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崧 (五代)

李崧(?-948年12月12日)[1][2],字大醜五代十国后唐后晋辽朝后汉大臣,在后晋担任宰相(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枢密使。后汉时,他被诬告叛国而被处死。

背景编辑

李崧生年不详,是深州饒陽县(今河北省衡水市饒陽县)人。他的父亲李舜卿担任深州录事参军。他有两个弟弟李嶼、李㠖。李崧年幼时聪敏,十几岁时能写文章,被家人称异。弱冠为深州参军,李舜卿对同宗李鏻推荐儿子,想要李鏻多多教诲照顾。李鏻是唐朝的远支宗室(李元懿六世孙),在后唐担任宗正卿,说明李舜卿、李崧父子也是唐朝宗室[3]

后唐时代编辑

唐庄宗时代编辑

923年,唐庄宗李存勖建立后唐,派他的长子李继岌为興聖宮使,兼领成德军节度使(治所在镇州真定县,今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4]。李崧成为镇州参军。当时推官李蕘负责文书起草,李崧见他的文字并不精美,于是对掌事呂柔说“令公是皇子,天下人仰慕。他的信函表章应该文理兼备。李蕘李侍御的起草,没有尽善尽美。”呂柔让李崧试着代李蕘起草。然后把李崧的文章给盧質和冯道看,两人赞扬了李崧的文笔。李崧很快被提升为为兴圣宫巡官,负责李继岌的文书。[3]唐庄宗灭后梁,定都洛阳,任命李崧为太常寺協律郎[3]

925年,唐庄宗派魏王李继岌为都统,出征前蜀,枢密使郭崇韬作为李继岌的副手,负责实际工作。[5]李继岌命李崧掌书记[3]。后唐军队很快灭亡前蜀。唐庄宗和他的皇后刘玉娘猜忌郭崇韬涉嫌密谋叛乱。刘玉娘是李继岌的母亲,暗中派人取通知李继岌杀掉郭崇韬。李继岌于是杀害了郭崇韬。李崧得知后,很快去见李继岌,说:“现在军队离京五千,殿下没有诏令,杀害重臣,就算你容不下郭崇韬,为什么不能等回到洛阳再杀不迟?”李继岌说自己也后悔这个决定,但事情已经酿成。李崧召集了几个书吏,秘密伪造诏令,登上楼,然后把梯子撤去,秘密伪造诏令,又用蜡摹刻了个印盖上,才对外宣谕,安定军心。[6]

郭崇韬和朱友谦的死,造成后唐军心背离。[6]926年夏天,唐庄宗死于兴教门之变。李嗣源进入洛阳,自称摄政。李继岌从前蜀的首都成都回到洛阳,以图争夺皇位,但军队并不拥护他。李继岌自杀,任圜带领军队回到洛阳,把军权交给李嗣源。[7]

唐明宗时代编辑

唐明宗李嗣源任命任圜以宰相判三司(户部、度支、盐铁)[7]。任圜推荐李崧为盐铁判官。李崧的母亲去世,李崧回到家乡服丧。守丧完毕,成德节度使范延光命他掌书记。范延光回京担任枢密使李崧被任命为拾遺,直枢密院,升任補闕、起居郎、尚書省尚書郎。长兴末年,李崧成为翰林學士[3]

长兴三年(932年)冬季,契丹国侵犯后唐的云中,唐明宗想要派大将为河東节度使(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抵御契丹。唐明宗的女婿六军副使石敬瑭,那些想要避免和李嗣源现存长子秦王李从荣冲突,希望担任河东节度使。但是范延光和唐明宗另一个女婿赵延寿想让康義誠出任。李崧建言支持石敬瑭。唐明宗当时急于决定,范延光、赵延寿于是也同意了。石敬瑭成为河东节度使[8]。当石敬瑭知道这是李崧的建议,亲自派人对他表示感谢[3]

唐末帝时代编辑

933年,李从荣试图夺取政权,但失败被杀,随后,唐明宗去世。明宗的另一个儿子宋王李从厚继承皇位[8]。934年,唐明宗的养子潞王李从珂推翻李从厚,成为皇帝(唐末帝)。唐末帝经常咨询李崧和端明殿学士李專美、知制诰呂琦、薛文遇、翰林天文趙延乂这些官员[9]

唐末帝和石敬瑭长期不和[9]。唐末帝怀疑石敬瑭勾结契丹谋乱,与李崧等人商议。李崧和呂琦主张把逃亡后唐的耶律倍辽太宗耶律德光的大哥)送回契丹、用大约值十多万缗的礼物、钱财议和契丹,让他不要帮助石敬瑭。宰相张延朗主管三司,也支持他们的意见。唐末帝最初同意,让李崧和呂琦起草《遗契丹书》来等待命令提出的条约。但是,薛文遇反对,认为辽太宗会让唐末帝的女儿嫁给他(或者他的儿子)进行和亲。唐末帝因此改变了看法,一天召见李崧、呂琦,责备他们。他们连声谢罪,末帝制止他们的叩拜,每人赐给一杯酒,但从此群臣不敢再提和亲的建议。末帝任用吕琦为御史中丞,以表示疏远。[10]

唐末帝然后考虑让石敬瑭改任其他藩镇。房暠和李崧、吕琦都极力反对,认为会导致石敬瑭叛乱。936年五月初二夜间,李崧因有急事请假在外,薛文遇独自承值夜班,末帝咨询薛文遇,薛文遇认为河东的事,移镇也反,不移也要反,只是时间早晚,不如先下手为强。末帝于是同意。五月初三,任命石敬瑭为天平节度使(治今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任用马军都指挥使、河阳节度使宋审虔为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于是反唐,向辽太宗求援。辽太宗发军援助,他们打败了后唐张敬达指挥的军队。唐将杨光远杀害张敬达,然后投降。唐末帝亲征到河阳,认为李崧素来与天雄节度使范延光相友善,便召唤李崧来谋议。薛文遇也跟着进来,唐末帝发怒,李崧用脚踩薛文遇的脚,薛文遇才退去。唐末帝说:“我看见这东西肉就发颤,刚才几乎要拔刀刺他。”李崧说:“薛文遇是个小人,浅薄误国,杀了他更显得丑恶。”李崧因而劝唐末帝南还,唐末帝听从。辽太宗命令石敬瑭为大晋皇帝,建立后晋。后唐兵败,唐末帝自杀,后唐灭亡。石敬瑭进入洛阳,李崧、吕琦逃匿在伊阙民间。[10]

后晋时代编辑

晋高祖时代编辑

晋高祖石敬瑭认为开始镇守河东时,李崧推举有功,心中感激;也认为吕琦和亲契丹是正确的建议,于是不责备吕琦。937年正月十二日,任用吕琦为秘书监正月十三日,任用李崧为兵部侍郎、判理户部正月廿五日,任用李崧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充枢密使,任用桑维翰兼枢密使。宣徽使刘处让对桑维翰、李崧不满。杨光远围攻天雄军节度使(治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范延光时,杨光远奏事超越本份,桑维翰按法规加以裁定和批驳。杨光远秘奏宰相不应该兼任枢密使。938年十月,晋高祖加官给桑维翰为兵部尚书,李崧为工部尚書,罢免了二人的枢密使;任命刘处让为枢密使。[11]

940年九月初九,李崧奏言:“诸州的仓粮,在计账以外所盈余的相当多。”晋高祖说:“法定之外向民众征税,罪过可同枉法一样。仓库官吏特免其一死,但都要严惩。”

941年,冯道、李崧屡次推荐天平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马步副都指挥使,同平章事杜重威为都指挥使、充当随驾御营使,代替刘知远。刘知远因此怀恨两个宰相。[12]李崧陪同晋高祖到鄴都魏州,在这时成德节度使安重荣作乱。李崧的父亲去世,李崧离任守丧,但晋高祖立即召他回朝。[3]

晋出帝时代编辑

942年,石敬瑭死后,他的侄子齐王石重贵即位为晋出帝。一个迫切的问题是后来后晋将如何向辽太宗报告这个消息[13]石敬瑭尊辽太宗为“父皇帝”,自称“儿皇帝”。[11] 朝中大臣商讨要向契丹奉表称臣报告先帝死亡之哀,景延广主张致书不上表,称孙不称臣。李崧反对:“屈身事胡是为了江山社稷,有什么可耻的!陛下这样做,他日必然落个亲披甲胄同契丹打仗,那时就悔之无益了。”景延广坚持己见力争,冯道含糊不表态,晋出帝听从了景延广的意见。辽太宗接信后大怒,派使者来质问责备:“为什么不先来禀告,自己便骤然称帝?”景延广又用不逊的话语回答辽使。卢龙节度使赵延寿想要代替后晋做中原的皇帝,多次劝说契丹进攻后晋,于是后晋和辽国的战争爆发[13]

944年,桑维翰再次担任宰相、枢密使,控制军纪,使其有效的对辽战争。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冯玉,宣徽北院使、权侍卫马步都虞候太原李彥韜不喜欢桑维翰,经常向晋出帝诽谤他。晋出帝想罢免桑维翰的政务,李崧、刘昫坚持谏阻。桑维翰知道后,请求任用冯玉为枢密副使,冯玉很不平。945年二月廿九日,冯玉为户部尚书、枢密使。[14]945年十二月廿五日,罢免桑维翰朝中的职务,让他作开封尹;任命赵莹为中书令,李崧为枢密使侍中。桑维翰于是称脚有病,很少再入朝谒见,谢绝宾客。[15]

946年,辽太宗传播虚假消息,说盧龍节度使(治今北京市)赵延寿有意归顺后晋,枢密使李崧、冯玉相信了,命令天雄节度使杜威给赵延寿写信,赵延寿回信说:“久在异国他乡,很想回中原。恳求韩廷发大军接应,我将脱身南下。”冯玉、李崧都信以为真,准备派出大兵迎接赵延寿和瀛州刺史刘延祚。任命杜威为元帅,李守贞为副帅。赵莹私下对李崧、冯玉二人说:“杜威是皇帝的亲戚,心怀不满,怎能授予兵权!不如只委任李守贞一个人为好。”李崧、冯玉二人没有听从。[15]

杜威的军队遭遇辽太宗率领的辽军。不敌撤退,被辽军包围在中度橋(今河北省保定市附近)。辽太宗许诺杜威当皇帝,杜威和李守贞率军投降。杜威带领辽军攻打后晋都城开封,晋出帝召李崧、冯玉、李彦韬到宫中议事,城中大乱,晋出帝投降,后晋灭亡。[15]

辽朝统治编辑

开封降辽后,张彦泽控制了晋出帝和他的家人。张彦泽以皇帝的命令召桑维翰入宫,桑维翰来到天街时,遇见李崧,对他说:“您这位侍中主持国政,现在国家灭亡,反而要让我去死,为什么呢?”李崧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晋出帝向李崧要酒,李崧也用其它原因推托不送来。他又想见李彦韬,李彦韬也推辞不来[15]。辽太宗很快到达开封,自称是中原的皇帝。赵延寿和張礪推荐李崧,赞美他的才华,太宗让李崧充任枢密使,也给了他荣誉称号 太子太師[16]。辽太宗对人说:“我这次南征,只是为了得到李崧一人而已。”[3]

赵延寿因为辽太宗负约,心里愤闷不平,派李崧向辽太宗说:“我不敢奢望为汉人天子,但请求作个皇太子。”李崧不得已,把这话转告给辽太宗。辽太宗说:“我听说皇太子应当是天子的儿子才能当,哪能是燕王所能作的!”于是命令给燕王晋升官职。[16]

辽太宗允许契丹士兵掠夺中原汉族百姓纷纷起义反辽。辽太宗决定离开开封,让萧翰留守开封,自己返回契丹。他在路上得病,死亡在恆州附近杀胡林 [16]

赵延寿当天就领兵先进了恒州,耶律倍的儿子永康王耶律兀欲和南、北二王各自率领他们的军队相继进入恒州。赵延寿自称受辽太宗的遗诏,代理主持南朝军国事务。赵延寿要在下月初一在待贤馆举行仪式上书言事,接受文武官员的祝贺。礼仪是:宰相、枢密使在阶上叩拜,节度使以下在阶下叩拜。李崧认为契丹人意向不同,事情难测,竭力劝说赵延寿免行这个礼仪,此事才作罢。[16]五月初一,永康王兀欲召请赵延寿及张砺和凝、李崧、冯道等人到自己的馆舍饮酒。兀欲逮捕了赵延寿,笑着对李崧、张砺等人说:“燕王如果真的在这里行这种礼仪,我就将用铁甲骑兵包围此地,诸位也就难免遭殃了。”随后,兀欲即位为辽世宗[17]

辽世宗即位,被他的祖母述律平反对。述律平想要她的另一个儿子耶律李胡继位。辽世宗返回辽国本土争位。大多数的汉族官员,包括李崧、冯道和和凝留在恒州,命令耶律麻荅负责恒州。耶律麻荅虐待当地百姓和汉族士兵。用牒文命冯道兼判弘文馆,命李崧兼判史馆,命和凝兼判集贤馆,命刘昫兼判中书。辽世宗召前威胜节度使兼中书令冯道、枢密使李崧、左仆射和凝等,会同安葬先帝耶律德光于木叶山。还没有成行,汉族士兵决定兵变,巷战在恒州展开。前磁州刺史李穀说服李崧、冯道参加战斗。汉族士兵看到宰相,士气大大增加,他们最终击败了辽国士兵,耶律麻荅逃回辽国本土。后来,白再榮控制恒州,认为李崧、和凝等人久做宰相,家中殷富,派军士们包围二人的住宅,请求发赏钱,李崧、和凝各自拿出家财分给他们;但白再荣又想杀掉二人以灭口。李穀责备白再荣,现在刚刚脱离死境,就想杀戮宰相,新天子(建立后汉的刘知远)如果追究你擅杀大臣的罪过。所以白再榮没有杀死他们。[17]

后汉时代编辑

恒州兵变之后,李崧、冯道、和凝,回到开封参见后汉高祖刘知远。但他们没有继续担任宰相,李崧被任命为太子太傅[17]

刘知远把李崧的住宅赐给苏逢吉。李崧宅中埋藏的东西以及洛阳庄园,苏逢吉全都占了。李崧归顺后汉,自认为孤立而危险,事奉后汉权臣,经常小心谨慎,称病在家。他的两个弟弟李嶼、李㠖有时趁饮酒后对苏逢吉子弟口出怨言,说“夺我住房、家财”。苏逢吉因此憎恶他们。不久,李崧又把两京住宅的房契献给苏逢吉,苏逢吉更加不高兴;翰林学士陶谷,早先被李崧荐举进用,又跟着说他的坏话。[1]

948年,刘知远死后,其子刘承祐即位。李嶼的仆人葛延遇为李屿贩卖东西,常常欺骗主人、藏匿钱财,被李嶼鞭打。葛延遇和苏逢吉的仆人李澄,诬告李嶼谋反。苏逢吉听说后把他引诱过来,于是召李崧来到家中,抓起来送入侍卫狱。李嶼在狱中屈招说:“与兄李崧、弟李李㠖、外甥王凝及家僮共二十人,谋划乘皇帝灵柩发运时,纵火焚烧京城;派人带蜡丸密书到河中城,勾结護國军节度使(治所在河中府,今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李守贞;又派人去招契丹兵。”在结案上报时,苏逢吉把“二十”改为“五十”。[1]李崧叹道,自古没有不死之人,不亡之国[3]十一月初九,刘承祐下诏诛杀李崧兄弟、家属以及供词涉及的人,都暴尸街头,当时人没有不觉得李氏冤枉的。[1]不久,苏逢吉在权力斗争中被杀,后周建立后,李崧的好友徐台符为李崧报仇,上奏周太祖郭威,为李崧平反,诛杀了葛延遇、李澄。

延伸阅读编辑

[]

 新五代史·卷57》,出自歐陽修新五代史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資治通鑑卷288
  2. ^ [[中央研究院]]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021-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5).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舊五代史卷108
  4. ^ 《資治通鑑》卷272
  5. ^ 《資治通鑑》卷273
  6. ^ 6.0 6.1 《資治通鑑》卷274
  7. ^ 7.0 7.1 《資治通鑑》卷275
  8. ^ 8.0 8.1 《資治通鑑》卷278
  9. ^ 9.0 9.1 《資治通鑑》卷279
  10. ^ 10.0 10.1 《資治通鑑》卷280
  11. ^ 11.0 11.1 《資治通鑑》卷281
  12. ^ 《資治通鑑》卷282
  13. ^ 13.0 13.1 《資治通鑑》卷283
  14. ^ 《資治通鑑》卷284
  15. ^ 15.0 15.1 15.2 15.3 《資治通鑑》卷285
  16. ^ 16.0 16.1 16.2 16.3 《資治通鑑》卷286
  17. ^ 17.0 17.1 17.2 《資治通鑑》卷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