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