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憶苦飯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憶苦思甜」活动的其中一項。

目录

舉行時間编辑

舉行憶苦飯活動的時間一般選擇在春節五四青年節六一兒童節國慶日、家人的生日或學生的農忙勞動時。有在學校、單位烹製,亦或是是把隊伍請到農村請農民烹製。有些人則選擇親手調理給家人食用,讓他們知道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九十年代以後,這樣的活動逐漸銷聲匿跡了。

材料成份编辑

這種飯食的材料選擇因地制宜,都是品質粗劣的食材。當時人們認為這飯只要越難吃、憶苦思甜的效果就越好。有的是用玉米麵、山芋乾、山芋粉蒸成窩頭;有的是用麥皮和玉米麵混合後蒸窩頭;有的是用爛菜葉、芋頭花、南瓜花、蘿蔔纓或野菜米糠;還有的是麥皮和白菜幫加些鹽做的糊糊。[1]

部分組織者有意不放鹽,會用樹葉、草根、碎稻殼來煮。據傳還有用房頂的茅草切段拌上稀泥,再加上煮了十二小時的皮帶後放上大量的粗鹽。有時還加入幾塊煤炭,或者一勺土等等。烹製好以後,食物的顏色看上去是灰黑的。

有些中学生红卫兵在稀饭里掺進沙子,强迫剝削階級出身的老師們吃,要他们「嚐嚐舊社會窮人的苦」,這也叫吃「憶苦飯」。

慣例编辑

吃飯以前,往往還要先聽憶苦報告。有的是播放像成占武顧阿桃收租院等內容的錄音,有的是請苦大仇深的人現身說法,說舊社會怎麼窮,怎麼受地主老財的剝削壓迫,怎麼牛馬不如,怎麼饑餓難擋。聽得人們難過流淚,還要唱憶苦歌:「天上佈滿星,月芽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訴苦把冤伸……」(《不忘階級苦》)

吃的時候,班團幹部、積極分子要起帶頭示範作用。無論多苦澀難吃,哪怕就像嚼木頭渣子吃豬食一樣,人們都得忍著,強撐著往下嚥。不能有絲毫的為難、抱怨、退縮,甚至不能有生理性的反彈、抵觸,因為這是考驗每個人思想覺悟和階級感情的關鍵時刻,就像宗教的神聖感和強制性。如果扛不住,你平時的表現(學習成績好、肯吃苦、工作突出)就都白費了。越是吃得順當,或強忍難受吃完飯,越是能夠贏得讚賞,如果還添飯就更好了。至於是否會出現不消化或拉肚子,就是需要自己去克服解決的問題了。如果真有這種情況發生,也是憶苦思甜成效的一部分。更加能讓參加者體會到過去勞苦大眾的黑暗生活和新舊社會兩重天。

不過偶爾也會出現喜劇性場面:憶苦飯做得不地道,由於製作者心軟而在材料選擇上沒往難吃的方向使勁,讓參加者感覺舊社會的日子也不難過。 如果沒有人提意見,就馬馬虎虎過去了。如果被人指出,就要引起嚴重關注,列入總結經驗教訓的內容,并會被要求整改。

其他地區的類似活動编辑

(缺乏可供参考的信息来源) 有報導說美國一些中小學校和幼稚園也舉行類似憶苦飯的活動。內容是安排3天「要飯」課,要來的麵包往往口感粗糙、分量不足,菜也是水煮土豆塊加2片肥豬肉(美國人普遍不吃肥肉)。

老師通常會告訴學生,美國100年前的無家可歸者比今天高出1倍。今天仍有100萬人無家可歸,而全世界還有2億人靠乞討為生——這些人的飯菜比你們眼前的午餐更差。3天的「乞討」所經歷的饑餓能讓孩子感到難受而難忘:他們表示乏力、頭暈、注意力難以集中,以致對家裡的飯菜「十分想念」。

舉辦這樣活動的宗旨,主要是為了幫助孩子了解珍惜糧食的必要、學會同情窮人,並藉此吸收國際知識。

參考資料编辑

  1. ^ 傑夫. 吃忆苦饭的往事. 華夏知青網. 2005-04-10 [2018-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年4月10日). 
  • 王小波《憶苦飯》
  • 钱武立《难忘“六一”忆苦饭》,载於《南京晨报》2004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