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乔治·卡斯特里奥蒂·斯坎德培阿尔巴尼亚语Gjergj Kastrioti Skënderbeu希臘語Γεώργιος Καστριώτης "Σκερντέμπεης";1405年-1468年1月17日)是一位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畢生以反抗鄂圖曼土耳其而聞名。他年輕時被迫加入蘇丹的禁衛軍,但1443年(38歲)回鄉揭起反土大旗後,在之後的25年(1443-1468年)中,多次以一萬阿爾巴尼亞軍擊敗人數三倍以上的土耳其軍(且土軍的裝備與後勤優良太多)。他的軍事才華是鄂圖曼帝國西擴的主要障礙,讓許多西歐人視他為基督徒抵抗穆斯林的無上典範。

乔治·卡斯特里奥蒂·斯坎德培
Gjergj Kastrioti Skënderbeu
阿尔巴尼亚领主
Dominus Albaniae
Gjergj Kastrioti.jpg
統治 1443年11月28日–1468年1月17日
出生 1405年
拜占庭帝國卡斯特里奥蒂大公国克魯雅,今属于 阿尔巴尼亚 北馬其頓
逝世 1468年(62-63歲)
 威尼斯共和國阿莱西奥(莱什),今 阿尔巴尼亚
安葬
 阿尔巴尼亚萊什聖尼古拉斯教堂
配偶 多妮卡·卡斯特里奥蒂英语Donika Kastrioti
王朝 卡斯特里奥蒂王朝英语Kastrioti family
父親 乔治·卡斯特里奥蒂英语Gjon Kastrioti
母親 沃伊萨瓦·特里帕尔达英语Vojsava Tripalda
宗教信仰 东正教 伊斯蘭教 天主教
簽名
斯坎德培的家庭徽章

雖然他鼓舞人心的戰績讓他成為全體阿爾巴尼亞人的英雄偶像,但他只控制阿爾巴尼亞中部地區,北部在敵對的威尼斯共和國手中;南部則穩固地被土耳其人控制並守住。他為了獲得援助及糧食,1451年奉義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王國為宗主國(但他仍是「事實上」的統治者)。1460-1462他參加了那不勒斯遠征英语Skanderbeg's Italian expedition ,及時拯救了宗主國王那不勒斯的斐迪南。1463年他成為教宗庇護二世號召十字軍的首席將軍,但因為教宗突然過世而使十字軍解散。在1463-1479年的威土戰爭時,他與敵對的威尼斯和解,共同對抗強大十數倍的土耳其軍,直到1468年他過世為止。

生平编辑

 
斯坎德培年幼時接受鄂圖曼軍事訓練的恩德倫學校,和其他回教化男童一同受訓

斯坎德培出生于克鲁雅的一个拜占庭帝国贵族家庭,其父是伊庇鲁斯地区众多反抗奥斯曼帝国苏丹巴耶塞特一世的小领主之一。当抵抗失败后,其父被迫臣服,并交出包括乔治·卡斯特里奥蒂在内的四个儿子作为人质。

乔治被迫改信伊斯兰教后,在阿德里安堡接受了军事训练,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一位统帅,在获得一系列胜利后,他被封为“阿纳夫特鲁·伊斯坎德·贝伊”(Arnavutlu İskender Bey),意为“阿尔巴尼亚的亚历山大老爷”,将其与亚历山大大帝相提并论。该称号在阿尔巴尼亚语中为“Skënderbe shqiptari”,其后成为他最常用的名字“斯坎德培”。

對抗奧斯曼帝國编辑

 
1444年斯坎德培佔據克魯雅反土耳其

虽然斯坎德培深得苏丹信赖,被任命为指挥5000骑兵的将军,但是他仍然与匈牙利威尼斯拉古萨基督教国家保持联系,寻找机会。1443年11月28日,斯坎德培乘匈牙利大将匈雅提·亚诺什率军讨伐奥斯曼帝国时举起反旗(瓦爾納戰役)。1444年初他率领300名阿尔巴尼亚骑兵返回克鲁雅,用一封伪造的书信骗开城门,据而有之。此后,他公开放弃伊斯兰教信仰,皈依天主教。他使用黑色的双头鹰作为自己的标志,代表阿爾巴尼亞是"山鷹之國"。这个标志后来演变为自1912年起阿爾巴尼亞獨立後至今的阿尔巴尼亚国旗阿爾巴尼亞國徽標誌。

 
144年瓦爾納戰役的木刻畫

在25年的时间里,斯坎德培在阿尔巴尼亚的山区中坚持对奥斯曼帝国进行游击战。1450年、1457年、1467年,奥斯曼帝国的苏丹们三度围攻克鲁雅城,但始终都未能成功。

第一次圍攻克魯雅戰役编辑

 
1450年土軍第一次圍攻克魯雅卻戰敗撤回

以最有名的「第一次圍攻克魯雅戰役」來說,1450年4月5日,鄂圖曼蘇丹穆拉德二世大舉興兵,動員罕有的十萬大軍,決心一鼓作氣毀滅阿爾巴尼亞的義軍。這支軍隊帶有十門攻城炮,用來轟破城牆。同一時間,阿爾巴尼亞的教士開始宣傳看見天使,作為奇蹟與吉兆;斯坎德培本人則宣稱夢見聖喬治賜予烈焰之劍,命他「摧毀真實信仰之敵」,向手下持續演說。這些行動有效的凝聚了士兵們的意志。

五月初,斯坎德培與八千人離開首都克魯雅,其中兩千人是步兵、六千人是騎兵。克魯亞城內則有4,000人的守軍和半年的存糧,由斯坎德培的心腹愛將指揮。這些軍隊包含不少外籍人士。斯坎德培屯兵於克魯亞附近的圖緬尼斯塔山(現在的斯坎德培山),方便攻擊圍城的敵人。城中和附近的老弱婦孺都被送到威尼斯統治的城市,無戰力的男子則焚毀田地、遁入山間或要塞。

5月14日,十萬大軍抵達克魯亞,展開圍城戰,守軍拒絕立即投降。雖然穆拉德二世的十門攻城火炮可以射出兩百磅的炮彈(其中一門是四百磅),克魯亞城地勢險峻,「宛如其所建築在的山脈的一部分」,一天只能射擊兩三次的巨炮根本無可奈何。正當穆拉德二世持續炮轟城池時,斯坎德培卻派軍突襲,成功阻斷了土軍的攻勢並造成重大損失。

土軍徒勞無功的攻勢持續到1450年9月,鄂圖曼帝國的陣營仍處於混亂狀態,因為城堡仍沒有被攻佔,但士氣已經降到谷底,而疫病正在蔓延。於是穆拉德二世承認他無法在冬天前(後勤斷絕前)用武力奪取克魯雅,遂於1450年10月解除圍困,撤軍回國。此役土軍傷亡兩萬人,而阿爾巴尼亞軍只有千多人傷亡;蘇丹穆拉德二世在戰役後的冬天得到役病,1451年春天病逝,傳位給更強大的兒子──「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

其他戰役编辑

 
1460年斯坎培德救援那不勒斯的路線,北路由他本人親行,南路則由其兵行軍

1460和1461年,那不勒斯王國發生叛亂,斯坎德培先派手下增援宗主國,後來自己也轉戰義大利,很輕易就壓制了支持安茹家族的叛軍;但1462年鄂圖曼趁機進攻阿爾巴尼亞,斯坎德培的老婆多妮卡英语Donika Kastrioti派人送急件去義大利,告訴丈夫家門有賊,斯坎德培隨即匆匆回鄉,讓那不勒斯國王費迪南一世自己對付剩下的叛軍。

 
描繪阿爾巴尼亞軍和鄂圖曼軍作戰的木刻畫

据记载,斯坎德培一生中共指挥过25场战役,取胜了其中的24场。在1468年他死后,奥斯曼帝国终于在1478年第四次克鲁雅围攻战中取得了成功。到1501年,奥斯曼帝国终于重新征服了阿尔巴尼亚。一部分阿尔巴尼亚人逃散到意大利南部,而剩下的人被迫皈依伊斯兰教,亦是現在半數以上阿爾巴尼亞人信奉伊斯蘭教的原因之一。在1912年11月28日阿尔巴尼亚正式独立之前,國內再也没有大规模反抗过奥斯曼帝国政權。

 
〈斯坎德培向人民致敬〉,16世紀繪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