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日本航空350號班機空難

航空事故

日本航空350號班機是由一架日本航空道格拉斯DC-8-61飛機註冊編號:JA8061)飛行,從九州福岡機場飛往東京羽田機場的國內線客機航班,此航班在1982年2月9日於東京灣在往東京羽田機場途中墜毀。通稱日航羽田沖墜落事故羽田沖墜毀事故日航反推事故。JL350是日本航空於1980年代第一宗坠機事故[1]

日本航空350號班機空難(JAL350/JL350)
JA8048 DC-8-61 Japan A-l HKG 27OCT81 (5580803444).jpg
一架与本次事故机(JA8061)相似的日本航空道格拉斯DC-8客机(注册号JA8048,日本航空792號班機事故中的事故机)。
概要
日期 1982年2月9日
摘要 蓄意墜毀
地點 日本東京
乘客 166
機組人員 8
受傷 149
死亡 24
生還者 150
機型 道格拉斯DC-8-61
操作人員 日本航空
註冊編號 JA8061
起飛地 福岡機場
目的地 東京國際機場(羽田機場)

該航班航班號被部分中國媒體錯誤報道為「JA350」,但實際上日本航空的IATA代碼JLICAO代碼JAL,均並非JA

事故經過编辑

发生事故的350次航班在晚点9分钟后,上午7时34分从福冈机场起飞。之后按照飞行计划顺利飞行,在8时35分得到了羽田机场RW34L跑道(当时是33R)的着陆许可后放下起落架襟翼,进入了着陆准备阶段。 直到高度降到200英尺(约61米)之前都是顺利的,但之后,在8时44分1秒时,机长突然关闭自动驾驶装置,并突然将操纵杆向前推,一边使机头降低,一边降低发动机的推力,启动DC-8-61第二與第三台發動機推力反向器打開,因此机体开始前倾坠落。

尽管发现引擎声音异常的飛航工程師喊着“推力过低(日语:パワー・ロー)”,把引擎推力调整回来,副驾驶也试图将操纵杆向上拉,但在8时44分7秒,随着地面迫近警告系統(GPWS)的警报声“Glideslope”[2]在驾驶舱响起,起落架挂在跑道前的海上设置的引进灯上,机体坠落于跑道附近的浅水中。机头和机体后部断成两截,但由于坠落现场在浅滩,避免了机体沉没。

最後飞机於距離跑道300米(984英尺)的淺水中墜落。

在166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之中,24名乘客遇難,149人受伤,機組人員中並無死亡者[3]:14。在事故以後机长也是第一批乘坐搶救船获救的人之一,而按照调查报告,因重伤而昏迷的飞航工程师和机长几乎同时被救出,副驾驶则一直在救助伤者。《時代》報導稱,據传机长向救援人員訛稱自己為白領[4],但並沒有準確證據證明此事[5]

因为事故发生在新日本酒店火灾日语ホテルニュージャパン火災的第二天,东京消防厅日语東京消防庁在紧张应对的情况下,派出特别救助队日语特別救助隊水难救助队日语水難救助隊和消防艇进行救援活动。

原因编辑

事故的起因为機長片桐清二的异常操作。他在事故发生的6年前第一次看到幻觉,并被诊断为初期的精神分裂症抑郁状态、心身症,虽然接受了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医院日语聖マリアンナ医科大学病院的医师、公司的常勤内科医师和非常勤精神科医师的诊察、治疗但并没有改善,事故前产生了严重的被害妄想,認為「蘇聯将使日本分裂为两派,卷入血腥的战斗」,故此抱有「与其被敵人抓住并以残忍的方式杀害,不如自己先自殺死亡」的信念[6]:170、181、188。当时他在恐惧中颤抖一段时间后,精神状态终于回到现实。

高度到达200英尺时,副驾驶响应了"Minimum",而机长本来应该回答"Landing"(着陆)或是"Go around"(复飞),但他却只回应了"Check"。随后,350航班降到200英尺以下后,机长突然产生了「イネ、イネ、……」[7]幻听。他将这一命令理解为「去死、去死……」,切换成手动驾驶,推下操纵杆,并启动引擎反推[8]:189

飞航工程师及时发现了机长的异常操作,立即拍打机长右手,将反推杆调回原来位置。副驾驶意识到机头突然下降,反射性地抓住操纵杆,但由于机长推下操纵杆的力过于强烈,没有拉起来。副驾驶喊道:「机长,请住手」(日语:キャプテン、やめてください),机长减小了向操纵杆的力量。但是尽管这一异常操作仅仅进行了不到8秒,也足以使飞机向海面撞击,8时44分7秒,日本航空350航班坠落到离跑道入口510米的东京湾[9]:190

 
坠毁后的机体
 
机头部分

機組人員编辑

  • 副駕駛:石川幸史石川 幸史いしかわ よしふみ Ishikawa Yoshifumi ?),當時33歲,昭和47年(1972年)8月11日進入日本航空,昭和56年(1981年)8月26日獲得DC-8型客機副駕駛資格,總飛行時間3391小時,作為飛行員的飛行時間504小時34分,DC-8飛行時間186小時34分。
  • 飛航工程師:小崎善章小崎 善章おざき よしみ Ozaki Yoshimi ?),當時43歲,昭和32年(1957年)4月1日進入日本航空,昭和44年(1969年)1月10日獲得DC-8型客機飛航工程師資格,昭和56年(1981年)4月1日成為DC-8型客機飛航工程師教官,總飛行時間6560小時27分,作為DC-8飛航工程師飛行時間3564小時27分。

事故机体编辑

墜毀的JA8061為DC-8-61型客機,製造于1967年5月25日,總飛行時間36955小時04分。

該機原註冊號為N8775,為美國東方航空所有,日航于1973年購入該機并將註冊號改為JA8061。

機上配備的四台引擎JT3D-3B型號,分別製造于1962-1969年之間。

机长事故前的异常行动编辑

机长在事故发生前一天与事故时一样执飞,在羽田飞往福冈机场的377次航班中有异常行为。

  • 起飞时,即使未得到管制的许可,也一边小声说着“已经得到许可了吧”,一边试图操作操纵杆,被副驾驶和航空驾驶员制止。
  • 起飞不久,一般以对气速度250,倾斜25度角进行右盘旋上升,但机长几乎倾斜到70度(通常飞行中最大30度左右),副驾驶因此从侧面进行修正[11]:186。据说,这之后副驾驶问机长是否安全,机长平静地回答:“没关系。”但是机体因倾斜角过大而滑落英语Slip (aerodynamics),在15秒内下降了800英尺(约250米)。
    • 在抵达福冈机场后,关于这一异常操作,副驾驶对飞航工程师说:“如果就那样放任不管的话可能会倾斜到90度。”
    • 副驾驶认为“他可能半规管暂时出了问题”,而飞航工程师则认为“这么蠢的机长是怎么回事”。
  • 据说在到达福冈后机长对副驾驶说“做得好”(日语:お見事)。

機長刑事責任编辑

雖然片桐清二由於業務上過失致死罪日语業務上過失致死傷罪而被逮捕,但因為在精神鑒定中被鑒定為偏執型精神分裂症,處於精神錯亂的狀態而得到了不起訴處理。按照精神衛生法日语精神保健及び精神障害者福祉に関する法律,機長進入東京都立松澤醫院接受強制治療,並在大約一年後被日航解僱[12]

社会影响编辑

  • 黑匣子中录下的副駕駛的惨叫声「机长,请住手」(キャプテン、やめてください)、「心身癥」及「推力反向器」(逆噴射)等词成为了当时的流行语。
  • 1984年电影《逆喷射家族日语逆噴射家族》标题即取自「逆噴射」一词作为「精神错乱」的含义。
  • 按照日本《航空法》第75条,规定机长有义务在事故发生时带头救援乘客,但机长放弃职责,混在乘客中逃离。起初,有关机长死亡的消息传开后,他先乘救援船被救出的消息被媒体曝光,使其遭到了世间严厉的批评。证实机长因精神分裂症而处于精神错乱状态后,日本航空让其担任机长一事被严厉批判为轻视安全的行为。
  • 截止至2019年,日本航空的350航班仍与123航班一样为缺号日语欠番

參見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History of JAL. 日本航空. [2006-12-14]. 
  2. ^ 提示低于下滑台的警示音
  3. ^ 山本善明. 日本航空事故処理担当. 講談社+α新書. 講談社. 2001-03. ISBN 4-06-272064-7. 
  4. ^ Troubled Pilot. 時代. [1982-03-01]. 
  5. ^ 關於JAL350的相關考證. [2019-02-09]. 
  6. ^ 山本善明. 日本航空事故処理担当. 講談社+α新書. 講談社. 2001-03. ISBN 4-06-272064-7. 
  7. ^ 大分县方言,意为「去、到某处」
  8. ^ 山本善明. 日本航空事故処理担当. 講談社+α新書. 講談社. 2001-03. ISBN 4-06-272064-7. 
  9. ^ 山本善明. 日本航空事故処理担当. 講談社+α新書. 講談社. 2001-03. ISBN 4-06-272064-7. 
  10. ^ 片桐千鶴子. 幻の滑走路ー弟清二と羽田沖墜落事故. 中央公論社. 1983-12. ISBN 4-12-001258-1. 
  11. ^ 山本善明. 日本航空事故処理担当. 講談社+α新書. 講談社. 2001-03. ISBN 4-06-272064-7. 
  12. ^ 片桐千鶴子. 幻の滑走路ー弟清二と羽田沖墜落事故. 中央公論社. 1983-12. ISBN 4-12-001258-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