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晋景公(?-前581年),姓,名,一名[1],是中国春秋時代諸侯國晋国的一位君主。為晉文公之孫、晉成公之子。於前599年繼其父晉成公在位,至前581年去世,共計十九年,之後由其子晉厲公繼位。晋景公曾被楚国打败,使楚庄王成为霸主,不过晋景公亦曾攻败齐国。晉景公在晚年將國都由遷往新田(今山西侯馬),並改稱新絳。之後又發兵消除專政的趙氏家族,取得了公室對卿族的第一次勝利。

晉景公
獳、據
谥号
时代 春秋時期
国家 晉國
逝世 前581年
在位 前599年-前581年
晉成公
太子 太子州蒲

目录

家世及即位编辑

景公之父成公原本只是晉文公安置于成周的庶子,這本是驪姬之亂時所定的制度,即除國君繼承人外,其餘的兒子都不得留在國內。晉靈公于在位的第十四年(前607年)被當權的趙氏所弒後,成公被其迎回國內繼其侄兒之位,即晉成公[2]。成公七年(前600年),成公在扈與諸侯會盟期間去世,其子獳即位,是為景公。

在位期間编辑

景公即位前,晉國內部矛盾重重,趙盾專政並弒殺靈公的舉動破壞了文、時代的和諧氛圍,君臣之間猜忌重重,他又好結黨私營和排斥異己,令卿大夫之間也是互相勾心鬥角。對外方面,他貪賂失信,令各諸侯對晉國不滿,多有貳心,、和等對晉只是陽奉陰違,反而試圖拉近與楚國的關係[3]。已從三十五年前城濮之戰的失敗中恢復過來的楚國開始再度挑戰晉國的霸權,景公時代的晉國將為此付出代價。[4]

邲之戰的失敗和對赤狄戰爭的成功编辑

景公三年(前597年),楚莊王率師攻打親晉的鄭國,圍其都城新鄭三月之久。晉國以荀林父中軍將救鄭,但荀林父根本指揮不了自己的軍隊,當時的軍隊中除荀林父外,尚有中軍佐先縠、中軍大夫趙括趙嬰齊、上軍將士會、上軍佐郤克、上軍大夫鞏朔韓穿、下軍將趙朔、下軍佐欒書及下軍大夫荀首趙同共十二人[5],在這當中趙氏就佔去三分之一,再加上素來親趙的韓、郤兩家族,他們不聽主帥號令,自作主張的輕敵冒敵導致晉軍在邲之戰中大敗。荀林父回國後,請求以死謝罪,景公起先同意,但在士渥浊的勸諫下赦免他的過失,令他官復原職。[6][4]

晉國的這次失敗,不僅遇到盟國背離,連赤狄也趁火打劫的多次侵襲晉國,邲之戰後一年,即景公四年(前596)赤狄與晉中军佐先縠相勾結連攻打晉國[7]。二年後,赤狄中最強大的潞氏發生動亂,潞氏君主的夫人,同時也是景公之姐的伯姬被潞氏執政酆舒所殺[8]。景公不滿,令荀林父率師滅潞氏,俘其君主嬰兒[9]。次年又滅赤狄中的甲氏留吁鐸辰。由於對赤狄戰爭的勝利,令原有些頹勢的晉國的實力增強不少。[10]

擊潰赤狄後,景公為顯示霸主地位和對狄戰爭的功績,將戰爭中俘虜的狄人獻給周天子。景公七年(前593年),荀林父去世,景公以士會繼任其中軍將之位,並兼任太傅,又請求周定王將禮物賜給他。同年,王室卿士王孫蘇召氏毛氏內鬥,王孫蘇逃亡到晉國。景公將王孫蘇送回,再派士會前往調和糾紛。士會受到周定王的款待,不久,回國後的士會以在王室學到的周禮治政[11],使得晉國政局相對穩定。[10]

鞌之戰與晉楚爭霸编辑

前592年,景公令郤克出使齊國請齊頃公參加會盟,郤克因腿有殘疾被齊國侮辱,回國請求發兵伐齊,景公多次拒絕。[12]齊頃公獲悉後,改以大臣代為參與會盟,被晉國拒絕接見。同時,才幹了一年執政正卿的士會擔心郤克鬧事,就主動請辭,由郤克繼任。[13][14]

郤克成為執政後次年,晉、衛聯軍攻齊,直逼齊國的陽穀(今山東陽穀附近)。等齊頃公與景公會盟,並讓公子強到晉作為人質後,方才退兵。齊國同晉國講和後,其親楚的近鄰魯國為防其來攻,便請楚國先發制人出兵伐齊,在此時楚莊王卻去世了,新繼位的楚共王因國喪而退兵。魯國為防齊國的侵襲,便同景公在赤棘結盟。一年後,齊國果然來攻,並攻下魯國的龍邑,並打敗援魯的衛軍,齊兵直入到衛國境內。魯、衛兩國趕緊向晉求救。景公同意發兵,命郤克為中軍將,士燮為上軍佐,欒書為下軍將,以八百乘軍力救援兩國。雙方於大戰,齊軍戰敗。[15]。鞌之戰大勝後,晉國起先對齊提出苛刻的條件,並要齊頃公之母蕭同叔子為人質。但在魯、衛的求情下,條件有所緩和。雙方於爰婁結盟,只要齊國將所佔的汶陽還給魯國了事。會後,魯成公親自在上鄍會見晉軍將士,並依等級不同賜給車服。鞌之戰的勝利也令晉國國勢再興,景公也由此再霸中原。[14]

在晉國大敗齊國後,楚共王興全國之師,並聯合鄭、蔡、許等盟國攻打魯、衛為齊國復仇。魯、衛雙雙求和。楚國便邀魯、蔡、許、秦、宋、陳、衛、鄭、齊、曹、等共計十四個諸侯在蜀(山東泰安東南)會盟。景公為與之抗衡,便向天子獻上齊國俘虜。並於景公十二年(前588年),聯合魯、宋、衛、曹等國伐鄭,以報復在邲之戰中的背叛行為。但晉軍東進鄭境時卻被鄭國設伏所敗。景公為緩和同楚國的矛盾,便與楚國互換戰俘。[14]同年,景公挾鞌之戰大勝之威,命郤克與衛國聯軍將赤狄最後一部廧咎如翦滅[16],隨後又將原本的三軍擴充為六軍,以韓厥趙括鞏朔韓穿荀骓趙旃為卿,以獎勵鞌之戰的勝利。[17]晉國軍力的擴張,使得齊、魯兩國害怕,便先後到晉國朝聘。[14]

遷都新絳编辑

擴充六軍後,新的十二卿中趙氏佔有四席,再加上由趙盾收養和提拔的韓厥,再加上親趙的郤氏,趙氏的勢力在趙盾死後的十餘年內仍威脅著晉公室。郤克於景公十三年(前587年)去世,景公任命趙氏的政敵欒書為執政正卿,以打擊專權的趙氏勢力。在同年,趙氏內部也發生了內亂,趙盾之弟趙嬰齊與趙朔之妻,同時也是景公姐妹的莊姬通姦事發後,被其兄弟趙同、趙括驅逐而逃往齊國。趙莊姬向景公投訴趙同、趙括欲謀反。景公便於景公十五年(前585年)將國都從世卿勢力強盛的遷往新田(今山西侯馬),稱之為新絳。擺脫世卿勢力圈後,景公著手清除卿族勢力。於二年後,發兵圍趙氏老巢下宮,誅殺趙同與趙括,趙氏便一度中衰。這次事件被稱作“下宮之難”,是晉公室對卿族的第一次勝利。趙氏專權以後,國君吸取教訓改為重用同姓卿族,以此打擊異姓卿族的勢力。[18]

聯吳制楚编辑

景公十四年(前586年),被許靈公在楚共王面前誣告的鄭悼公決心親晉背楚,兩國遂在垂棘結盟。同年冬天,景公又邀請齊、魯、宋、衛、鄭、曹、邾及杞等國於蟲牢會盟,以顯示晉國的實力。[19]但在一年後,晉國為拉攏同齊國的關係,要魯國將齊在鞌之戰後歸還汶陽之田再度退給齊國的興動令諸侯不滿。景公擔心諸侯背棄,便在蒲(今河南長垣與)同諸侯盟會,並邀吳國與會,但吳王壽夢並未前來。[20]

在鞌之戰發生的那一年,楚國的申公巫臣夏姬來到晉國。景公十六年(前584年),其情敵令尹子重司馬子反等人以此為由殺其族人,並分掉他的家產。巫臣甚怒,向景公獻聯吳制楚之計。在景公的同意下,他親自到吳國教吳人車戰,並唆使他們叛楚。從此之後,吳國開始對侵襲楚國,子重等人也由此陷入到“疲於奔命以死”的狀態。[21]

生病與去世编辑

景公十九年(前581年),晉國的聯吳制楚之計令楚國兩面受敵,疲於奔命,為了緩和形勢,便以賄賂收買鄭國。兩國遂在鄧結盟。鄭國又畏懼晉國的報復,由鄭成公親自去晉國朝見,結果被扣留為質。景公此時生病,晉國以太子州蒲代為君,聯合諸侯攻打鄭國。鄭國的子罕宗廟裡的鍾獻給晉國,再由子駟為人質,才換回鄭成公。

景公生病之後,做了一個惡夢。醒來後召桑田巫詢問,巫師認為他將吃不到新麥了。不久,病情加重,便向秦國求醫。秦桓公醫緩前來診治。在醫緩來之前,景公又夢到疾病變成二個小孩,一個說:“那人可是良醫呀,恐會傷到我,需要逃跑嗎?”另一個則說:“我們在肓之上,膏之下,他能將我們怎麼樣?”醫緩來後,直言景公已是病入肓膏,已是無法醫治。景公認為他是良醫,並贈以厚禮護送回國。不久,景公想吃麥做的飯,令人獻上新麥,想到之前桑田巫曾預言自己吃不到新麥,於是把新麥展示給桑田巫看,示意桑田巫在胡說八道,并將其殺掉洩憤[22]。正準備吃饭前感到腹胀,便上厕所,但却掉到粪坑中溺死[23]。此時有個宦官夢見自己背著景公登天,於是在中午由他將景公從茅廁中背出來,並为他殉葬[24]

評價编辑

現代人所著的《春秋左傳人物譜》中讚揚了景公的霸業成就。認為景公之所以能反敗為勝,一反趙盾專政時代的霸業中衰及諸侯離心。一方面是晉國人材輩出。另一方面,景公本人在邲之戰失敗後,冷靜沉著,既不自亂方寸,沒有大肆對內部問罪;對外也沒有急於雪恥而盲目出兵。且還懂得知人善用,有容人的雅量。[25]

《春秋左傳人物譜》又總結了《左傳》對景公一生所犯錯誤的记载。一是在景公十二年對魯成公不敬;二是為拉攏齊國,強迫魯國歸還汶陽之田令諸侯離心;最後則是晚年以武力壓服鄭國,令鄭國存有背晉的意圖。

執政编辑

在位期間執政為:荀林父胥克士會欒書先縠趙朔趙同趙括士燮荀首荀庚郤錡韓厥鞏朔韓穿荀騅趙旃

家庭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記·晉世家》:是年,成公卒,子景公據立。
  2. ^ 《左傳·宣公二年》:宣子使赵穿逆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
  3. ^ 《春秋人物譜》 晉景公
  4. ^ 4.0 4.1 《晉國史綱要》 第五章 第70-71頁
  5. ^ 《左傳·宣公十二年》:晋师救郑。荀林父将中军,先縠佐之。士会将上军,郤克佐之。赵朔将下军,栾书佐之。赵括、赵婴齐为中军大夫。巩朔、韩穿为上军大夫。荀首、赵同为下军大夫。
  6. ^ 《左傳·宣公十二年》:晋师归,桓子请死,晋侯欲许之。士贞子谏曰:“不可。……晋侯使复其位。
  7. ^ 《左傳·宣公十三年》: 秋,赤狄伐晋,及清,先縠召之也。   冬,晋人讨邲之败,与清之师,归罪于先縠而杀之,尽灭其族。君子曰:“恶之来也,己则取之,其先縠之谓乎。”
  8. ^ 《左傳·宣公十五年》:潞子婴儿之夫人,晋景公之姊也。酆舒为政而杀之
  9. ^ 《左傳·宣公十五年》: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
  10. ^ 10.0 10.1 《春秋史》 第121頁
  11. ^ 《左傳·宣公十六年》:晋侯使士会平王室,定王享之,原襄公相礼,殽烝。武子私问其故。王闻之,召武子曰:“季氏,而弗闻乎?王享有体荐,宴有折俎。公当享,卿当宴,王室之礼也。”武子归而讲求典礼,以修晋国之法。
  12. ^ 《左傳·宣公十七年》:晋侯使郤克征会于齐。齐顷公帷妇人,使观之。郤子登,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献子先归,使栾京庐待命于齐,曰:“不得齐事,无复命矣。”郤子至,请伐齐,晋侯弗许。请以其私属,又弗许。
  13. ^ 《左傳·宣公十七年》:范武子将老,召文子曰:“燮乎!吾闻之,喜怒以类者鲜,易者实多。《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君子之喜怒,以已乱也。弗已者,必益之。郤子其或者欲已乱于齐乎?不然,余惧其益之也。余将老,使郤子逞其志,庶有豸乎?尔従二三子唯敬。”乃请老,郤献子为政。
  14. ^ 14.0 14.1 14.2 14.3 《春秋史》 第122-124頁
  15. ^ 《左傳·成公二年》: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
  16. ^ 《左傳·成公三年》: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啬咎如,讨赤狄之余焉。
  17. ^ 《左傳·成公三年》:晋作六军。韩厥、赵括、巩朔、韩穿、荀骓、赵旃皆为卿,赏鞍之功也。
  18. ^ 《晉國史綱要》第五章 二 下宮之役與欒氏為政 第70-71頁
  19. ^ 《春秋史》 第125頁
  20. ^ 《春秋史》 第125-126頁
  21. ^ 《左傳·成公七年》:巫臣自晋遗二子书,曰:“尔以谗慝贪婪事君,而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罢于奔命以死。”巫臣请使于吴,晋侯许之。吴子寿梦说之。乃通吴于晋。以两之一卒适吴,舍偏两之一焉。与其射御,教吴乘车,教之战陈,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于吴。吴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马陵之会,吴入州来。子重自郑奔命。子重、子反于是乎一岁七奔命。蛮夷属于楚者,吴尽取之,是以始大,通吴于上国。
  22. ^ 《左傳·成公十年》:晋侯梦大厉……公觉,召桑田巫。巫言如梦。公曰:「何如?」曰:“不食新矣。”公疾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缓为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六月丙午,晋侯欲麦,使甸人献麦,馈人为之。召桑田巫,示而杀之。
  23. ^ 据《左传》记载:“(晋景公)将食,涨,如厕,陷而卒”
  24. ^ 《左傳·成公十年》:将食,张,如厕,陷而卒。小臣有晨梦负公以登天,及日中,负晋侯出诸厕,遂以为殉。
  25. ^ 《春秋左傳人物譜》 第284-285頁

参考书目编辑

  1. 左丘明左传
  2. 李孟存 常金倉 著《晉國史綱要》 山西人民出版社 ISBN 7-203-00844-4
  3. 顧德融、朱順龍 著《中國斷代史系列:春秋史》 上海人民出版社 ISBN 7-208-03612-8
  4. 方朝輝 《春秋左傳人物譜》


前任:
晉成公
春秋晉国君主
前599年前581年
繼任:
晉厲公