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恩銘满语ᡝᠨᠮᡳᠩ穆麟德enming;1846年-1907年7月6日),字新甫,于庫里氏,滿洲鑲白旗人,清朝官員,清末主張新政的要角。

恩铭
恩銘


大清誥授光祿大夫建威將軍太子少保陸軍部侍郎都察院副都御史安徽巡撫兼提督軍門節制各鎮督理蕪湖鈔關
族裔 滿洲
旗籍 滿洲鑲白旗
字號 字新甫
諡號 忠愍
出生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
逝世 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
出身
  •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舉人

生平编辑

恩銘於同治十二年(1873年)中舉人。納貲為候選知縣,再捐同知。光緒十一年(1885年),署兗州府知府,以道員補用。二十一年(1895年),改官山西。二十三年(1897年),署河東道。二十六年(1900年),署山西按察使庚子拳乱后在太原迎駕,補歸綏道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調直隸口北道。二十九年(1903年),晉江蘇按察使。辦鹽務,杜私販,反对改場垣為公司以及煤煎輪運之议。授江蘇布政使。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署安徽巡撫

任内,恩铭大力推行新政,並大膽採用嚴復等新人。政绩中尤以教育方面最為顯著,例如創立安徽陆军测绘学堂、安徽讲武堂、安徽绿营警察学堂,安徽将校研究所,另外,也導入西式軍事訓練於办马队弁目炮队弁目、步兵弁目、工辎弁目等。光绪三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1907年7月6日),恩銘在安慶主持巡警學堂畢業典禮時,遭自己的親信同時也是革命黨人徐錫麟行刺。[1]被槍擊後,身遭多創,大量失血[2],即延請西醫救治,醫生認為非先取出子彈不可。同日未刻,「即告傷重畢命」[3]。此后安徽新政亦遭停頓。事聞,贈太子少保,謚忠愍,在安徽建祠,賞騎都尉兼一云騎尉世職,由子咸麟襲。《清史稿》有传。[4]

安慶起義失敗後,徐錫麟胞弟徐偉供詞牽連出秋瑾,徐錫麟事件發生後約十日,秋瑾在紹興軒亭口被處決

参考资料编辑

  1. ^ 《新案纪略》上卷载,徐锡麟曾被看出破绽,有人向恩铭告發,而恩铭居然不信,召锡麟戏之曰:“人言汝革命党,汝其好自为之。”徐锡麟镇定说:“大帅明鉴。”
  2. ^ 冯自由《革命逸史》载徐锡麟是大近视,情急之下向恩铭连发七枪:分別打中唇、左手掌心、右腰,另外四枪打中雙腿。
  3. ^ 曹亞伯〈武昌革命真史〉(十一),香港,《春秋》雜誌第646期,1984年6月1日,第16頁。
  4. ^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九·列传二百五十六》:恩銘,字新甫,于庫里氏,滿洲鑲白旗人,錦州駐防。以舉人納貲為知縣,累官至知府。光緒十一年,權知兗州,晉道員。二十一年,改官山西。二十六年,署按察使。拳匪擾晉,恩銘請巡撫毓賢陰護送教士出境,弗聽。兩宮西幸,毓賢率師赴固關,恩銘兼攝撫、籓事。車駕至太原,召見,奏對,聲淚俱下。補歸綏道。先是口外七殺教士四十馀、教民二千馀,待撫者眾且亟,到官后,即發帑金倉粟濟之。會聯軍至大同,民駭走。復令教士諷喻,並與執爭,乃引兵去。
    二十八年,調直隸口北道。時經拳亂后,十三、州、縣教民洶洶圖報復,宣化華教士且強逼民入教,恩銘患之,與西教士反覆辨論,始允約束,民、教始安。遷浙江鹽運使。二十九年,調兩淮,晉江蘇按察使。辦鹽務如故,杜私販,卹煎丁,歲增國課三十萬。時論欲請改場垣為公司,並創煤煎輪運議,恩銘力陳其弊,事乃寢。授布政使,錄山西協餉功,晉頭品服。三十二年,署安徽巡撫,修廣濟圩,賑皖北水菑,民德之。紅蓮會匪自贛入,毀建德教堂,同時楚民寄居霍山者,亦與教堂啟釁,匪黨乘之,勢漸熾。恩銘分軍援剿,並劾有司之釀禍者,地方以靖。
    是時廷議行新政,銳意興警察,於是承上指,整頓巡警學堂。適王之春薦道員徐錫麟才,遂畀以會辦。復念政劇財匱,援例清丈緣江洲地,按年收科,墾牧與樹藝並舉。朝旨又以民刑事訴訟法參用東、西律,下其議督撫。恩銘慮皖北民悍,為擇其不便者六事具以報。明年夏,巡警學生卒業,恩銘詣校試驗,錫麟乘間以槍擊之,被重創。知縣陸永頤銳身救護,先殞。錫麟令經歷顧松閉校門,不從,亦斃之。從者負恩銘還署,遂卒。事聞,贈太子少保,謚忠愍,予皖省建祠,賞騎都尉兼一云騎尉世職,子咸麟襲。恩銘既死,錫麟亦被獲。
  • 清史稿》,中华书局点校本
  • 陸潤庠,《皇清誥授光祿大夫建威將軍太子少保陸軍部侍郎都察院副都御史安徽巡撫兼提督軍門節制各鎮督理蕪湖鈔關忠愍於庫里公暨原配誥封一品夫人牛夫人合葬墓志銘》,《辛亥人物碑傳集》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