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慕容恪

慕容恪(?-367年),字玄恭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鮮卑人。十六国时期前燕的政治家、军事家、宗室。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的第四子,景昭帝慕容儁弟。母亲高氏。慕容恪在前燕屢立軍功,終官至太宰,不僅安定國家,更攻佔東晉領有的洛陽。但慕容恪死後,前燕迅速衰落。

慕容恪
出生 不詳
前燕
逝世 367年
前燕
职业 十六國時期前燕宗室、政治家、軍事家

目录

生平编辑

征撫遼東编辑

慕容恪年幼時就已謹慎篤厚,深沈有大度,但因為母親高氏並不得寵,所以沒有被慕容皝所重視。直至慕容恪十五歲時,慕容皝才發覺他的才能,讓他掌兵。後來多次隨軍出征,都多有奇策,其中在咸康四年(338年)率兵追擊圍攻前燕都城棘城不成而退兵的後趙軍,俘殺三萬多人[1]。咸康七年(341年),慕容恪受命為度遼將軍,出鎮平郭(今遼寧蓋州市)。慕容恪安撫懷柔當地民眾,屢敗高句麗軍,令高句麗畏懼而不敢進犯前燕國境,繼慕容翰和慕容仁後成功安定遼東[2]

咸康九年(343年),高句麗王高釗因前一年前燕的攻伐而元氣大傷,遣使向前燕稱臣。永和元年(345年),慕容恪再奉命進攻高句麗,攻陷南蘇城(今遼寧丹東五龍山南)並留兵戍守。永和二年(346年),世子慕容儁與慕容恪和慕輿根率兵進攻夫餘,此役慕容儁居中指揮,而慕容恪則率軍親身殺敵,所向披靡,終俘獲夫餘玄王以及其部落共五萬多人。

征戰中原编辑

永和四年(348年),慕容皝去世,臨死前囑咐慕容儁要重用慕容恪。慕容儁即位後,亦對慕容恪頗見親待。永和五年(349年),後趙皇帝石虎去世,國內因諸子爭位而大亂,慕容儁決心乘時奪取中原,於是以慕容恪為輔國將軍,與輔義將軍陽騖及輔弼將軍慕容評合稱「三輔」,更選精兵二十多萬,作好出兵的準備。永和六年(350年),慕容儁分三路大軍南進,慕容恪任慕容儁所率軍隊的前鋒,成功攻下薊城(今北京)。次年慕容恪又攻中山,遭冉魏中山太守侯龕及守將白同固守所阻,於是留兵繼續攻城,自己先攻常山。因慕容恪厚待投降的魏郡太守李邽,並與其一同回攻中山,令侯龕主動出降,慕容恪成功攻下中山,斬白同,並遷城內將帥、土豪數十家到薊城。

永和八年(352年),冉魏皇帝冉閔攻下襄國(今河北邢台),滅後趙,於是據掠前燕奪取的常山、中山各郡,慕容儁於是命慕容恪攻伐冉魏。慕容恪追冉閔軍,直至廉臺(今河北無極東)才追上。慕容恪屢次不能戰勝冉閔,因冉閔向來有勇猛的名聲,且手下都是精兵,所以令燕軍都忌憚他。慕容恪此時以冉閔有勇無謀、士卒飢疲來激勵軍心,亦聽從參軍高開建議引冉閔到有利於燕軍騎兵作戰的平地才決戰。成功引冉閔到平地後,慕容恪分兵三路,決心引冉魏全力進擊以鐵鎖連馬構成的中軍方陣,從而在側翼襲擊冉閔。最終冉閔兵敗被俘,後又擊殺前來襲擊的冉魏將領金光,進據常山。因著同時叛變的段勤投降,慕容儁命慕容恪回鎮中山,自己則率軍進攻冉魏都城鄴城,最終成功攻滅冉魏,入主中原。後慕容恪又先後擊敗王午呂護李犢蘇林等反抗前燕的力量。

永和八年(352年),慕容儁稱帝,慕容恪獲授侍中、衞將軍[3]。永和十年(354年)升任大司馬、侍中、大都督、錄尚書事,封太原王

永和十一年(355年),段龕因非議慕容儁叛晉稱帝一事激怒慕容儁,慕容恪奉命與陽騖率軍攻打段龕。永和十二年(356年),慕容恪渡過黃河,並於淄水大敗前來迎擊的段龕軍,並進圍段龕固守的廣固(今山東青州市西北)。面對段龕堅守不出,慕容恪並未猛烈攻城,反而招降了段龕領下的王騰薛雲等。及後段龕糧盡出城決戰,被圍城的慕容恪擊敗而狼狽撤回城中,被逼投降。後慕容恪又率兵成功抵禦東晉泰山太守諸葛攸的攻擊,進略河南等地。

攝政安國编辑

升平三年(359年),慕容儁患病,對慕容恪說:「我病得這麼虛弱,恐怕是好不了。壽命長短,都沒有甚麼可怨恨的了!不過現在東晉和前秦未除,景茂(慕容暐字)年幼,擔心他應付不來。我想效法宋宣公,將皇位交給你。」但慕容恪堅決拒絕,更說:「陛下若果認為臣能夠承擔安定天下的重責,難道就沒能好好輔助少主!」慕容儁聽後表示安心,並推薦李績給慕容恪。後來慕容恪亦向慕容暐推薦李績,但慕容暐因舊怨而不肯重用他。

升平四年(360年),慕容儁去世,太子慕容暐繼位。慕容儁臨終時遺命慕容恪與司徒慕容評司空陽騖及領軍將軍慕輿根一同輔政。慕容恪於是升位太宰錄尚書事,行周公事,總攝朝政。不過,當時作為太師輔政的慕輿根自恃戰功顯赫,顯得高傲自大,看不起慕容恪。慕輿根為挑起事端以作亂,先以可足渾太后干政來挑撥慕容恪,稱支持慕容恪奪位。但慕容恪不受。吳王慕容垂以及皇甫真及後都勸他誅殺慕輿根,但慕容恪以皇帝新死,國家安穩為首要,決定忍耐。慕輿根挑撥慕容恪不成,於是試圖離間慕容暐母子和慕容恪,想要太后誅殺慕容恪等,但慕容暐卻支持慕容恪,勸止了母親。與此同時,由於前燕已經在滅冉魏後遷都鄴城,留舊都龍城(今遼寧朝陽市)為留京,而慕輿根卻思戀遼東祖地,對太后和慕容暐建議還都龍城,變相放棄中原。慕容恪知道後就與慕容評密奏慕輿根罪狀,最終誅殺了慕輿根及其黨羽。

面對皇帝新死,更發生了誅殺重臣的事件,國內都憂慮情緒都很高,但慕容恪卻顯得舉止如常,出入都只有一人跟從,不肯加添守衞,於是令人心稍為安定。同時,原先徵集在鄴城的各郡軍人都因為國家內部紛亂而經常逃跑,而鄴城向南方領地的道路通訊仍不通,故慕容恪又命慕容垂南鎮蠡臺(今河南商丘),傅顏率軍南巡至淮河,終令國家安穩下來。

力奪洛陽编辑

升平五年(361年),據守野王,原本已歸附前燕的呂護叛歸東晉,慕容恪與皇甫真等率大軍討伐,並決定以逸待勞,起長圍作持久戰,最終成功逼得糧盡的呂護出擊並大敗對方,令其元氣大傷,被逼出逃。慕容恪又招撫其餘眾。及後慕容恪又派兵攻略許昌汝南等地,東晉駐洛陽的守軍漸見孤立,援兵和糧食都缺乏。興寧三年(365年),慕容恪與慕容垂進攻洛陽,當時洛陽守將陳祐已棄守洛陽,只餘下沈勁所率五百人守城,最終成功俘殺沈勁,攻下洛陽。

遺薦吳王编辑

慕容恪很早就知道慕容垂的才能,並曾向慕容儁推薦[4]。不過慕容儁始終猜忌慕容垂,一直都不放心任用。太和二年(367年),慕容恪患病,臨死前慕容暐來詢問後事,慕容恪於是向慕容暐推薦吳王慕容垂接替自己。他又知道慕容暐政不在己,慕容評常猜忌他人,於是也向慕容臧及慕容評推薦慕容垂為大司馬。不過,慕容評最終都沒有聽從慕容恪的話,反倒更逼慕容垂出走前秦,終招來前秦滅國。慕容恪死後,前燕舉國痛惜,而桓溫和苻堅知道慕容恪死訊後亦開始準備攻伐前燕。慕容恪獲賜諡號

性格特徵编辑

  • 慕容恪高八尺七寸,容貌魁偉雄傑,雄毅而嚴肅穩重,說話都展現出治國的才能及抱負。
  • 慕容恪雖綜大政,但每事必與叔父慕容評商議,未嘗獨斷。同時亦虛心對待士人,善於諮詢他人意見,因應官員的才能而授官。而官員若有過失,慕容恪都不會當眾揭破,也不會貶他們的官,只是調他們到別的位置,就作為對他們的貶謫。當時的人因為慚愧,都不敢犯罪,犯了小過亦會自責。另慕容恪亦擅長軍事,守遼東、伐高句麗、征扶餘、取中原、平段龕等各項戰事都展現出其軍事才能。桓溫在慕容儁死後仍覺得未是時機攻伐前燕,就是因為顧慮慕容恪的才能,他不僅是戰場上的強將,亦是能匡扶前燕的能臣。
  • 慕容恪為國盡忠,如曾有一個叫丁進方士,很得慕容暐寵信,更圖討好慕容恪,勸他殺死太傅慕容評。而慕容恪沒有動容,亦不以他得皇帝寵信而顧忌,即上奏將其處斬。
  • 慕容恪帶兵不以身份欺凌部屬,而是加以恩惠與信任,在軍務上則是把握大原則,不會太嚴苛,使士卒可以安心待在軍營。平時營中雖然寬縱,對手看來好像有機可乘,然而警備嚴密,敵人來到卻無法靠近,因此慕容恪打仗未嘗吃過敗仗。

評論编辑

  • 慕容皝:「今中原未一,方建大事,恪智勇俱濟,汝其委之。」
  • 段羆:「慕容恪善用兵。」
  • 王猛:「慕容玄恭信奇士也,可謂古之遺愛矣!」[5]
  • 崔浩:「慕容恪之輔幼主,慕容暐之霍光也。」[6]

地位编辑

唐宋武成王廟位列其中。[7]

家庭编辑

编辑

高氏,慕容皝的妾室,高氏不得宠,所以慕容恪年幼时没有被慕容皝所重视。

子媳编辑

孙辈编辑

后裔编辑

注释编辑

  1. ^ 《晉書·慕容皝傳》:「(慕容皝)遺子恪率騎二千,晨出擊之。季龍諸軍驚擾,棄甲而遁。恪乘勝追之,斬獲三萬餘級,築戍凡城而還。」
  2. ^ 《資治通鑑》咸康七年條:「自慕容翰、慕容仁之後,諸將無能繼者。及恪至平郭,撫舊懷新,屢破高句麗兵,高句麗畏之,不敢入境。」
  3. ^ 《晉書·載記·慕容儁傳》寫:「慕容恪為侍中」《資治通鑑·卷九十九》則屢稱慕容恪為衞將軍。
  4. ^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永和九年條:「燕衞將軍恪、撫軍將軍、左將軍彪屢薦給事黃門侍郎霸有命世之才,宜總大任。」
  5.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二》
  6. ^ 《魏書·崔浩傳》
  7. ^ 新唐書禮樂志》《宋史·禮志》
  8. ^ 8.0 8.1 《資治通鑑·卷一〇五》太元八年八月條:慕容楷、慕容紹言於慕容垂曰:「主上驕矜已甚,叔父建中興之業,在此行也!」太元九年正月條:「垂……兄子楷為征西大將軍,封太原王」二月條:東胡王晏據館陶,為鄴中聲援,鮮卑、烏桓及郡縣民據塢壁不從燕者尚眾;燕王垂遣太原王楷與鎮南將軍陳留王紹討之。楷謂紹曰:「鮮卑、烏桓及冀州之民,本皆燕臣。今大業始爾,人心未洽,所以小異。唯宜綏之以德,不可震之以威。吾當止一處,為軍聲之本,汝巡撫民夷,示以大義,彼必當聽從。」楷乃屯於辟陽。紹帥騎數百往說王晏,為陳禍福,晏隨紹詣楷降,於是鮮卑、烏桓及塢民降者數十萬口。楷留其老弱,置守宰以撫之,發其丁壯十餘萬,與王晏詣鄴。垂大悅,曰:「汝兄弟才兼文武,足以繼先王矣!」
  9. ^ 《資治通鑑·卷一〇五》太元九年十二月條:「鮮卑在長安城中者猶千餘人,慕容紹之兄肅,與慕容暐陰謀結鮮卑為亂。十二月,暐白堅,以其子新昏,請堅幸其家,置酒,欲伏兵殺之。堅許之,會天大雨,不果往。事覺,堅召暐及肅,肅曰:「事必洩矣,入則俱死。今城內已嚴,不如殺使者馳出,既得出門,大眾便集。」暐不從,遂俱入。堅曰:「吾相待何如,而起此意?」暐飾辭以對。肅曰:「家國事重,何論意氣!」堅先殺肅,乃殺暐及其宗族,城內鮮卑無少長、男女,皆殺之。燕王垂幼子柔,養於宦者宋牙家為牙子,故得不坐,與太子寶之子盛乘間得出,奔慕容沖。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載記·慕容暐傳》及《慕容恪傳》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至一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