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恪

慕容恪(320年代-367年),字玄恭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鮮卑人。十六国时期前燕的政治家、军事家、宗室。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的第四子,景昭帝慕容儁弟。母亲高氏,爵封太原王。慕容恪在前燕屢立軍功,終官至前燕太宰(太師)、錄尚書事大司馬,行周公事,總攝朝政,不僅安定國家,更攻佔東晉領有的洛陽,威震關中,使前燕的國勢空前強大,頗有雄據北方,席捲中華大地之趨勢。但慕容恪卻在為國輔政8年餘(360-367)後,不幸過世。而後前燕在一系列權力爭鬥中和強敵攻伐之下,迅速衰落,最後在他死後不過3年半,前燕政權就宣告滅亡了。

慕容恪
前燕太原桓王
前燕太宰錄尚書事大司馬,行周公事,總攝朝政
國家前燕
時代五胡十六國
主君前燕文明帝前燕景昭帝前燕幽帝
慕容姓
玄恭
封爵太原王
族裔鮮卑族
氏族慕容氏
籍貫昌黎棘城(今遼寧義縣西北)人
其他名號唐代武廟六十四將之一
宋代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出生東晉元帝大興三年(320年)
逝世東晉廢帝太和二年(367年)
前燕幽帝建熙八年
享年47-48歲
前燕都城鄴城
諡號

生平编辑

征撫遼東-前燕文明帝慕容皝時期编辑

慕容恪年幼時就已謹慎篤厚,深沈有大度,但因為母親高氏並不得寵,所以沒有被慕容皝所重視。直至慕容恪十五歲時,慕容皝才發覺他的才能,讓他掌兵。多次隨軍出征,都多有奇策。

東晉成帝咸康四年(338年)编辑

後趙天王石虎率步騎十萬,水師十萬與其父前燕遼東慕容皝一起進攻遼西段部鮮卑首領段遼,形成夾擊之勢,隨後攻下遼西之地。但而後石虎以慕容皝不前來會師為理由,率軍討伐慕容皝,數十萬大軍前來圍攻前燕都城棘城,沿途郡縣響應石虎而叛變的便有三十六座城池之多,慕容皝見後趙大軍兵勢極盛,本想出逃,但在部將慕輿根玄菟太守劉佩的勸說力戰下堅定了對抗石虎的決心[1][2][3]

後趙軍隊在前燕將士的抵抗下,圍攻十餘日卻遲遲無法攻陷棘城,因此只好退兵。趁此時機,慕容皝派遣慕容恪率騎兵兩千人在凌晨殺出棘城,大敗後趙軍隊,斬首敵軍三萬多級[4]

咸康七年(341年)编辑

經過慕容皝特使劉翔的努力下,東晉朝廷冊封其父慕容皝為使持節大將軍都督河北諸軍事、幽州牧、大單于、燕王並加殊禮。而後在冬十月,慕容恪被受命為度遼將軍,出鎮平郭(今遼寧蓋州市)。慕容恪安撫懷柔當地民眾,屢敗高句麗軍,令高句麗畏懼而不敢進犯前燕國境,繼慕容翰和慕容仁後成功安定遼東[5]

東晉康帝建元元年(343年)编辑

春二月,高句麗王高釗因前一年前燕的攻伐而元氣大傷,遣使向前燕稱臣。燕王慕容皝便歸還其父乙弗利的屍體,將高釗的母親留下作為人質。[6]

建元二年(344年)编辑

燕王慕容皝領兵親征宇文鮮卑頭領宇文逸豆歸,其中以慕容翰前鋒將軍,劉佩為副手,而後分別命令慕容軍、慕容恪、慕容霸折衝將軍慕輿根領兵,以三路並進的方式直逼宇文部。在慕容霸、等人的勇武下成功消滅宇文部,前燕領土闢地千餘里[7]

東晉穆帝永和元年(345年)编辑

冬十月,慕容恪再奉命進攻高句麗,攻陷南蘇城(今遼寧丹東五龍山南)並留兵戍守。[8]

永和二年(346年)编辑

世子慕容儁與慕容恪和慕輿根率騎兵一萬七千人進攻夫餘國,此役慕容儁居中指揮,而慕容恪則率軍親身殺敵,所向披靡,終俘獲夫餘玄王以及其部落共五萬多人。而後慕容皝以餘玄為鎮軍將軍,還把女兒嫁給他為妻[9]

征戰中原-前燕景昭帝慕容儁時期编辑

永和四年(348年)编辑

慕容皝去世,臨死前囑咐慕容儁要重用慕容恪。慕容儁即位後,亦對慕容恪頗見親待。

永和五年(349年)编辑

後趙皇帝石虎去世,國內因諸子爭位而大亂,慕容儁決心乘時奪取中原,於是以慕容恪為輔國將軍,與輔義將軍陽騖輔弼將軍慕容評合稱「三輔」,慕容霸爲前鋒都督建鋒將軍。更選精兵二十多萬,作好出兵的準備[10]

永和六年(350年)编辑

慕容儁分三路大軍南進,慕容恪任慕容儁所率軍隊的前鋒,成功攻下薊城(今北京)、范陽(今保定北京一帶)等城池。隨後慕容儁安排幽州各地攻下的郡縣太守。

九月,慕容儁大軍直逼冀州,攻下章武河間樂陵等郡,並以慕容評爲章武太守,封裕(封衡之父)爲河間太守,受慕容恪和慕容儁器重,可以百步不傷牛只射中毛髮的賈堅爲樂陵太守,治高城[11]

永和七年(351年)编辑

慕容恪又攻中山,遭冉魏中山太守侯龕及守將白同固守所阻,於是留兵繼續攻城,自己先攻常山。因慕容恪厚待投降的魏郡太守李邽,並與其一同回攻中山,令侯龕主動出降,慕容恪成功攻下中山,斬白同,並遷城內將帥、土豪數十家到薊城,其餘百姓的生活則一如往常,慕容恪軍令嚴明,對於百姓秋毫不犯。

永和八年(352年)编辑

冉魏皇帝冉閔攻下襄國(今河北邢台),滅後趙,於是據掠前燕奪取的常山、中山各郡,慕容儁於是命慕容恪攻伐冉魏。慕容恪追冉閔軍,直至廉臺(今河北無極東)才追上。慕容恪屢次不能戰勝冉閔,因冉閔向來有勇猛的名聲,且手下都是精兵,所以令燕軍都忌憚他。慕容恪此時以冉閔有勇無謀、士卒飢疲來激勵軍心,亦聽從參軍高開建議引冉閔到有利於燕軍騎兵作戰的平地才決戰。成功引冉閔到平地後,慕容恪分兵三路,決心引冉魏全力進擊以鐵鎖連馬構成的中軍方陣,從而在側翼襲擊冉閔。最終冉閔兵敗被俘,後又擊殺前來襲擊的冉魏將領金光,進據常山。因著同時叛變的段勤投降,慕容儁命慕容恪回鎮中山,自己則率軍進攻冉魏都城鄴城,最終成功攻滅冉魏,入主中原。

八月戊辰,慕容恪受燕王慕容儁的命令與封弈陽騖攻打自稱「安國王」的王午,王午見燕軍前來緊閉城門固守,把冉閔之子冉操送給前燕,燕人把他們的莊稼砍掠一空後返回[12]。而後慕容恪屯兵安平,廣積糧食、製作攻城器具等,隋後先後擊敗王午呂護李犢蘇林等反抗前燕的力量。

十一月戊辰,慕容儁稱帝,國號「燕」,年號「元璽」,史稱「前燕」。慕容恪獲授侍中衞將軍[13]

永和九年(353年)编辑

時任侍中、衞將軍的慕容恪與撫軍將軍慕容軍、左將軍慕容彪等人屢次推薦時任給事黃門侍郎的慕容霸,說他具有改變當世的優異才能,應該對其付以重任。因此,景昭帝便任命慕容霸為使持節安東將軍北冀州剌史,坐鎮常山[14]

永和十年(354年)编辑

夏四月,景昭帝開始封賞諸位宗室大臣,為眾人加官進爵。其中慕容恪升任大司馬、侍中、大都督、錄尚書事,封太原王。已位極人臣。

永和十一年(355年)编辑

冬十月,東晉鎮北將軍、齊公段龕因非議慕容儁叛晉稱帝一事激怒慕容儁。十一月,景昭帝於是任命太原王慕容恪為大都督、撫軍將軍,以陽騖為副手,率軍攻打段龕。景昭帝對慕容恪說道:「段龕軍隊強大,若他派兵拒守黃河河畔,無法渡河,那就轉向直取呂護。」於是慕容恪便派輕軍到黃河上觀察廣固城中段龕的意圖。段龕之弟段羆,驍勇善戰又有智謀。段羆對段龕進言:「慕容恪善於用兵,現在他兵力眾多,若任他渡過黃河,進軍城下,那時我們想投降,也不被允許了。請兄長固守城池,讓我率精兵到黃河抵禦,若戰勝,兄長率大軍跟進,定會成功。若戰敗,不如早點投降,還可保住千戶侯之位。」段龕不聽。段羆還是堅持,把段龕激怒,殺掉了段羆。

永和十二年(356年)编辑

春正月,慕容恪渡過黃河,並於淄水大敗前來迎擊的三萬段龕軍,斬殺了段龕的右長史袁范,並抓住段龕之弟段欽,並進圍段龕固守的廣固(今山東青州市西北)。面對段龕堅守不出,慕容恪並未猛烈攻城,反而招降了段龕領下的王騰薛雲等。及後段龕糧盡出城決戰,被圍城的慕容恪擊敗而狼狽撤回城中,被逼投降。後慕容恪又率兵成功抵禦東晉泰山太守諸葛攸的攻擊,進略河南等地。

東晉穆帝升平三年(359年)编辑

十二月辛酉景昭帝慕容儁患病,對時任大司馬的太原王慕容恪說:「我病得這麼虛弱,恐怕是好不了。壽命長短,都沒有甚麼可怨恨的了!不過現在東晉和前秦未除,景茂(慕容暐字)年幼,擔心他應付不來。我想效法宋宣公,將皇位交給你,如何?」但慕容恪堅決拒絕的回道:「太子雖然年幼,但卻是可以使惡人從良、讓國家清平昌盛的明主,臣是何人,豈能干預正統?」,慕容儁怒道:「兄弟之間,就不要講究虛偽的禮節了。」慕容恪再次回拒道:「陛下如果認為臣具有能夠承擔安定天下重責的才能,又為何認為臣就不能好好輔助少主!」慕容儁聽後欣慰的開心說道:「你能做周公,我就沒什麼好憂慮的了。」並推薦李績給慕容恪。後來慕容恪亦向慕容暐推薦李績,但慕容暐因舊怨而不肯重用他。

攝政安國-前燕幽帝慕容暐時期编辑

升平四年(360年)编辑

春正月,慕容儁在鄴城舉行盛大的閱兵,想派大司馬慕容恪和司空陽騖領兵征討東晉,病情卻急轉直下,隨後不久去世,年僅11歲的太子慕容暐繼位,改元「建熙」,是為前燕幽帝。慕容儁臨終時遺命慕容恪與上庸王司徒慕容評司空陽騖及領軍將軍慕輿根一同輔政。

二月,慕容恪於是升位太宰錄尚書事,行周公事,總攝朝政。不過,當時作為太師輔政的慕輿根自恃戰功顯赫,顯得高傲自大,看不起慕容恪。慕輿根為挑起事端以作亂,先以可足渾太后干政來挑撥慕容恪,說道:「今主上年幼,太后干政,殿下應預防意外的發生,以保全自身,況且如今大燕江山,多出自殿下之手,兄終弟及乃是自古有之,故殿下應廢除主上,自立為帝才是,如此,才是我大燕的福氣啊。」,支持慕容恪奪位。但慕容恪不受,說道:「公喝醉了?怎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論,我等皆受先帝的託孤重任,怎可有此想法呢?」,慕輿根只好慚愧離去。吳王慕容垂以及皇甫真等人都勸他誅殺慕輿根,但慕容恪以皇帝新死,國家安穩為首要,決定忍耐。

慕輿根挑撥慕容恪不成,於是試圖離間慕容暐母子和慕容恪,想要太后誅殺慕容恪等,但慕容暐卻支持慕容恪,勸止了母親。與此同時,由於前燕已經在滅冉魏後遷都鄴城,留舊都龍城(今遼寧朝陽市)為留京,而慕輿根卻思戀遼東祖地,對太后和慕容暐建議還都龍城,變相放棄中原。慕容恪知道後就與慕容評密奏慕輿根罪狀,最終誅殺了慕輿根及其黨羽。

面對皇帝新死,更發生了誅殺重臣的事件,國內都憂慮情緒都很高,但慕容恪卻顯得舉止如常,出入都只有一人跟從,不肯加添守衞,於是令人心稍為安定。同時,原先徵集在鄴城的各郡軍人都因為國家內部紛亂而經常逃跑,而鄴城向南方領地的道路通訊仍不通,故慕容恪又命慕容垂為使持節、征南將軍、都督河南諸軍事、兗州牧、荊州刺史,鎮守蠡臺(今河南商丘),傅顏為護軍將軍,率領騎兵二萬人南巡至淮河,終令國家安穩下來。

十一月,身為太宰的慕容恪想要任命李績為尚書右僕射,幽帝慕容暐卻因昔日曾經被李績向其父說道喜好遊獵音樂的舊怨,因而不允許。慕容恪屢次請求皆不被答應,而後慕容暐說道:「國家一切事務,皆委託叔父,但伯陽(李績的字)這個人,就交給我處理裁斷吧」於是李績被任命為章武太守,最後在任上鬱鬱寡歡,不得志而死。

力奪洛陽编辑

升平五年(361年)编辑

據守野王,原本已歸附前燕的河內太守呂護叛歸東晉,被任命為冀州刺史。而後呂護想引東晉軍隊前來攻打前燕都城鄴城。

於是在三月,太宰慕容恪率兵5萬與冠軍將軍皇甫真率兵1萬前去討伐呂護。大軍到了野王後,呂護環城防守,護軍將軍傅顏請求快速將其攻陷,以減少損耗,但慕容恪決定以逸待勞,起長圍作持久戰。

最終在圍城數個月以後,成功逼得糧盡的呂護出擊並大敗對方,令其元氣大傷,被逼出逃滎陽。慕容恪又招撫其餘眾。而後呂護再次背叛東晉,投奔前燕,前燕朝廷赦免其罪,任命他為廣州刺史。及後慕容恪又派兵攻略許昌汝南陳郡等地,並派遣鎮南將軍慕容塵屯兵許昌。東晉駐洛陽的守軍漸見孤立,援兵和糧食都缺乏。

東晉哀帝興寧二年(364年)编辑

前燕太宰慕容恪為了攻占洛陽而做了多方準備,派遣手下去招納當地的士民,於是遠近諸塢都歸降前燕。之後便派遣他手下的司馬悅希屯兵於盟津(今河南省孟津縣東北,古代黄河渡口名),豫州刺史孫興屯兵於成皋,以備之後的洛陽征討。

興寧三年(365年)编辑

二月,太宰慕容恪與吳王慕容垂一同進攻洛陽,慕容恪對諸將說道:「眾位常憂慮我不攻,如今洛陽城高而兵力疲弱,極易攻克,切勿畏懦而因此怠惰!」隨後便下令攻打,當時洛陽守將東晉冠軍將軍陳祐已棄守洛陽,只餘下揚武將軍沈勁所率五百人守城。

三月,最終成功攻下洛陽,並俘虜了沈勁,慕容恪本想赦免他,但中軍將軍慕輿虔認為,沈勁乃是當世奇士,且不會為前燕所用,放他走必成後患,只好殺了沈勁。

而後慕容恪帶兵一路攻陷崤山澠池等地,使得關中大為震動,連前秦天王苻堅趕緊率兵屯於陝城(今河南三門峡市以西)以防慕容恪來攻。

而後前燕任命左中郎將慕容築為洛州刺史,鎮守在金墉,吳王慕容垂為都督荊、揚、洛、徐、兗、豫、雍、益、涼、秦十州諸軍事、征南大將軍、荊州牧,領兵一萬,鎮守在魯陽。慕容恪回到鄴城以後,對於殺掉沈勁,覺得十分愧疚。

遺薦吳王编辑

東晉廢帝太和元年(366年)编辑

三月,前燕太宰、大司馬慕容恪與太傅、司徒慕容評,決心歸政於已經17歲的幽帝慕容暐,將官印及權力交出去,但卻被慕容暐拒絕。

太和二年(367年)编辑

慕容恪很早就知道慕容垂的才能,並曾向慕容儁推薦[15]。不過慕容儁始終猜忌慕容垂,一直都不放心任用。

五月,慕容恪患病甚是嚴重,臨死前慕容暐來詢問後事,慕容恪於是向慕容暐推薦吳王慕容垂接替自己。他又知道慕容暐政不在己,慕容評常猜忌他人,於是也向慕容臧及慕容評推薦慕容垂為大司馬。

不過,慕容評最終都沒有聽從慕容恪的話,反倒更逼慕容垂出走前秦,終招來前秦滅國。慕容恪死後,前燕舉國痛惜,而桓溫和苻堅知道慕容恪死訊後亦開始準備攻伐前燕。慕容恪獲賜諡號

性格特徵编辑

  • 慕容恪高八尺七寸,嚴肅穩重。
  • 慕容恪雖綜大政,但每事必與叔父慕容評商議,未嘗獨斷。同時亦虛心對待士人,善於諮詢他人意見,因應官員的才能而授官。而官員若有過失,慕容恪都不會當眾揭破,也不會貶他們的官,只是調他們到別的位置,就作為對他們的貶謫。當時的人因為慚愧,都不敢犯罪,犯了小過亦會自責。另慕容恪亦擅長軍事,守遼東、伐高句麗、征扶餘、取中原、平段龕等各項戰事都展現出其軍事才能。桓溫在慕容儁死後仍覺得未是時機攻伐前燕,就是因為顧慮慕容恪的才能,他不僅是戰場上的強將,亦是能匡扶前燕的能臣。
  • 慕容恪為國盡忠,如曾有一個叫丁進方士,很得慕容暐寵信,更圖討好慕容恪,勸他殺死太傅慕容評。而慕容恪沒有動容,亦不以他得皇帝寵信而顧忌,即上奏將其處斬。
  • 慕容恪帶兵不以身份欺凌部屬,而是加以恩惠與信任,在軍務上則是把握大原則,不會太嚴苛,使士卒可以安心待在軍營。平時營中雖然寬縱,對手看來好像有機可乘,然而警備嚴密,敵人來到卻無法靠近,因此慕容恪打仗未嘗吃過敗仗。

評論编辑

  • 慕容皝:「今中原未一,方建大事,智勇俱濟,汝其委之。」
  • 段羆:「慕容恪善用兵。」
  • 王猛:「慕容玄恭信奇士也,可謂古之遺愛矣!」[16]
  • 崔浩:「慕容恪之輔幼主,慕容暐之霍光也。」[17]
  • 成海應:「玄恭之材之性, 似非夷裔之産也. 盖慕容氏, 部族英傑之多, 最於五胡, 而玄恭爲最. 非但行師攻敵, 皆合機宜, 其憂國忠勤, 如孔明之於蜀也, 羊祐之於荊也. 使玄恭不死, 暐雖庸主, 獨不可保燕乎. 殆鮮卑之運將竭, 玄恭安得久生乎. 秦雖強盛, 且王猛柄國, 在玄恭時, 無所著見矣.」[18]
  • ·張大齡:「慕容自龍驤以來,世豪東夏,其子孫俱英朗雄傑,發在童孺,天之所興,其誰廢之!太原德業邁於狐趙,吳王才器不下管蕭。昔舜生諸馮,東夷之人可以其鮮卑而少之?償而不死,更得明主事之,與吳王垂左提右挈,驅駕才俊,混一之業,指顧而定矣!乃吳王力足以討評,而不為首亂;時足以取堅,而還其舊兵;威足以困丕,而開以生路,尤人所難者。至於八十之齡,取西燕如拾芥,挫魏兵如發蒙,真太原所謂命世之才也。後來亡國之主,猶自翹然,身在鼎俎,神色不變。蓋先世大有功德,故子孫蹶而復奮,不若諸胡之一敗塗地。予於和龍之君,獨有取爾者以此。太尉裕平燕之日,欲坑廣固,得韓範諫而止。嗚呼!燕何罪哉!前燕開基,取之劉石。後燕恢復,奪之苻秦。燕何罪哉!而戮之若斯之慘也。太尉此舉,不惟遠愧三代吊伐之師,且近有怍於玄恭景略矣。惜哉!」[19]
  • ·王夫之:「五胡旋起旋滅,而中原之死於兵刃者不可殫計。殫中原之民於兵刃,而其旋起者亦必旋滅。其能有人之心而因以自全者,唯慕容恪乎!故中國之君,一姓不再興,而慕容氏既滅而復起。圍段龕於廣固,諸將請亟攻之,曰:「龕兵尚眾,未有離心,盡銳攻之,殺吾士卒必多矣,自有事中原,兵不暫息,吾每念之,夜而忘寐,要在取之,不必求功之速。」嗚呼!惻悱之言,自其中發,功成而人免於死,可不謂夷中之錚錚者乎!」[20]

地位编辑

唐宋武成王廟位列其中。[21]

家庭编辑

编辑

高氏,慕容皝的妾室,高氏不得宠,所以慕容恪年幼时没有被慕容皝所重视。

子媳编辑

孙辈编辑

后裔编辑

出自北史北齊書隋書、《隋故金紫光禄大夫淮南郡太守河內公慕容府君墓誌銘並序》、《大周故左肅政臺侍御史慕容府君墓誌》、《大周故相州臨漳縣令慕容府君墓誌》、《唐故太中大夫隰州司馬慕容府君墓誌》、《大唐故洺州肥鄉縣尉慕容府君墓誌》、《唐故三品孫慕容君(知禮)墓誌銘并序》 、《大唐故朝散大夫上柱國行河內郡武德縣令慕容府君(相)兼夫人晉昌縣君唐氏誌文并序》、《大周故左衛翊衛天官常選慕容府君(思觀)墓誌銘并序》、《唐故河南府澠池縣丞慕容君(瑾)墓誌銘并序》

  • 三代孫(曾孫):慕容騰,歸降北魏後,居住在代郡(今河北蔚縣一帶),子慕容郁
  • 四代孫:慕容郁,北魏昌黎郡公、岐州刺史,子慕容遠
  • 五代孫:慕容遠,北魏昌黎郡公、并州大中正、恆州刺史,子慕容紹宗
  • 六代孫:慕容绍宗(501年-549年),東魏燕郡景惠公、永樂縣子,官至東魏尚書左僕射、東南道大行台,節度三徐、二兗州軍事、開府儀同三司,追贈武威郡王。子慕容士肅、慕容三藏
  • 七代孫:
  • 八代孫:
    • 慕容正言:唐朝請大夫(從五品上)、行衛州長史(上州,從五品上)、兗州都督府司馬(上都督府,從四品下),有子慕容知廉、慕容知敬、慕容知禮、慕容知晦
    • 慕容正則:隋工部侍郎(正四品)、後來唐時為隴州吳山縣令(中縣,正七品上),有子慕容懷固、慕容思廉、慕容思觀
  • 九代孫:
    • 慕容知廉(640年-698年):武周左肅政臺侍御史(從六品下),有子慕容相
    • 慕容知敬:唐絳州司戶參軍事(雄州,從七品下),有子慕容昇
    • 慕容知禮(641年-659年):
    • 慕容知晦:唐汾州刺史(望州,從三品),有子慕容瑾
    • 慕容思觀(?年-684年):武周左衛翊衛天官常選
    • 慕容思廉(630年-712年):唐太中大夫(從四品上)、隰州司馬(下州,從六品上)
    • 慕容懷固(?-702年):武周相州臨漳縣令(上縣,從六品上)
  • 十代孫:
    • 慕容相(677年-731年):知廉第四子,唐朝散大夫(從五品下)、上柱國(視同正二品)、行河內郡武德縣令(望縣,從六品上)
    • 慕容昇:唐洺州肥鄉縣尉(上縣,從九品上)
    • 慕容瑾:唐河南府澠池縣丞(畿縣,正八品下)

注释编辑

  1. ^ 《晉書·石季龍傳上》:「季龍以桃豹為橫海將軍,王華為渡遼將軍,統舟師十萬出漂渝津,支雄為龍驤大將軍,姚弋仲為冠軍將軍,統步騎十萬為前鋒,以伐段遼。」
  2. ^ 《晉書·慕容皝傳》:「怒皝之不會師也,進軍擊之,至于棘城,戎卒數十萬,四面進攻,郡縣諸部叛應季龍者三十六城。」
  3.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晉紀十八》:「帳下將慕輿根諫曰:「趙強我弱,大王一舉足則趙之氣勢遂成,使趙人收略國民,兵強谷足,不可復敵。竊意趙人正欲大王如此耳,奈何入其計中乎?今固守堅城,其勢百倍,縱其急攻,猶足支持,觀形察變,間出求利。如事之不濟,不失於走,奈何望風委去,為必亡之理乎!」皝乃止,然猶懼形於色。玄菟太守河間劉佩曰:「今強寇在外,眾心恟懼,事之安危,繫於一人。大王此際無所推委,當自強以厲將士,不宜示弱。事急矣,臣請出擊之,縱無大捷,足以安眾。」乃將敢死數百騎出沖趙兵,所向披靡,斬獲而還,於是士氣百倍。」
  4. ^ 《晉書·慕容皝傳》:「(慕容皝)遺子恪率騎二千,晨出擊之。季龍諸軍驚擾,棄甲而遁。恪乘勝追之,斬獲三萬餘級,築戍凡城而還。」
  5. ^ 《資治通鑑》咸康七年條:「燕王皝以慕容恪為渡遼將軍,鎮平郭。自慕容翰、慕容仁之後,諸將無能繼者。及恪至平郭,撫舊懷新,屢破高句麗兵,高句麗畏之,不敢入境。」
  6. ^ 《資治通鑑》建元元年條:「春,二月,高句麗王釗遣其弟稱臣入朝於燕,貢珍異以千數。燕王皝乃還其父屍,猶留其母為質。」
  7. ^ 《資治通鑑》建元二年條:「於是皝自將伐逸豆歸。以慕容翰為前鋒將軍,劉佩副之;分命慕容軍、慕容恪、慕容霸及折衝將軍慕輿根將兵,三道並進。……逸豆歸走死漠北,宇文氏由是散亡。皝悉收其畜產、資貨,徙其部眾五千餘落於昌黎,闢地千餘里。」
  8. ^ 《資治通鑑》永和元年條:「冬,十月,燕王皝使慕容恪攻高句麗,拔南蘇,置戍而還。」
  9. ^ 《資治通鑑》永和二年條:「燕王皝遣世子俊帥慕容軍、慕容恪、慕輿根三將軍、萬七千騎襲夫餘。俊居中指授,軍事皆以任恪。遂拔夫餘,虜其王玄及部落五萬餘口而還。皝以玄為鎮軍將軍,妻以女。」
  10. ^ 《資治通鑑》永和五年條:「以慕容恪爲輔國將軍,慕容評爲輔弼將軍,左長史陽鶩爲輔義將軍,謂之「三輔」。慕容霸爲前鋒都督、建鋒將軍。選精兵二十餘萬,講武戒嚴,爲進取之計。」
  11. ^ 《資治通鑑》永和六年條:「九月,燕王俊南徇冀州,取章武、河間。初,勃海賈堅,少尚氣節,仕趙爲殿中督。趙亡,堅弃魏主閔還鄉里,擁部曲數千家。燕慕容評徇勃海,遣使招之,堅終不降。評與戰,擒之。俊以評爲章武太守,封裕爲河間太守。俊與慕容恪皆愛賈堅之材。堅時年六十餘,恪聞其善射,置牛百步上以試之。堅曰:「少之時能令不中,今老矣,往往中之。」乃射再發,一矢拂脊,一矢磨腹,皆附膚落毛,上下如一,觀者咸服其妙。俊以堅爲樂陵太守,治高城。」
  12. ^ 《資治通鑑》永和八年條:「王午聞魏敗,時鄧恆已死,午自稱安國王。八月,戊辰,燕王俊遣慕容恪、封弈、陽騖攻之,午閉城自守,送冉操詣燕軍;燕人掠其禾稼而還。」
  13. ^ 《晉書·載記·慕容儁傳》寫:「慕容恪為侍中」《資治通鑑·卷九十九》則屢稱慕容恪為衞將軍。
  14. ^ 《資治通鑑》永和九年條:「燕衛將軍恪、撫軍將軍軍、左將軍彪等屢薦給事黃門侍郎霸有命世之才,宜總大任。是歲,燕主俊以霸為使持節、安東將軍、北冀州剌史,鎮常山」
  15. ^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永和九年條:「燕衞將軍恪、撫軍將軍、左將軍彪屢薦給事黃門侍郎霸有命世之才,宜總大任。」
  16.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二》
  17. ^ 《魏書·崔浩傳》
  18. ^ 『硏經齋全集續集』 10冊, 史論, 慕容恪
  19. ^ 《晉五胡指掌·卷十三》
  20. ^ 讀通鑒論·卷十三》
  21. ^ 新唐書禮樂志》
  22. ^ 22.0 22.1 《資治通鑑·卷一〇五》太元八年八月條:慕容楷、慕容紹言於慕容垂曰:「主上驕矜已甚,叔父建中興之業,在此行也!」太元九年正月條:「垂……兄子楷為征西大將軍,封太原王」二月條:東胡王晏據館陶,為鄴中聲援,鮮卑、烏桓及郡縣民據塢壁不從燕者尚眾;燕王垂遣太原王楷與鎮南將軍陳留王紹討之。楷謂紹曰:「鮮卑、烏桓及冀州之民,本皆燕臣。今大業始爾,人心未洽,所以小異。唯宜綏之以德,不可震之以威。吾當止一處,為軍聲之本,汝巡撫民夷,示以大義,彼必當聽從。」楷乃屯於辟陽。紹帥騎數百往說王晏,為陳禍福,晏隨紹詣楷降,於是鮮卑、烏桓及塢民降者數十萬口。楷留其老弱,置守宰以撫之,發其丁壯十餘萬,與王晏詣鄴。垂大悅,曰:「汝兄弟才兼文武,足以繼先王矣!」
  23. ^ 《資治通鑑·卷一〇五》太元九年十二月條:「鮮卑在長安城中者猶千餘人,慕容紹之兄肅,與慕容暐陰謀結鮮卑為亂。十二月,暐白堅,以其子新昏,請堅幸其家,置酒,欲伏兵殺之。堅許之,會天大雨,不果往。事覺,堅召暐及肅,肅曰:「事必洩矣,入則俱死。今城內已嚴,不如殺使者馳出,既得出門,大眾便集。」暐不從,遂俱入。堅曰:「吾相待何如,而起此意?」暐飾辭以對。肅曰:「家國事重,何論意氣!」堅先殺肅,乃殺暐及其宗族,城內鮮卑無少長、男女,皆殺之。燕王垂幼子柔,養於宦者宋牙家為牙子,故得不坐,與太子寶之子盛乘間得出,奔慕容沖。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載記·慕容暐傳》及《慕容恪傳》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至一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