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日語中的現代漢語借詞

日語中的現代漢語借詞日語從近現代(清末以來)的漢語中借入的辭彙,相繼於吳音漢音唐音漢字音,是古代以來中日之間語言交流的延續。

概說编辑

日語自古以來從漢語吸收了大量辭彙,近代(江戶後期至明治時期以來)更以漢語詞(漢字詞)為基礎,創造了大量西洋概念的新譯語,稱為「和製漢語」。和製漢語又重新輸入中國以及朝鮮、越南,深刻影響了它們的語言。

漢語詞從本來意義上說在日語中屬於借詞外來語), 但由於歷史久遠及和製漢語的大量使用,這些詞已經融入日語並成為其基礎,日本人在通常使用時並不會意識到它們是外來語,故日語中的所謂「外來語」一般只指西洋語言直接音譯的辭彙,不包括近代以前傳入的漢語詞。後者在日語中特別稱為「漢語」(注意與中文中所謂的「漢語」的區別)。

漢語詞在日語中以漢字音發音,依時代不同有吳音漢音唐音等讀法。較晚的唐音是宋至明清從中國傳入的漢字讀音,主要來源於南京官話音。因日本已存在系統的漢字讀音(吳音、漢音)且當時並無如遣唐使一般全面的文化交流,唐音並未形成完整體系。近現代(清末以來)仍有若干漢語詞傳入日本,但此類詞與唐音類似只限於特殊領域與特殊辭彙。需要指出的是,這些現代漢語借詞已經不被視為「漢語」,而是與西洋詞一樣歸入「外來語」,使用片假名書寫。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日本人觀念中的「漢」只限於近代以前。

種類及特點编辑

何種類的詞在現代傳入日本,與中日間的文化交流內容有關。近現代日本積極學習西方的技術、制度與文化,未像古代的儒學、佛教那樣從中國大量引入學術用語。因此近現代傳入日本的漢語詞主要與中國的日常生活等有關,大體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中華料理(中國菜)相關

古代日本已經受到中國式料理的影響,主要是鎌倉時代以來隨禪宗傳入的佛教精進料理素食)。精進料理所帶來的調料、廚具、烹飪技法等一定程度上也為日本料理所採用。近代以來,中國料理又繼續傳入日本並流行,形成與日本料理西餐(洋食)三足鼎立的局面。相當多與中華料理相關的辭彙包括食物名、調料、烹飪術語也在日語中使用。如:餃子(ギョウザ)雲呑/餛飩(ワンタン)皮蛋(ピータン)五香粉(ウーシャンフン)酸辣湯(スアンラータン)炒(チャオ)併盤(ピンバン)等。有些詞與日本原有詞混用,如:天津飯(てんしんはん)麻婆豆腐(マーボーどうふ)等。

麻將相關

麻將,日本稱麻雀(マージャン),一般認為十九世紀中期起源於中國,明治末傳入日本,大正時期開始流行。之後發展出日本獨自的玩法,區別於後來又從中國傳入的「中国麻雀」(國標麻將)。日語中麻將的術語大多來自現代漢語的直接音譯,數量較多。如:和了(ホーラ)聴牌(テンパイ)緑一色(リューイーソー )嶺上開花(リンシャンカイホー)等。若干麻將相關的詞語也進入了日常用語,如:立直が掛かる連荘(レンチャン)等。

中國茶相關

包括 烏龍茶(ウーロンちゃ)工夫茶(クンフーちゃ)花茶(ファーチャー) 等茶名,茶壷(チャフー)蓋碗(ガイワン) 等茶具等。

中國原產或由中國傳入的植物動物名

如:馬銭/番木鼈(マチン)香椿(チャンチン)夜来香(イエライシャン)獅子狗(シーズー)等。

其他種類
  • 一般性辭彙。如:面子(メンツ)功夫(カンフー)等。
  1. 疑似來自漢語的辭彙。如:かばん(鞄,可能來自漢語「夾板(キャバン)」);ぺてん(欺騙),可能來自中國的「𢏳子(Bēngzi)」;ぺけ(叉號,一說來自漢語「不可(プケー)」)。此數詞較為常用。
  • 新詞。近年來在中華圈產生的新詞,如哈日族(ハーリーズー)韓流(ハンリュウ)等。
  • 另外有一定數量的辭彙,雖收錄於辭典,但在日常情況下很少使用(有的可能是舊時流行的用法或特殊場合/領域的用法)[來源請求]。如:老頭児(ロートル)慢慢的(マンマンデー)没法子(メーファーズ)三板/舢板(サンパン)秧歌(ヤンコ)電脳(でんのう)等。
  • 專有名詞
    • 地名。中國大陸、港澳、台灣等地的漢語地名一般使用漢音,但有若干例外。南京(ナンキン)北京(ペキン)屬於唐音,上海(シャンハイ)香港(ホンコン)台北(タイペイ)等可以認為是現代借音(有的經過英語等語轉譯)。[註 1]
    • 人名。中華圈人物的姓名一般使用漢音。清末以前的歷史人物只使用漢音,清末以後的現代人物大多數情況下也使用漢音,但辭典也收錄其現代讀音。某些人物(娛樂圈等)常用英文名,則日語使用英語音譯(例如陳美齡的日語名字)。

音韻编辑

上述借詞,絕大部分來自於官話,少數來自闽南語粵語等南方語言。以下以普通話發音為主體作討論。由於北方話中古音的體系有頗多的差異,不可能也無必要如傳統的漢字音那樣完全以中古音為綱作分析,故此處直接以普通話體系為標準。需要注意的是,現代漢語音的轉寫,並不遵守嚴格的對應關係,此處僅敘述常用的方式。

現代借音不像吳音、漢音的現代寫法那樣每字最多用兩個音節,而是像唐音,每字可以用到三個音節。

聲母编辑

普通話中存在送氣與不送氣的塞音/塞擦音聲母的區別,而幾乎不存在清濁聲母的區別(ㄕsh/ㄖr除外)。相反,日語中存在後一種區別,但一般不存在前一種區別。因此,日語在轉寫現代漢語詞時,對聲母的處理有兩種做法。一是無論送氣不送氣,皆以清音轉寫,如:白乾児パイカル、皮蛋ピータン;二是以清音對應送氣聲母,濁音對應不送氣聲母,如 鍋巴(グオバ)炸麺(ジャーメン)。總體而言,第一種做法較佔優勢,特別是比較早出現的詞中;而近年出現的較新的詞或者較新的轉寫,第二種做法有增加的傾向。這可能是由於漢語拼音的流行造成的,因為漢語拼音以濁音字母表示不送氣清音。

按第二種轉寫法,普通话(分別列出注音符號漢語拼音)的聲母與日本譯音的對應關係是:

[塞音]]: ㄅb ─ バ行音; ㄆp ─ パ行音; ㄉd ─ ダ行音; ㄊt ─ タ行音; ㄍg ─ ガ行音; ㄎk ─ カ行音
塞擦音: ㄐj、ㄓzh ─ ジャ行音; ㄑq、ㄔch ─ チャ行音; ㄗz ─ ザ行音; ㄘc ─ ツ起首的音
擦音: ㄈf ─ フ或ファ行音; ㄏh ─ ハ行音; ㄒx、ㄕsh ─ シャ行音; ㄖr ─ ラ行音; ㄙs ─ サ行音
鼻音: ㄇm ─ マ行音; ㄋn ─ ナ行音
邊音: ㄌl ─ ラ行音。

第一種轉寫法,將上述同部位清濁音合併為清音即可。

韻母编辑

單元音韻母 i
丨   イ
u
ㄨ   ウ
ü
ㄩ  ユウ
a
ㄚ    ア
ia
丨ㄚ  ヤ
ua
ㄨㄚ  ワ
o
ㄛ    オ
uo
ㄨㄛ ウオ
e
ㄜ   ア/エ/オ
ê
ㄝ     
ie
丨ㄝ イエ
üe
ㄩㄝ ユエ
er
ㄦ   アル
複元音韻母 ai
ㄞ   アイ
uai
ㄨㄞ ワイ
ei
ㄟ   エイ
u(e)i
ㄨㄟ  ウエ/オイ
ao
ㄠ   アオ
iao
丨ㄠ ヤオ
ou
ㄡ   オウ
iou
丨ㄡ ユウ
鼻音韻母 an
ㄢ   アン
ian
丨ㄢ イエン
uan
ㄨㄢ ワン/オン
üan
ㄩㄢ  ユエン
en
ㄣ   エン
in
丨ㄣ イン
u(e)n
ㄨㄣ ウン/オン/ウエン
ün
ㄩㄣ ユン
ang
ㄤ   アン
iang
丨ㄤ ヤン
uang
ㄨㄤ ワン
eng
ㄥ   エン/オン
ing
丨ㄥ イン
ong
ㄨㄥ オン
同iong
ong
ㄨㄥ    オン
iong
ㄩㄥ ヨン

註:

  • 舌尖元音配zh、ch、sh、r(捲舌)聲母時轉寫為イ,配z、c、s(平舌)聲母時轉寫為ウ。
  • 兒化一般以後加ル表示,如 白乾児(パイカル)老頭児(ロートル)
  • 現代漢語的聲調在轉寫中不體現。

其他方言编辑

除官話之外,有少數借詞來自其他漢語: ビーフン:米粉 bí-hún レンブ:莲雾(オオフトモモ)lián-bū サバヒー:虱目鱼(和名)sat-ba̍k-hî レンヒー:鲢鱼(レンギョ之别名) ヌンチャク:兩截(棍)nn̄g-chat タンキー:童乩 tâng-ki(道教之萨满) キョン:羌 等來自閩南語。 ヤムチャ:飲茶 チャプスイ:雑砕 等來自粵語。

與唐音的關係编辑

唐音與現代借音已經比較接近,主要不同之處有:

  • 唐音有濁音。現代借音雖可能出現濁音,但不表示中國原音是濁音。
  • 唐音帶有一定程度的吴語特徵,包括匣母脫落。
  • 唐音見組不顎化,仍為舌根音聲母。
  • 唐音分數組今不分的韻。

現代借音讀漢詩示例编辑

偶成オウ ツオン

西鄉隆盛

 ジン シン スアン   ジエン

ザン  ユイ スイ  ズアン チュエン

 ジア   レン  フォウ

 ウェイ アル スン マイ メイ ティエン

註:此例使用一種較新的轉寫方式,將zh組聲母與z組合併,而不是與j組重合。

注释编辑

  1. ^ 其他來自現代漢語的地名有:汕頭(スワトー)廈門(アモイ)寧波(ニンポー)青島(チンタオ)基隆(キールン)

參考文獻编辑

  • 大辞林 第二版」與「デイリー 新語辞典+α」,三省堂.
  • 松本淳,日本漢文へのいざない.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