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桑維翰

桑維翰(898年-946年),字國僑河南洛陽人,五代後晉時大臣,官至宰相。桑維翰面貌醜怪,身材短小而面長,常臨鑑以自奇曰:「七尺之身,不如一尺之面。」慨然有志於公輔。

生平编辑

初舉進士,主考官驗惡其姓,以「桑」、「喪」同音。有人勸他不必舉進士,可以從佗求仕者,其慨然,乃著《日出扶桑賦》以見志。又鑄鐵硯以示人曰「硯弊則改而佗仕。」卒成為進士及第。晉高祖升為河陽節度掌書記,其後常以自從。

高祖自太原徙天平,不受命,而有異謀,以問將佐,皆恐懼不敢言,只有他與劉知遠贊成,因此命其為書求援於契丹耶律德光已許諾,而卢龙节度使趙德鈞亦以重賂啖耶律德光,求助己以篡唐。高祖懼事不果,乃遣維翰往見德光,為陳利害甚辯,德光於是下定決心,終於滅唐而興晉,維翰地功勞。高祖即位,以維翰為翰林學士、禮部侍郎、知樞密院事,遷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天福四年,出為相州節度使,歲餘,改鎮守泰寧

吐渾白承福為契丹所迫,附鎮州安重榮以歸晉,重榮因請與契丹絕好,用吐渾以攻之。高祖重違重榮,意未決。維翰上疏言契丹未可與爭者七,高祖召維翰使者至臥內,曰:「北面之事,方撓吾胸中,得卿此疏,計已決矣,可無憂也。」維翰又勸高祖幸鄴都。天福七年,高祖在鄴,維翰來朝,改鎮守晉昌

出帝即位,召拜侍中。而景延廣用事,與契丹絕盟,維翰言不能入,乃陰使人說帝曰:「制契丹而安天下,非用維翰不可。」乃出延廣於河南,拜維翰中書令,復為樞密使,封魏國公,事晴無論大小,全部委託給他。數月之間,百度寖理。初,李瀚為翰林學士,好飲而多酒過,高祖以為浮薄。天福五年九月,詔廢翰林學士,按唐六典歸其職於中書舍人,而端明殿學士、樞密院學士皆廢。及維翰為樞密使,復奏置學士,而悉用親舊為之。

維翰權勢既盛,四方賂遺,歲積鉅萬。內客省使李彥韜、端明殿學士馮玉設計,共讒之。帝欲驟黜維翰,大臣劉昫李崧皆認為不可,卒以玉為樞密使,既而以為相,維翰日益見疏。帝飲酒過度得疾,維翰遣人秘密告知太后,請為皇弟重睿置師傅。帝疾愈,知之,怒,乃罷維翰以為開封尹。維翰遂稱足疾,稀復朝見。

契丹屯中渡,破欒城杜重威等大軍隔絕,維翰曰:「事急矣!」乃見馮玉等計事,而謀不合。又求見帝,帝方調鷹於苑中,不暇見,維翰退而歎曰:「晉不血食矣!」

自契丹與晉盟,始成於維翰,而終敗於景延廣,故自兵興,契丹凡所書檄,未嘗不以此兩人為言。耶律德光犯京師,遣張彥澤遺太后書,問此兩人在否,可使先來。而帝以維翰嘗議毋絕盟而己違之也,不欲使維翰見德光,因諷彥澤圖之,而彥澤亦利其貲產。維翰狀貌既異,素以威嚴自持,晉之老將、大臣,見者無不屈服,彥澤以驍捍自矜,每往候之,雖冬月未嘗不流汗。初,彥澤入京師,左右勸維翰避禍,維翰曰:「吾為大臣,國家至此,安所逃死邪!」安坐府中不動。彥澤以兵入,問:「維翰何在?」維翰厲聲曰:「吾,晉大臣,自當死國,安得無禮邪!」彥澤股栗不敢仰視,退而謂人曰:「吾不知桑維翰何如人,今日見之,猶使人恐懼如此,其可再見乎?」乃以帝命召維翰。維翰行,遇李崧,立馬而語,軍吏前白維翰,請赴侍衛司獄。維翰知不免,對李崧曰:「先生當國,使維翰獨死?」崧慚不能對。是夜,彥澤使人縊殺之,以帛加頸,告訴德光曰:「維翰自縊。」德光曰:「我本無心殺維翰,維翰何必自致。」德光至京師,使人檢其屍,信為縊死,乃以屍賜其家,而貲財悉為彥澤所掠。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